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4.html


在县政府门口的一个小吃部,老李领杨龙坐了下来。小吃部里不太大,摆着七八张桌子。卫生也不怎么好,杨龙坐在那就发现了一只蟑螂在脚下快速的移动着。吃饭的人形形色色,就是不像吃饭的。点菜上菜服务员都是懒洋洋的,味道一般,但没有人提出异议,草草吃几口就走了。

已经过了饭口,但店里的客人还是很多,但大部分都是在那磨蹭时间。不是抽烟就是要壶茶水在那慢慢的喝着。

两个穿西服的年轻人匆匆的走了进来,老板一见这两个人脸上立刻堆起了笑容:“你们俩怎么还没吃饭啊?这都什么点儿了!要说你们也真是累,连正经饭也吃不上一口,真是辛苦啊!”老板热情的招呼着,看来这两个人是常客,坐在那连菜也不点,后面就给端上来两碗打卤面。

“忙啊!这里面就我们这些新来的忙,这公务员当的,老百姓都骂我们,这上头还催我们,两头不得好啊!早知道公务员这么累还不如让我爸爸送点礼到国营的工厂上班了,不比这舒服?老百姓也不会戳咱的脊梁骨!”两个人嘴里抱怨着。

“呵呵,多年的媳妇熬成婆嘛!刚来哪有不受累的?在熬几年上了位,那也有专车接送了!在不用拿着可怜巴巴的票去报销了。呵呵!”老板给两个人上了一壶茶水便自己忙去了。

老李两人吃的也差不多了,这时候旁边的老板看杨龙一脸的邋遢,有着什么心事似的。就主动过来给杨龙续了一壶水说:“这位兄弟,是不是到里面办事啊?碰钉子了?我说你放宽了心,这年头找人办事不容易!这店里来来往往的哪个不是来这撞钟的?哪那么好让你撞上领导?”

“老板您能在这衙门口开这个店,肯定是有把子硬关系的。看来您是能帮我们的啊!”老李笑眯眯的看着老板。

“呵呵,这年头没关系能行吗?但要说有什么硬关系那到谈不上,就是天天在这营生难免混个脸熟!你两位要有什么事儿我这能给你指个明白路,省的你跑冤枉道。也就这点能耐了。和衙门口打更的差不多少!呵呵!”老板是个老江湖,说起话来滴水不露。

“我们今天不是来办事的,就是凑巧到您的店门口饿了,进来吃口饭!老板您别介意啊!你这通天的关系是硬实,可我们用不上,谢谢了啊老板!”老李也和老板耍着花枪。

“两位没事到县衙门口来吃饭,真是少见!呵呵!”老板虽然还是满脸标志性的笑容,但心里已经不快了:两个土豹子!我这一谦虚你们俩还洋棒起来了,就凭你俩那德行,进衙门口连门都找不到哦!到时候在来求我可要涨价了。老板想着就到后面去了。

老李苦笑了一下,招呼杨龙起身走了。到了大街上老李找了个长椅坐了下来。老李自己点了一跟烟,深深的吸了一口:“杨龙,你看到了?这公务员不像你想的那样个个都是贪污犯,那两个小伙子就是一例啊!他们都是好苗子啊,就是在那里多呆几年就废了,挺好个小树就是没人来修理,现在他们还有几分冲劲,等过几年你在想改造他们就难喽!”

“我说老李,你没听他们两个说后悔当公务员吗?没听他们想叫自己的父亲花钱进国营厂吗?想必这公务员也是花钱买来的,这样的人还是好苗子?”杨龙忿忿的问。

“花钱买官不一定都是无能的纨绔子弟,这里面也是有一些人有远大抱负的。就像是当兵,去的时候很多人都给武装部送礼,给接兵干部送礼,你当兵你父亲也请人家武装部长吃过饭吧?可国家一声令下,那些花钱当兵的不都也往上冲吗?你现在不也是为了国家和人民能舍自己的命吗?

花钱是为了什么?他是要有一个跃龙门的机会。这种事古来有之,雍正时期的田文镜就大清官,但他的官就买来的。他是受到皇帝的信任和宽容,所以才以死报答的。我为什么要你竞选这个县长?你不明白吗?

