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剑天下 正文 第五十八章 谈经论道

k55555998 收藏 1 5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5.html[/size][/URL] 钱图强开门一看,愣住了。 杨诗雁站在门口。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瘦了一些,一身黑色的素雅长裙。 两人目光对视。 杨诗雁嫣然一笑,说:“我们这别扭,闹得真够久的。” 钱图强开心地笑,说:“是啊。太久了。多少次我想去找你,又提不起勇气。” 杨诗雁说:“别自责了。其实,从一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5.html


钱图强开门一看,愣住了。

杨诗雁站在门口。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瘦了一些,一身黑色的素雅长裙。

两人目光对视。

杨诗雁嫣然一笑,说:“我们这别扭,闹得真够久的。”

钱图强开心地笑,说:“是啊。太久了。多少次我想去找你,又提不起勇气。”

杨诗雁说:“别自责了。其实,从一开始,我就没有怪你。你又不是故意的。”

钱图强眼睛一红,说:“那你为什么不肯来见我?电话也不打一个。”

杨诗雁眼睛一红,说:“亡夫之人,怎么好轻易出来见人。”

钱图强说:“这么说,是我误会你了。我还以为你痛恨我,这辈子不会再理我了。”

杨诗雁淡淡地笑,说:“怎么会呢?我们从小就认识。从小认识的人,不管发生多大的误会,还是会相识到老的。”

钱图强说:“那就好。王有志来了,你进来吧。”

杨诗雁脸上绽放灿烂的笑容,走了进来,向悟空行佛礼,说:“悟空法师,你来了真好。我现在也喜欢礼佛,回头你带我做做功课。”

悟空回礼,说:“阿弥陀佛。你与我佛有缘,真令我高兴。以前,我们是好朋友,现在,我们做佛友。哈哈,我们算是有缘到家啦。”

任逍遥说:“杨诗雁,别上这和尚的当,回头剃光了头,就变得很难看了。还是现在这样子漂亮。“

大伙哈哈大笑。

杨诗雁笑着说:“谁说我要去当尼姑啦。带发在家修行的人多的是。”

钱图强说:“是啊,是啊。还是带着头发漂亮,现在这样子漂亮。”

杨诗雁脸一红,说:“嘴上说得好听,心里想,还是小姑娘漂亮吧。”

钱图强一窘,说:“还是你漂亮。”

任逍遥哈哈大笑,说:“你们两个,在和尚面前谈情骂俏,该当何罪?”

悟空大笑,说:“心诚刚灵。说真心话的人,才有资格谈佛理。男欢女爱,自然之道,何罪之有?”

杨诗雁脸更红了,说:“你们两个,一仙一佛,唱双簧一样,拿我们两个凡人寻开心。不跟你们玩了。”

任逍遥哈哈大笑,说:“好啊。你们两个凡人,自己玩去。少在这里掺和。让我和法师好好谈经论道。”

说得大家都笑了。

悟空走上前去,好好查看钱图强的父亲,说:“父亲脸色开始带血色,脉像更强,相信很快就要醒。”

任逍遥说:“是该醒了。天天唱国歌,都唱得我舌头起泡了。有时候,我都怀疑,他是不是觉得我唱歌太好听,故意不醒,想多听我唱歌。”

钱图强笑,说:“你真是臭美。找一只雌鸟唱一唱,看人家爱不爱听。”

任逍遥脸一沉,说:“尽出馊主意。我唱歌这么动听,万一人家缠上我,我怎么办?我可是守身如玉的好男人。”

杨诗雁说:“你这个当国王的,怎么就不跟任逍遥学一学?”

任逍遥哈哈大笑,说:“我还是国王手下的兵,国王跟我学什么?你若是不乐意当母猴,千万别跟着他这只猴王。”

钱图强大喊道:“任逍遥,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真是鸟嘴巴吐不出象牙来。”

悟空也觉好笑,说:“道家讲,道法自然。这自然界,生机勃勃,正是因为没有清规戒律。”

任逍遥说:“和尚,你读书破万卷,有没有明白一个道理?”

