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清官 正文 五十六:钓鱼反腐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4.html


云雾县靠山乡:乡政府的门前来了几个年青人,虽然是一身便装,可是从那整齐的头发和标准的站姿就可以轻易的从人群里把他们找出来。

“兄弟们,我们不要这么整齐,怪扎眼的。咱们留一个人在乡政府门口,找机会侦察一下,把各部门的人员都记下来!其他的人跟我来,就八个村,咱们几个人三天内怎么也能走完!”说话的人叫雷霆,今天就要复员的一级士官。连长找他单独谈过,他也知道自己的文化水平到社会上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发展,这次任务是他在军队的最后一次任务,是他步入社会的第一次任务,他明白这是县长在考验他的能力,所以他是打起了120分的精神来工作的。

雷霆安排好其他人员后,自己来到靠山乡小王村。村里的道路很干净,老百姓的房子大部分也是干净漂亮的平房,墙的外皮上都贴了洁白的瓷砖,整个村子显得格外的精神。他知道这是表面情况,而县长要的是实际情况,所以他开始在村里转悠,拉住一个在山坡放羊的老汉聊起天来。

“大爷,好大的一群羊啊!放的过来吗?”

“呵呵,放的过来,我这老头子一个,别的干不动,这放羊的活可是我从生产队就练出来的,就是在给我来这一帮我也放的过来啊!”老汉在山上放羊正觉得闷,好不容易来个年轻人聊天,正对了他的胃口,所以态度很是热情。

“大爷好身体啊!这群羊都是您自己的吗?”

“呵呵,都是自己的!我这把岁数在给别人放羊那不是笑话了吗?我那儿女也不能答应啊!从改革开放我就开始养,一开始的四只一直发展到现在的50多只,可是不容易啊!”

“上面不是有贷款吗?怎么不盖个羊圈啊?那就不用您老在辛苦了!”

“扯淡,那圈养的成本可是大的很呢,连羊圈带饲料可不少钱,在加上圈养的羊娇气,爱生病,万一死那么一两个就赔喽!在说圈养的羊肉也不好吃啊!那边山上到是建了一片现代化的羊圈,你看那里面养几个羊?不都是在骗政府的贷款嘛!咱这又不是内蒙,搞那套就不现实!”

“骗政府?农民也能骗政府?真是新鲜啊!”

“呵呵,孩子,我和你说啊!这当官的过去骗老百姓,现在老百姓缓过神来了就开始骗政府了!你就说这贷款,都是写那些快入土的老家伙们的名字。还两年利息之后人死了找谁要去?还不是儿女实惠?村上来那些扶植项目也是一样啊!就说那羊圈建的真漂亮,羊都他娘的住宾馆了!建成那天来了不少汽车,这后来就没人来了。那都是干部的成绩,但不是老百姓的实惠啊!”

“那村长就不从这里捞钱?”

“呵呵,能不捞嘛!我们村头几年选村长可真热闹呢!一个人每家给50块钱,另一个就给100,我们就给他们起外号:红色和绿色!100的票子是红的嘛,呵呵!这红绿阵营斗的凶啊!我们村有800多人口,你算一下他要花多少钱?他又不是大善人,他不得捞回来吗?给咱们安个自来水村长就捞回来了,在说卖地啊、起树照啊什么的,哪样不捞啊!”

“那村里就没有告的?”

“告什么啊?前几年有告的,但人家省里说贪污数额太小不立案,县里纪委一来人家把帐做的平平的,在送点礼就过去了。要说我们老农民这几年最感谢的是我们的好总理啊!种地不要钱还反钱,养个老母猪还给补助呢!现在农民不穷了,想吃肉吃肉,想喝酒喝酒,他又没有从我们兜里抢钱,我们懒的理他们,折腾去吧!”

“那现在新县长上来要惩治腐败您听说过吗?”

“呵呵,听过,报纸上说县长又开了什么会议,可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啊!顶多村干部到乡里学习一下几完了。你说人家贪污个十几万那叫钱吗?人家又没有杀人放火,怎么惩治腐败?贪污那么一点总不至于把人家抓起来吧!”

“那村里人对新县长的印象怎么样啊?”

“呵呵,小伙子!一看你就不是普通人,是上面下来调查的吧?这可是好多年没有的事了。我老头子一个不怕那个,我说的都是实话,不怕你告诉上面。

新县长就是我们乡小李村的,要说他大闹派出所我们老百姓还是很佩服的。但当县长我们都不理解,你说好好的一个小伙子,放着英雄不当,却非要去趟县政府的混水,你说那里面出来白的也洗黑了,他不是毁自己吗?他一个能干的过整个县政府?这村里的干部根子在乡里,有的还在县里。乡干部的根子几更深了,省里都有照应的。你说那县干部是他一个小县长惹的起的?

要说我们对他的印象呢那就是可惜!我们老百姓不求别的,只求他别乱搞了,平平安安干三年就行了,这年头混三年还不容易?好好听话,到时候能到省里当个小干部,家里光彩,我们乡里人碰到事情也好有个人找不是?至于反腐败我还是不支持!”

“大爷,既然您猜出来我是上面派来的,那我就不藏着掖着了。我现在想问一下你们村房子都很漂亮,街道也很整齐,这里面就没有什么不如意的人家?”

“有啊!不过你可别说是我说的!我这张嘴啊最操蛋,老是管不住,也习惯了,反正我又没反革命!你去下面老于家,那更是个倔老头,他知道的更多!”

