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誓——北洋舰队 第二部 自强运动 笫101节:罢黜奕沂

平山大侠 收藏 0 9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size][/URL] 笫101节:罢黜奕沂 “如果说李鸿章是晚清自强运动的始作俑者;那么,恭亲王奕沂就是积极的、有力的推动者。”——平山大侠 1883年——1885年的中法战争,对于大清朝致命的影响,不光光是一支可观的海防力量——福建海军舰队覆灭了,而且还由此引发了一场清廷统治集团,高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


笫101节:罢黜奕沂


“如果说李鸿章是晚清自强运动的始作俑者;那么,恭亲王奕沂就是积极的、有力的推动者。”——平山大侠


1883年——1885年的中法战争,对于大清朝致命的影响,不光光是一支可观的海防力量——福建海军舰队覆灭了,而且还由此引发了一场清廷统治集团,高层核心的政局地震!

早在1884年3月1日,也就是清军在越南防守的北宁重镇,失守的前3天,李鸿章就给恭亲王奕沂写了一封题为《请设海部兼筹海军》的密函,指出大清朝海防问题的症结是:海疆辽阔,“局势太涣,畛域太分”, 难以统一领导。虽然在名义上是由他这个北洋大臣来主持,但是身为外臣的他,深深地感到“形隔势禁,既无长远驾驭之方,亦开外重内轻之渐。”

同时因为中央缺乏强力机构的直接统辖,因此沿海各督抚,也就视李鸿章为可有可无的管事,有利时便车水马龙、趋之若鹜;无利时竟门可罗雀、陌路而行。

李鸿章还向恭亲王奕沂,呈上《德国海部述略》、《日本海军说略》的两个译本,建议参照成立一个西洋式的海军部,与总理衙门其他各部门平行,使这个机构拥有兵权、饷权、和用人等绝对权威的权力,使其他各部门不得制肘、干涉。尤为重要的是李鸿章进一步提出:这个部门的首脑人物,还应该“兼赞枢密”, 不仅要参与中央的政治决策,制定方针策略;并且要负责具体的执行和监督。李鸿章直言不讳地提议,应该由恭亲王奕沂,担纲总理衙门和海军部的领导重责,而海军部大臣,则非他——李鸿章莫属。

这种毫不掩饰的举动,强烈、明显地反映出:1、中国的海军建设不仅已经陷入了困境,而且已经处于一个生死攸关的当口!2、它表现出李鸿章天降大任于斯人,我不入地狱,还能有谁可以身饲虎!海军建设舍我其谁的英雄气概和敢于奋斗,勇于任事、极能做事的拳拳与涓涓的忧国之心!3、它也彰现出李鸿章和自强运动的——总设计师——总导演——总指挥者——恭亲王奕沂,不同寻常的亲密无间的关系。

但是,令李鸿章、恭亲王及大清满朝文武始料不及的是:一个多月后,也就是4月10日,西太后突然以追究“北宁失守” 的责任为借口,下令罢黜了奕沂的职务。朝廷的说法是:“现值国家元气末充,时艰犹巨,政多丛脞,民未救安,内外事务,必须得人而理,而军机处实为内外用人之枢纽。恭亲王奕沂等,始尚小心匡弼,继则委蛇保荣,近年爵禄日崇,因循日甚,每于朝廷振作求治之意,谬执成见,不肯实力奉行……”

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不仅仅恭亲王奕沂被罢官免职,而且高层决策机构——军机处也受到打击,全班人马被逐出朝堂,西太后另起炉灶,全部换成了自已的亲信。奕沂被罢斥的第二天,西太后下旨令:“军机处遇有紧要事件,著会同醇亲王奕寰商办。”

顿时大清朝的政局波谲云诡、翻云复雨、阴霾满天、政潮起伏。这是一个政治信号!在官场上已经摸爬滚打了几十年的李鸿章心里很明白:西太后要换马了。恭亲王奕沂已是隔日黄花,圣眷不再了,而醇亲王奕寰却是后起新秀,备受青睐,必定是大清朝总理衙门新的掌门人!

李鸿章想起19年前的往事……

那是同治四年三月初四日(1865年3月30日),恭亲王奕沂照常入值进见两宫皇太后,慈禧拿出一份奏折抛弃于地,严厉地说:“好好看看吧,有人弹劾你!”

奕忻稍微愣了一下,但是并没有弯腰去拾地上的奏折,只是用眼光卑视地斜扫了一眼,便不以为然地问:“谁上的奏折?”

慈禧被奕忻傲慢的态度激怒了,高声道:“蔡寿祺!”

奕忻一听,嘴角一撇,激愤地话语不加思索地冲口而出:“蔡寿祺!这家伙不是好东西!我要逮拿他严办!”