悟空问:“什么道理?”

任逍遥说:“中国历史上最强盛的两个时期,一个是汉武帝时,一个是唐玄宗的‘开元盛世’,知道为什么这两个时期这么兴盛?”

悟空说:“愿闻其详。”

任逍遥说:“这两个强盛时期出现前,汉朝有‘文景之治’,唐朝有‘贞观之治’,这两个‘之治’时,统治者都信奉道家思想,无为而治,与民生息,对人很少约束,所以这些时期,人的个性很张扬,人的自然野性也最强。人的自然野性是什么?就是要不断地进攻和扩张,人人充满英雄气概。英雄气概就是不怕死的精神。为什么不怕死?又为什么怕死?完全是人的思想所决定的。道家思想讲道法自然。这自然万物怕死吗?野兽搏斗,完全是生死搏斗,决不会像人一样讲斯文。一个国家,当人人都不怕死的时候,这个国家的军队,人人都是英雄,自然就战无不胜。这个道理,动物国王钱图强应该最清楚。”

钱图强说:“是啊。我在建动物王国的过程中,与野兽做过生死搏斗,他们那里会怕死,一直在勇往直前。”

悟空说:“以前,我常常惊叹李白的独特人格魅力。现在一想,唐朝出现这样的人物,一点都不奇怪。唐朝皇帝姓李,尊老子李耳为祖先,的确对人很少清规戒律。汉朝和唐朝前期,人的性观念也是非常开放。没有清规戒律,人的确变得生龙活虎。”

任逍遥说:“看来你书是没有白读。中国最弱的朝代,当数宋朝。宋朝人太斯文,特别是理学,讲什么‘存天理,灭人欲’,自己天天讲天理,小孩子从小就要规规矩矩,女人约束得最多,讲什么‘三从四德’,贞妇烈女,还整出个小脚来,最后的结果是两宋都被虎狼之师金和元灭掉。国亡家破,生灵涂炭,这时候,还有什么天理可讲?”

钱图强说:“在弱肉强食的世界里,那个装斯斯文文,肯定只会被吃掉。文章写再好,写再美,那里能够抵挡刀枪。”

悟空说:“说起来其实非常矛盾。要是任由人的欲望膨胀,人如野兽,恐怕也是罪恶丛生啊。”

任逍遥说:“说得很对。所以,我并不反对像你们这样的过着清规戒律生活的人。人间世态复杂,的确需要各种思想流派各种各样的人。”

悟空说:“说起来也是很有意思,老子在政治上主张无为而治,目的是要小国寡民,老死不相往来,结果却是使得人的个性张扬,积极进取,国富民强。真是一笔糊涂帐。”

任逍遥说:“我和老子交过朋友。他这个人,有人说是中国古代最有智慧的人,依我说,却是一个大滑头。他的思想充满辩证法,自相矛盾又自圆其说。他说‘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这道理说得多深刻。他的无为而治,是针对‘猛于虎的苛政’来讲;把一国之财富,集中于统治阶层,穷奢极欲,同时却民不聊生,这样的国家没有一个不早早衰亡。所以老子讲‘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意思是让人民自由,自生自灭。民是什么?民是人。人又是什么?人是最积极进取的动物。一旦控制人民的行为和思想,控制得越紧的,这个国家亡得越快。秦朝暴政,稍出差错就施刑,人民‘道路于目’,连话都不敢说了。秦始皇愚蠢得还想千代万代传下自己的国家,却不过短短三十六年就寿终正寝。真是天大的笑话,比赵本山的小品还好笑。”