“那谢谢您了啊大爷!我走了哈!”雷霆告别了这位快嘴老汉。那老大爷咪着眼睛嘀咕着:毛头孩子啊!能成什么事啊!

“大爷,我是省报记者,今天来你们村采访一下村里人的生活情况!”雷霆戴上了一副眼镜,显得很是斯文。他现在就来到那个放羊老汉所说的老于家,开门的正是当家人老于。

“哦,记者同志啊!那屋里坐吧!”老于不像放羊人那么健谈,态度也很冷漠。一件藏青色的中山装褂子批在身上,不仔细看都看不出原来的颜色了。

“大爷,您不用紧张,我这次来是自由采访,您什么都可以说。比如您对社会、政府、官员等等都可以说。”

“都可以说?你个孩子能管的了?”老于往烟袋锅里装着旱烟说。

“我能不能管不知道,我的权利有限,但我是记者啊!我有我的新闻自由啊!我的文章可不是吃素的,您真要有什么委屈我没准真的帮的上您呢!”雷霆把记者的身份装的十足。

“你真的能管?那全国人大代表你也能管?那可是到北京开过会的,连县长也要对他客客气气的!人家现在是县郊区最大的那个村的村长,还兼着书记,还兼着区书记,你也能管的了……

靠山乡的乌有村,有一户仍然是土房子的人家。房子的主人是一个老党员,名字叫伍为国。儿子在部队当兵,女儿在外地上大学,日子过的紧巴巴的。这天他的家里来了一辆小车,这可是不多见,老伍忙迎了出去。

“老伍同志,您好啊!”车上下来几个人,老伍认识。一个是靠山乡乡长王全喜、一个是民政是助理赵小乐,后面的就不太熟悉了,打招呼的正是乡长王全喜。

“谢谢乡长关心,我挺好!”老伍看乡长笑眯眯的脸,知道他来没什么好事,所以谨慎的回答着。

“老伍啊!您这房子也该盖了。您看您儿子当兵,您就是军属,在政府照顾范围之内啊!您的女儿又上大学,这生活也真是不容易啊!这次我和赵助理来就是想和你商量一下房子的事情,政府准备为你解决一部分钱,把房子盖起来!”乡长依旧笑眯眯的。

“是啊,是啊!乡长说的对,我们这次来就是为这事情来的!您这老党员,为我们靠山乡可是做过贡献的老同志啊!这房子必须要盖!”赵助理忙着说到。

“那我谢谢乡领导了,我这把老骨头乡里还记着呐!没想到我这辈子还能住上新房子,太谢谢领导了,乡长您屋里坐,我去给您买包好茶叶!”老伍心里冷笑着,转身就要往外走,他是想看看这帮孙子到底能装到什么时候。

“哎!别去了,别去了!我们还有事情呢!”看着老伍要去买茶叶,乡长忙摆手制止。老伍看着乡长,还是坚持着要去买。

“老伍,我找你有事情!这乡里接到通知,过几天省长和咱们市长要来咱们乡视察,我们安排到了乌有村。您是老党员了,是咱们乡少有的好同志,我们准备让省长他们来您这。我们来是想让您提前准备准备。”乡长看老伍一直坚持要去买茶叶,忙把自己的目的说了出来。

“哦!原来是这事情啊!我这老党员就会说实话,您放心,我保证向领导如实反映!我去买茶叶!”老伍是成心要出乡长大人的洋相,装着糊涂说。

“我说老伍同志,您是老党员了,应该知道党性,您应该配合乡党委搞好这次接待!这是我们给您准备好的话,你仔细看看,就按这上面的说。等这次接待过去了,我们保证您的房子不用自己出一分钱!这次保证是真的!”民政助理小赵在旁边说。

“哦!是这会事啊!上次您也是这么说的啊!可那次省长没来我这,您答应我的房子到现在也没兑现啊!满村的人到是都说我收了你们的三万块钱,我这张老脸可在也丢不起喽!”老伍说起了往事。

“我说老伍同志,虽然那次省长没来,可我们也给了您一待大米不是嘛!这次消息绝对准确,这新县长上任,上面毕竟不放心啊!所以来视察一下。您想一下,那杨县长不也是咱靠山乡的吗?咱们要支持老乡啊!您和小李村县长的父亲不也是老朋友了嘛,都是一个乡的,咱们要讲点情分的!”乡长被老伍提起了自己的丑事,忙把杨龙搬了出来。

“那是,那是,我和老杨都是同一年入党的,这个忙我是要帮的!”老伍看来很买杨龙的帐,让乡长和助理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在乡长他们走后,杨龙的父亲从老伍的屋子里走了出来,后面跟着一个军人模样的年轻人。年轻人手里拿着一台微型摄影机,鼓捣了一会放进包里说:“领导就是领导,算准了他们又搞这一套,这次咱县长可要收拾他们了!”

“呵呵,我说老伍,你还真胆大,把乡长上次的事情都给抖搂出来了!就把怕派出所在把你拘留一下?”杨龙的父亲打趣的和老伍说。

“老东西,上次那事情把我这老党员的脸都给丢尽了!这帮畜生!你这儿子我可是看好了,他要是也搞那一套,我就是拼了老命也要捎上你!”老伍被杨龙的父亲揭了丑,气愤的说。

在云雾县的各个村乡,一群军人就这样忙碌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