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 第二卷 踏浪重飞 第二十八章 我不是走狗

乌马罗夫同志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2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22.html[/size][/URL] 痛啊。 浑身上下都在痛,脸上痛,牙槽痛,背上痛,腿痛,屁股痛,脑袋里面也在痛。可以说简直是无一处不痛了。这下子,我真切地感受到了“下地狱”的美妙滋味。 “该死的政府走狗,还不老实,”我听到身边很近的地方有人在愤慨地说道,“蛇皮哥,我看就不要在她身上浪费药了,毕竟我们受伤的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22.html


痛啊。

浑身上下都在痛,脸上痛,牙槽痛,背上痛,腿痛,屁股痛,脑袋里面也在痛。可以说简直是无一处不痛了。这下子,我真切地感受到了“下地狱”的美妙滋味。

“该死的政府走狗,还不老实,”我听到身边很近的地方有人在愤慨地说道,“蛇皮哥,我看就不要在她身上浪费药了,毕竟我们受伤的兄弟还在外面叫唤呢。”

另一个声音结结巴巴地答道:“不行,我……我们必须……必须……必须从她嘴里问出公……公司的大阴谋,这是最重……重要的。”

“唉,如你所愿。”先前说话的那人叹了口气,“水杨酸片剂,这是我自己以前私藏的。”

什么?水杨酸?这个名字听起来蛮熟悉的……哦,对了,那就是阿司匹林啊!没想到这个时代还会有阿司匹林这种好东西,我正疼得欲仙欲死呢,看来命运还没有把我抛弃,这可真是雪中送炭啊!

想到这里,我身上居然又有了不少力气,“霍”地睁开眼睛坐了起来:“大哥行行好,快把药给我吧!”

“啊——”面前的两人被我的动作吓了一跳,齐齐后退了两步。接着其中一个比较高的人——从口音判断就是那个居然敢管本姑娘叫“走狗”的家伙,狠狠瞪了我一眼,说:“该死的母狗,乱动什么?”

“闭嘴!”我怒了,“你敢说本小姐是母狗?你这头蠢猪懂得什么?”

“别……别激动!”那个说话结结巴巴的“蛇皮”见那混蛋朝我抡起了巴掌,连忙紧紧扣住了他的手腕。没想到他说话结巴,手上的动作倒是快得一点不含糊。那人无奈之下,只能放弃了搧我一耳光的打算,放下手忿忿地骂道:“母狗你记住,你们那BUB公司,还有这个狗屁理想国都他妈的长不了……”不过还没等他继续骂下去,那个说话结巴的矮子就把他拖出了屋外,顺便锁死了房门。

我仔细看了看药瓶上的日期,发现还在保质期内,才惴惴不安地吞下了几片阿司匹林药片。其实就算还在保质期也不保险,因为奥菲莉亚早就告诉过我,BUB医药分公司习惯于把药瓶上的标签换掉,给过期药贴上没有过期的标签。而像水杨酸这类化学物品,没有化工企业或者实验室就无法合成,所以不可能是土制品,只有可能是BUB医药分公司的产品。不过事到如今,就算它是过期的我也只能吃下去,否则没被药毒死,先被疼死了。

幸好这瓶阿司匹林好像还真的没过期,或者是我的心理作用,反正在闭着眼睛坐了几分钟之后,我浑身上下的疼痛感算是减轻了不少,手脚的关节也可以做比较大幅度的活动了。我坐起身来,打量着这座房屋。

说实在的,这房子与我以前见过的基地人居住的房子实在没什么两样:用大量碎石铺在地基上充当防潮的地板,粗糙加工的圆木搭建的墙壁,没有窗户,只在一人高的地方开有一些很小的可以在紧急情况下当做射击孔的气窗。我现在就坐在一张铺有硬草席的床上,屋里除了一张明显是自制的木头矮桌外别无长物,很好地体现出了伟大的理想国的鲜明特点:除了巨富,就只有赤贫。

我在狭小低矮的房间里活动了一下筋骨,感觉稍微好了一点。看来本姑娘就是有做俘虏的天赋,又一次被人家请回基地做客了。

过了一会,一个穿着土制迷彩服的少女跟在那个说话结结巴巴的矮子后面推门进来了。两人各自搬了一个用掏空的树墩做成的“凳子”,往我面前一放就坐了下来。我自然不愿输了气势,索性坐在了那张散发着体臭味的破床上,狠狠地盯着他们。

那少女见我摆出这副架势,显得很是棘手,连忙掏出一块用草纸包着的红糖和一只“黄拳”递到我面前:“别这样,这里是我们党的松果村基地,我发誓肯定没有公司的眼线,你知道什么不妨讲出来。”

呵呵,问得真直接。可惜我实在不能告诉她什么,因为BUB公司行事早就习惯了靠庞大的资本或者公司卫队的武力去霸王硬上弓,根本就不会想到对外搞什么“阴谋”(奥菲莉亚告诉我,公司内部的中下层人员为了往上爬,互相之间倒是阴谋诡计明枪暗箭无所不为的)。不过话说回来,这两人早就先入为主有了成见,我要是说我执行的只是一次常规的新机型试飞,只怕他俩是不可能相信的。为今之计,只能先想想对策了。于是我把红糖掰下一块放进嘴里,开始啃那个金灿灿的“黄拳”。

“黄拳”也是核大战留下的伟大成果,外形就是一只拳头大的金黄色苹果。这种水果的祖先据说就是苹果,在遭受辐射后变异成了生长快速的藤本植物,只要一天有两小时光照,在各种地方,包括臭水沟的污泥里都能长得很好。理想国的民众大多由于贫困而吃不上蔬菜,更别说人工合成的维生素了,而这种四处可见的野生苹果则是他们为数不多的维生素来源之一。如果没有“黄拳”,只怕理想国的人均寿命都要降低不少。不过它的唯一坏处就是酸得要命,必须和红糖一起吃,否则哪怕咽下去都得吐出来。

我闷声闷气地吃下了半个“黄拳”,酸涩的果汁流得满脸都是,不过严重的干渴感也减轻了不少。这时蛇皮看我不说话,急了,赶紧示意那少女继续给我做思想工作。

“不必继续问了,”我笑着说道,“也许你们以为公司策划了一个大阴谋,所以才兴师动众来袭击奥图夫空军基地,对不对?”

“那是当然,你赶快把BUB公司研究超级武器打算灭绝所有基地人的阴谋细节告诉我们,我保证一定对外保密,并且给你一大笔钱。”那少女误以为我“承认”了,觉得事情有了眉目,连忙催促道。

“那你恐怕要失望了,不过我倒是另有隐情可以告诉各位。”我在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在不断自言自语:奥菲莉亚你就谅解我这次吧,我这回也是迫不得已,必须说出组织的事才有机会脱困了。如果别人实在不会相信你的话,而你又不能提供他们想要的“真相”时,如果不打算撒谎,最好的办法就是告诉他们另一个重要的真相。但愿他们会相信我的话……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