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麦萨姆索岛发展风电 农民日收3000欧元!!

丹麦萨姆索岛发展风电 农民日收3000欧元!!


图:萨姆索岛上的风力涡轮机随处可见。这类风力涡轮机高150英尺(1英尺约合0.3048米),每个叶片长8英尺,每年能产生2600万度电。


丹麦萨姆索岛发展风电 农民日收3000欧元!!


图:现年50岁的赫尔曼森。


丹麦萨姆索岛发展风电 农民日收3000欧元!!


图:萨姆索岛上随处可见的一排一排的太阳能电池板。


丹麦人口约为547.6万,是发达的西方工业国家,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居世界前列。2008年,其国内生产总值(GDP)为3570亿美元,人均GDP为6.5万美元。2007年1月1日,丹麦实行新的行政区划,全国设五大地区、98个市和格陵兰法罗群岛两个自治领(其国防、外交、司法和货币由丹麦负责)。该国首都为哥本哈根。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如何继续居住下去?去年,岛上的屠宰场倒了,很多人失去工作。这是我们经历的大萧条。我们必须改变这种生活方式,利用新能源来致富!


———萨姆索能源学院院长赫尔曼森


约根·特兰伯格,55岁,丹麦农民。


1997年,他遇到了索赫恩·赫尔曼森。后者年轻、热情,说话滔滔不绝。


那时,赫尔曼森就劝说特兰伯格一起实践一项雄心勃勃的计划。


在赫尔曼森看来,倘若计划成功,他们不仅可以成为富翁,还能让萨姆索岛成为“世外桃源”。


13年过去了,特兰伯格如今的年收入足以傲视美国的中产阶级。


与此同时,萨姆索岛屋顶上铺满太阳能电池板;农田里,北海上,竖立着风力涡轮机。


空气清新,水碧天蓝,观光客源源不绝。


而这一切改变离不开丹麦政府新能源竞赛的推动。


首次集会仅50人参加


特兰伯格和赫尔曼森初次相遇的那一年,丹麦能源部组织了一项竞赛:丹麦政府决定选择一个岛屿作为试点,目标是在10年内通过发展新能源,使该岛实现百分之百的能源自给和“碳中和”。


官方要求参赛岛屿只能通过现有的技术手段发展新能源,实现能源自给,而且丹麦政府不会掏一分钱,也不会提供任何技术援助。


胡斯市与萨姆索岛一水之隔。该市一位工程师分析了萨姆索岛居民消耗的电量、油量,测量出每年有多长时间的日照和多强的风力,统计出每年生物量的增长。


最终,该工程师写出一份新能源发展计划,为萨姆索岛赢得了这场比赛。他建议萨姆索岛成立一个组织,具体实施这项利用风能和太阳能实现能源自给的计划。


为此第一次召开集会时,萨姆索岛只有50位居民参加,特兰伯格是其中之一。


“当扛着摄像机的记者采访我们时,大多数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们要问两遍才能听懂记者的问题。”特兰伯格通过电子邮件回忆起萨姆索岛获胜后的情况。


教师领导新能源实践


萨姆索岛只是北海小岛,面积约114平方公里。岛上有22个村庄,共有4000余名村民。


村民们一度长年累月依靠从外界输送而来的电力和燃油生活,每人每年生产11吨二氧化碳。


一开始,他们不懂新能源发展计划,由此怀疑、排斥、抵制。对此,特兰伯格解释说:“我们身处在保守的社会,我们只是普通农民,不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开明人士。”


