太黑了,金牌竟然是内定的,现在还有这种事?

魏仁明 收藏 25 6719
导读:金牌内定,熊倪启蒙教练炮轰周继红 发表时间:2009年10月13日 01:44 写在前面的话:这是一篇我们的记者经过几天时间充分准备而完成的一篇采访,这是一篇注定将在中国跳水界引起强烈反响的报道。我们没有“调查取证权”,所以我们无法判断被采访对象所说是否便是事情本来面的真实反映;我们没有“开庭审判权”,所以我们无法确定在炮轰者与被炮轰者之间究竟孰是孰非。我们甚至希望被采访对象所述说的一切都只是“个人感受”或者“个人想象”,但是,当10月10日凌晨便已经有文章准确“预测”出接下来4枚全运跳水金牌的归

金牌内定,熊倪启蒙教练周继红

发表时间:2009年10月13日 01:44


写在前面的话:这是一篇我们的记者经过几天时间充分准备而完成的一篇采访,这是一篇注定将在中国跳水界引起强烈反响的报道。我们没有“调查取证权”,所以我们无法判断被采访对象所说是否便是事情本来面的真实反映;我们没有“开庭审判权”,所以我们无法确定在轰者与被轰者之间究竟孰是孰非。我们甚至希望被采访对象所述说的一切都只是“个人感受”或者“个人想象”,但是,当10月10日凌晨便已经有文章准确“预测”出接下来4枚全运跳水金牌的归属,而这与我们的采访对象的描述又完全吻合的时候,我们确实感到有些无所适从,于是便惟有如实地进行记录,让智者判断,让时间映证……


马鸣(化名),55岁,湖南跳水队原总教练,熊倪启蒙教练,熊倪跳水学校原校长,国家A级裁判,本届全运会跳水裁判,已先后参加五届全运会的跳水裁判工作,多次参加国际跳水比赛的裁判工作。10月9日,马鸣突然离开本届全运会跳水裁判住地,官方对外公布的原因是“因为心脏病请假离开”。10月10日下午,马鸣告诉本报记者:“我提前离开,并不单是因为身体有病,而是因为不满本届全运会跳水的黑幕,竟然所有金牌都是提前内定的!”正是在这次交谈中,马鸣直言接下来的4枚金牌的归属将分别是:男子3米板何冲,女子10米台双人汪皓/康丽,女子3米板双人吴敏霞/陈沁沁,男子10米台周吕鑫。

10月12日下午,当记者再次与马鸣教练取得联系时,全运会跳水比赛已经结束,她两天前所说的4枚金牌归属全部正确。在接下来长达一个来小时的采访中,马教练特别强调:“我这次之所以站出来踢爆这个内幕或者潜规则,是因为我觉得这种人为决定金牌归属的方式,于中国跳水的长远发展不利,也有悖于公平竞赛的精神,作为一个老教练、老裁判,我觉得自己有必要站出来告诉大家这个真相。当然,我需要特别强调的是,我所说的一切,只代表个人,与湖南省体育局或者跳水队没有任何的关系。”


“裁判可怜可悲,不能有自己的意志”


记者:全运会跳水最后4枚金牌的归属确实与你之前告诉我们的一模一样……

马鸣:本来就是内定好的事情,当然是一模一样。关于金牌内定,说得好听一些是为了宏观调控,调动各省市的积极性,但站在现实的角度,它却是破坏了公平竞赛伤害了运动员与教练员的积极性。更重要的是,这次比赛,不仅内定,而且做的太过了,就算是被内定的队员跳出了问题,金牌却依然还是不能判给别人的。给我的感觉是,这样做裁判可怜又可悲,根本不能有自己的意志。

记者:那你能举一个具体的例子吗?

马鸣:男子10米台双人的决赛就是再明显不过的例子。林跃/曹缘的表现明显在周吕鑫/王建凯之下,但冠军最终还是给了林跃他们,因为这是赛前就已经定好了的,是不能改变的。林跃因为腹部拉伤,这次比赛的整体表现一直一般,在团体赛中,他和曹缘的排名甚至只在第六位。决赛那天,林跃他们有一个动作也明显没有跳好,但得分仍然比顺利完成了更高难度的周吕鑫他们要高。当打分结果出来,全场的观众一片嘘声便已经是再能说明问题不过的例子。连普通观众都能看出来的问题,裁判就是看不出来。

记者:你能告诉我们究竟是谁决定了这一切吗?

