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誓——北洋舰队 第三部 歧路亡羊 笫102节:海军衙门

平山大侠 收藏 0 4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size][/URL] 笫102节:海军衙门 “明治维新,日本人率先成立的就是海军司令部,率先设立的官职就是海军大臣。”——平山大侠 1、刘铭传:(1836年——1896年)字省三,安徽合肥人,排行第六,因脸上有麻点,人称六麻子。18岁入淮军,为李鸿章五大主力——程学启(开军)、潘鼎新(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


笫102节:海军衙门


“明治维新,日本人率先成立的就是海军司令部,率先设立的官职就是海军大臣。”——平山大侠


1、刘铭传:(1836年——1896年)字省三,安徽合肥人,排行第六,因脸上有麻点,人称六麻子。18岁入淮军,为李鸿章五大主力——程学启(开军)、潘鼎新(鼎军)、张树珊(珊军)、周盛波与周盛传(盛军)、刘铭传(铭军)之首。台湾省第一任巡抚,

2、奕寰:(1840年9月21日——1891年11月21日)爱新觉罗氏,字朴 是第一代醇亲王,光绪皇帝(载恬)生父。

3、奕匡:(1836年——1918年)爱新觉罗氏,乾隆帝笫七子永瞵孙,封庆郡王,1884年为总理大臣,1894年封庆亲王。


李鸿章虽然是庸众中的杰士,但是也脱不了平庸思想。

他心里很明白:尽管自已手中握有重权,但是朝廷对他是十分忌惮的。要不然,为什么不让进入军机处?另外自已虽然在外交上被朝廷倚重,但是在内政上却从来未被授予枢密大权,一直处于“外臣”地位。更何况,在朝中自己也树敌不少。所走的每一步,几乎都要受到朝中其他派别的阻挠和攻击。因此李鸿章采取的对应之策是:明哲保身之道,做分内之事,不敢“好高骛远”。

因此,对比自强运动的两位干将,我们可以明显发现:李鸿章是干的多说的少,或者是只干不说;张之洞却是说的多干的少,或者是只说不干。

这倒不是他过分敏感,实在是因为朝中的各种力量交错牵制,互相作用;而且慈禧太后心机似海,这位主观意志坚强的女人独揽大权的势头日益明显,朝中恭亲王尚且战战兢兢,更何况是李鸿章?他只能靠自已多年宦海中,积累下来的老到和狡猾,与之周旋,不敢有丝毫懈怠。

真是举国之人才,一遇专制俱为奴才。

慈禧太后罢斥奕忻,起用奕寰,是李鸿章始料不及的,这尤如给了他当头一闷棍。他在给军机处和总理衙门的新人,许庚身的信中表露了心迹:“内外局势屡变,皆出人意料之外。”同时以惶然的口气希望得到许庚身的关照:“赖公等持危扶颠,于济艰巨。弟虽谤满天下,他日或犹得之为山野之幸民也。”

李鸿章名义上是大清朝的文华殿大学士(首席大学士),在大清朝,这一职务其实就等于中国历史上的宰相、或者说是首辅;他是中央集权政府里,仅次于皇帝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第二号人物。只不过,在大清朝,皇权高度集中,超过了以前的历朝历代,文华殿大学士这一职务,巳经变成了没有什么实权的虚衔和荣誉职称了。

李鸿章从未进入过中枢,作为汉人大臣,他在满人控制、特别又是在慈禧太后垂帘听政的特殊政治体制下,他在朝中必须有人、有依仗、有靠山,这便是首席军机大臣、恭亲王奕忻,对他来说,为什么如此重要的原因!

清政府虽然同意了李鸿章等人架设电报线、修筑铁路、购买洋炮、训练海军、引进军舰等等一系列洋务;也在1883年,于总理衙门内增设了海防股,专门负责掌握海军和海防建设,凡长江水师、沿海炮台、造船厂、向外国购买武器、舰艇、机器制造、电线、铁路、开矿等,均由其统一领导。这无疑是海军组织机构建设上的一个有力的措施和进步。但是就是不肯成立海军衙门(即海军司令部)。

清廷认为:同意上述各项洋务就巳经是让步了,因为这些洋务确实对国计民生有益处,况且是属于器具物质的性质,对国家政体并未产生什么不良影响。但是倘若要成立海军衙门,就是破坏吏户礼兵刑工等部,中国传统的官僚机构,那就不得了啦!这是属于国家政治体制的性质,对国家政体会产生连锁反应,引起政治事变!

左宗棠的意见与李鸿章是一致的,关键时刻左骡子上奏,支持李鸿章的主张:就是要把全国的海军权力集中在中央,统一指挥。他在奏折中指出:一支全新的军队刚刚建立,又是在长达数千公里的海岸线上办海军,这在我朝是从未有过的大事情。

它是一个庞大、复杂、繁琐的事物。不仅仅有经费如何落实和购买舰船的问题;而且还有相应的港口建设和炮台设置、常年维修的问题;海军舰队与陆军炮台如何协调的问题;各级人员的培训问题、沿海各省如何连成一气、遇事又能机动行动的问题;甚至更有牵涉到与外国军事合作的问题。

这诸多问题无一不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假使没有一个权威性的机构,进行日常的管理与协调,号令行事,那全国十余省各行其事,岂不要乱了套?!

