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长沙现“地下出警队”,黑势力插手经济纠纷

fengyimin 收藏 2 214

核心提示:最近在湖南长沙一些经济活跃地区出现一个“地下出警队”,采用暴力威胁、非法拘禁、斗殴滋事等手段替人“消灾”、帮人“出气”;帮助抢占“地盘”欺行霸市,协助开设赌场,严重干扰了当地正常经济秩序。


最近在湖南长沙一些经济活跃地区出现一个“地下出警队”,采用暴力威胁、非法拘禁、斗殴滋事等手段替人“消灾”、帮人“出气”;帮助抢占“地盘”欺行霸市,协助开设赌场、赌博网站,组织非法集资、放高利贷;替人强揽工程项目、插手经济和社会纠纷,严重干扰了当地正常经济秩序,针对猖獗的地下出警队活动,长沙市警方进行了专项打击活动。




长沙市雨花公安分局法制办负责人尹跃鸣对近几年长沙市出现的地下出警队现象进行了深入全面的研究认为,解决地下出警队的问题,公安部门对于雇佣者的打击,使地下出警队丧失市场,则是重中之重。


今天我们给大家聊的题目是“地下出警队”。“地下出警队”这名字咋一听挺新鲜,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最近,在湖南长沙一些经济活跃地区,出现了一个名称,叫“地下出警队”。这些“地下出警队”采用暴力威胁、非法拘禁、斗殴滋事等手段替人“消灾”、帮人“出气”;帮助抢占“地盘”欺行霸市,协助开设赌场、赌博网站,组织非法集资、放高利贷;替人强揽工程项目、插手经济和社会纠纷,严重干扰了当地正常的经济秩序。下面看一下我的同事在长沙的调查。


湖南长沙现“地下出警队”


2009年6月29日中午,湖南省长沙市雨花区高桥大市场的大宇货运站与鑫三友货运站因争抢货源和运输线路,积怨多日的矛盾终于爆发,双方员工发生了打架事件。


“为了争抢客户,争夺货源,争抢生意。”


随着矛盾的进一步加深,两家运输单位人员的情绪也越来越激动,到了晚上形势变得越来越严峻,中午打架所带来的复仇情绪也开始不断发酵,更大的冲突一触即发。


大宇物流纠集了四十到五十人在这里集合,商量对策。”


这台市场中的监控摄像头拍下了这样的场面。大宇物流纠集的地下出警队人员,接到通知后正在集结,准备对鑫三友货运站进行报复。随着画面中的街道上这一左一右两辆轿车的出现,气氛开始紧张起来。


“这里还停了一台车,一台蓝色尼桑天籁,主要指挥者都坐在这车上,这还有一台黑色的捷达。”


由于指挥者的出现,这里聚集的人员也越来越多,指挥者与手下交流以后,他们作案所用的凶器也被一辆机动三轮车运往这里。


“拖来了一车这么长的砍刀,关公砍刀,分发给聚集在这里的嫌疑人。”


这些用铁管、镰刀、大刀片等加工成的刀具,如果用于斗殴的话,砍到人的身体任何部位,可以说是一刀见血,刀刀致命。下午5点左右,画面上聚集的这些人商量完毕,准备向鑫三友的货运站出发,而这辆载有行动指挥者的蓝色天籁车,为了逃避被打击的风险,此时却有意撤出现场,驶向了别处。


“一声令下,全部从这里一窝蜂。”


随着指令的下达,画面上的这些人,手拿着砍刀、棍棒等凶器,沿着这条街,气势汹汹地向不远处的鑫三友货运站出发。记者在画面上统计了一下,这些人数竟达40人,气焰嚣张,场面实属罕见。


“把鑫三友物流砸了个稀巴烂。”


“二三十个人冲过来了,拿了长枪,有一个扔到了我们货上了,我一看不对劲我就跑掉了。”


由于鑫三友货运公司没有人少没有准备,公司人员只有选择了逃跑。然而从这个画面的上方可以看到,这些地下出警队在砸了这家货运公司办公室以后,对公司人员还是穷追猛打,不肯放过。


“翻过了栏杆,一直追到了市场里。”


鑫三友人员仓皇逃命,大宇雇佣的地下出警队的打手在大街上不管一切,穷追不舍,他们手持砍刀,目中无人,肆无忌惮。


“将那个人砍伤了。”


(地下出警队将人砍伤后返回)


大宇货运公司与鑫三友货运公司私下雇用地下出警队,解决生意上的纠纷,也给双方带来了巨额的经济损失。


“这里可能是棒子砸坏的,这里是砍刀砍的,电脑也是砍刀砍的,空调,饮水机,都是我们新换的。”


这次械斗中,鑫三友在高桥大市场的货运公司不但公司被砸了个稀巴烂,而且上万元的货物也被砸坏,人员也被砍伤。


“有两位是轻伤,有一位是轻微伤,还有一位伤势到现在还没有定下性来,很有可能构成重伤,还有一位无辜的群众。”

