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4.html


在杨龙当上县长后的第一个月末,杨龙召开了一次特别会议。会议地点设在县政府大院,来开会的是各乡的乡长和各村的村长,他们被安排在院子里的空地上席地而坐,两侧坐着县政府的大小领导。门外派了警察站岗,整个会场显得非常简洁和肃穆。

“同志们,我当县长一个月了。在我上任的第一天我就开过一个会,会议内容都传达下去了,我就不在重复。今天是我检查效果的时候,现在你们在想有什么表现也晚了!

我说过有腐败问题的同志请到我这来报道,我从轻发落。县委的干部都听到了,你们应该也知道了。我说的时间是半个月吧?但是到今天为止,我还没有看到一个同志的自首资料。你们对我工作态度的研究报告也没有交到我这里,当初我说是三天吧?现在已经是半个月了,这就是你们的工作态度?作为一名干部,首先要服从领导对吧?我们党讲民主,有不同的意见可以提对吧?可你们到现在为止也没有提不同的意见,也不配合我的工作,这是为什么呢?我可以理解为这是你们蔑视共和国的县长权威吗?

今天把你们乡村两级的主管叫来,就是想告诉各位,我们县是农业大县,农民的工作是我们工作的重中之中!你们也都是咱们县的重要领导。我说过我要惩治腐败,那就从今天开始吧!

靠山乡全体到会干部、清水乡全体、得胜乡全体、八彦乡除了虎跳村干部、大庙乡全体……都请站起来吧!”杨龙一口气点了100多人,看到他们都站起来后杨龙接着说:“很好啊!很不错啊!你们都是党的好干部啊!贪污、腐败、赌博、**,什么都会嘛!真是多面手的干部!我今天点了你们,我就有足够的证据证明你们有过我所说的错误。你们当中有疑问的可以举手提问,可以为自己辩解,我这有你们全部的犯罪资料,你们可以和我对一下!从我的老乡开始吧,靠山乡的王全喜,你来为自己辩护吧!”杨龙看着站起来的干部说到。

“县长,我可没贪污啊!您这是怎么话说呢?”靠山乡乡长王全喜举手说。

“呵呵,你是靠山乡的嘛!老乡啊!你这个好官给我长了不少脸嘛!看来我还真是说错你了!”杨龙似笑非笑的看这王全喜。

“呵呵……”王全喜摸不透杨龙的意思,只是干笑着。

“你给我站到前面来,来!和我站在一起!”杨龙招呼他过来站到台阶上。“你站好了,我要好好表扬一下你这个好干部!”杨龙提高了声音:“你王全喜也算干部?这次省长要来视察的消息你得到的很快嘛!你到乌有村老党员家干什么去了?你给他写的词还真是给我长脸!说什么天旱减收!给每户发了一袋大米!一袋白面!说的很好嘛!村里几个好告状的现在都被控制起来了!你干乡长还是屈才了!我看你应该在过去干军统特务,那里到很合适你啊!要不要我把伍为国找来?要不要我把靠山乡派出所所长找来?要不要?你说你没有贪污,现在为止还算正确!在经济上我手头还没有太多证据!但你这么做就是贪污!你贪污了国家给你的权利!贪污了党对你的信任!贪污了人民对你的期望!我就取你弄虚作假、私扣上访人员这两条,你就该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移交司法机关处理!你服是不服!”杨龙几乎是咆哮着说,眼睛里的愤怒已经把王全喜彻底击倒!王全喜不知道杨龙是怎么知道自己的事情的,他还在怀疑那个老党员老伍同志,不过现在他已经意志崩溃了,瘫倒在台阶上,没有一个人敢过来扶他一把。

“如果没有的话那就是默认事实了,谁也不能把不是自己做的事情往自己身上扛!我刚才能细致的说出靠山乡乡长的问题,是有事实依据的,要不然他现在也不能倒在这里!我查过他的健康档案,没有什么心脏病之类的嘛!身体健康的很啊!

你们其他的人的材料也在我这,都很详细的,你们想不想上来确认一下?我可不是在搞运动,我不会搞冤假错案的,你们尽可以上来!”杨龙手里拿着一叠材料对站着的干部说。

“你们不上来就证明我说的是正确的,那你们从今天开始就不是干部了,都要到监狱里去过后半生了。外面准备好了警察和警车,都去吧!”杨龙看他点的干部没有一个敢言语,迅速的宣布了对他们的处罚决定。

“慢着!”组织部长张万林站了起来。张部长已经50多岁,一张圆脸像发面的馒头一样光滑,几根稀疏的头发整齐的梳到头顶,标准的地方支持中央。

“县长同志,我作为县组织部长,不能允许你做出这种决定!干部的任免都要开会决定,并交组织部审核备案!你无权对这100多人做出这种决定,对干部的经济、犯罪问题要交给纪委审查,党委研究,然后才能决定他的处理结果。你这是独裁!”老部长站在那理直气壮的批评着杨龙。那些刚才被杨龙点明的干部也喘了一口气,幸灾乐祸的看着杨龙。

“呵呵,张部长!您说我没有权利处罚他们?他们的材料您要不要看一下?您认为这样的干部还适合留在我党的干部队伍当中吗?你怎么知道我不是送他们去纪委调查?我这次只是开个头,并没有清查城市干部的问题,您不要认为我不敢动!我杨龙既然敢当这个县长,就没有我怕的事情!我是要坚决反对腐败的,任何人都不能阻拦!您在这阻拦,是不是您和他们有什么瓜葛?”杨龙没有被老部长吓倒。

“你可以安排他们工作,处罚要涉及到党内处分、经济问题处分,分别由党委和纪委审查,你说你送他们去纪委调查,那纪委的人呢?你不能这样越权!还有你说我别有目的,说这话可是要负责的!作为一个领导干部不要信口开河,在云雾县还没有一个人敢对我这样说话!”张部长气急败坏的说。

“张部长,您说这话就已经犯了错误!你是部长不假,但那是党和人民给你的信任和权利!我尊敬您不是因为您是张万林!我是尊重党的领导!没人敢和你这么说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您是云雾县的山大王吗?您说这话不觉得有点毛病吗?”杨龙有咆哮起来。张部长被杨龙逮到了话把儿,气的干张嘴说不出话来。

“张部长说的也有对的一面,我是不能独裁,但他刚才也说了,我有权利安排你们的工作!现在我宣布你们这152个干部的新工作:

你们组成一个调查劳动团,调查基层农民的生活工作情况,并适当的参加劳动!你们的工作我会找别人先替几天,我已经联系了省纪委,纪委现在要搞跨省工作,你们的问题也将由他们安排人调查,等调查清楚了,有冤枉的可以还清白嘛!在说我这也没有处罚你们,只是让你们换个工作,我做为县长还是有这权利的是不?”杨龙口气软了下来,但他的话还是让所有人吃了一惊!纪委跨省调查,这帮人可是没什么戏了。和那些乡长村长有瓜葛的干部心里急了起来,巴不的杨龙早点结束会议,好提前打听一下到底是哪个省的纪委来调查,他们也好提前准备。

猴子看着杨龙脸上的阴笑,不由的替那些干部捏了把汗!他知道杨龙的脾气作风,他认准了的事那是必须要做的。今天是耍了张部长一下,本来杨龙就没打算把他们送到监狱去,他知道自己的权利还没那么大,他只是想让他们高兴的跳进自己编制好的圈套里。

这个杨龙真是太黑了,黑的有点阴险狡诈的味道。还好自己和他是一条线上的,要不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猴子为自己的身份感到庆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