最后,左宗棠还特别说明:明治维新,日本人率先成立的就是海军司令部,率先设立的官职就是海军大臣。

然而,清廷充耳不闻,死死地把守着关口,就是死活不松口。

1884年3月26日,清廷颁旨命刘铭传进京陛见。

4月20日,刘铭传在天津拜见老上司——李鸿章,两人竟夜深谈,洋务、军事、外交、海防,无一不谈。李鸿章还授意师爷,为刘铭传准备了一份奏折。

5月2日,刘铭传进宫,向慈禧太后呈上《遵筹整顿海防讲求武备折》。面对西太后的垂询,他除了再次强调要进一步引进西式武备,加紧组建海军的重要性外,还详细地分析了大清国当前的海防局势。

刘铭传诚恳地对西太后说:“大清国沿海各口岸,不仅众多,而且分布于天南地北,万无处处设防之理。用兵之道,实宜合不宜分。守御之机,在扼要尤在守险。

臣查西洋各国,均以商埠及产煤之处为重要。如此,我们只要在通商口岸,布置周密,守御得宜,各国商贾货栈就巳经掌握在我手中。洋人兵轮久居海中,既无煤炭,又无淡水,就算占我沿海一州一邑,无关大居之区。只要被占之地,坚壁清野,坚持一段时间,洋人得不到补给和利益,难以久持,不战自乱,便会自行撤离。”

看到西太后点头赞同,刘铭传进一步强调:“臣以为,要塞本身不足恃,关键在于精兵利械,形成由海到岸——由岸到内陆的一体化的完备防御糸统。如此,正面敌人无虚可趁,侧后敌又无法潜入袭我后路,则万里海疆自然牢固,国家安全无忧无虑。”

慈禧太后听了,顿觉眼前一亮,立即下令要总理衙门将刘铭传的奏折,转发给沿海各督抚人手一份,让他们好好细读,妥为参照精神原则,办好海防事宜。

5月2日,慈禧太后降旨:特别恩准一等男爵刘铭传,由武转文,以前任直隶提督衔加巡抚衔,赴台湾省督办台湾省事务,全省台镇道各级文武官员均归其节制。

5月12日,刘铭传向皇太后、皇上陛辞请训。尔后,又拜见醇亲王,接受他的教导。5月14日,刘铭传在天津,再次与老上司——李鸿章晤谈,面受机宜。

1884年爆发的中法马江之战,虽然福建海军孤军奋战,但是结果却全军覆没!惨痛的教训终于使清廷清醒过来。最高执政者认识到:战畋的原因就是因为全国海防废弛,全国没有一支能与敌人决战于海上的海防武装力量。全国沿海各重要口岸没有建立一套完整、巩固的海岸防御体系。而尤为重要的是,全国海防武装力量,根本没有统一的指导和指挥。这才导致了原本可以获胜,却饱尝失败的恶果。

慈禧太后在接见中法谈判中方划界大臣邓承修时,曾痛心疾首地说:“此番立约,实系草草了事,朝廷吃亏在无水师。”

邓承修也老泪纵横地进而说:“太后明鉴:无水师决难争胜,不独马江为然……基隆澎湖己失,声息不易通,军械不易运,危在旦夕,臣,不得不作此收场。”

1885年10月12日,为统筹全国海防建设,决定集中力量建好北洋,同时成立总理海军事务衙门。特令奕寰为总理海军事务大臣,沿海的海军和旧式水师,悉归其节制和调遣。并派庆郡王奕匡和直隶总督李鸿章会办。派正红旗汉军都统善庆. 兵部右侍郎曾纪泽为邦办。还在总理衙门之外,增设“总理海军事务衙门” 成为专门的海军领导机关。下辖有总办文案翼长1人,邦办文案4人(相当于办公室正副主任),掌管文卷官员22人,行政官员8人。这个机构就是后来的海军部。从此,全国海军事务才算是有了中央统一的领导,有了独立的行政体系。海军终于成为独立的军种,而不再是李鸿章个人——作为北洋大臣独力支撑了。

总理海军事务衙门5位官员中,一位亲王、一位郡王、可见清廷对这个衙门予以高度的重视;同时5人中汉员只有2人,满族勋贵占了多数,又可见清廷对汉员还是不能完全、绝对信任,必欲将海军大权牢牢地掌握在自巳手里。

不过,亲王是挂名的,李鸿章才是实际的主持人。清廷的上谕说得很明白:“现当北洋练军伊始,即责成李鸿章专司其事。”

任命下来了,而办起事来仍然困难不少,他给曾国荃写信发牢骚说:“海军一事,条陈极多,皆以事权归一为主。鸿章事烦力惫,屡辞不获。虽得两邸主持,而不名一钱,不得一将。茫茫

大海,望洋悚惧!”

