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地枪案的源头在心理问题:华裔美军结合枪案谈美军中的变态棒子

kskg36 收藏 4 275
导读:作者高嵩,原美国82空降师士兵,现在新东方学校教授英语 原文博客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3fa3ef010008yu.html~type=v5_one&label=rela_prevarticle 我当年刚入伍的时候,用半年的时间完成了包括军训、专业学校、空降兵学校等训练,又休假20天才被分配下连队(具体过程见我的书《洗脑》)。第一次分配给我的宿舍是一个巨大的房间,现在回想起来应该是至少60平方米,应该住四个人,而我们当时只住了三个人,都是低

作者高嵩,原美国82空降师士兵,现在新东方学校教授英语


原文博客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3fa3ef010008yu.html~type=v5_one&label=rela_prevarticle




我当年刚入伍的时候,用半年的时间完成了包括军训、专业学校、空降兵学校等训练,又休假20天才被分配下连队(具体过程见我的书《洗脑》)。第一次分配给我的宿舍是一个巨大的房间,现在回想起来应该是至少60平方米,应该住四个人,而我们当时只住了三个人,都是低军衔的士兵,慢慢军衔升上去会换成单间。




一个室友是墨西哥裔的AG,我们比较不对脾气,当时我脾气也不好,没少同他闹对立,我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态度恶劣,现在想起来,恐怕是因为他同我们另外那个室友已经接触了半年,导致他对亚洲人有成见。




没错,另外那个室友是亚洲人,韩国裔,姓KWAK,中文姓郭。我当年刚20岁,他已经30岁了,刚入伍不到一年。我们当年都是按部队的规矩互相称呼姓,叫他KWAK,现在不妨称他为老郭。




我不知道老郭为什么到30来岁才决定当兵,但常理推断,30岁的人不会象我们20来岁人那样仅凭爱好就当兵,一定是因为当兵几乎是他唯一的出路。




他自己说是在大约10岁的时候随父母一起移民美国,那之后的经历他从来不提,只是每天脸上摆着标准的,亚洲人式的微笑,非常彬彬有礼地对待身边所有的人和事。




部队里是非常讲究阳刚的,大家都每天污言秽语,行为处事一概在不停地超越着道德底线,只有老郭一直保持着洁身自好,我甚至从来没听他骂过脏话,就连我们出操时唱的号子里面那些固定的脏话都被他省略掉,这使大家都非常排斥他。




老郭非常喜欢同人交流精神层次的问题,他有着标准的亚洲人的交流特征,说话云山雾罩,引经据典,拐弯抹角,意味深远,从来就不会直接了当地表达任何自己真实的想法。




有一次全连开会,中间休息的时候老郭忽然要求给大家讲一个故事,他用了至少10分钟讲了一个韩国古代传说故事,牵涉到一个什么戒指,具体情节大家没听明白,只有我知道他想表达的意思是人应该修身养性,但是别的战友完全不知道他要干吗,想笑又不好意思,大家表情极其尴尬,就像旁观到有人当众脱裤子一样,不知道怎么去制止他。




老郭就被大家极大地孤立着,美国士兵一般都是农村人,很淳朴,虽然都不喜欢老郭,但是还是能够维持着表面的热闹关系,只是几乎没有任何人愿意同他有任何深层的交流。




我就倒霉了,既是他室友,又是亚洲人,在其他所有人看来我都应该是同他有很多共同语言的,于是我明显感觉到大家也在试探我,看我是不是也不正常。




那时候年轻,灯红酒绿的地方刚刚开始接触,很多经历不足为外人道,总之是荒唐的青春罢,但我至今回想起来自认为是正常人,没什么可羞愧或者后悔的。




老郭就不一样,因为我没过几个月就发现,30岁的他还是童男。我不知道大家怎么看待这件事,但是联系一下美国的具体环境,再考虑一下军队的整体风气,老郭绝对是非正常人类。