悟空说:“印度大哲奥修讲,中国是一个平衡的国家,想来很有道理。影响古代中国人思想最大的,原先无疑是儒家和道家。儒家讲规矩,教人要‘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共讲了3300条规矩,提倡礼、义、忠、孝、诚、信等,确立中国人的伦理道德。另外一个方面来讲,人太规矩,反而容易失掉活力。道家提倡顺应自然,使得人的思想更加高远,人的个性张扬,丰富了中国人的人格,使得中国的文学艺术充满奇思妙想,中国古代伟大的文学家,无一不是受道家思想影响最大,像陶渊明、李白、苏东坡等人,人格魅力影响至今。儒讲规矩,道讲自由,两者矛盾又统一,所以理想化的中国人格,往往是外儒内道,达则兼治天下,穷则独善其身。中国自古有了这两家思想相互影响,相互渗透,所以中国人取‘中庸之道’,讲平衡,讲和谐,不走极端。

佛教自东汉从印度传入中国,对中国人的思想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其实,与其说是佛教影响了中国人的思想,不如说中国人改造了佛教的思想。汉传佛教,是中国化的佛教,其中,影响最大的当数禅宗。禅宗六祖慧能讲‘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空空如也,世界不过是虚幻的。《金刚经》讲,‘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禅宗继承了这样的思想。空并不是什么都没有,而是什么都可以包容。佛教的辩证法,比老子的辩证法还来得更系统。儒道两家解决中国人生的问题,但人生本身是很痛苦的,人有太多的欲望,欲望不能满足就会苦,‘生老病死’也苦,佛教讲“空”,其实是教人怎么样解脱出人生的痛苦。佛教不是政治学说,解决不了政治的问题,佛教只解决人的问题。”

杨诗雁说:“悟空所言极是。我痛不欲生,不想苟活人世时,去寺院中坐一坐,心里头就平静许多。”

悟空说:“这就对啦。由于痛苦而自杀的人,数不胜数,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平平淡淡,自自然然,放得下,看得开。佛向性中作,莫向身外求。自己的思想要开明起来。”

钱图强说:“我最痛苦时候,就喝酒。喝得酩酊大醉时,便不感觉到痛苦了。”

悟空说:“喝酒也是一种排解痛苦的方式,但‘借酒浇愁愁更愁’,可见,喝酒只能渐时解决痛苦,酒醒过来又会接着痛苦,治标不治本。”

任逍遥说:“打住,和尚。凡人在世,有苦有乐,很自然,若人人都像你这样,为了不痛苦,把头都剃光了去当和尚,理发馆都得关门大吉,那还得了。”

悟空大笑,说:“你这只仙鸟,嘴巴真是厉害。我只是觉得喝酒解脱痛苦不是良方,并没有劝说他去皈依佛门的意思。”

任逍遥笑,说:“你不用担心他。他比猪坚强还坚强。痛苦算什么鸟,死他都不会怕。”

悟空微笑,说:“我不用担心他。有仙庇护,他能有什么事?红尘男女,算他最有福了。”

钱图强说:“别这样说。痛苦起来,也是非常难受的。你以为我是神仙啊。”

杨诗雁瞥了他一眼,说:“原来你也会这般痛苦,我还以为你铁石心肠呢。”

钱图强叫道:“冤枉啊。出事之后,我不吃不喝整整躺了四天四夜。我为什么啊我?”

杨诗雁微笑,说:“那又是为什么?”

钱图强说:“还不是因为你。电话也不打一个。我还以为你从此不再理我。”

杨诗雁脸一红,说:“别说了。当众说这些,也不害躁。”

任逍遥哈哈大笑,说:“他那里懂什么是害躁。当众还赤身裸体呢,这个算什么。”

钱图强大喊,“任逍遥,你再说,我把你的毛都拨下来。”

任逍遥笑,说:“你来啊。你飞得起来吗你。”

钱图强做势要冲过去,杨诗雁拉住他,说:“别闹了。悟空难得来一趟,陪他多说说话。”

悟空微笑,说:“我此次来,打算在香港住一些时间,说话的机会还多。”

杨诗雁问:“还是住在上次借住的寺院吗?”