尽管如此,李鸿章的才干和周旋上下的本领,还是很快把该办的事情办妥了。

因为有了醇亲王奕寰牵头,自然比万事自己挡在前头要

好,可以把矛盾缓和一点,矛盾由醇亲王奕寰去协调。

这位醇亲王奕寰,在大清朝可是个大有来头的人物。他是清朝第六代皇帝旻宁(道光)的第七子,生母是旻宁的贵人乌雅氏(后为庄顺贵妃)。四哥是第七代皇帝奕詝(咸丰),六哥是恭亲王,次子是第九代皇帝载恬(光绪),长孙是第十代皇帝宣统(溥仪)。而他自已又是慈禧的妹夫。

道光三十年正月,咸丰即皇帝位时,封他为醇郡王。咸丰九年(1859年)3月,他由宫中分封出来,居于京师西城太平湖的新府,仍挂有“内廷行走”的官衔。光绪元年(1875年)9月晋封醇亲王。1885年10月命“总理海军衙门事务”,节制沿海水师。1889年9月因光绪生于太平湖醇王府内槐荫斋,特将该府返缴,而另建造新府于什刹海后海北岸。

醇亲王奕寰,平生为人处世就是态度谦抑、遇事退让和处处谦虚小心。他把在京郊西山的别墅命名为退潜别墅,把晚年什刹海醇王府内所住之处名为九思堂,故又号退潜居士和九思堂主人。从这三个名号,就可以看出他所致力的地方,是什么了。

道光的九个儿子之中,除了早死、幼殇的五个儿子之外,其余四子竟然个个风光、显赫。一子做了皇帝(第四子咸丰帝),三子被封为世袭罔替亲王爵位,即:第五子惇勤亲王奕琮、第六子恭亲王奕沂、第七子醇亲王奕寰。

“世袭罔替”,可是个了不得的身份地位与勋名荣誉,因为在清朝的勋爵制度与惯例中,世袭爵位都要降一等承袭,亲王之子只能承袭郡王,郡王之子只能承袭贝勒,以此往下类推。而世袭罔替更是有严格的限制,仅仅授予极少数对大清国建有特殊功勋的人,比如清初参加“开国”战争的八大家铁帽子王等。

大清国入主中原,皇亲国戚们分封之后,在二百余年的统治中,从顺治帝直到咸丰帝,历经七位皇帝,因功特封以世袭罔替爵位的,仅仅只有一人。

乾隆三十九年,特下诏旨以“怡贤亲王(康熙第十三子,始封和硕怡亲王,名允祥)公忠体国,其爵亦应世袭罔替”为蒿矢,开辟了特封世袭罔替的道路。

尔后同治十一年特封恭忠亲王奕,以世袭罔替的爵位。

光绪元年,奕寰也得到这种特例的优遇。

最后则是第五子惇勤亲王奕琮,在光绪三十四年也得到了世袭罔替亲王的特封。

而在这三位亲王当中,始终一帆风顺,保持着荣贵,未尝遭到猜忌、贬谪的,却仅有醇亲王奕寰一人。特别是在慈禧和光绪的多年摩擦当中;在后党与帝党两派,长年明争暗斗当中;在既复杂又尖锐的政局当中;一方面能和慈禧方面的荣禄等人,诗酒往还,最终还结为亲戚;一方面也和光绪方面的翁同合等人以文会友地保持着相当不错的关系;这就是醇亲王奕寰所以能够一生荣显未遭蹉跌的主要原因。

本来,大清国海军事务衙门,总理海军事务大臣的最佳人选应该是恭亲王奕沂,但是慈禧太后却之不用,而重用奕寰。

西太后为了解和掌握海军,1886年5月特派奕寰代表她出巡检阅北洋水陆各军。奕环率领随员230余人,由大沽出海,巡阅了旅顺. 烟台一带海防情况,历时约一个月。奕寰除巡视.检阅了天津. 大沽. 新城. 小站. 旅顺等海岸要地的守备军队外,还着重巡视了北洋海军舰队和部分南洋舰队的军舰。北洋舰队参加检阅的有定. 镇. 济. 威. 超. 扬. 康济. 镇字各舰,南洋舰队只有南琛. 南瑞. 开济三舰参加。

英国海军司令哈密敦率军舰十艘,法国海军司令理尧年率军舰六艘,参观了北洋舰队的演练。

奕寰检阅后,还与德国公使巴兰德. 英国公使华尔琛. 俄国公使拉德仁. 日本公使盐田. 美国公使田贝. 法国公使恺自尔. 荷兰公使莱茵. 比利时公使维礼用等八国公使举行宴会。

奕寰回京后,向西太后汇报了检阅情况,并对海防建设提出了三点建议:一是继续向外国购买军舰;二是加强海岸炮台和驻防陆军;三是继续开办学校,培养海军人才。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