我就是从那时候相信弗洛伊德的,老郭后来的行为,绝对可以成为心理医生的典型病例。


老郭迅速地把我锁定为他最好的朋友,当然也是唯一的朋友,而这是我没法拒绝的,都在一个房间里生活,两个人中间只隔着一排衣柜,根本不隔音,他随时想找我说话都可以。


最让人难以忍受的是,老郭几乎是从来不发出任何声音的,他没有任何娱乐设施,也不看书,解散之后就是静静地在自己的床上躺着,一点声音也没有,过大约一个小时他会站起来活动一下,去洗脸什么的,然后回来继续发呆。


这样导致的结果是我经常会在没有干扰的情况下忙自己的事情,比方说上网,看书,跟朋友聊天什么的,可是总是在我刚刚以为自己是不受干扰的,老郭开始小心翼翼地发出点声音来,使我立刻眼前浮现出他一个人呆呆地躺在床上,非常CREEPY.


每隔几天,老郭会认为已经过了礼貌上的间隔,可以再次麻烦我开车带他出去转转,或者每次我出门之前只要流露出要开车去比较远的地方,他都会立刻跳起来要求一起去。对于这样的要求,没有理由的话是很难拒绝的,而我又不愿意撒谎来编理由,只好勉为其难地带他出去。


同老郭相处是极其郁闷的,他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模式都是非常传统的,我不知道那是不是“韩国式”的,因为我不了解韩国文化,但是至少可以断言绝对不是“美国式”的。老郭会不停地给我讲中国和韩国是友好邻邦,共同的敌人是日本,等等等等,每次听他开始大放厥词,我就满脑子只有一句话:GET A LIFE!


老郭有着一个远大的计划,就是尽早脱离童男身份,我相信他期待中的生活是身边所有人都认同并且尊重他的民族文化,见到他就惊为天人,纷纷介绍女朋友给他,而他可以随意地取舍。


现实生活是他周围所有人都躲着他,没有人愿意听他说活,他在美国农村人烟稀少的军营里生活,几乎没有女性,想见到女性必须开车去镇上,而他自己没有车。


只要听到我和朋友们计划周末到镇子里去逛酒吧,他就充满了无比期待,因为他也知道,军营外面的镇子里,酒吧通常都是有些色情成分的,这就是他人生最大的追求,所以总是会豁出面子,求我们带上他,为了能一起去,他通常会承诺为第一圈啤酒买单。


带老郭出去逛酒吧非常丢人,关键是他会完全忽视那些必要的外包装,忽视那些我们年轻人必须做出来的矜持,也完全不留“装酷”的余地,他从来都是直奔主题的,这使得大家看我们的眼神都怪怪的,让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现在回想起来,当年我和朋友们频繁出入这些场所,主要目的还是完成一个到成年人的心理过渡,或者说猎奇,想经历一些以前只听说过,但是没做过的事情,我相信这是非常正常的。


老郭不是,他的目的很简单,他为了达到目的的手段很直接,而这是非常可怕的,于是几乎每次都是他迅速地把相关女孩吓得要报警,然后我们大家一起灰溜溜地离开。


按说这样的事情经历一次,我们就再不该跟他一起出门了,但是每过一段时间我们就好了伤疤忘了疼,尤其是很多人出于很邪恶的心理,想亲身体会一下老郭到底有多变态,不停地怂恿我叫上老郭,他们好把相关经历当成笑话在世间传说。


所以实话实说,我也没少为了看笑话而故意叫上老郭一起出去逛,这是非常不应该的,直接刺激了老郭本来就不正常的思维方式,恐怕也促进了他最终的精神崩溃,我想这是我做过的最残忍的事情。


另外一件事情使我对老郭非常不满,就是他和我都是亚洲面孔,导致其它族裔的人经常把我们俩混淆,为此我深以为耻。有一次我参与我们连队的募捐集资活动,周末到基地里面的供销社门口去摆摊卖热狗等食物。这种募捐活动在美国到处都有,一概是随便弄点吃的东西出来,大家不管饿不饿,总是花点零钱,互相帮助一下就好,我平均每个月花在这上的钱将近100块。


