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4问广州公交:优惠门槛为何是刷卡30次

zhlzhyi 收藏 0 8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刚过去的这个周末,市民纷纷“算计”正在征求意见的公交地铁优惠新方案,算完账之余,围绕着新方案的诸多疑问逐渐浮出水面。


依照《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涉及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切身利益的、需要社会公众广泛知晓或者参与的信息,行政机关应当主动公开。一些市民、人大代表及学者建议,涉及百万群众切身利益的决策,整个过程应当更加透明化,让老百姓少些疑惑多些理解。



一问“财政补贴”



交委也没弄清楚



还是不便告诉市民



从补贴金额可以推算出惠民幅度,尽管媒体记者再三打探,可新方案要投入多少财政补贴,广州市交委始终没有正面回应。



此前,广州市交委主任冼伟雄在回答为何广州不能像北京一样给市民更多优惠时,说了一句“看菜吃饭”,不少市民对此印象深刻。“但这回咱们到底有多少菜,能吃多少饭?不清楚。”本报Q友如是说。



现行方案的补贴是6亿元,补贴够不够?是否到位?新方案是增是减?这些都是未知数。



一方面是没有公开的数目,另一方面公开的数目却令人心惊,不少市民、网友议论纷纷的是:广州市财政局之前公布,广州市机关幼儿园的财政补贴达6000万元,受惠的是3000名左右的机关干部子弟;而逾百万市民的公共出行事宜,也不过是十倍而已!为迎接亚运的“穿衣戴帽”工程也要“烧钱”70多亿元,“财力到底是大是小,令人困惑啊!”



社会评论员“默客”撰文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我善意地估计,市交委如此折腾地制定出这种不待人见的优惠方案,恐怕也有其难言之隐,政府补贴有限恐是其一。换言之,市交委因穷而‘折腾’,然后教会市民也跟着穷折腾。”



“补贴多少、补贴到什么项目,关键还是看政府的重视程度。”市人大代表曾德雄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作为老百姓,还是希望政府将每年补贴的6个亿,到底都花在哪里,列出明细单,让广大纳税人都明明白白。



这补贴的数目到底是交委也没弄清楚,还是“不便”告诉市民呢?



广州市社科院研究员彭澎指出:只要方案制定得有理有据,就该大胆讲出来。不同阶段政府财政的投入有差别是可以理解的,现在的优惠额度有限,但可以许诺随着财政收入的逐年增长而逐步提高优惠。政府有难处也要讲出来,不然市民怎么知道政府是做得到不做,还是根本做不到。交委对这个问题一直回避,证明政府的公关能力还是比较薄弱,广州市人大代表卢启明则介绍,现行方案当时需要补贴6亿元,是在今年人大会议上通过了的,预算做了出来,一般都会严格执行,应该也大体上符合原定的测算;如果要调整预算,肯定还是要向人大报告。他认为新方案现仍在征求意见阶段,市民大可不必着急。同时他建议,既然要听取民意,就不要走过场,要认真吸取意见,让优惠方案真的能惠及多数市民。



二问“不开听证会”



也许没有完美方案



在意的是有无实惠



不少读者致电本报时指出,现行月票方案实施前曾举行听证会,这回调整难道不也应该听证一下吗?



据《政府制定价格听证办法》第三条,制定关系群众切身利益的公用事业价格、公益性服务价格和自然垄断经营的商品价格等政府指导价、政府定价,应当实行定价听证。有学者认为,此次改革方案不涉及涨价,所以不一定要召开听证会。不过更多人认为,走听证程序是政府依法行政、尊重民意的表现。



“不管是否听证,都应当广泛征集民意、尊重民意。”广州市人大代表徐若清说,其实现行方案就是听证后的产物,可不也一样有人诟病?



实际上,如果补贴不增加,在现有的盘子里,怎样调都众口难调。以不少人呼吁的“一律八折”来看,虽计算简单却也未必真省钱,每天坐两次两元车的人,每月都要96元;从番禺到广州上班的“地铁族”,更省不了钱。



其实也许没有完美的方案,如果不是真心惠民,即使听证也可能走过场,群众在意的还是有无实惠。



学者彭澎就建议交委召开征求意见会或座谈会,让方案设计者与使用者进行面对面的沟通,以提高方案制定效率。


三问“月票卡押金”



纪念卡不能退押金



不能退的钱花到哪



本报昨日报道,相当多市民关心自己的月票卡能否退卡取回押金。一向关注羊城通押金收支去向的广东省政府参事王则楚向本报记者表示,作为广州市交委属下企业,羊城通公司是垄断的公共服务单位,月票卡收取了押金这种行为本身就有争议,如果市民不用了,应该还是允许退还押金。



据了解,月票卡推行时,须用旧版、且带有30元押金的羊城通才能免费换取月票卡,而当时不少个性化的羊城通本身没有押金,结果导致不少市民又另花了30元购月票卡。还有市民反映手中的月票卡是没有押金可退的纪念卡,“哪怕只有1/3是纪念卡,押金都近千万”。对此,王则楚支持民间关于应当公布发行了多少纪念卡的呼吁,同时,他认为,如果站在为老百姓负责的角度,纪念卡本来就不应多发行,因为纪念卡是否真有纪念意义、能否升值本就打个问号。如已经买了纪念卡,恐怕要退还是个难题,具体要分析合同。“也许按合同不退也很有理由,不过还是建议同意退卡,这能体现出执政水平的高低。”



羊城通目前还没有向社会公布收支情况,发行量百万左右的月票卡,收了多少押金?有多少属不能退的纪念卡?不能退的钱花到哪里去了?这些问题都令人疑惑。



四问“30次优惠门槛依据”



不该只计较优惠本身



应看其引起溢出效应



“优惠门槛为何是30次?不是10次、20次?又或者不是60次?”



本报多位读者表达了同样的困惑:不知道新方案的制定要达到什么样的目的?羊城通一个月内不“嘀”够30次就甭想获得优惠,有没有强迫消费、浪费公共资源之嫌?不过为什么偏偏是30次?确定30次优惠门槛的依据是什么?以什么标准来衡量第31次开始六折是合理的?



“即使是企业的商业促销,也大多以消费额为依据的,而非只以消费次数为依据。即使将新优惠方案视作商业促销,也是拙劣的促销方案。因为它不是激励消费,而是在于激励‘折腾’。”本报读者说。



有评论指出:“鼓励市民坐公交地铁等公共交通出行,应是制定优惠政策的基本思路和初衷。在公交优惠问题上,政府实际上不该只斤斤计较于优惠本身,而应看到公交优惠所引起的‘溢出效应’,譬如引导市民改变出行习惯,缓解交通拥堵,节能减排等等,更进一步说,还能提高市民的幸福指数,增强市民对城市的认同和归属感,提高城市的凝聚力。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