奕忻强硬的态度一时震慑了两宫皇太后,很快慈禧便反映过来,尖声叫道:“你胆大妄为,议政、施政尽用汉人……”

奕忻马上反驳:“信用汉人非臣始,先皇若不重用曾国藩、左宗棠、李鸿章等汉臣,大清朝早就玩完了!”

东太后哆哆嗦嗦,嘴角抽擞着,半晌才蹦出话儿来:“你……还有人臣之礼嘛?!”

奕忻跪下了。

西太后说:“你……你……也罢,这天下咱们不要了,送给汉人吧…… 你事事与我为难,我革你的职!”

伏在地上的奕忻,一拧脖子,倔强地说:“臣是先父皇第六子,你能革我的职,不能革我的皇子!”

言罢,本来跪着的奕忻,突然挺身而立,吓得西太后惊呼:“你……你要干什么?你……施暴……”

站在一旁的太监,见情况不妙,赶紧上前架住奕忻,连拉带拽,把他弄了出去。

次日,西太后发亲笔诏,痛责奕忻:“骄盈溺职,召对不检,罢直军机议政。”

但是道光帝第五子——淳亲王奕琮却上了一疏,明确表示不同意如此处治奕沂。五王爷在大清朝现存的几位亲王中,排行第一,因皇统血缘最亲、身份最显、年纪最大,话语权的份量是相当重要的。即便是飞扬跋扈的西太后,对老五的奏折也不敢漠然置之,不予重视。加上满朝王公、大臣、九卿、翰、詹、科、道诸公也都纷纷上奏:“恭亲王咎由自取,尚可录用。”

5月8日,西太后颁发上谕:“恭亲王著仍在军机大臣上行走,无庸复议政名目,以示裁抑!”

虽然恢复了恭亲王的首席军机大臣的权力与职务,但是“议政王” 的帽子却被永远摘除了。

时过境迁,那一场诡诞不经地宫廷斗争,早已是过眼烟云,渐渐淡忘了,但是它却阴魂不散,这会儿,它又突然冒了出来,借尸还魂,挑起了更大的一场阴谋!

往事历历可数:

1864年7月19日,李鸿章因进军江南,打败了太平军,保住了上海;在恭亲王奕沂的坚持下,被清廷封为一等伯爵、肃毅侯、戴双眼花翎、并接任了江苏巡抚,此时他才42岁。从此他成为名符其实的一方诸侯了。李鸿章从出道到“封候”,用了11年,他的仕途便步入了辉煌!

1870年,又是在恭亲王奕沂力主之下,李鸿章就任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这一大清国最重要的职务,这一年他不过48岁,就达到了他人生事业的顶峰。也正是凭借着这一平台,李鸿章才有机会,施展他的抱负与才干,开始筹建北洋海军,一步一步艰难地去实现他和前辈们的宏愿——建设大清国——强大的——海上长城!

恭亲王奕沂在朝中,是少数力主并坚持主张重用汉员的满清勋贵,这一点他与另一位满清勋贵——肃顺,观点和意见是一致的,但是他比肃顺更为大胆、更为激进。

在恭亲王奕沂的卵翼之下,淮系集团的壮大发展,是湘系集团远远不能比拟的。除了李鸿章端坐大清国地方的首辅之位——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之外,其长兄李瀚章官至湖广总督,曾积极协助他筹建海防;部下张树声曾为两广总督,并在李鸿章丁忧期间署理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刘铭传为第一任台湾巡抚;刘秉璋官至四川总督;潘鼎新为云南、广西巡抚。他们都是淮籍人。

李鸿章在概括自己的一生时,说过这样的话:“少年科举、壮年戎马、中年封疆、晚年洋务,一路扶摇。”

然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在底层有恩师曾国藩的培养、推荐;在高层有恭亲王奕沂的赏识、提拔。

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的人选,必须具备两个条件:一是具有统兵大权和才能,能够确保京师安全;二是具有应对外交的经验和能力。而李鸿章也正是因为手中掌有重兵之权,同时又有在上海与洋人打交道、办理洋务的历练和经验,才最终为清廷选中。

李鸿章就任这一职务之后,淮系集团的势力、权力更是极度膨胀,以至于时人评论说:李鸿章“坐镇北洋,遥执朝政。凡内政外交、枢府常倚为主,在汉臣中权势最巨。”

需知,李鸿章和他的淮系集团,是崛起并活跃于晚清,阶级矛盾、民族矛盾、满汉官员矛盾、君臣之间的矛盾、乃至侵略殖民与反侵略殖民的矛盾,都十分尖锐的历史时期;而以李鸿章为代表的淮系集团从政治、军事、外交、文化、经济、方方面面都维系着清政府的命运;因此才能从根本上动摇满汉畛域之见,真正确立汉员的政治地位。也为尔后康梁的“戊戌变法”奠定了政治基础。

随着李鸿章的权势日趋显赫,淮系集团已从原来仅仅是一个军事集团,演变成为一个大清国独一无二的,政治集团兼军事集团、军工企业集团、人才集团,四者为一身的拥有强大势力的,可以左右政局,令人刮目相看的集团。

