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清官 正文 五十二:我们是人民公仆

功狗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4.html[/size][/URL] 县委办公室里,杨龙交代着秘书一科胡科长:“下午还要开会,人员不限,越多越好,只要咱们会议室能放的下。我所说的放下你不要误会,不要以椅子来决定人数,以空间决定,椅子不够加凳子,凳子没有就站着!你现在就去办公室通知你们主任:下午三点开会,能找多少人就找多少!只要是干部就找来。现在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4.html


县委办公室里,杨龙交代着秘书一科胡科长:“下午还要开会,人员不限,越多越好,只要咱们会议室能放的下。我所说的放下你不要误会,不要以椅子来决定人数,以空间决定,椅子不够加凳子,凳子没有就站着!你现在就去办公室通知你们主任:下午三点开会,能找多少人就找多少!只要是干部就找来。现在是2;01分,我2;59分到会议室,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我只要结果。到时候如果那里还可以加一个人的话,那你的工作就到头了!他主任的工资也别想拿了!”

看着胡科长带着复杂的表情退了出去,杨龙把贴身秘书猴子叫来:“王鹏,你是不是也觉的我有点太严厉了?我从一上班开始就是高调出现,如果我现在有丝毫的退让和改变,那些老干部就能把我给吃了!你虽然是上面排来的,但我现在告诉你:以后的工作很艰难,一个军人牺牲不算什么,我和你都不怕死!但现在的情况不一样,一个差错就可能身败名裂,死都是背着冤屈的。我不怕有人拿着枪指我脑袋,就怕这背后的阴刀子!虽然老李是个神秘的高层,但他也说过我现在是县长了,可以按我的思想来行事了。我是准备好了以我这脑袋撞一撞贪官阶级,你可以退出,毕竟政治和军队不一样,你是非常有可能为了我受冤屈的。”杨龙一脸的沉重,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猴子对杨龙的表情在熟悉不过了,那是军人写好遗书上战场的表情。自己也出过危险任务,出发前的表情和杨龙现在是一样的。那时候自己考虑的是家里的父母和姐妹,想自己的梦中情人,但从没想过杨龙所说的问题。自己在军队执行任务可以当烈士,在这里牺牲不了却非常有可能被潜规则给融化了,这是非常现实的问题。

“杨龙,现在我们以军人的身份来直面问题。你为了老百姓可以牺牲,也做好了委屈的牺牲。我也是军人,在部队时感觉社会是朦胧的,自从来到这办公室的秘书科,我真的理解了你的心情。云雾县必须要进行一次大的改革,一大批干部要惩处,要不然我们党的形象就毁在他们的手里了。你可以牺牲,我当然也可以牺牲,我也准备好了,我们一起战斗吧!只是我以战友的身份劝你:保护好自己,尽量把自己的政治生命延长,那样才可以更好的为人民服务!”猴子也一脸庄严的站起来,把右手伸向杨龙,两只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同志们,我是杨龙,是云雾县的县长,上午开会一些人已经认识我了。现在开始正式会议!”杨龙扫看了一眼会议室,看来胡科长还是有方法的,过道上临时加了几排折叠凳子,显得整个会议室没有一村空地,又没有杂乱拥挤的感觉。

“同志们,我开会基本不发文件,我也不拿稿子。你们不要像以往那样低头装着看文件,记者也被我安排到了后面,原来咱们干部有个毛病啊!那就是没有记者录象拍照就不精神,这毛病在我这、从现在这个会议、从这一秒就要彻底改掉!我站着讲话,你们坐好了听,如果认为我讲的不好,可以在会后提出来。但我讲话的时候我不想看到你们溜号!

上午我强调了我们干部的性质问题,下午我接着讲。虽然我是平民县长,但我不是粗人,我不会把错误的工作方法强加到你们身上。我所讲的我自己是认为正确的,你们不一定认同,我今天之所以把你们都叫来,就是把我的思想告诉你们,你们可以回去讨论,好好的研究一下,有不同的看法最晚明天上午10点之前形成文字交到秘书一科。

上午我说了我们干部和老百姓缺乏沟通的问题,我不是想搞刚解放那一套;‘什么工人衣服上有多少油,干部衣服上就要有多少油’的理论,那是不正确的,这在我们党的会议上也指出过。但是我们不要过左过右,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和老百姓脱节太严重了,你们所了解的老百姓的问题大部分都是你们的秘书告诉你们的,老百姓的现状到底怎么样,想必你们都不太清楚吧!

