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请法学泰斗堂堂正正地为黎强辩护

黄鹤鸣 收藏 12 180
导读:黎强一案是比较复杂的案子,至少在现阶段由于法学泰斗的介入是变复杂了。 从表面证据来看,社会大众是没有能力判断这个案子是否如辩护律师向外界所称“没有一项证据直接指向黑社会”的,因为大家没在庭审现场,媒体所报导的都是黎强及其它被告的辩辞(词),如黎强等承认什么,不承认什么,以及他们的答辩内容,对公诉人的陈述部分,以及证据细节反而涉及相对较少,这跟媒体迎合大众猎奇心理有关。——从这些关于庭审过程的报导,客观地说,笔者单凭那些报导内容,在总体感觉上也觉得,公诉人证辞是偏弱的。 不过,黎强通过有组织的方式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黎强一案是比较复杂的案子,至少在现阶段由于法学泰斗的介入是变复杂了。


从表面证据来看,社会大众是没有能力判断这个案子是否如辩护律师向外界所称“没有一项证据直接指向黑社会”的,因为大家没在庭审现场,媒体所报导的都是黎强及其它被告的辩辞(词),如黎强等承认什么,不承认什么,以及他们的答辩内容,对公诉人的陈述部分,以及证据细节反而涉及相对较少,这跟媒体迎合大众猎奇心理有关。——从这些关于庭审过程的报导,客观地说,笔者单凭那些报导内容,在总体感觉上也觉得,公诉人证辞是偏弱的。


不过,黎强通过有组织的方式和胁迫的方法得利,或至他人利益受损、人身受害,应当是查有所实据的,不管黎强本人承认与否。——这算不算黑社会,需要法律来界定。——只是现在随着中国社会经济的发展,黑社会由黑而红,组织上也不是混混或古惑仔的昔日可比,所以界定起来比较难,这种难度也因为具有特殊法学背景的赵长青的介入而更显得复杂。


在法律上,被告有聘请律师的权利,受聘律师有辩护的责任,所以赵长青作为律师尽力为黎强他们辩护的责任无可厚非,但由于他参与过关于黑社会方面的刑事法律制订过程,他对此案的参与首先让人觉得,在应否界定为黑社会这一事关整个案件审判结果的重大关节上并不公平。——媒体指,老律师庭上辩护娓娓道来“象上法律课”,可见事情远超“复杂”的程度!


另外,上面说过,黎强通过有组织的方式和胁迫的方法得利,或至他人利益受损、人身受害,应当是查有所实据的,但黎强等对这些事实均一一否认,或顾左右而言他,如在庭上背中央的文件等,这些显然是受了“高人”律师指点,赵长青对媒体说他在开庭前14天会见被告几次,才“仓促”决定为其辩护,这相反更显此地无银三百两,他们是做足了沟通工作的了。


从其它同在这次扫黑中开庭的案子对比,我们发觉其它案件的律师并没有象赵长青那样利用其身份(他们也许无身份可利用),被告人答辩中也不象黎案那样比较有技巧,更没有象赵律那师样高调地借助媒体来申辩,和用媒体影响公众对其辩护的支持——总之技巧上赵律师象是更胜一筹,这种现象让人想起台湾陈水扁官司的攻防来。


说实话,我等诸人均是庭外之人,他们有罪与否,尽管做过不认,黑的辩护成白的,庭上或许基于证据认定不足轻判,但事实总会存在。现在我们所要说的是,社会公平跟我们千里之外的人们是相关的,——在国外,一些大牌律师(香港称为“大状”)利用其影响力,在利益驱动下,神乎其技,信口黑白并不少见,弱势层在平等人群尚有传说中的“平等”,与有钱有势请得起大牌律师的人对峙,并不是报纸上所说的那样有公平可言,这种现象在经济不发达,法制尚在健全中的中国,最少迟一点到来。


最后,对于网友们说泰斗是为钱,赵长青律师对媒体说,“黎强家只剩他的弟弟,他的钱是从别人处借来的,律师费并不多”。——从法律角度,借的钱也是钱,之所以说成“借”,与法律无关,与律师费当然也无关,赵律师似乎在这方面忽略了法律概念。不过可能这样的说辞,只在于说明黎强他们的可怜程度,以及作为“律师并不多”的注脚,至于不多的数目,也与法律无关,但这与道德有关,对此,作为泰斗,应大大方方说个具体数目,再堂堂正正地,不必玩耍太多技巧地辩护,岂不更能服众?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9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