“地下出警队”不仅造成更大的经济损失,也触犯国家法律


据办案的民警介绍,由于争强货源,先是鑫三友货运公司在外地雇人砸了大宇货运公司的办事处,出于报复,大宇货运公司这次又雇佣地下出警队砸了鑫三友货运公司在长沙高桥办事处,真是一报还一报。


本来,双方是出于经济目的,简单说就是为了赚钱。但是,由于采取了这种非常手段,结果是两败俱伤,不仅造成了更大的经济损失,也触犯了国家法律。


其实,利用地下出警队来解决企业之间的纠纷,不仅仅是在运输行业,在一些工程的承包上也尤为突出。而这些地下出警队的行为,不仅仅是把人打伤那样简单,有时甚至可以致人于死地。


2009年8月18日,在长沙雨花区的一处土方开发的工地上,彭仲新和王强发生了施工上的经济纠纷。


“当时这个土方开发是一个姓彭的老板,之前有个姓王的老板也在这搞过,看到这个姓彭的老板把这个工地做起来以后,姓王的老板觉得自己投了不少没赚到钱,就找一帮出警队,就是说工地转个他了,要点钱,就来阻工来了。”


由于王强叫了地下出警队来工地阻挠施工,彭仲新决定当晚与王强进行谈判,为了壮大声势,预防不测,彭仲新联系了地下出警队。


“中间人接到电话以后,就通知出警队的一个小头目,小头目就利用电话,有的是用网络,QQ群发出去。”


平时散落于各个网吧,游戏室的地下出警队的无业人员,在接到指令后,迅速集合在这家网吧的门前,准备出警。


“四面八方一下子就过来了,20个人不到两分钟就到齐了,到了20个。”


这20个人手拿棍棒,登上一辆面包车,前往指定的地点前进大酒店,由于等待谈判,这20个人被安排在这里的路边夜宵店吃夜宵,然而意想不到的事这时却发生了。


“20多个人,一下车,夜宵摊上的凳子就不够,他就从旁边夜宵摊上拿了一个凳子,拿了一个凳子以后(旁边)夜宵摊上的老板就不愿意了。”


与地下出警队人员发生争执的夜宵店老板叫邓学文,由于地下出警队人多势众,邓学文拿出菜刀,将一名地下出警人员追逐到了这里。


“出警队中间有个头目说搞。”


话音刚落,其它的地下出警队人员就从车上取出木棍,追上邓学文,将他打倒在地。


“他们当时车上有20多个人,都追上去了,都围着一个人打,一顿乱棍。”


就这样一顿乱棍,20多个地下出警队人员,将邓学文当场打成重伤,最后死在了医院。


这是在香港或海外警匪片里经常发生的一幕,但是眼前我们看到的确是血淋淋的现实。


由于出了人命,彭仲新聘请的地下出警队人员,当场就四处跑散了,而没有了地下出警队的膨仲新,又如何与早有准备的王强的谈判呢?


刚才我们看到20多个地下出警队人员将小老板邓学文活活打死,闹出了人命。彭仲新没有了地下出警队,他与早有准备的王强的谈判的命运又将如何呢?


晚上11点40分,彭仲新和王强在这家名叫天福家菜馆的楼上进行了谈判,不知王强早有准备的彭仲新态度十分强硬。


“(彭仲新)用茶杯里的茶水照着姓王的老板就泼过去,姓王的老板也不示弱,用一次性的餐具就扔过去了。”


从楼上下来的彭仲新被埋伏在楼下的王强所雇佣的地下出警队人员所殴打。彭仲新带的几个人由于寡不敌众,则四处逃命。


“王强就说要砍他,姓彭的老板就往这个方向跑,跑到这个位置的时候就围上去了,(把彭仲新)砍倒在地了。”


这段街头的监控录像,记录了砍完后的地下出警队人员随后四处逃散的情景。


“(彭仲新被)砍成了重伤。”


这场地下出警队的事件中,不但彭仲新被砍成了重伤,也给死去的邓学文一家带来了无尽的灾难。


“我也不知道这三个月事怎么过的,我也没有睡什么觉,晚上睡觉我在外门的床圈着,(睡不着)两三点看电视到天亮。”


据了解,在长沙警方打击地下出警队之前,这些地下出警队帮人“了难”,“消灾”,插手经济纠纷,强揽工程。给当地的经济秩序带来了严重的破坏。


“基本上,只要与工程有关,就肯定有出警队的存在。”


在长沙雨花区的高桥派出所,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这种以地下出警队形式出现的以解决经济纠纷,强揽工程的案件,时有发生。


“随着经济的发展,在这一两年出现的新的问题,对于我们来说也是一个新的研究的方向。”


2009年,仅高桥派出所处理这样的案件就达30多起,比往年增加了许多。特别是由于当地经济的快速发展,更让地下出警队有了很大的市场。


“地下出警队有了增长之势,特别是近段时间以来,我们这个地区的地下出警队表现形式多样,问题比较突出。”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