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读钱老最后讲话的感思

镜里花魂 收藏 9 182
导读:晚上静下心来才拜读了才去世的钱学森先生的最后讲话,读罢却不由地苦笑了。 不看钱老的讲话,还真不这么清楚美国对中国两弹有这么大的贡献,没有钱老、郭老等从美国回来的科学家,以中国当时的科技水平,两弹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搞出来呢。 从钱老的讲话来看,他担忧的是目前的教育质量和学术环境,所以才特别讲述加州理工学院的情况。坦白说,加州理工的学术精神,连我这个自以为敢想敢干的人都开了眼界,因此也开始知道美国目前的科技遥遥领先的原因,这时才知道开发出F16和SR71的那些人才,在美国却不算什么特别的了。不过呢,钱

晚上静下心来才拜读了才去世的钱学森先生的最后讲话,读罢却不由地苦笑了。

不看钱老的讲话,还真不这么清楚美国对中国两弹有这么大的贡献,没有钱老、郭老等从美国回来的科学家,以中国当时的科技水平,两弹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搞出来呢。

从钱老的讲话来看,他担忧的是目前的教育质量和学术环境,所以才特别讲述加州理工学院的情况。坦白说,加州理工的学术精神,连我这个自以为敢想敢干的人都开了眼界,因此也开始知道美国目前的科技遥遥领先的原因,这时才知道开发出F16SR71的那些人才,在美国却不算什么特别的了。不过呢,钱老希望中国的院校和科研机构具备美国的水准,我看起码在可预见的未来时间内只能是一种希望了,甚至很可能是被人有意无意遗忘,不当回事情的一种希望。

任何事物的形成都需要有起码的必需条件,咱不谈大家都知道怎么回事情,且又敏感的体制问题,咱们只谈社会文化等不怎么敏感的缘由。我先从钱老这位权威提供的例据来分析,这样大概至少就不会有人说我说话没影子了吧。

钱老说:“我们现在倒好,一些技术和学术讨论会还互相保密,互相封锁,这不是发展科学的学风。你真的有本事,就不怕别人赶上来。”钱老说的是现在学术界是这种情况,这样说来他们那一代掌权的时候还不至于如此,为什么会这样呢,向美国那样竞争和交流不是更容易出成就吗?我们应该想到中美的社会意识是截然不同的,美国是敢闯敢干的殖民社会——移民社会,而我们呢?除了乘着近代中西碰撞出了一代或一代半人才之外,世道太平,且与西方断绝接触后,原来的社会形态的影响就占了上风。什么影响呢?这种情况的思想根源和社会根源钱老说的受封建思想的影响,我认为确切地说是受儒家社会意识的影响,具体到这种情况,就是以部落式的宗法制小农意识为核心的小农、小市民、流民心态的复苏,大家看钱老所说的情况,和改革后农民的自留地有什么不同?更准确地说就是和厂矿企业包干后的情形有什么不同?和农民手工业者的小作坊有什么不同?中国人脑子笨吗,当然一点也不笨,特别是在人事上;和西方交流了几十年能不知道西方大企业、大学校的情况吗,那也不可能,至少不可能完全不知道,象加州理工的情况留学和参观到那里的人能不了解吗?那为什么非得钱老出来说话呢?还差不多是临终谈话。我认为钱老对国内的情况应该早就了解了,只是只是他对此也没办法,知道对这样的人说了也没用,反而却会对正常的工作造成不便,到临终时候责任感所迫,同时也不用再担心工作的不便,这才开了口。这种心态的体现,不用说距离咱们遥远的科技人士,说说咱们熟悉的自己周围的情况吧,反正大家是在同一社会形态生存的,心态也差不多。就说咱们办企业,中国的小厂子挺多,私家厂子挺多,现代大企业和股份制企业却不多,这是为什么呢?因为咱们中国的社会,从根底上来说,还是儒家部落式宗法制小农社会,即一个家族就是一个部落——国家群体,对其他的部落在心态上和对外国差不多,即使现代国家的建立,现代社会模式的形成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但是从根底上来说,不同家族之间的人,只要没有形成亲戚、流民式的同学哥们群体,包括继承自儒生士大夫,同时兼容了流民小团体的师生宗派等关系,还是没什么共同的归属感的,这种部落式心态的延伸,就是这些不同单位、院所等错综复杂的现代社会小部落(我虽然对外接触很少,不过可以武断地说自己的分析判断基本正确)这些小部落只是象小农守自留地,黑道团伙守地盘,山大王守山头那样紧守着自家的一亩三分地,这一亩三分地就是这个部落的衣食父母了。这么说既然部落之间难以形成良性竞争,部落内总可以吧,答案还是不行,因为手工作坊或流民小团体内的组成,还是来自不同的最核心的部落式家族,所以大家分浮财可以,真正建立群体秩序就免了吧。这种心态是与美国那样已经习惯大家共处于国家大群体的现代社会有着根本不同的,所以也就很难取得美国那样的效果。所以说中国的社会形态,其实很原始的,否则就很难理解一个文明古国为何会被西方后来居上,人文素质为何如此落后,社会存在状态为何始终很难健康。


