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日报11月9日讯 浙江东方(行情 股吧)徐帆邓婕刘岩三位股东身份变得越发扑朔迷离起来。


11月8日,据浙江证监局相关人士向《证券日报》透露,备受关注的浙江东方(600120)明星持股事件经过浙江证监局的初步断定后,认为其中三位股东的身份证与三位明星不同。


首都法学界相关人士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不论股东是否影星徐帆邓婕刘岩,监管机构和司法机构都可以尝试用“有罪推论”方式,让被怀疑的三位股东站出来说明为何要重仓潜伏江东方,如果不能说清楚司法机关就可以涉嫌内幕交易或操纵股价罪名进行查处。


目前只是初步判断


据了解,浙江证监局经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上海分公司的查证,浙江东方的三位股东:“邓婕”“徐帆”“刘岩”的身份证号码与三位明星的网上出生资料并不相同。


前段时间,随着“邓婕”、“徐帆”、 “刘岩”这三个与明星同名的账户相继成为浙江东方的股东后,一时间,浙江东方成为了明星股,被大众所关注。


浙江东方三季报显示,截至9月30日,公司第三大流通股东为徐帆,持有174.17万股,为第三季度新进股东;第四大股东是邓婕,其早在今年二季度就购入88.67万股,三季度又增持57.46万股,从第八大股东上升为第四大股东,邓婕共计持股146.13万股。以昨天的收盘价7.6元计算,徐帆和邓婕的持股市值分别为1323.69万元和1110.59万元。


从浙江东方的股价来看,该股在11月2日上涨6.47%.近几日,资金流入浙江东方日益明显,3日、4日,巨量买盘直接将浙江东方一字封涨停。有分析人士称,这或许和市场对于明星持股的猜测有关。但对此事,目前不管是明星邓婕还是明星徐帆均没有承认自己都是三季报中的股东。


对此,浙江证监局相关人士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经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上海分公司的查证,浙江东方的三位股东的身份证号码与三位明星的不同。“通过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的资料显示,我们可以知道三位股东的身份证号码和住址。”


浙江证监局通过查证身份证号码发现浙江东方的两大流通股股东,“邓婕”是1967年出生,“徐帆”是1984年出生,均是北京市人,出生年份与影星邓婕、徐帆有所不同。


还未向三位明星本人进行求证


浙江证监局相关人干表示,我们从网络就能查到两位明星的出生年份,再对比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查出的股东身份证,我们初步断定,浙江东方的“邓婕”“徐帆”“刘岩”三个账户不是三位明星的。


据网上一些未经求证的资料,邓婕、徐帆、刘岩这三位明星分别出生于1959年、1967年与1982年。浙江证监局相关人士向记者称到:“通过查证的信息显示,浙江东方的股东”刘岩“是1957年出生,明显不是那个明星。”


据这位浙江证监局相关人士透露,目前,已核实三位股东与三位明星的身份证号不同。但是,关于浙江东方内幕交易的调查还没有证据,不能立案调查,目前只是进行相关信息的核实。


中国政法大学一位刑法教授认为,最重要的是拿到影星邓婕徐帆刘岩的身份证信息,然后和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邓婕徐帆刘岩身份资料进行对比,才能判定出浙江东方第三、四、八大流通股东和影星徐帆邓婕刘岩的关系。


另据了解,对于影星邓婕徐帆刘岩的真实身份资料和开户资料,浙江证监局目前还没调查,也没有向三位明星本人求证过。


专家建议


以“有罪推论”方式查处


中国政法大学这位刑法教授指出,股东是影星邓婕徐帆刘岩也罢,不是也罢,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三个股东是否涉及内幕交易和操纵股价。这位刑法教授也提出质疑,如果说是庄家以影星名字开户来操纵股价,从理论上讲并不容易。


“首先,即使庄家吃了饭没事干,去找三个和邓婕徐帆刘岩名字一样的身份证就有一定难度,并且还要找三个都是北京户口的邓婕徐帆刘岩就更有难度。”中国政法大学这位刑法教授建议,目前这个事情仅靠证监局的力量已很难解决,建议公安部证券犯罪侦察局和相关纪检监察部门介入,查清这三个股东的身份信息,并查验身份证原件是否真实,然后要求对方提供是什么原因促使她们三人要重金潜伏在浙江东方。


外经贸大学一位经济法教授也指出,现在国际证券界都实行有罪推论监管,只要有声音怀疑某人涉嫌内幕交易或操纵股价,被怀疑人就必需拿出证据来证明自己的清白,否则将被司法机关治罪。“建议证监局和公安部也对浙江东方徐帆邓婕刘岩石三位股东进行有罪推论查处”。


公司澄清


无重组重大事项



浙江东方(600120)和 中电广通(行情 股吧)(600764)两公司今日公告,经向控股股东核实,三个月内无涉及重组、整体上市等重大应披露而未披露的相关重大事项。浙江东方三季度末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中出现“徐帆”、“邓婕”,中电广通出现“郭冬临”,两家公司都被认为是明星概念股,股价近期异常波动。浙江东方重申,控股股东及公司管理层未与阿里巴巴有过接触。


专家分析


浙江东方重组或夭折


浙江证监局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浙江东方如果确实存在内幕交易行为,根据事件性质情况,有可能致使金信信托重组夭折。”


该人士还以 广发证券(行情 股吧)借壳吉林延边引发的内幕交易一案为例,表示:“对于违法事件,绝不姑息。”


(本文来源:证券日报——资本证券网 作者:矫 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