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同赌球线人取证 老大没事线人却人间蒸发

梦归燕京 收藏 5 2274
导读:三年前,中国足球假球之风正盛,当时本报曾以《神秘人踢爆赌球黑幕》为题,作了大篇幅深度报道,希望肃杀这股不正之风。而当年本报记者随举报人赴上海取证,过程惊险刺激……本以为,三年前本报掀起的打黑热潮在各方的冷漠里结束了,没想到三年后的今天,联想到眼下打黑过程中披露的各种线索,我们有理由说,我们的打黑没有结束,而是刚刚开始! 直至今天,我依然忘不了举报人Z如惊弓之鸟般的惶恐眼神,我和他在上海东躲西藏,躲避着一个接一个的、来自那个鲜为人知的赌球暗圈的追踪电话,他告诉我很多令我的良心与情感难以承受的幕后故事……

三年前,中国足球假球之风正盛,当时本报曾以《神秘人踢爆赌球黑幕》为题,作了大篇幅深度报道,希望肃杀这股不正之风。而当年本报记者随举报人赴上海取证,过程惊险刺激……本以为,三年前本报掀起的打黑热潮在各方的冷漠里结束了,没想到三年后的今天,联想到眼下打黑过程中披露的各种线索,我们有理由说,我们的打黑没有结束,而是刚刚开始!


直至今天,我依然忘不了举报人Z如惊弓之鸟般的惶恐眼神,我和他在上海东躲西藏,躲避着一个接一个的、来自那个鲜为人知的赌球暗圈的追踪电话,他告诉我很多令我的良心与情感难以承受的幕后故事……由于时光久远,他所提及的一些具体事件与当事人的姓名在我脑海中日渐模糊,我甚至与自己朝夕相处的亲朋,也很少提起这段我11年体育记者生涯中的传奇经历,如今再忆往事,惟有落笔的沉重与对中国足球迷茫未来的忧心忡忡。


与赌球人接头 他看人习惯斜视


2006年3月,沈城正是春寒料峭时,这是全国足球记者愁稿下版的淡季,但对《辽沈晚报》体育部的足球记者而言,这个寒冷的季节却是火热的、震撼的、甚至还带有一丝触拨禁区的冒险惊魂。


3月8日这一天,体育部的气氛有些神秘。那段时间,我们独家揭出原辽足门将刘建生涉毒被拘的重大新闻,部门全员聚焦于该事件的追踪报道、后续反思,很少有人想到,更具冲击性的爆炸新闻还在后面!


3月8日晚9点,时任体育部主任的郝洪军突然把我拉到跟前,以近乎耳语的低音对我说:“你明天早上跟一个人去趟上海,他有重要的足坛涉黑证据握在手中……你一定要把证据拿到手,这是你们两人的机票,你记一下他的电话。 ”


我当时感觉像做梦一样,但我的职业直觉告诉我,明天肯定出大事,领导把如此机密大事交给我,责任之重不言而喻。回家前,郝老师神色凝重地叮嘱我:“注意安全,一旦遇险,自己要随机应变! ”


举报人是受约来到沈阳的,我要和他一同回上海。 3月9日早6点,我按约定打车来到沈阳铁西区某宾馆门口,除了清洁工与早起拉活的“的哥”,街上行人稀少。等了约有十来分钟,一个黑色的人影在对面街口一闪,很快,他便穿过一层薄雾来到我的面前,于是,我和举报人顺利接头。


这是一张“精瘦”的脸,我的目光刚与他正对,他的眼神有如条件反射般立刻跳开,他似乎更习惯用一种古怪神秘的“斜视”来观察你、窥视你,这种目光我们平时难得一见,这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赌球人”的目光,这是一个跟我年纪相仿的青年人。


一路跟踪电话 我们东躲西藏


我将本报9日的报纸交给他,当他的目光扫过封面上那个寓意非常的黑色“提线木偶”时,我发现他的脸上忽然闪过一抹奇异的怪笑:“你们确实有胆量,这么一搞,全国都要震惊了! ”


由于事前已经约好,目标也很明确,加上彼此均带戒备心理,因此从坐车到上飞机,我们交谈不多,我心里一个劲打鼓,此人给我们提供的重大线索究竟是真是假?报道面世后,到底会引发怎样的巨大反响?那些被外界传得神乎其神的地下赌庄是否真实存在,“带头大哥”们真的那么神通广大、无所不能吗?