后来,那位为萨姆索岛赢得荣誉的工程师突然离开了,或者说,消失了。连姓名都没有在媒体上公布。


此时,站出来带领岛上居民实践该计划的便是赫尔曼森。当时,他是教师。


赫尔曼森曾准备种田


赫尔曼森的选择可谓义不容辞,他生于萨姆索岛。


除了几次短暂的外出旅行和大学时光,赫尔曼森从未离开过萨姆索岛。


父亲是农民,拥有100英亩的土地,以种甜菜和欧芹为生。毕业后,赫尔曼森起初只是想接父亲的班,不过,很快,他发现自己并不适合种田。


“我喜欢说话,但蔬菜不会回应。”这应该就是赫尔曼森放弃种田的原因。


随后,他把家里的地租给邻居播种,并在当地一所学校获得一份工作,教授环境研究课程。


赫尔曼森演讲有鼓动性


当为萨姆索岛量身定做的新能源发展计划面世时,赫尔曼森意识到“机会来了”。


赫尔曼森挨家挨户敲各家的门,向更多的居民“推销”这个计划,并为此组织了几次圆桌会议。


“一开始他带着啤酒,后来他带了一个苹果榨汁机。”特兰伯格透露说。岛上几乎家家户户种了苹果,赫尔曼森一边喝苹果汁,一边与居民们聊各种事情。


于是,大家渐渐喜欢上这个年轻人,评价他“热心,有激情”。赫尔曼森随之被推举为实施该项计划的代表。


除了带上啤酒和榨汁机,赫尔曼森还会经常带上富有鼓动性的演讲。


“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如何继续居住下去?去年,岛上的屠宰场倒了,很多人失去工作。这是我们经历的大萧条。我们必须改变这种生活方式,利用新能源来致富!”特兰伯格在电子邮件中复述了赫尔曼森的演讲片断。


一句话刺激农民转型


依据新能源发展计划,萨姆索岛上的帕卢丹平原,拟定建起11架大型的风力涡轮机。通过风力发电来供电,并通过太阳能和生物能为村民供暖。


风力涡轮机属岛上居民全体所有,他们可以自己投资或集体入股,预计10年之内收回成本。


计划实施之初,大多数居民持漠然态度,然而特兰伯格心动了。


“我不得不说,这是我这辈子做得最对的决定之一。没有这个,我的人生会大不同。”特兰伯格在电子邮件中毫不吝啬自己的感慨。


认同那项计划的特兰伯格随即认购了一架风力涡轮机,标号是“8”。


当时,一架风力涡轮机的成本为600万丹麦克朗(约合120万美元)。为此,特兰伯格不仅将半辈子的积蓄扔进去,他将100多英亩的土地作了抵押,向银行贷款300万克朗。


在此之前,特兰伯格就是地道的农民。利用土地,种植了成片的土豆和甜菜。此外,他饲养了150头荷尔斯坦因奶牛,还有鹅、山羊。


每天挤奶,种地,日子虽说过得不错,但根本谈不上富裕。


而赫尔曼森的一句话刺激了他:“你不可能通过卖牛奶成为百万富翁。”


好吧,特兰伯格决定赌一把。事实证明,赌注下得不糟。


风力价格和贷款有优惠


丹麦,多风,帕卢丹平原的风力尤为强劲。特兰伯格时常带着小狗瓦克斯在平原上溜达,而风力涡轮机就是这平原上的独特风景线。


1999年,11架大型风力涡轮机在平原上立起来。据萨姆索能源学院新闻官杰斯柏·克里姆介绍,这11架风力涡轮机中,有9架属村民个体或所有,剩下的两架则由多位村民集体入股,共同拥有。


针对萨姆索岛发展新能源,丹麦政府虽未直接斥资赞助,但同意在风力价格和村民贷款上给与许多优惠政策。


例如,丹麦政府一直要求企业以高于普通电力的价格购买风力产生的电能,也同意村民用10年乃至更长的时间偿还他们借的贷款。


这类风力涡轮机高150英尺,每个叶片长8英尺,每年能产生2600万度电。依据丹麦政府的补贴性政策,每千度电的价格将近200美元,即每架风力涡轮机的年收益至少达500万美元。


风能投资热潮兴起


尝到甜头后的萨姆索岛,很快掀起投资风力涡轮机的热潮。


除最初的11架大型风力涡轮机外,许多村民又自发投资建造了中型、小型风力涡轮机。“风车”屹立在萨姆索岛的各个角落,迎风转动,颇具特色。


萨姆索能源学院新闻官克里姆称,在岛上,超过五分之一的居民拥有风力涡轮机的股份,每股的年收益超过100美元。“我相信,这是岛民拥有投资积极性的一个重要原因。”


据其统计,现在岛上有11架大型风力涡轮机,30余架中、小型风力涡轮机。2003年,丹麦政府还组织在海上建造了10架风力涡轮机。其中有5架为政府所有,其余的产权属岛上居民。


克里姆说:“许多村民不仅关心风机的运转,还建议提高风机的效率。”


8年、12年可收回投资


特兰伯格从中受益不少,这得益于他专注的投资姿态。


当岛上许多居民选择投资太阳能、沼气能时,特兰伯格坚定投资风能。2003年,他与邻居合资购买了一架海上涡轮机的股份。


特兰伯格算了一笔账:“我大概用了8年收回陆地风力涡轮机的投资,但海上风力涡轮机的投资要花12年才能收回。”