你们都是城市干部,有对口农民的,有对口工人的,但一句话:那都是为人民服务的。我们怎么为人民服务?这个问题在我们党的历次会议上都有强调,我在这也强调。但我的风格是不说空话,说到了就要落实,不要在我们内部讨论了事。

在对人民服务的这一条里,最严重的问题就是腐败问题。这也是我们党每次会议都要提到的问题,关于这个问题,我不要你们形成什么书面材料,那是口号,不实用。前段时间就有个落马的贪污腐败分子,在被捕的前几天还写了一篇关于反对腐败的文章,还获得了什么大奖,这样人的文章就是做的花一般能有什么用?

你们当中有腐败的,这是我在上午就明确提出的。还有就是消极腐败的,这在上午我没有说,下午把你们这么多人叫来,就是想说一下这部分人:你们本身也许没有贪污公款,但你们知道谁贪污了,都是在官场干了这么长时间的老同志了,对这里的猫腻比我清楚的多。你们是那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一部分,你们也痛恨腐败,但只是表现在心里。你们背地里哎声叹气的感觉自己还是清官、还是好官、还抱怨上面不惩处腐败,但在我眼里你们同样是贪官!你们贪污了自己的职位,贪污了人民和党给你们的权利!正是你们的纵容和漠视导致了腐败的嚣张!

现在我来当这个县长,我首先就是要那腐败开刀!腐败分子脸上都没写着他是贪官,这需要我们深入的调查取证把他们揪出来,需要你们在座的好官和消极腐败的人来配合!上午我说希望贪污腐败的要及早的站出来,我会考虑从轻发落,现在我还是这样说。在加上一条,就是对你们说的:你们要积极的举报、积极的配合!在我这消极腐败和直接腐败同罪!

我给你们半个月的时间,举报任何人都不要通过纪委,直接交到我这。还有这县城里的工作我现在只要你们研究讨论,但是所有涉及对外服务的部门都要从明天开始整顿,要是从明天开始在有老百姓反映到县里办事‘门难进、脸难看’,那我就要拿主要负责人开刀!

会议到此结束!散会!”

杨龙又是第一个离开会场,上午有几个老同志还以为杨龙上午的会议是装样子,下午肯定要找他们赔礼道歉的,没想到下午还是这副嘴脸,怒火更加大了起来,矛盾也就从此结上了。最高兴的是那些记者,以往会议都是千篇一律,没什么可报道的,他们写稿子都觉得没劲。但今天杨龙的两次会议让他们有了足够的写作素材,除了在县报和县电视台播出八股之外他们还可以在小报上赚不少的稿费了。

“王秘书,明天和我去趟云雾县大学,通知胡科长,让他们把我今天的讲话录音整理下来形成书面文字,一个乡一份,多一份也不行,乡里不准复印,又乡党委书记组织全乡干部讨论!”杨龙在下班前把猴子叫来吩咐道。

“好的!那去大学的事要不要提前通知一下大学方面?”猴子现在完全进入了秘书的角色,工作滴水不露,一天下来连胡科长也觉得大大的放心。

“不用通知任何人,只通知办公室主任我明天要去调研,不要派车,不要陪同,有需要我签字的文件叫给秘书科!”杨龙离开办公室给去了一趟老李的小屋子,然后给曼茹打了个电话就奔招待所去了。

招待所里胡科长还是给安排好了房子,按杨龙的要求一室一厅,屋子里除了电视外没有任何摆设,甚至连电话都没有装。曼茹拿了一个简单的箱子,里面有两个人的换洗衣服和日常用品。就这样杨龙就算在县里安了家,曼茹到是没有挑剔,按她的要求她和杨龙的家有张舒服的床就足够了。

杨龙一早陪曼茹吃了早饭就和猴子上了公共汽车直奔了云雾县大学。这大学顶着大学的名称,其实教学水平连大城市的高中都比不上,但由于其容易毕业,学费低,到是和兴隆。大部分都是来混毕业证书的,也有不明白真相的农村学生和外地学生,还在这发奋图强。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