一路相安无事,我的紧张心情也逐渐缓解,大约9点光景,飞机在上海刚一落地,此人手机一开,形势瞬间风云陡转。“你在哪儿呢?你看到《辽沈晚报》今天的足球新闻了吗?那些事,《辽沈晚报》记者是怎么知道的?是你告诉他们的不? ”我当时就在此人身旁,从手机那边传来的声音是一种发颤的怒吼!


“大姐,您乱猜什么呢?我怎么会跟报纸说那些东西呢?我人在杭州,怎么会在沈阳呢?我跟你们混了这么多年了,钱没挣几个,一出事就赖我、怀疑我,你们到底想把我怎么地啊? ”举报人Z故作冤枉地埋怨道。


这边电话刚撂下,又有一个神秘电话打来,“你少忽悠我们!你真在杭州吗?杭州离上海也不远,你晚上过来一趟,坐飞机过来,老大现在就要见你! ”


“大姐,我说什么你们才信啊!我确实人在杭州呢,你们干吗非认定是我说的啊!那谁谁谁,前段不跟老大也因为钱的事闹翻了吗?我跟您说,他最有可能把我们的事抖落出去,你们都没调查清楚,就把屎盆子扣我脑袋上,我冤不冤啊! ”


通话一结束,Z一把拉住我,“我们赶紧走,这是他们地盘,别看上海大,这些人厉害得很,说不定通过什么渠道就能找到我们。他们现在还没确定是我告的密,还疑神疑鬼呢,等一会儿他们再来电话,让我用杭州当地电话打,我就露馅了,取证难度就大了,赶紧走! ”此时,我心头一紧,突然产生一种类似警匪片中主人公亡命天涯的奇特感觉,谁想到,我一个普通人,居然客串了如此离奇故事中的一个角色!


我们简单吃了午饭,先找宾馆,比较好的酒店我们根本不敢住,一旦遭遇路旁打量我们的陌生眼神,便赶紧钻深巷躲藏。赌球人后来把我带到上海市外环一家很小的路边宾馆,这一带房屋陈旧、垃圾遍布,下水道旁还漫出汩汩的脏水,外地人初到此处,很难想象到这便是以繁华著称的大上海。


Z不敢用自己的身份证开房,让我代劳。这一夜我们睡得很不安宁,我似乎总感觉外边有敲门声,Z也把手机早早关掉。他让我打开电脑,特别留意有关扫黑报道的读者留言,一看到有抗议、揭发的留言,他就异常兴奋,“必须引起上边重视才行,如果这次不把老大端掉,我就得‘跑路’了(行话:指自己销声匿迹、可能遭遇不测之意)! ”


Z还提醒我:“我们明天取证,最多只有一个上午时间,他们很快就会明白过来,那时做什么都来不及了! ”


豪华娱乐中心内的交易 “老大”也亲自操盘


次日天蒙蒙亮,我们早早起身到市内取证。我们首先打车到上海市内一繁华路段,赌球人指了指马路对面的一商场,说:“你把这个拍下来! ”我很奇怪,拍这个商场有什么价值呢?“那商场楼上有个茶座,他们经常在那里交易! ”


就这样,我们一路走一路拍,赌球人先看准地点,然后自己或猫在出租车里或躲在街角藏起来,让我去拍,他在上海混的年头不短,深恐有熟人把他认出来。每次确定一个地点后,他就用那游移的“斜视”扫视各处,直到确定无危险征兆后,才让我行动。


一开始是大商场、饭店、茶馆,拍到后来就是一连串的娱乐中心,其中一个地方叫“天上人间”,门把手都是镀金的,据说在这里消费,一晚花个万八千稀松平常。虽然我装出拍街景的悠闲样子以免引起注意,但还是引起了门口保安的警觉,“我们这里不让拍! ”保安把我“驱逐”了!