只要风车正常运转,特兰伯格如今日收入可达3000欧元,而原先他的百余头奶牛每天只能为他提供1000欧元的收益,这还得要求他一天要挤两次奶。


风力涡轮机则让特兰伯格非常省心,“我每年只需花个几百美元维护一下就行了”。


特兰伯格不愿透露自己的年收入具体有多少,只是说:如果一年出售650万度电,按每度电两美分的价格算,年收入就可以达到13万美元。


按照丹麦人每年出口40%的电力来看,650万度电的销售毫无问题。再加上农场收入,特兰伯格这一年……


与过去从早忙到晚相比,特兰伯格学会了享受生活。他说:“我觉得这里的天气一直很好。刮风时,风轮开始转动。下雨时,草长起来,正好喂我的奶牛。如果天气晴朗,阳光明媚,我就跳上我的小船出海转一圈。”


记者旅游后定居小岛


像特兰伯格这样享受生活的农民,在萨姆索岛上不在少数。


萨姆索岛当初计划10年之内实现能源自给自足,且100%的能源来自于可再生能源。而萨姆索岛提前两年完成该目标。


从2006年开始,萨姆索岛上生产的电力不仅足够岛上居民用电和取暖所需,还能提供给外界。


数据显示,每年至少40%的电力可以用于出售。现在,岛上尚需使用传统能源的是特兰伯格和其他村民驾驶的汽车


“现在,我们的村民都很有钱。”克里姆表示,“除投资风力涡轮机外,岛上供暖70%都是由太阳能和生物能提供。村民同样投资了供热的企业。这意味着,我们已不需为消耗能源付钱。”


克里姆原本是记者,他在同妻子来到萨姆索岛旅游之后,被这里的风光和环境所吸引,就此定居,并在萨姆索能源学院谋到了新闻官的差事。


他说,自己也持有风力涡轮机的股份。


赫尔曼森有很多名号


风能不是全部,还有其他新能源供岛上居民取之不尽。


在萨姆索岛,几乎家家户户屋顶上都安装了太阳能电池板,在太阳照耀下,闪闪发光。


特兰伯格和许多奶农还安装了热交换器,从地下获得热能为房屋供暖,这些都是当年建设风力涡轮机时,就一同实施的新能源计划。


当时挨家挨户动员大家发展新能源的赫尔曼森,现在已拥有了很多名号———“气候大师”、“能源专家”、“政治领袖”,而最正式的身份便是萨姆索能源学院院长。


萨姆索能源学院成立于2006年,致力于推广新能源的经验。在总结萨姆索岛的经验时,赫尔曼森表示:“我们不可能让大家每天一早醒来就开始思考如何拯救北极熊,人类先想到的总是自己的利益,所以让人们心甘情愿加入环保事业的最好办法就是让他们有利可图。”


去年,赫尔曼森登上了《时代》封面,成为最受瞩目的环保人物之一。


节能成为生活方式


萨姆索岛并不满足于现在的成绩,能源自给不是唯一目标。


特兰伯格称,他们下一个目标是把汽车里使用的燃油换成无污染的生物油,并推广电动汽车,这样“就可以真正实现百分之百的可再生能源了”。


目前,萨姆索岛正在研究如何从岛上产的一种加拿大油菜中提炼出油菜籽油,用以开动拖拉机。“我还想尝试从牛奶中提炼出氢气,用作我的电动汽车燃料。”特兰伯格的创意“令人惊讶”,只是不清楚实现的几率有多大。


“节能已成为岛上居民的生活方式,因为每个来过萨姆索岛的人,都为这里如此清洁和舒适的和谐环境而惊叹。”克里姆表示,“岛上居民已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方式。现在,他们都积极地从事于节能事业。”


“一开始,大家还嘲笑赫尔曼森在做白日梦。”特兰伯格称,“让人难以置信的是,这一切只用了不到十年。”


闲暇时,特兰伯格喜欢爬到自己的大风车上面。从风车里的梯子可以爬到风车顶部,而顶部则有按钮可以控制风轮的转动。


站在风车顶上,看着蓝天,白云,再俯瞰萨姆索岛。绿色和棕色交错的土地,逶迤延伸至碧蓝的海水浴场边;黑白相间的奶牛在草地上走动,村民变成一个个黑点,点缀在大地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