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之死牵扯人性善恶!何时终结“捞尸费”?

犹记得10月24日荆州河畔那惊心动魄的一日,三名鲜活的生命在那一天永远定格。如果他们不是救人而亡!如果他们不被封为“英雄”!如果他们的事迹不被万人传颂!那么又怎能轻易揪出这背后的万恶利益链?“捞尸船”!“捞尸费”!在金钱面前生命竟然显得如此微不足道!试想如果第一时间考虑的是生命而不是钱财,那么这个悲剧是不是就不会发生?然,人性善良的一面被金钱所遮掩,在生命与利益的交锋中,最终生命惨败!


“这就像买口香糖。你去买口香糖,是不是要出钱呢?你不能说不给钱吧?”陈波的雇主——荆州市八凌打捞服务有限公司法人兼经理夏兵对《中国新闻周刊》解释。这就是捞尸队的解释,生命竟然等同于口香糖!




打捞尸体就像买口香糖!不给钱谁给糖?




陈波开始与到场的长江大学老师、领导谈价。说是谈,其实价格早已固定:白天12000元,晚上18000元,一手交钱,一手捞人。


看到来了新的打捞船,并且说可以捞人,岸上痛哭的大学生们随即将船围住。“学生们都把手机、钱包、银行卡什么都掏出来,放在船上,求他们救(捞)人。”倪平说。网帖里盛传的“学生跪求渔船”的一幕在此刻出现了。学生围住打捞船,一边往上摆着身上的全部财物,一边下跪哭求。


陈波和打捞船上的人无动于衷。他们坚持见钱捞人。这时候,距离陈及时、何东旭、方钊落水,已过去了一个多小时


夏兵说,事发当天,他并不在荆州。陈波收钱捞尸的时候,也并不知道三个大学生是因救人溺水的英雄。但陈波在事后将事情汇报给了他。“如果当时知道他是英雄,我们把收的钱当场捐出来,不是名利双收吗?你说是不是?”夏兵说,“我们走错这步棋。等我们把钱收完了,别人再说他是英雄,我们也来不及了。舆论啊。”


至于众口一词的“不给钱不捞人”的说法,夏兵也坚称:人打捞完后,才给的钱。不存在先给钱的谣言。按照公司常规经营思路,做完三笔业务,公司收取36000元。 [详情]






英雄之死牵扯人性善恶!何时终结“捞尸费”?


大学生救人溺亡续:“船主数钱”照曝光 陈波受处罚




11月7日下午,荆州市人民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对“10.24”长江大学学生救人事发现场调查情况进行了通报。


据央视新闻和当地“荆州新闻网”报道,调查结果分两部分。一部分是事故事发现场的调查。结论为:


第一,不存在“见死不救”情况。


第二,荆州市公安局110服务台接处警及时得当,荆州海事局,市消防支队均及时赶赴现场,实施了积极的救援行动。


第三,打捞船当时有4艘,施救船主要是陈选德和陈恒云。打捞船是王守海、圣德义。


陈波的行为已构成敲诈勒索,除了他收取打捞费用外,他还趁学生处弱势的情况下,向师生索要额外的价值300元的烟、矿泉水钱。让这些老师去买烟和矿泉水,买来之前不开工。这个中间耽误了30分钟。这个行为已经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的第49条规定,构成敲诈勒索。目前公安机关已依法将其治安拘留,拘留时间是15天,并处1000元罚款。 [详情]




当地政府更要为“挟尸要价”负责




一味进行道德讨伐被认为是不恰当的,因为“挟尸要价”场面所显示的还有政府部门责任懈怠,包括救援能力缺失,以及用司法彻查弄清原委,给生者一个交代等等。道德谴责的确不能换回丧失的生命,可这一连串发生的龌龊却与各种道德的不振有莫大关系。道德从来不是虚幻的,它是或明或暗的事实,是奋不顾身的救人者,也是在太阳伞下论价的老板,映照着随时会被失敬的人生。


如今看来,凶险的绝不只是江面。在这片捞尸者的“狩猎”场所中,藏着未被公开的阴谋。如果政府部门不能给民众提供庇护,一旦尸体成为要价的筹码,死亡就异化成某些势力的生财之道。荆州这起救人事件,出乎意料地没有按照好人好事的进程结束,却遵循类似血酬定律的逻辑向前发展,进而直接挑开悲剧中更广泛的悲情意识。谁也不知道,这种羞耻会在循环多少次后结束。 [详情]




“捞尸费”造成的伦理悲剧并非孤例




仅2006年北京,一男子在护城河溺亡,哥哥由于付不起8000元打捞费,直到弟弟的尸体浮出水面。一女子坠入北京通惠河内溺亡,因付不起打捞队5000元的打捞费,死者丈夫只得守在河边,等待尸体浮出水面。朝阳区九岁男孩掉入冰窟窿中,打捞队赶来收费5000元,孩子的亲人哭晕过去。。。




“牵尸谈价”还要被容忍到何时 捞尸渔民的错位人生




没人会忘掉这个可怖场景。那些勇敢的大学生,人们心目中的英雄,许多人甚至呼吁给予他们国葬的礼遇,可他们当时所受到的待遇却是,遗体被牵来拽去,成了用来讨价还价的“物品”,生命的尊严荡然无存。


然而,单纯谴责冷血的打捞者,甚至将其绳之以法,这究竟有多大的意义呢?实际上,我们无法彻底断绝打捞者的“营生”,因为这只会让遇难家属求援无门;我们也不能说,打捞者若降价就是合理的;我们更不能奢望,打捞者把打捞遗体当成见义勇为,冒生命危险每天义务劳动。


我们看到了打捞者的人性恶的一面,但最根本的问题在于这种商业化的打捞模式。此前,面对各地出现的打捞费争议,有论者建议“打捞市场规范化”,合理收费,然而,“打捞”根本就不该成为一个市场,所谓的打捞市场,只会是一幕幕类似“牵尸谈价”场景的大集合,无论如何都是对人性的悖逆,对生命的亵渎。




救助打捞回归公益性质争议或会烟消云散




当11月5日的《中国新闻周刊》带来对打捞者的采访,他们的回应却让人情感上不能接受,捞尸人承认了报道属实,淡淡地解释“我们走错这步棋”。这步棋的含义是,当他们收钱捞尸时,并不知道3个大学生是救人溺水的英雄,不然的话把所收钱当场捐出来就“名利双收”了。等把钱收了,别人在说他是英雄,也来不及了。问题是,没有事后追认,当时谁又知道他们是英雄呢?


事已至此,这些精明的商人依然在盘算着自己“名利双收”。主营长江流域人员死亡打捞的荆州市八凌打捞服务有限公司法人夏冰反问:“这就像买口香糖。你不能说不给钱吧?”是的,他们的职业就是捞尸,他们以打捞尸体营生,明码标价白天12000元,晚上18000元。那些泡得腐烂的尸体,无论是流浪汉的,还是英雄的,在他们眼中没任何区别。事后才明白,默默无闻者和受舆论关注对象境遇是完全不同的,于是算错一步棋,后悔当初不识时务。这样的结论,尽管难以让人接受,但也应在意料当中——这符合人自私的本性。


从事态发展来看,救助和打捞溺水者有必要回归公益性质。期待政府能有所作为亡羊补牢,弥补这种公共服务的缺位,避免此类伤害公序良俗的事情再次发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