那天就轮到我去摆摊收钱了,结果有一个军人家属,一大姐带着俩孩子,一边把钱交到我手上,一边问我是否还记得她,我肯定是不记得了,她接着一口咬定我是在装糊涂。


她说,上个周末,她也帮忙摆摊募捐来着,结果她那7岁的孩子举着一个热狗求我买下来,而我坚持拒绝了,其他孩子也来求我,我仍然拒绝了,一毛不拔地走了,因为我是亚洲人,所以她记得非常清楚,肯定就是我。


他妈的,这大姐说的时候我就立刻知道,肯定是老郭做的好事,结果赖在我头上,而大家设身处地地想想,就知道我都没办法辩解,我只能说“恐怕你认错人了”,而这大姐一口咬定没记错,你说我冤不冤。


我其实也没同老郭在一起住很久,应该只有10个月左右吧,我的军衔升上去,平时工作也还不错,恰好有一个哥们退役,我就直接搬单间里面去,彻底地离开了老郭。


我在自己的小房间里生活得不错,家用电器一应俱全,还有全套的办公自动化系统,尽管我自己都不知道这些东西是干吗的,每天只是不停的上网,标准的网虫。


再见到老郭,完全不用做以前那些虚假的应酬,我很开心,只是象所有其他人那样,见到他就说声嗨,然后赶紧逃跑。他脸上永远洋溢着那种标准的亚洲人式的,淡定的,礼节性的微笑,彬彬有礼,意味深远,只要你不小心同他开始聊天,那么他立刻就会把话题说得相当之深奥。


我一直不知道老郭本人是怎么想的,估计他一直在鄙视着我们,因为我们既没有表现出深厚的文化底蕴,又不了解那套复杂的社交方式,我们说话办事永远是直来直去,毫无文化,毫无内涵,纯粹的生物本能,却偏偏比他开心。


再后来,忽然有一天大家传说老郭疯了,我问了几个当事人,模模糊糊地得出一个画面,恐怕就是事实真相吧。说是有一天BOSS(BETTER OPPORTUNITY FOR SINGLE SOLDIER)系统组织开会, 问到老郭下班之后怎么安排时间,老郭忽然之间就崩溃了。


据当事人说,老郭脸上还是那种淡定的微笑,自己慢慢地说,下班以后就躺在自己的床上,不停地JACK OFF(手淫),整夜失眠,脑海中不停地幻想自己在虐杀女性,并且单枪匹马把整楼战友全部干掉。


他说完以后,大家没敢有任何反应,但是第二天就开始超高效的运作,把老郭诊断为精神失常,开除出了军队。我再看见他时,他已经不能再穿军装,只能穿常服,正长途跋涉地往供销社走去,我没敢停车,只是远远地看到,他已经不需要按照军队的规定整理仪容,所以胡子很长,看起来一下老了20多岁。


军队比较敏感,大家都能接触到武器,对这种精神失常的人肯定是立刻解决,毫不犹豫。当然军队也能够这样做,换成大学就没有这种立刻开除的权利吧?我猜。




这几天回忆老郭,一直都是在尽量只陈述,不评论,不下结论,因为很多事情都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同样一个事情得出不同的结论。


我自己试着说说我从老郭以及赵承熙身上得出的经验教训吧。首先,包括我自己,包括我所有的学生以及所有看到这段文字的朋友,千万不要得出种族歧视之类的结论,千万不要因此产生一种“XX国人都是神经病”的结论。


我的教训之一,不能够在异国他乡融入当地文化的人会很痛苦。而不能够接受当地文化的原因很多,很多时候是因为自己本民族的文化教育中,过度的宣传了大民族主义,使得年轻人对任何其它文化都是批判的态度。


教训之二,弗洛伊德确实是对的。很多心理疾病确实同性生活有关系,如果某人性生活方面极度反常,此人的心理肯定也同大家不一样。


教训之三,能够达到爆发程度的心理疾病,肯定需要一个长期的压抑过程,而这个压抑过程肯定是外表非常平静的,一点宣泄的机会都没有,所以那些每天哭着喊着说要犯病的,基本都没事,而那些平时默默地压抑的人通常会吓人一大跳。


教训之四,东西方文化从根源上来说就是不同的,所以如果不能接受这个痛苦的过度阶段,最好只同本民族的人交往。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