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口 第二章 战江山 第八节 躁动的南京

战犯2014 收藏 14 2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9.html


8月23日,日军增援部队坂本联队、第三、第十一师团开始在罗店与沙川登陆。罗卓英中央军嫡系18军投入上海战场,向登陆之敌反攻!罗店与沙川成为了血染的战场。

“蒋委员长命令!”

“念!”前些日子刚被委员长熊完的张治中略带不爽的说道。对于张治中来说,自己的这个校长事事都管,有时候他的命令直接指挥到前线的连队,既然您这么厉害,还要我干什么呢?

“命令:罗店关系重要,须要掀起攻下。要求将士有进无退,有敌无我,不成功便成仁!”

“恩!”张治中淡淡的应道。

“将军,陈总司令来电!”

“给我!”张治中皱着眉头,这个陈修辞唯委员长马首是瞻,几次要求增援都在讨价还价中结束了争吵,合作很是不爽。

“恩,总司令请讲!”升级为战区之后陈诚成了第三战区的前敌总指挥,陈诚是18军的老军长,此次18军投入战场,陈诚还是十分关心的。

张治中耐心的听完了陈诚的电话,坐在指挥部的作战桌前,一语不发思索着前线的应对之策。

“把单宝轩叫来!”这种时候如果旁边有单宝轩,张治中都会与其商量对策,别看单宝轩年纪轻轻,也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张治中已经开始离不开他了。

一名参谋回话说,“将军,单参谋还在委员长处……”

张治中微微一愣,心想,是啊,单宝轩还没回来呢!只是这几日,身边没了这个多事的单宝轩反而浑身都不在了。张治中点点头,旁人也不敢上前搭话。偌大的指挥部,除了单宝轩还真没人敢和张治中畅所欲言,张治中扫视了一圈忙碌的众人,暗自叹气。


南京,当上海的硝烟还在弥漫,中国的首都却显得有些宁静。只是不知何时开始,街头巷尾的人们都开始议论起了搬家的事宜,毕竟几百公里外的上海已经是血流成河的抗日战场!

“宝轩,听闻你在前线勇敢,中正甚是欣慰啊!”蒋中正坐在沙发上看着单宝轩。

单宝轩笔直的坐着,对面可就是这个国家的领袖,单宝轩还有微微有些拘谨,“军人的生命在战场上!”

“讲的好!”蒋中正略微调整了下坐姿,“文白对你可是赞赏有加啊!”

“卑职不才,张将军教导铭记于心!”说起自己的上司张治中,单宝轩还是比较肯定的。虽然张治中不免有些轻敌冒进,但却能听得进去属下的意见,及时的改正,还是一个不错的领导。

“对当下的局势你有什么看法呀?”蒋中正淡笑的看着单宝轩。

“委员长!”说到当下局势的看法,那单宝轩可就有一肚子的话了,“我认为淞沪战场成败的关键在于能否消耗日军登陆之敌!如果我军给与登陆之敌迎头痛击,那么即使日寇上岸,战斗力也会大减!”

蒋中正看看单宝轩,说道,“御敌于国门之外历来是我的理念!”

“委员长,御敌于国门之外有些不切实际!”没想到,单宝轩把和张治中说话时的那股劲儿也搬到蒋中正身上了,“据我所知,日寇配合军舰与战机登陆的话,我方反而会损失惨重!我军的海军与空军对日寇来说相当于零!”

这句话单宝轩说到一针见血,对于蒋中正来说确是浑身的不自在,委员长习惯了高标准高目标,日寇的强大他不是不知道,只是不愿去提及罢了,现在可好,单宝轩嗷嗷一顿说,说的蒋中正一阵烦躁,“宝轩,敌人固然强大!当我军抱定必死之决心,做详尽之准备,抗击日寇,定可成功!”

“委员长!”单宝轩倒是把自己真当成了治国安邦的良将,人家只是随便问问,他可好,痛陈前线弊病,“87、88两师作为南京的近卫军,在我看来与敌寇拱卫京畿的常备近卫师团应该是一样的!可是实际投入战场之后,我才发现,虽然相比其他国军战斗力较强,可是真要是和日寇的常规近卫师团抗衡,可能还不在一个水平线上!”说着单宝轩开始上手了,手舞足蹈的比划着,“我在近卫师团呆过,如今他们的武器装备与战略思想都比我们领先。不仅如此,近卫师团的火力配置相对科学,也更加适合步兵作战,一个常规师团如果完全展开,恐怕我们的一个集团军都很难招架!”

“常规师团对一个国军集团军?”蒋中正十分不屑的问道。

“我军多为轻武器,为数不多的炮兵也是各自为战,前线得不到火力支援,只能靠士兵扛着轻武器硬冲,这样只能徒增伤亡!”单宝轩说到这个就很激动,“我亲眼见到成排成排的士兵死在我的面前!而这仅仅是为了冲击一个钢筋或凝土的工事!”