马鸣:周继红。作为中国跳水目前最高的直接领导,她不仅决定了金牌的归属,而且还决定了裁判的阵容,甚至包括裁判的“生死”。

记者:你这么说,有什么直接的证据吗?

马鸣:直接的证据倒是没有。因为如果她做这些事情还要一个一个裁判地去说,那倒证明她的影响力还没有大到哪里去,可怕的是甚至她只要放出一点口风,便有人来安排一切了。而这种看上去没有证据的“黑幕”在我看来其实才是更可怕的。作为本届全运会的裁判,我不止一次地听到有裁判说:这块金牌领导已经定给谁谁谁了。而目前在中国跳水界能够决定这一切的,就只有周继红

记者:听你这么说,似乎相关运动队“做工作”也是一种正常现象了?

马鸣:一般来说,拥有进入前三名水平队员的相关运动队“做工作”确实可以说是一种“潜规则”了。不过,据我所知,很多时候大家所表达的,就是希望自己的队员在决赛时不要被压分,能够提供一个公平竞赛的环境与条件而已。这虽然听起来有些怪,因为体育比赛本来就该如此,但是,大家再通过领导表达一下这样的意愿严格来说倒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理解的。


“我已经退休了,再没有什么好怕的了”


记者:我们从官方得到的信息是:你是因为心脏病而请假离开的……

马鸣:我10月9号上午确实是做了一个心电图,我的心脏也确实有一些问题,医生给开了休息三天的假条,但我离开的主要原因并不是这个,在离开裁判住地前我就跟裁判长余俭说:“你们做的太过分了,我不奉陪了!”

记者:听这语气,你跟他们相处得好像并不愉快?

马鸣:可能就是知道我不会听他们招呼的缘故吧,我作为国家A级裁判,年龄、资历也都摆在那里,但是本届全运会,我不要说执法决赛了,就连半决赛的机会都没有。他们这样对我,就是因为在上届全运会的时候,看到裁判在半决赛中压田亮的分,我说了一句公道话:怎么说田亮也是对中国跳水做出了贡献的人!结果决赛中田亮战胜胡佳夺得了金牌,听说周继红为这事非常生气。还有一件事情,应该让周继红对我很不满。上届女子10米台双人的冠军本来是说了要给李婷/李娆的,但最终夺冠的是我们湖南向解放军队输送的刘贺瑞/蒋李双,她便说这是我做裁判工作的结果。我当时确实是去找了其他裁判,但我当时说的话现在也可以拿出来说,就是希望大家手下留情,当我们的队员跳好的时候不要压分,跳得不好的时候则是该怎么打就怎么打。我能说什么呢?大家这么做,还不都是环境给逼出来的?!

记者:如果真相真的像你说的这么可怕,你现在说出这一切,难道就不怕打击报复么?

马鸣:我已经退休了,再没有什么好怕的了!我要说的是,我现在说广元这一切,与湖南方面没有任何的关系,完全是我的个人行为,如果周继红要做什么,完全可以对着我个人来。

记者:那么,你透露这一切,又出于怎样的考虑并希望达到怎样的目的呢?

马鸣:我很清楚我说这番话至少在短时间内不可能改变任何东西,但是,我希望通过告诉大家这一切,首先让大家看到并明白,其实并不是跳水的裁判黑,而是大家没有办法,当领导决定由哪些人执法时,甚至基本上就已经明确了他只要带耳朵去而不用带眼睛去。裁判也是人,裁判也要养活口,所以请大家理解裁判的无奈。其次,我想说的是,中国跳水从徐益明时代开始就已经是谁当领导都能拿到奥运会的大多数金牌,举国体制以及一代代教练的兢兢业业、顽命训练造就了中国跳水的辉煌,中国跳水不应该成为哪一个人的“家天下”!


36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