现在村长选举要送礼,他们当中也有好样的。他们要改变老百姓的生活,但靠自己的人品是不行的,老百姓对干部的人品已经不信任了。你给我钱我就选你,不给我钱我就不选你,这是一种非常危险的苗头。那些好的青年花了钱当上了官,但周围的环境迫使他当不了好官,在加上他是自己花钱来当上这个官的,那么他的心里就会慢慢的扭曲,逐步的转变为一个贪官!这就是一种恶性循环,我要你做的就是在这种恶性循环的终端给他们以帮助,实现他们的愿望,让他们感觉到自己的目标是和上头一致的。只要一个县官能清廉,那么他就会带动整个县,就会改变整个县的官场作风。

咱们不要一刀切,如果按你现在的思想来做官,那是非常危险的。你不信任任何人,只相信你的部队。可为你干工作的时候部队能天天派你在你身边吗?咱们县18个乡。近百万的人口,这当官的如果加上临时工的话那就是上万人,你能从部队调来一个整编师来吗?军人是最好的,这我承认,但军人的素质不是天生的,也是到部队以后训练而来的。你当兵那会儿就有现在的觉悟?

云雾县是有贪官,而且非常多。但里面也有好的啊!只是被县官压着,被环境所迫,他们不能崭露头角。你要做的就是要把这一部分人找出来,加以强化教育,为你所用。你要是把他们都逼到自己的对立面,那你的工作能展开吗?

杨龙,你的思想很不对头。这个世界还是有好人的,我们党还是有决心惩治腐败的。你要拿出部队的那种劲头来,首先把那些有希望的同志用部队训练军人的方法给训练成一个个为民办事的好官。有了他们支持你,你才算在云雾县政界站住了一只脚,你才能有力量去惩罚那些贪污老百姓钱财的贪官。这两点你不要本末倒置了。

至于你想的那些什么阶级会反对你,这也难怪,毛主席说的对,我们要推行新政,就要获得广大人民的支持,这里当然包括资本家。这很有难度,但你想过没有,为什么美国的公司开到中国来会那么红火?为什么世界的手表和车床业都以瑞士为标准?为什么我们现在还在恨小日本,但用的家电还是不用国产的而用日本的?

就是因为这些资本家,你所说的土著资本家,他们的聪明才智都用在了钱上,眼光也都放在了钱上,他们也有长远的眼光,但那是以后赚够了钱就把自己的儿女送到美国去、把自己的钱存到瑞士银行去、到夏唯夷给自己买坐别墅享受生活。如果我们冲破了他们这层压力,那我们的民族工业也就会光明正大的走出国门,我们的产品在世界上也会有良好的口碑。其实最大的受益者还是那些资本家,不过是那些能挺住压力,革新思想的资本家。只要我们做法得当,是能获得他们的支持的。

在说你担心农民阶级,这点也有道理。鱼不见饵是不上钩的,老百姓没看到希望也是积极不起来的。我这个比喻很不恰当,但事实就是如此。你嘴里喊着反腐败,可是你没有真正的在老百姓心中改变党的形象,他们既没有得到实际的利益,有没有得到精神上的力量,他们凭什么积极?至少那些贪官在竞选村长时每家还能送几百块钱,你会吗?既然你不会你凭什么让接受现代思想腐蚀头脑的农民听你的话?

你现在必须振作起来,必须当上这个县长。斩断那些村官、乡官们伸向国家金库的黑手、树立我们的民族工业、树立我们党的形象、树立我们的民族精神!这是刻不容缓的事情,国家拨的5000亿不能被他们所蚕食啊!你知道吗?

钱和势力不是万能的,只要你肯,老百姓会爆发出你年想象不到的力量。干部最重要的什么?不是钱,不是出身,而是道德,道德你懂吗?”

老李说的激情澎湃,最后由于太激动以至于咳嗽起来。老李激动是有原因的:那国家的5000亿老百姓盼着给他们改善生活,可是那些贪官早已经瞄上了,也早下手了,如果在不制止那后果不堪设想了。那些人连给地震灾区的捐款都贪污,还有什么事在他们眼里算的上是天良葬尽?作为一个有党性的老党员、老干部来说,他迫切的需要杨龙这样的官员,如果杨龙在这时候退缩了,那云雾县就在没有希望了。

杨龙看着老李,眼睛里逐渐透出光明。原来自己只有激情,现在老李不短的教导使他走向成熟。当官不只是惩治腐败那么简单,很多事都压在了自己的肩头,那么多老百姓的希望都寄托在自己身上,一个县的命运压在自己身上。老李这个人现在还不知道是谁,但可以肯定他不是一般人。他既然敢主张自己竞选县长,那么他就有这个能力。杨龙感觉这回自己不是孤身一人了,自己的身后有很多人在支持自己,为自己工作,他的信心恢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