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妈妈城管”纷纷辞职 柔情执法遭暴打

极速僵尸 收藏 0 7092
导读: [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09_11_9_50637_10250637.jpg[/img] 胡大妈和同伴一起把占道物品搬进店里 [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09_11_9_50638_10250638.jpg[/img] 刚刚上岗2个月,成都首批“妈妈城管”已纷纷辞职 清晨的成都市宽窄巷子外,一位大妈站在占道小贩面前,微笑着鞠躬、敬礼。“真受不了!”摊主实在熬不过面子,终于起身离开……昨日,这一幕让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成都“妈妈城管”纷纷辞职 柔情执法遭暴打

胡大妈和同伴一起把占道物品搬进店里



成都“妈妈城管”纷纷辞职 柔情执法遭暴打

刚刚上岗2个月,成都首批“妈妈城管”已纷纷辞职

清晨的成都市宽窄巷子外,一位大妈站在占道小贩面前,微笑着鞠躬、敬礼。“真受不了!”摊主实在熬不过面子,终于起身离开……昨日,这一幕让市民和游客赞叹不已。这位大妈正是胡一敏——成都首位在文明劝导时被打伤的“妈妈城管”。2个月过去了,虽然有8个同事因为受不了这份工作而辞职离开,但胡大妈仍坚守在岗位上。只是她的身影越来越孤单……


温柔的劝导,却换回挨骂、挨打等粗暴对待……刚刚上岗2个月,首批“妈妈城管”已纷纷辞职。这正是她们红极一时,如今却踪影难觅的真正原因。昨日,记者调查发现,仅在青羊区少城街道办事处,“妈妈城管”就从18人减少到10人,全市流失人数至少有50多人。由于压力很大,每月又只有700元工资,补充新人手十分困难。昨天,本报记者跟随胡一敏,全程见证了“妈妈城管”柔情执法的艰辛过程。


胡大妈和同伴一起把占道物品搬进店里


▲“温柔执法”挨了一顿暴打


胡一敏对每位游商小贩都笑容可掬,先问好,再讲道理,盼着用柔情制止他们的不文明行为。


昨日上午11点,长顺街农贸市场附近。一名30多岁的妇女担着菜来到这里。随后,几位市民围上去砍价、挑拣,人行道上顿时显得有点拥挤。胡一敏赶上前去,面带微笑站在卖菜妇女身旁,耐心地劝说:“妹儿,早上好啊!你的菜确实很新鲜,生意不错。能不能想办法到市场租个摊位呢?实在不行可以到小街小巷,至少不能影响大家过路嘛……”胡大妈说几句话,便向小贩微笑着眨眨眼睛。足足说了四五分钟,但卖菜妇女就是不理睬。


“吃饱了啊?关你啥子事,走开点……”卖菜妇女冷眼扫了一下胡大妈的“劝导员”马甲,不屑一顾地说,不就是和我们一样站街的吗?又不是资格城管,有啥子了不起。胡大妈的脸微微发红,但却继续温柔地唠叨着,还开始向她敬礼、道谢。就这样,僵持了10分钟后,小贩终于不情愿地离开了,临走还扔下一句:“老东西,管得宽。”


胡大妈理了理衣角,忍不住偷偷抹了一下眼睛。这样的心酸,她每天都要经历很多


次。有的人随地吐痰被制止前,甚至还会故意多吐几口。“有时难免遇到不讲道理的人。温柔换回的是粗暴。”8月底劝导时挨打的一幕,至今还在她眼前浮现。那天,本打算帮摊贩挪一挪货物的她,被对方一脚踢晕,卧床10多天才恢复过来。


“刚报到时,我们姐妹有18个,现在都走得差不多了!”胡大妈觉得现在很寂寞。


天天都面对粗暴和冷眼,“妈妈城管”们都很受伤。看到她被打了,同事们都纷纷离开。


▲皮鞋走断底自行车骑散架


每天要走10多公里,才上岗2个月,胡一敏已将一双旧皮鞋走断了底,一辆旧自行车骑散了架。


“本来以为劝导员只是和别人说说话,每天笑眯眯和气点就行了。但没想到最费力的还是走路。”胡一敏说,她每天都要在宽、窄巷子和长顺街蹲守。虽然只有短短的300米,但每天从早走到晚,往返二三十个来


回足有10多公里。这还不算其他临时的巡逻任务。她所在的青羊区少城街道办事处,分成了四个辖区,每2个人就要负责一个辖区,约二十条街左右。一旦接到清理牛皮癣等通知,就要马上赶过去。


昨日上午10点,长顺街宽巷子路口。胡大妈急匆匆地走在人群里,脚上的棕色皮鞋早已是灰扑扑的了。虽然不到一米六的个头很是娇小瘦弱,但她雪亮的眼睛里却不放过任何不文明的画面。不过10多米的距离,她就“拿下”3处不文明现象:行道树上挂着拖布、卖油菜的小贩占了盲道、赵婆婆的垃圾桶倒了……


在这条街上,刚上岗2个月的胡大妈已是名声在外。她每天总在反复转悠,像敲钟一样不断地“敲打”商户和行人。有她在,长顺街现在明显整洁了不少。


“咋会不累哦,一天下来脚都走变形了,我简直心痛这双鞋子……”皱着眉头,趁着歇气的空当擦了擦皮鞋。当“妈妈城管”以后,她已经把一双旧皮鞋走得断了底。不得已,现在又拿出压箱底的宝贝鞋——虽说已经穿了6年,却是花60元买的,这是双真皮皮鞋,胡大妈很爱惜。


本来胡大妈可以骑车巡逻的,但是由于工作量很大,上个月她把女儿留下的旧自行车彻底“骑散了架”,还摔了一跤。后来,胡大妈到商场买了一辆290元的最便宜新车,却舍不得轻易再骑。


“妈妈城管”的心愿:再难也要坚持


每月工资只有700元,还要全天上班。但为了女儿,更为了成都的文明漂亮,她还想坚持下去。


按照城管局要求,“妈妈城管”每天不到9点就要报到,有时却深夜也不能下班。为了工作,胡一敏总是起早贪黑。


每天早上6点,胡一敏起床为丈夫做早饭。全家月收入不到2000元,丈夫还有胰腺炎。胡大妈总是把肉留给家人,自己就吃白饭青菜。


“这份工作只有700元收入,还要挨骂,有时候真的不想干了。”胡大妈说,现在供女儿读大学是她最大的动力。女儿一年学费就是9000多元,为了省钱,她身上的红外套已经穿了六七年,颜色已发白,平时根本不敢逛街,今年两口子都没买过新衣服。劝导挨打后,胡大妈得到了400元“委屈奖”。经济紧张的她舍不得花:她觉得这是大家对她工作的认可,为了女儿,更为了成都的文明漂亮,她还是想坚持下去。


“以前是两班倒,现在需要上全天班,中午一两点还得骑车回家随便煮一点东西吃,休息一会以后,下午还要接着巡查。”昨日下午,胡一敏又接到清理牛皮癣的任务。整理好满箱的铲刀、香蕉水、刷子甚至油漆,胡大妈叫上仅剩的几个同伴,风风火火地赶了过去……


像胡大妈这样尽职的“妈妈城管”,会不会有更好的明天等着她,有人来分担她的责任,驱走她的烦恼?

1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