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姐最近挺忙活。她那年近三十的宝贝儿子小柏,到现在还没女朋友,为了早点抱上孙子,田姐调动了一切可以调动的积极因素,她逢人就拜托,希望大家群策群力地挖掘资源,早点帮她那小子娶上个好媳妇。


功夫不负有心人,况且小柏的自身素质并不差,所以在浩浩荡荡的相亲对象中,彼此印象过得去、还有进一步交往空间的,也不是没有。可是,当交谈的话题进一步深入,落到国计民生的房子问题的时候,原本看上去就要萌芽的恋情却一次次卡壳。女方退出的原因,在说法上虽然或直或弯地小有差别,核心却只有一个:小柏没有房子,确切地说,是没有拥有独立房产证的房子——田姐那90平米的两居,虽然也装得下日后小柏娶妻生子,但是很遗憾,那个因为不“独立”,所以不算数。


这下田姐可真急了,眼看着目力所及的范围内,“长相和工作全不如小柏”的,都出双入对甚至携妻将雏了,自己的宝贝儿子要模样有模样,要工作有工作,怎么就娶不上个可心的媳妇呢?她半宿半宿地失眠,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想,怎么想都觉得是自己把孩子耽误了——没给他买下一处独立的房子,害这么好的孩子撂了单儿……思前想后,她脑子里忽然电光火石地闪过一个灵感:要赶快把房产证上老伴的名字换成小柏的,这样再遇上合适的姑娘,小柏的婚事就不会再因为房子的问题而搁浅,只要他顺顺当当地恋爱,结婚,自己也就可以无忧无虑地安度晚年了。


她把这个伟大的计划说出来,立刻遭到了老伴和女儿的反对。老伴说:要这样的话,那人家闺女是看上了咱儿子呢,还是看上了房子?这样的感情基础不牢靠,万一碰上一个三心二意的,以后再认识个比咱家房子大,日子比咱家舒坦的,还不得离婚?到那个时候,你更糟心!女儿说,你把房本改成小柏的名字,从此你跟我爸就成了无房户了。婆婆媳妇一块儿过日子,总免不了马勺碰锅沿地拌两句嘴,碰上个好说话儿的,还能容你在这将就住着;碰上个泼的、混的,到时候把你轰出去,我看你怎么办!田姐听了这话,心里虽有点发虚,嘴可还是硬的:怎么办?大不了我跟你爸出去租房子住,我们都这么大岁数了,怎么过还不是一样?


租房住?老两口辛辛苦苦地奋斗了一辈子,到老就落下这么一套房子,现在为了那个还不知是什么样的弟媳妇,宁可拱手相让要出去租房子住!小柏的姐姐这个恼啊,她不明白一辈子要强的母亲怎么变得这样,媳妇还没娶进门,倒先学会了看人脸色,心里一急,说话自然也没了好口气。田姐一看这个,也火了:“我知道,这房子要是写了小柏的名儿,就亏欠了你。可你好歹丈夫、儿子的都妥当了,就先凑合着帮你弟弟把媳妇娶进来,行不行?!你的那一份,我跟你爸省吃俭用,早晚都给你,我当哈哈跟你保证,这一碗水能端平!”


姐姐听她妈把话说到了这个份儿上,二话没说,穿了衣服走人——原本是掏心掏肺地担心父母老来受苦,却没想到母亲居然这样冤枉自己……乖巧顺从了几十年的她,平生第一次来了志气:该说的都已经说透了,母亲愿意糊涂也是她自己乐意,随她怎么闹腾去,她这个当闺女的绝不再多一句嘴!


小柏这下也不干了,平白无故地得罪了一直疼他的姐姐不说,弄得自个儿也掉价:“你儿子我的条件也不差啊?怎么就沦落到非得揣着房本儿去换媳妇了?”田姐一听这话,心里也窝囊:“介绍人说了,现在相亲的时候女方看房本,也不是光咱家。你自个儿也不是不知道,咱因为没房子,错过去的好姑娘还少吗?你们一个个的,都有眼光、有志气,就我这个当哈哈没出息……”她越说越想越委屈,靠在床头大哭起来。


委屈归委屈,田姐最后还是力排众议,把房产证上的房主姓名换成了小柏的名字,而小柏经不住母亲苦口婆心的规劝甚至要挟,终于带了房产证去相亲。不知道是天意还是巧合,最近介绍的这一个跟他倒是心诚意笃的,深入交往的意愿似乎比他还热切。可是小柏的心里却总是疙疙瘩瘩的,这样先验资、后合作的一单恋爱,到底靠不靠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