其实单宝轩这话说的就有些过了,作为蒋中正来说也是有苦难言,自九一八事变之后,他花了大力气改善武器装备,可是如此庞大的军费开支,根本不是现在的中国所能承受的,单宝轩说到蒋中正的痛处,“装备落后,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改变的!然只要指挥得当,众志成城,装备不是唯一衡量战力之基础!”

“委员长!前线指挥混乱,朝令夕改,许多指挥官不能按照现实敌情攻取制敌也是一大隐患!”朝令夕改,犹豫不决,正是战场大忌,“卑职回国不久,发现国军派系林立,前线指挥不一,而且……”

“单宝轩,这超出了你考虑的范围!”蒋中正打断了单宝轩话,“元帅有元帅的作法,将军有将军的作法,士兵就该有士兵的样子!”言下之意单宝轩不过一名初级军官,妄议朝政,评头论足,蒋中正甚是不爽。

“委员长!”要说单宝轩这股子愣劲儿是真没辙,差不多就得了呗,人家都告诉你别说了,单宝轩还是不吐不快,“我军将士的血不能白流,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人都拼光了,以后拿什么抗战!?”

这一问还了得,蒋中正啪的拍案而起,“好你个单宝轩,轮不到你来教训我!”蒋中正不顾身份勃然大怒。单宝轩一下子愣住了,军事上的天才,政治上的白痴?单宝轩并不会做人,由其是在阿谀奉承,溜须拍马上。

蒋中正懊恼的看着单宝轩,单宝轩起身立正到,“卑职失言!”

“年纪轻轻,胸无城府!”蒋中正继续宁波腔的训斥。

单宝轩也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一语不发,愣愣的站着。气氛无比尴尬,蒋中正也觉得自己太失身份,淡淡的说道,“时候不早了,你请回吧!”

“是!”单宝轩立正站好,拿起帽子刚要离开,迎面走来一位美妇人,身段婀娜,却不是端庄大气,迎面走来略带浅笑,此人便是蒋中正之妻,中华民国第一夫人,宋美龄!

单宝轩立正一个军礼,“妇人好!”

“哦!”宋美龄走近单宝轩,上下打量着,“多日不见更有几分军人的英武!”早先单宝轩回国,蒋中正接见单宝轩之时宋美龄也在场,只是当时单宝轩刚刚痛失爱妻,不免有些容颜憔悴,如今却是刚从前线归来,身上还得着一抹硝烟!

单宝轩立正道,“谢妇人!卑职军务在身,先告辞了!”

“怎么才来就走!”宋美龄竟然还想留下单宝轩,“不是紧急军务何不多坐一会?”

“紧急军务!”单宝轩知道惹恼了老蒋现在还是走为上策吧。

宋美龄淡笑的点点头,单宝轩敬了一个军礼转身而去。宋美龄来到蒋中正身旁,看着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老蒋说道,“达令,和一个孩子置什么气?”

“不知天高地厚!单锦宇怎么会有这样弟弟?”老蒋显然还在气头上。

“达令,我观此人,不像是碌碌无为之辈,何处此言?”宋美龄看着怒气冲冲的老蒋问道。

“孺子妄议朝政,口无遮拦,竟然教训到我的头上了!”

宋美龄一听心中就有数了,定然是单宝轩的话惹恼了自己的丈夫,只是这个单宝轩能把老蒋闹成这样,想想一定是说了些老蒋不爱听的大实话。自己还不知道这个丈夫,好大喜功,只喜欢好消息,当下便道,“达令,气坏了身体,谁能领导我国抗战?来,坐下!”宋美龄安抚着蒋中正,心中却对这个单宝轩有了新的认识。


正当上海战事如火如荼之际,中国的大后方并不平静,在无数兵勇的簇拥下,一名身着淡灰色军装的走入一户人家。此人带着英武不凡,略显精瘦,一副黑框眼镜,却难掩锐利的眼神,两抹小胡子,打理的一丝不苟。阔步向前,伸出双手与前来迎接的人紧紧一握。

“志舟兄,别来无恙啊!”说话之人正是单宝轩的二哥单锦仁,对位这位名叫龙云,1884生人,字志舟,原名登云,云南省昭通市昭阳区炎山乡人,国民党滇军统帅,国民革命军陆军一级上将,云南省国民政府主席,云南陆军讲武堂校长。彝族人,彝名纳吉鸟梯。

“身体无恙,心病难愈啊!”龙云淡笑的说道。

“呵呵,屋里请!”单锦仁一摆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请!”龙云与单锦仁相识也有十几年了,只是双方地位身份显赫不得不做做样子。

坐在屋内,两人端茶磨盏,笑而不语。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