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清官 正文 四十三:毛主席最伟大

功狗 收藏 1 12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4.html[/size][/URL]  毛主席早在1921年就提出了我们党要把群众的日常生活问题提到我党的日常工作议程。只有我们党和群众走的进了,真正关心了群众的生活,那么群众才会更加配合我党的工作。当年小米加步枪打败机枪加大炮,很大程度上是老百姓的支持才得来的胜利。不论什么时候,群众是我党工作的重点。这一点和杨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4.html


毛主席早在1921年就提出了我们党要把群众的日常生活问题提到我党的日常工作议程。只有我们党和群众走的进了,真正关心了群众的生活,那么群众才会更加配合我党的工作。当年小米加步枪打败机枪加大炮,很大程度上是老百姓的支持才得来的胜利。不论什么时候,群众是我党工作的重点。这一点和杨龙的想法是一致的。

毛主席还提出当时谁是我们的敌人,当然现在不能在以那时候的形势来定位现在的敌人和朋友。首先是资本主义,这个就很难定位。资本主义过去是我们的敌人,但现在呢?现在叫企业家,他们我们的朋友,是我们实现政府GDP的重要群体。如果要推行自己的廉政,那么一些土著企业家是要受到利益的威胁,必将和新政做对。

因为他们靠的是政府的漏洞来发财,通过剥削工人来发财。虽然国家的政策是保护工人,五险一金是必须的,但是实行起来却是很难的。很多农村来的工人,他们看到的是钱,他们打短工,甚至为了多赚点而宁愿不要保险。工厂给工人交纳保险也是一拖在拖,很多人都是保险没办下来就被辞退了,甚至最后的工资都要不到。

他们的生产也是靠贿赂官员而顺利进行的,要不然怎么会有三鹿奶粉那么长时间的肆虐?在出现第一例死亡后厂家进行的不是调查而是封口,那么这是封谁的口,应该是记者和当地的有关官员。如果我们推行新的政策,他们的每个环节都在我们的监督之下,而且有礼也送不出,那么势必会引起他们的不满。进而把关系的触角伸到省里乃至更高,从而来压制。

还有房产类,一平米如果是5000元,那么这当中又有多少是批地皮送礼和招标送礼的钱呢?如果以后交易公平,他的房价会是透明的,他多销售的价格会被政府所制止。一个业内的朋友曾经跟杨龙说过,一平米的建筑价格是1000远左右,当然那是工程师算的,记得那是99年的价格,那时候发到工人手里的工资一天是17元,而工程师的预算是一个工人一天50元。在材料上工程师也是按足标号的混凝土标准设计的,而自己在打工的时候,一罐混凝土按监理的标准是两袋水泥,可监理不在就是1袋。那么这当中开发商又有多少利润呢?现在不过几年的时间,就算物价涨了,也不会涨的这么多,房屋价格不应该涨这么多的。如果我们政府控制得当的话,这价格一定会降下来。但那样的话这些人的利益肯定受损,也会抵制自己。

第二是小资产阶级,现在的许多白领也算是,小手工作坊也是。但这两者之间的差异是很大的,他们无疑都支持反对腐败。可一旦反对腐败到一定的高潮,他们这一阶级是否还会安于自己的工作呢?小资产阶级无疑是自由的一个阶级,也是思想最活跃的阶级,还是不怕天下大乱的阶级。怎么反对腐败既能获得他们的支持又能使他们遵守自己的秩序呢?

还有工人阶级,这里又细分为国营工人和私营工人、长期合同有保险的技术工人、打短工的农民工人、还有为生活所迫想找安定工作而又没有的那种,他们没有保险,思想也是最不稳定的一种。

还有农民阶级,这一阶级无疑是改革的忠实支持者,但多年来斗争的经验教训和一些观念的侵蚀,他们还有那么大的热情吗?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是现在很多农民的思想,杨龙和很多人聊过。他们的观念就是好好种地,和村长搞好关系,村长要来扶植款和他们没关系,因为他们已经失望了,他们对国家给他们的利益看做不是自己的。只要村长不剥削他们就好了,一个很有关系的书记和县里关系好,跑来钱给村民修了路,老百姓把她供到了天上。他们不会问要来多少钱,他们只是认为那是人家书记凭自己的关系要来的,能给老百姓分一点就不错了,至于书记自己捞多少这些农民觉得那是应该的。这种思想在加上农村的裙带关系,这些农民能支持自己的工作吗?自己毕竟只是反对腐败、推行新政,不能搞大规模运动。

杨龙坐在树下一看就是一天,一遍又一遍的缕着思路。连饭都是曼茹送到跟前,一连几天下来,杨龙瘦了十几斤,眼睛都凹进去了。这白天看书,晚上想问题睡不着,常常是天亮了才睡,就是铁打的人也受不了。杨龙感到从未有过的压力,开始的激情现在都被磨的差不多了。他常常抓着自己的头发一遍遍问自己:难道为老百姓办事情会这么难吗?毛主席他老人家的著作在今天到底起什么作用呢?

就在杨龙快要崩溃的时候,老李来了。曼茹看到老李是即怨恨又激动。怨恨他把杨龙折腾的人不人、鬼不鬼的,激动的是指望他来了能给杨龙一点帮助。现在的杨龙不光曼茹心疼,连一向对儿子狠心的杨老汉都看不下去了,心想着不就是当个官吗?看电视上当官很轻松啊!拿笔签字、拿嘴喝酒、拿屁股坐车、拿手搂钱,还拿那什么家伙去夜总会找小妹妹腐败。只要儿子不这么干不就得了吗?犯的着这么上火吗?杨老汉开导杨龙,可是杨龙听了不是苦笑就是摇头,杨老汉真的怀疑自己的儿子疯了。

“杨龙,怎么啦?还没当官呢就这样了?那当官以后还得了。那压力比这还大啊!”老李听曼茹和杨老汉说杨龙的情况不禁有些感动也有些悲凉。感动的是杨龙能这么仔细的研究为官之道,悲凉的是现在的社会竟然让杨龙这样的有志青年如此为难。这个社会固然腐败多,但决不像杨龙想的那样黑暗。像老连长、王处长、自己、还有很多人都是支持他的,看来这小子还是对社会太悲观啊!我得帮助帮助他,要不然还没上任这人就得疯了。

老李知道现在用语言是劝不了杨龙了,索性叫上他出去散散心吧!两个人走上公路,坐上汽车来到县里。现在的杨龙几天也没刮胡子,脸也消瘦了许多,所以别人也认不出来他了,到是少了很多麻烦。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