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禁岛 正文 鬼猴被激怒了

人性禁岛 收藏 6 82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73.html


鬼猴被激怒了


我又拽出两把AK47步枪,撕开包装后,拆下枪膛的弹夹,塞进腰间。手雷箱下压着三种新型狙击步枪,我原来的M25和莱福步枪已经丢在了海岸上。现在,只能从军火堆里再翻出来一把。

AK式武器的子弹,正好有半箱蹲放在一旁。估计是几日前,上岛的匪徒装配后剩余下来的。我抓了几把狙击步枪的子弹,装进衣兜里。

身上这套绿色的衣服,不仅穿着舒服,上面的口袋设计也很合理。整理好需要用到的武器和弹药,我搬起半满的子弹箱,挎着阿卡步枪和M25上了甲板。

这一次,那些被裸绑的女人,见到我这副模样,吓得惊恐的眼睛比先前睁得更大了。两个年纪最小的女孩,立刻把头扑进妈妈的怀里,不敢再回头看我。我这副武装到牙齿的样子,一定被她们误认为大船外又出现凶恶的盗匪了。

背上的两把长枪和木箱的子弹,在我往甲板上跑的时候,叽里咣当地响着。来到船尾,我把木箱重重地放下,掏出腰间的两个空弹夹,丢给伊凉和池春。“快,填满子弹。”

她俩立刻明白我要射杀鬼猴,忙按照我说的做。“芦雅,给你这个。”说着,我把狙击步枪上的弹夹抽出来,又给了她一把装着子弹的口袋里,要她帮我装填。芦雅急忙抹了一把眼角的残泪,耸动着哭成粉色的鼻子,伸出手来接我递给她的东西。闪着黄金亮光的子弹,被池春和伊凉纤细葱白的玉手扒拉着,发出金属颗粒的清脆碰撞声。

我手里的AK步枪,同样插着一支空弹夹,为了不使野豹被鬼猴群抢食掉,我必须抓紧时间阻击它们。往弹夹里装子弹不比性爱,女人温柔的骨肉里,不具备这种天性。池春和伊凉装得很慢,有时使没装合适,子弹又跳出弹夹。

芦雅更是笨拙,细长的小手里,攥着的子弹总是零星地掉出几颗,顺着甲板叽里咕噜地滚动。然后芦雅会发出“呀”的一声,跳过去再捡回来。小丫头着急的表情和动作,着实可爱。

我把右手的五指张开,往木箱的子弹堆里一插,就能夹出四颗子弹,熟练地撵动一下手指,“咔咔咔咔”像变魔术一般,准确无误地填进弹夹。以前都是蒙上眼睛反复练习这样的动作,现在睁着眼睛,速度就更快了。

芦雅看傻了眼,张大嘴巴愣在那儿发愣。“快装,十发子弹都装得那么慢。”她这才恍然醒悟,忙低下头去鼓弄。“嚓嚓”一声响,我把快速填满的黑色弹夹推入枪械,反身趴在船舷上。

那群鬼猴仍为撕扯不开豹皮而焦躁万分,挤在岸上叽叽喳喳地叫。一只头上被拽掉很多毛发的老鬼猴,不知从哪儿找来一块儿锐利的石头,嘎嘎尖叫着往野豹的头颅上狠砸。

七八只射死的花豹,从五六十米高的谷顶扔下来,已摔得惨不忍睹。刚才从海岸疾驰而过的同时,我瞄了一眼,有两只横躺着的死豹,是垂直拍落下来的。巨大的撞击力,使豹眼异常鼓突,摔得最严重的一只,眶窝里竟暴出灰黄的眼球,豹尾根部露出一截儿血迹斑斑的大肠。

有只鬼猴非常聪明,用尖锐的杂毛小爪,直接掏进一只花豹的屁股里,一把扯拽出一大把黏着血污的内脏。这一举动,立刻吸引了旁边那些急于把兽肉吃进嘴里、可又无从下手的鬼猴。它们纷纷跳过来,抢夺这只正嚼得津津有味儿的鬼猴嘴边的肠子。由于哄抢食物的鬼猴颇多,它没敢表现出愤怒,去掴那些家伙菠萝皮似的杂毛丑脸,只好捂住挂在嘴角的东西,闪到一边闷声咀嚼。

后臀被掏破的花豹,被一只矮小健硕的鬼猴踩在肚子上乱踏。大量红白花色的肠子饱含着血浆,一下从死野豹的肚子里挤出来,引发更大的哄抢。

假如是人在屠宰一只动物,倒不会觉得有这么血腥。可看到这些外形丑陋、嗜血成性的物种如此疯狂地饕餮兽尸,令我胃里发出阵阵恶心。

那只手持石块儿的老鬼猴,已经把豹头砸得血肉模糊,野豹口腔的牙龈肉,冒着紫色血液,根根骨白锋利的兽牙,被强行击断,混合在疙疙瘩瘩的碎肉里。

老鬼猴吱吱喇喇地叫嚷着,很得意自己的砸击法,它不断把粘上肉浆的石块儿送到嘴里吮吮舔舔,像饿鬼一般往胃里积累食物。

海盗中那个被我打断手指的狙击手,当初被押解进山洞后,和我谈及鬼猴时的可怕表情,又浮现在我的脑海里,现在想想,确实如此。

为了节省属于我们的兽肉,我现在必须开枪。从阿卡步枪的射击准星上看去,鬼猴的确像被木炭烧焦的孩童,身上病癣似的斑白皮毛,头顶醒目的一撮儿绿毛,直逼人眼,让我整个脊背和四肢长起鸡皮疙瘩。

“当!当!当!当……”步枪的黑色枪头,在我半只眼睛的瞄线上跳跃着,喷出四溅的火星。抠动扳机的手指,充满了刚才鬼猴带给我的恐惧而产生的愤怒。一想到那枚射在我左肩附近的毒刺,以及自己差点会像那些野豹一样被它们挖着吃了,射击更是坚决果断。

趴在大船的舷帮上,向百米远的海岸俯射,可比在魔鬼营打靶场的实弹射击容易得多,像拿着拍子拍打趴在墙上那些没翅膀的蛾虫,稳准狠快感十足。

闪到一边吞吃花豹内脏的那只鬼猴,吃相极为猥琐。因而它绿毛高耸的脑袋,被阿卡步枪的爆炸式子弹第一个击穿。目标中弹的瞬间,仿佛一个腐烂到生出白毛的南瓜,被高高抡起的木棒猛地敲掉半边。

鬼猴毕竟也有着血肉之躯,那爆开的脑壳里,溅出一股血红雪白的脑浆,涂酒在青黑的石壁上。吮着石块儿上肉碴的老鬼猴,由于是侧对着我,第二发灼热的子弹,便钻进了它左肋间的腰窝,那里的病白皮肤上,立刻被蹦出个半径达五公分的黑洞。弹头撕开的血口,呈现黑肿状,乌浆汩汩外流。

两只鬼猴连声音都未来得及发出,就一命呜呼。倘若是人类或者其它兽类,此刻早被同类这种惨死的场景吓得望风而逃。可鬼猴却蛮性十足,恶性横生,不仅不怕,反而被我的射击激怒了。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