崛起之路 第二幕铁血联盟 第二章 盘古开天 第二十一节 西线停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85.html


即使在数百年之后,对于21世纪到底是哪一个具体的日子,对于未来历史的走向具有决定性的意义,各国的历史学家和政治学者都存在着非常大的争议。

在东亚联邦,中日学者普遍认为,中、日两国之间在最艰难的时刻所签订盟约的那一天,对于东亚重新站在世界之巅具有决定性的示范意义。而韩国的少数非主流学者则鼓吹说,韩国经过全民公投,同意政府签署《东亚联邦宪法》的那一天,才是真正代表东亚崛起的时刻……

在欧盟,学者们分为两派,一派认为,是2009年捷克签署《里斯本条约》,才是欧盟整合和独立的起点,而另一派则认为,欧洲军成立、北约解散的那一天,欧盟在军事上不再依赖于美国才是历史上最俱历史意义的一天……

而***联盟的回教徒们,则认为***世界无论是世俗国还是宗教国能够摒弃前嫌,成立***联盟,才是真主给予这个星球上的最大恩惠……

然而,不管怎么样,无论是东亚联邦、欧盟、俄罗斯、北美合众国,还是***联盟的历史学家和学者们,却没有任何人怀疑,在东亚历前一年的5月11日,是这一天,整个星球上的火药桶被点爆了,洲际战争、文明整合等等只有在未来学中出现的字眼,终于跳入了现实的世界。

在这一天,中国和印度在青藏高原上展开了具有决定性意义的激战;美国在中国的东南沿海登陆,两个拥有核武器的大国正式展开了全面决战;俄罗斯也不甘寂寞,开始试探性地进攻格鲁吉亚;而巴基斯坦的军队,在中国一个集团军的支援下重新夺取克什米尔的控制权……

5月11日,对于所有的历史学家、社会科学系的学者、以及面临考试的军校生来说,这一天简直就是一个噩梦,在这一天前后,千头万绪杂乱如麻的数千件政治、军事和外交事件,使这些人始终无法理出一个清楚的头绪,而同样的一天,对于这个世界上的小说家、剧本创作家、电影导演们来说,却是一座取之不竭、用之不尽的金矿,在这一天,士兵们的牺牲和勇武、政治家们的运筹帷幄、情人间的别离情长,为一个个感人、智慧、励志、刺激和惊险的故事提供了无数素材。

在那天之后,从他们的家乡——恒河平原吹来的暖风,以及冷热空气在天空上交锋洒下的雨水,使印度残存的60万军人,被死死地堵在了日喀则地区的沼泽中,坦克、车辆和各式各样的重装备陷在一尺多厚的泥浆中,而他们的司令官冈达曼上将,至今还未从无休止的昏迷之中醒来,新上任的司令官阿里察克是个学院派,非但没能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仍然觉得掌握了制空权就等于掌握了战争胜利的一切……

而雅鲁藏布江上游,空降兵16集团军和42集团军的3万健儿,一昼夜强行军80公里,而机械化部队更是创造了8小时战斗行军300公里的奇迹,他们迅速地击溃了沼泽南侧外围岗巴和康马两县印军的辎重部队,彻底封死了印军南方的退路。

与此同时,北面拉萨方向的35万大军兵分两路,稳扎稳打地集结部署。主力六个集团军25万官兵,以重型火力、密集防空兵器和纵横交错的坑道系统,在“沼泽”的北面构筑了一道坚固的防线;而另一路以坦克、装甲车和步兵等拥有强大机动能力三个集团军、4个独立旅的15万官兵,则向着青藏高原东南方向快速机动,以锐不可挡之势歼灭了印军“有幸”部署在沼泽区外围的军队。

印军接替指挥的阿里察克上将,在考虑了一上午之后,决定运用其体系尚且完整的空军,还有地对地导弹部队力挽狂涛。5月12日凌晨,印度空军4个联队100余架各型轰炸机,在600多架战机的掩护下,还有3个“烈火”导弹旅和2个“大地”导弹旅,向日喀则南北两条中方防线发起了长达一个多小时的猛烈空袭,虽然防空火力击落击伤了印军两百余架战机,反导系统也拦截了一部分导弹,但地面中国军队的阵地上,还是因为空袭造成了一千多名官兵阵亡。

总参谋部和战略情报反应部看到印度人还在妄想孤注一掷,为了彻底让他们死心,当天下午17时,日喀则北方中国军队的榴弹炮群,向印军沼泽区六十万瓮中之鳖的部分阵地,进行了炮火覆盖,炮击仅仅持续了半个小时就停止了,然而,对于兵力如此密集,又无法在烂泥巴中构筑掩体的印军部队,半个小时已经足够了。这次炮击,直接给印军带来了一万两千人死亡、两千人失踪、八千人重伤和两万人轻伤的损失。

在泥泞中的印军战地记者哈桑,在5月12日的日记中写道:“就在今天中午时分,我们还在为呼啸而过的祖国空军而欢呼,以为他们会为我们打通回国的道路。然而就在几个小时之后,我们就尝到了敌人报复的苦酒,我身边的士兵们,也全都改口,开始诅咒那个愚蠢的新任司令官,还有那些该死空军的鲁莽行动。不知什么原因,中共的炮击仅仅进行了半个小时,我想,如果他们对我们整个地区进行炮火覆盖的话,那么,我们中的所有人,将会全部在这片冻土沼泽中丧命。”