还有一娱乐中心的外部装潢更为豪华,门口塑有两座带翅膀的天使雕塑,还有仿造的狮身人面像,站在门口迎宾的女服务员一个个身材高挑、皮肤细嫩、面容姣好,Z告诉我,那些赌球的教练、球员经常来这里玩。


处熟了,话说开了,Z也打开了话匣子:“你别看有些教练、球员整天在电视露脸、上报纸接受采访的,我要站他们身边,你看他们什么表情?他们在这边交易、玩,我经常在场,有的人一晚上喝30多瓶,不给钱,还把人家小姐给打了……”


我们此行要拿的最具说服力的证据其实不是这些照片,而是赌球交易的对账单,这位赌球人之所以要快速行动,是因为他手中握有赌球公司内部的一交易银行卡,他想尽快将这张对账单打印出来,而已隐约察觉他不可靠的赌博公司一旦改掉密码,他的取证努力就前功尽弃了。他也非常担心,“老大”提前猜到这一招,在银行附近布置人手“堵”他,毕竟“夜长梦多”。


为了安全,我们频繁换银行,人多、排队长的银行绝不做过长逗留,好不容易找到一家银行准备打单,工作人员却怀疑起Z的身份来,“你这是公司的卡,而且要调这么多数据,需要有相关部门出示批条才行! ”难道线索就这样断掉了吗?


此时,赌球人急中生智,说了一大堆“特事特办”的理由,并保证下不为例,当时银行卡交易手续的监控系统没现在这么严格,工作人员禁不住Z的软磨硬泡,终于放了他一马,不久,一张长长的银行对账单就呈现在我们眼前。从外表看,对账单无任何特殊之处,但细一瞧却露出马脚,账单的打款金额少一点的都近10万元,而且打款时间非常集中,平时几乎没多少钱打来,但在一个特定的时间段,神秘资金竟如雪片般飞来!


Z说,他们的公司是专业的赌球公司,“就跟你们上班一样!我们每个人都有任务指标,完成任务还有提成。每年定下计划后,我们就分头行动,有时是老大亲自带队,做哪个队,搞掂哪个教练、那个球员,采取什么方式,都事前定好的。 ”


是不是所有球队都赌? Z表示:“我们不是都做,而是挑重点球队做!比如去年我们主要做一家南方球队,以这个队为突破口,再连带其他球队。今年,据我所知,他们主要做山西一家球队。”


国内很多足球比赛假得出奇,但调查起来苦无证据,我就几场自己较为熟悉的“假球比赛”征询了这位赌球人的意见,他的回答是:“基本都是假球!但有的不是我经手,太具体的我说不清。你说的几场比赛我是知道的,有一场是我们老大亲自操的盘! ”


“老大”没被端掉 举报人Z却人间蒸发


我们拿到相关证据后,我要和Z告别。此时,又有人把电话打给Z。“你不用再骗我们了,其他人我们问过了,谁都没说过,就是你了!老大这些年待你也不薄,你自己不想玩了,还要把大家都搭进去,你知道这么干,自己是什么后果?! ”


尽管天色已暗,我依然发现Z脸色铁青,“我现在就指望你们报纸了,只有上边下决心,一查到底,我才有救,如果不了了之,我麻烦就大了! ”


后来,本报记者拿着这些证据亲赴中国足协举报,当时的足协掌门谢亚龙虽礼貌接待,也认为赌球危害中国足球,但却让我们找相关部门反应情况,毕竟很多事不在足协的管辖权限内,这件事就这样暂时偃旗息鼓了,而这位神秘赌球人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他,人间蒸发了!他日后的遭遇,已经无从知晓了。


虽然只有两天的短暂接触,但我感觉,Z并不坏,他很聪明,上海话说得比当地人还溜,分析问题条理清晰,办事干练机敏。他与自己的同龄人一样,有着对新生活的热望与憧憬,“要是我有钱,我就在上海开个包子店,上海就是不一样,你瞧这客流量,开个小店就够这辈子活了! ”


Z三年前的手机停机了。Z现在如何?他会在上海开了包子铺吗?没人知道!他的老大如何?据我们了解,本次接受警方调查的尤可为与其是密切的“合作伙伴”,今天写下这些文字,除了怀念三年前那个惶恐的Z,我们还将在持续的报道中,根据我们掌握的相关资料与证据,为眼下的打黑尽一份力量! 记者 张松

9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