悟空说:“是的。该寺住持与我很谈得好,便约我来住一段时间,一起谈谈佛理。”

钱图强说:“好啊。等沈从武从老家回来,我们一起过来找你。”

再聊一会,悟空便告辞回寺中。

杨诗雁,“强哥,我们到外面走走,我有话跟你说。”

钱图强说:“外面挺冷的。有话就在这里说吧。”

任逍遥笑,说:“傻瓜。人家姑娘家的心里话,怎么好意识当我的面说。快出去吧。别打扰我睡觉。”

两人便走了出来,在医院的小花园里走走。

北风吹过,杨诗雁缩头缩脚。

钱图强问:“冷吗?”

“有点。”

“那就靠着我吧。我身上长毛,暖和。”

杨诗雁笑,把身子靠过来。

钱图强轻轻把她抱住,说:“你越来越雅致了。是不是每天修佛?”

杨诗雁说:“我也不懂怎么样才算修佛。隔几天就到寺庙里坐坐,觉得挺舒服的。你呢?每天喝酒?”

钱图强说:“差不多吧。酒是好东西,爽口爽心。”

“别喝太多,会伤身体的。”

“可是我伤心。”

“有女朋友陪着还伤心?骗我的吧。”

“那不一样。说来好笑,我一直很忙,前几天才空下来,突然觉得跟自己住了大半年的女孩子原来身材挺好的。女朋友说,你总算正眼看我一次了。”

杨诗雁笑。

钱图强接着说:“我说自己实在太忙了。你猜她怎么说?她说,你一定是心里另有自己最爱的女人。我当时就想到了你。你不肯来见我,令我真的很痛苦。”

杨诗雁叹一口气,说:“我现在不是来了吗?其实,我也想早点来找你,但一听你有了新女朋友,便心灰意冷了。”

钱图强说:“你是听沈从武说的吧。他以前认为你有老公孩子,觉得我们不合适。现在想来,他是对的;但感情这个东西怎么说。我现在发现,跟你在一起,我会非常放松,非常舒服,那怕是见个面,说说话,都很开心。我跟过这么多女孩子处,只有你才能令我有这种感觉。”

杨诗雁说:“命运作弄人。缘由天定,不能强求。我们有缘无份,注定得受折磨。我现在,只是打算把孩子扶养成人,自己的下半辈子,打算就这样过下去了。”

钱图强问:“现在,谁陪孩子在家?”

杨诗雁说:“我父母早过来,帮我带孩子。我今天过来,也是想跟你谈一件事。”

钱图强问:“什么事?”

杨诗雁说:“本来,我也不想提这件事,觉得过去就过去算了;但有时想,这事很蹊跷,会不会是什么阴谋?”

钱图强问:“到底什么事?”

杨诗雁说:“就是我们两个人的艳照的事。你说,我老公从哪里弄来这些东西?”

钱图强听沈从武说过此事,便说:“我猜他是雇私家侦探跟踪我们。”

杨诗雁说:“刚开始我也是这么想,但后来,我心里头很想念你,非常想念,突然想起我们俩的艳照。艳照被警察拿回去作为证据,并没有交回。我便上警察厅去,找我们俩的艳照来看。寄照片的大信封还在,照片放在里面,我发现这些照片是匿名寄过来的。你说,若是雇私家侦探,还需要匿名寄吗?另外,这些照片只看得见我们的脸和身子,后面的房间全部见不到,显然是做过处理。为什么要处理照片?你不觉得奇怪吗?”

钱图强说:“这些照片现在在哪里?让我看看。”

杨诗雁说:“照片在警察厅。我上次去,用数码相机拍了下来,现在存在我的电脑里。电脑没有带来。”

钱图强说:“这事得查清楚。我突然觉得,可能是有人故意寄来这些照片,借你老公的手来杀我。借刀杀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