那么有人或许会说了,既然不能群体性的竞争合作,那么各人做好各人的事情也就罢了,这个在中国还是不行的,为什么呢?原因还是那个小部落意识,因为国家这个大群体,在中国来说其实是各类以家族为核心的小群体的松散联盟体,其维系因素从根本上来说还是秦始皇的统一文字、度量衡等措施,否则联系远些的小群体早就把中国分裂成类似民国时期的那个样子了。至于有人说的大一统观念,就属于次一级的原因了。儒家的家天下其实是小农家族的放大版:咱家的一亩三分地就这样了,守住就不容易了,千万别探捞啊,呵呵!部落之间的关系其实还是原始的弱肉强食,只不过家族之间差别不大的情况下将就着和平共处罢了,而国家这个大群体与各家小群体之间的空隙,就是公共部分,也就成了各个小部落抢掠的目标了,中国为什么缺乏公德观念,为什么自古贪污老治不好,根本的原因就在于此,所以说很难使得中国人奉公守法和敬业的,除了为了生存和更好生存的需要,否则但能以掠取公共利益存在,中国人是绝对不会做正经事情的。在这节认识的基础上,我们对那些中欧学术交流时候被欧洲人雅号为“官方学者”的心态也就不难理解了,欧洲学者是为了学术,有了学术成就才来的,而“官方学者”却是中国的传统意识,其所取得的“成就”就是掠取到的属于公共部分的学术教育部分中的一亩三分地,所以根本就不会将人单势孤,傻冒似的欧洲学者放在眼里,在会议上骄横地不和人家交流,只是象做报告一样念自己的所谓文文,其实实质上只是抢了相对来说显眼的一亩三分地的小农、黑道大哥、山大王的地位展示而已,这样双方自然就是驴唇不对马嘴的。在钱老所说的事例中自然也就不难理解,各个小部落只怕其他部落抢了自家的田地,哪里还会有什么交流协作。在这种心态下,只能指望这些人能把分配给他们的责任田料理好就谢天谢地了,至于做大农场,想都别想,因为想了也是白想。

咱们再说创新精神,你能指望离不开宗族依靠的小农创新吗,小农只会为衣食而去别人建立好的一亩三分地上讨生活,或者被逼急了去闯大家都知道地方好,只不过被独揽公共事务权力的皇家限制的关东,让他们象美国殖民者那样冒险开发西部,那是不可能的,所以,咱们这些年只听说山寨国外的东西,却很少听说钱老时代的创举了。山寨好比去美国旧金山开餐馆,创举却需要开发西部的牛仔精神的。其实,中国人只要离开宗族,就能变成一条龙,可是三个不同宗族的人凑在一起,或者即使是同一宗族甚至家族的可能分裂成三个分家族的人凑在一起,小部落观念一激发,勾心斗角之下就成虫子了。其实小农观念不可怕,因为再怎么说小农也属于社会,也对社会有需求,有归属感,最可怕的就是中国这种被儒家制造出来的怪胎,家族式小部落。我们中国人其实并不缺乏创新精神呀,对世界文明贡献极大的火药造纸术、印刷术及指南针是怎么发明的?诸子百家是怎么出现的?其中包括了比白人的《战争论》早了2000多年的《孙子兵法》。我相信只要能把部落式宗族结构和意识消除,中国人的创新精神就会重新出现的。

以目前的社会情况,钱老的希望很可能只是希望而已,因为现在的错综复杂的小部落社会形态和社会意识下,很难指望出现肯为国家和民族的复兴持之以恒地奋斗付出的群体,当然主要是指知识群体出现了,不过,总不能指望小农的变种流民出来,再象历史上那样搞破坏吧。至于出现的个别几个人,是独木难成林的,不落个“风必摧之”的下场就不错了。感谢大家有耐心听俺这应和钱老这位中国科学巨擎呼吁的蚊蝇之声。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