正是凭借这一点与恭亲王奕沂的信任和倚重,李鸿章还以北洋大臣的身份直接管理、参与大清国的外交,与总理衙门分庭抗礼,形成两个外交部门,至使大清国政坛出现一个很奇怪的局面:中国驻外公使的公文不仅既送总理衙门,而且同时也送给李鸿章。甚至李鸿章可以不经咨照总理衙门,就直接向驻外公使发出指示。这些都表明:李鸿章在大清国的政治影响力、朝廷对他的依赖、宠信程度等等,在当时不论满汉大臣中,是无出其右者。

如果说李鸿章是晚清自强运动的始作俑者;那么,恭亲王奕沂就是积极的、有力的推动者。自从担任江苏巡抚以来至今,20多年来,李鸿章与恭亲王奕沂,建立了深厚的友谊,两人惺惺相惜、互相敬重,为中国的自强,各司其职、各尽所能;往往是李鸿章在下层,恭亲王奕沂在上层,相互密切配合,有力地推动了自强运动的不断广泛地向纵深发展。

李鸿章是最早意识到:中国遇到了“数千年未有之变局” 和最早认识到非开放不可的大臣之一,并且提出了:“穷则变,变则通”的主张。

面对列强咄咄逼人的态势与局面,李鸿章则持截然不同的态度。他力主以开放的态度去处理同外国的关系。他的自强思想于七十年代趋于成熟,其根本指导思想就是“外须和戎、内须变法”。和戎为的是创造一个有利于改革和建设的国际环境,出发点是变法图存。而恭亲王奕沂就是李鸿章坚定的支持者。

李鸿章是大清国近代各项事业的主要开创者:

1862年,李鸿章在上海设制炮所,中国近代军事工业的建设由此拉开序幕。

1864年,李鸿章在苏州设立西洋炮局。

1864年,李鸿章奏请清廷改革科举制度,在恭亲王奕沂的赞同、支持下,清廷陆续开办了外文、军事、西医、电报等学校培养技术人才。

1865年,李鸿章在上海创办了中国第一个大型综合兵工厂——江南制造总局。

1865年,李鸿章把苏州制炮局迁至南京,并加以扩充,建立了金陵制造局。

1868年,江南制造总局自制的中国第一艘轮船 “括吉”号下水,至1885年,共制造兵轮15艘,此外它还制造了大量的军火、机器和炼制钢铁,成为旧中国钢铁工业的肇始。

1870年,李鸿章接办了天津机器局。并加以扩充,除制造各种军火外,还承修兵船、轮船和挖河机器船等,1877年又试造水雷。

1872年,李鸿章在上海设立了轮船招商局,这是中国第一个航运局。

1872年,李鸿章开始向海外派出留学生,从1872年至1886年,李鸿章等自强派先后向欧美派遣了200多名留学生.这些留学生归国后,大都成为外交、军事以及其它科技与工程的骨干力量,成为中国一代新型的知识分子。

1877年,中国第一批海军留学生赴英、德等国学习专业。

1878年,李鸿章在天津设立开平矿务局,这是中国第一个用机器采煤的矿务局。1881年开始出煤,

1879年,李鸿章在大沽北塘海口炮台与天津之间试设电报线成功,这条长40英里的电报线,是大清国第一条电报线。

1880年,在天津设立了电报总局,成为中国第一家电报局。

1881年,江南制造总局又添设火药局,该局曾为天津大沽炮台承建7门大炮。

1881年,修筑了中国自造的第一条铁路—— 唐山至胥各庄铁路。

1890年,江南制造总局增设中国近代第一个炼钢厂,成为中国一个大型的综合工厂,拥有2000余名工人,在当时中国是独一无二的。

可以说中国近代所有机械制造、采煤、铁路、电报、轮船运输、纺织工业的诞生和发展,无一不是李鸿章的推动。而李鸿章在办新式学堂、派留洋学生等方面更是有不可磨灭的贡献。

自强运动所取得的这些成果与它的发展进程,又带动了相关领域,譬如政治、文化、社会、教育、民风等各方面的改革、发展。如此,自强运动所体现的,就不仅仅是它技术方面的功效,更重要的是,它以一种示范的作用来带动整个社会,由自强运动广泛辐射出的力量,慢慢推动民间和上层的改变。

为此,李鸿章还向清廷创造性的提出了三项建议:一是培养全新的人才;二是全面发展工商业;三是要求宫廷节省冗费。

历史已经很好地证明:近代中国发展的迟滞与自强运动的失败,重要原因正是因为与没有很好地、始终如一地贯彻这些主张有密切关系。

假如,恭亲王奕沂一直在位,自强运动必然会形成不可阻挡的大气候,中国的近代史就要改写了。然而,历史是不能假设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