阿里察克上将在遭受炮击后,气急败坏地命令外围部队反攻,但前方士气低落的各族军官和士兵已开始拒绝执行命令。

印度方面在收到前线紧急传回的伤亡统计后,终于再也顶不住了压力,同时也明白,印度这个“民主”的政府,也再也承受不了如此大的损失。5月12日,新德里时间17点30分,也就是炮击结束后的2个小时,印度政府和印军发言人先后召开记者招待会,在会上,他们向全世界新闻媒体宣布一下声明:“自从3月下旬以来,印度援藏军经过一个月的艰苦作战,已基本达成战役目的,在5月11、12两日的战斗中,印军攻占西藏第二大城市日喀则,歼灭中国军队十万余人,击落击伤中国各型飞机一千余架。但印度政府鉴于战争给西藏和中国人民带来的巨大痛苦和损失,所以本着人道主义的精神,印军将在5月13日凌晨实施单方面停火。我们希望中国政府和军方,不要无视印度政府和人民的善意、不顾本国人民的死活,一意孤行地继续进行罪恶和不人道的战争。同时,我们也希望中国有关人士尽快重新回到谈判桌前来,我们希望通过平等协商和谈判的方式来解决两国的历史遗留问题。”

几乎在同一时刻,自战争爆发之后从大使馆降格为领事馆的印度领事,也向中国外交部递交了相同内容的照会。稍晚些时候,在印度驻各中立国的大使们的奔走和恳求下,俄罗斯、法国、德国以及欧盟主席,也都在联合国发表声明,表示声称欢迎印度的这一“和平努力”,并且呼吁中国和日本两国正视印度伸出的“橄榄枝”。

5月13日凌晨,中国外交部印度司司长王刚作为新闻发言人紧急召开记者招待会,在会上,他简单地对着记者们说:“首先,我们对于印度方面开始执行单方面停火的举动表示欢迎,我们的古人曾经说过,知错而能改,善莫大焉!”

听完这话,下面的记者席上传来一片哄笑声。

王刚顿了顿,接着说:“所以,在未来的几天时间里,我们会将停火事宜纳入战时委员会的议事日程,另外,鉴于当前的实际情况是,我们中国与日本是共同对印进行多国联合作战,所以,关于停火事宜,我们还要同日本国防军以及有关部门进行磋商。以上就是我们中国外交部受国务院的委托,所表达我们中国政府的意见,下面是提问环节,哪位记者有什么疑问?”

“您好,我是德国《明镜》周刊的记者,从刚才王先生的发言,以及贵国政府的反应来看,贵国似乎在停火事宜上并不是十分热心,请问,难道同印度方面实现停火、并且进入到谈判环节,难道不是贵国当前最重要的一件大事吗?也是贵国避免两线作战的有利事情吗?”一位留着大胡子的德国人,用流利的汉语问。

王刚礼节性地微笑了一下,随后严肃地说:“鉴于东南方向,以美国为首的侵略者已登上了我们的领土,所以,在今后的几个月、甚至在今后几年时间里,我们整个国家,还有我们中日联盟,最重要的事情应该是坚决消灭这些侵略者,而不是同印度停火的问题。另外,关于印度方面单方面停火的举措,虽然我们表示欢迎,但我们中国人一向有这样的习惯,引用我们国家第一代领导人毛主席话说,那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如果侵略者认为自己拥有决定什么时候发动战争的‘权力’,那么,我们中国人也理所当然地认为,我们自己拥有决定什么时候‘结束’战争的权力!谢谢!好,下一位!”

“王司长,您好!我是新加坡《联合早报》的记者,请问,中印双方是否存在停火的可能性呢?”一位漂亮的华裔女记者站起来问。

王刚朝着她微微点头,随后轻松地说:“当然存在这个可能性,但我们有个前提,那就是侵略我国的印度军人,必须全部缴械投降!谢谢!”

王刚又回答了几个问题后,便匆匆离开了发布会,在走回会议准备室时,他一边接过助手递过来擦汗的手帕,一边问:“印度方面有什么动静没有?”

“哦,印度方面临时组成的外交代表团已经飞抵北京了,团长是那个被称为‘印度基辛格’的国际政治博士,前印度联邦院议长穆尔蒂!”助手回答说。

“哦,穆尔蒂吗?中央台的白岩松是不是跟他做过《面对面》?”

“是的!不过那是两年前的事情了!”

“那好,让央视国际新闻部政工科交一份报告过来,我要白岩松对于穆尔蒂的直观印象和基础判断!”

“明白了!”

王刚坐进自己的小车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到了现在,他终于深刻地体会到了所谓“强国无外交”的道理,军队在战场上赢得了胜利,后面也无所谓外不外交,现在他自己手里,有的是筹码,而印度外交代表团方面,在他看来,却像个穷光蛋一样,什么都没有,王刚打算今晚什么材料都不准备,回家后好好泡个热水澡,明天早晨第一轮的外交谈判,主要工作就是看看难堪的印度人而已……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