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耻辱的抗战真相——徐州会战

世界王牌 收藏 109 20405
导读:本文出自:新浪博客“陆战队少校” 1.双方兵力对比    日方:先后集中8个师团、5个旅团(支队)约24万人,    我方:李宗仁指挥的12个集团军和军团约60万人。    2.悲愤之处    此战,因李宗仁力促老蒋对参战各杂牌军一视同仁,故各参战部队基本都表现出极大参战热情,杂牌和嫡系各军均相互配合,抵力杀敌,会战初期,经过血战,我方似已占据主动,并获得了台儿庄等开战以来不曾有过的大捷,然而,胜利局面再次败给了中国人典型的人治政治下的派系运作模式,在最关键的以2集团军

本文出自:新浪博客“陆战队少校”




1.双方兵力对比


日方:先后集中8个师团、5个旅团(支队)约24万人,


我方:李宗仁指挥的12个集团军和军团约60万人。




2.悲愤之处


此战,因李宗仁力促老蒋对参战各杂牌军一视同仁,故各参战部队基本都表现出极大参战热情,杂牌和嫡系各军均相互配合,抵力杀敌,会战初期,经过血战,我方似已占据主动,并获得了台儿庄等开战以来不曾有过的大捷,然而,胜利局面再次败给了中国人典型的人治政治下的派系运作模式,在最关键的以2集团军正面吸引和阻击敌人,20军团向敌侧背运动和进攻的战役安排中,当2集团军在极端困难情况下顽强阻击时,20军团却未按规定时间进行侧击:第31师依令与日军遭遇后逐次撤退至台儿庄抵抗,虽有台儿庄被攻即支援的许诺,以及孙连仲的急电请援,汤恩伯却置之不理,将自己部队控制在台儿庄以远不为所动,按战后的《战斗详报》,他的理由竟然是:“本军团既已置于犯台(台儿庄)敌之侧背,当然有选定时机及地域的自由,以判断敌主力之行动为根据,而予以彻底之打击”,一副“上面有人,官长奈我又何”的嘴脸,完全忘记自己仅是整个战区下属一个局部而已。李宗仁汤恩伯始终按兵不动,电令汤恩伯迅即南下歼灭台儿庄之敌而不果,改由白崇禧敦请蒋介石亲自下令,此牛人才“调整部署,从事对台儿庄之攻击准备,3月29日其2个军分别在青山附近集结完毕”,“从4月1日起在52军左翼展开向台儿庄之敌攻击前进”。此前后折腾,已过近10天,虽孙连仲所部在台儿庄苦战守住阵脚,但最好战机已经失去,敌军增援已经抵之临近向城。而此时,汤恩伯再次自作主张,认为“台儿庄与向城之间,只是鲁南山麓以外的小起伏地,并无险阻可以争取时间”,为了不做日军炮火下的“大群肉弹”和“保持行动的自由,掌握主动”,又一次“采取了断然处置”,把全军团“一律由内线转为外线”,致使敌攻击部队与援军会师于台儿庄以东。此后,虽汤部各师也向日军进行了英勇、坚强的进攻,但兵士之勇,已无法改变指挥者不执行计划、部队间不配合协同带来的恶果,在敌兵力增加1倍情况下,我方仅能击溃敌人而无法进行包围歼灭。


又如豫东作战中,当日军第14师团陷于第一战区主力部队包围之中、濒于被歼的关键时刻,担任阻击第16师团西进的第8军军长黄杰(和汤一样,属嫡系,不属嫡系的李宗仁无法有效节制)无视战区长官令其死守命令,擅自率主力撤退,功亏一篑,不仅未能歼灭敌第14师团,反而形成全线大撤退;又如临沂作战中,当猛攻临沂的日军坂本支队停止进攻,转援台儿庄后,坐镇临沂的战区参谋长徐祖诒局限于考虑临沂一地情况,对敌人主力并未战败而突然脱离战场的情况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既不进行分析判断,更不进行侦察搜索,以不被攻击为满足,致使临沂之敌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自由向其它方向进行增援。


台儿庄大胜后,我方统帅部对胜利缺乏深入分析,忽略双方总的实力对比,更未对战局发展进行合理预测,头脑发热,一味增兵,幻想“集中所有力量”,乘势进行一场“确定胜利基础的战略性战役决战”。更致命的是不断投兵力入一线同时,不断延伸防御线,结果形成绵亘300余里防御正面,却又未组建强力有效的机动兵力和作战预备队,致使日军从南北分7路向徐州作向心运动并切断陇海路后,我方部队已被战略包围,形势危急,面临全军覆没之势,所幸,李宗仁脑子清晰,未冒险与敌决战,并指挥有方,指挥数十万大军战略转移,在最后时刻跳出了日军的包围。


3.会战结果


徐州会战,各军将士英勇奋战,初、中期一度占据战场优势,对敌造成自侵华以来未有之极大伤亡,若能各军协同,上层指挥有方,当取得大胜利,可惜依然是功亏一篑,造成大溃败。


此战,有两件事永远铭记史册:


其一为台儿庄大战,西北军孙连仲部血战日军,给日军造成从未有过之巨大伤亡,可惜老蒋嫡系部队骄横轻狂,对不属老蒋派系的战区长官李宗仁不怎么搭理,未能依计划进行及时侧击支援,终致功败垂成,可惜可惜。大陆大约在八、九十年代曾就此拍过同名电影全国公映,为当时拍的比较好的国产战争大片之一,上座率颇高,笔者所在学校也组织过集体观看。






其二即为“黄河花园口炸堤事件”,当时为阻止日军追击,以黄河之水行洪设障,未尝不是可行办法之一,只是一个“领袖”,几个官长关门一合计,即拍板决定,秘密实施,万千民众连反对和知情逃跑的机会都没有,即遭灭顶之灾,这样的“国家大义、民族大义”,实在令人齿冷胆寒,亦更加使民众对国家、对政府离心离德,全无认同之感。堤坝扒开后,当即造成沿途河南、安徽、江苏计44县市数十万民众于莫名中灭顶淹死在洪灾中,加上家园尽毁,立时断粮断水,几日内饿死者,计约**十万人,余下幸存者已无法生存于洪水所造成的“黄泛区”中,数百万人沦为难民,流落乞讨于他乡,期间又不知多少人因病因饿因冻死于他乡街头。此事件中,日军仅伤亡1000余人,完全未达致军事效果,全苦了中国人自己。事件发生后,老蒋推脱堤坝为日军所炸,日本则言称乃我方自炸,直至后来台湾自己编写的“抗日战争史”中承认了这件事,才总算替老蒋领了这份历史旧账。话说到这,四七年花园口堵口工程终于完工,但不久之后,老蒋准备进攻**中原解放区,又一次“聪明”地打算扒开黄河堤坝,“可当四十万大军”,图淹没中原野战军及解放区,幸中原野战军迅速挺进大别山,方未实施。

3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