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魂团 正文 第二章 血性男儿 1

大沿帽 收藏 16 5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0.html


血性男儿1938年5月13日,厦门沦陷之后的那个夜晚。

唐家大院,唐家的佣人在唐天捐出自己的全部家产之后就已经全部打发回家,只留下一个老管家陈伯,已经六十多岁,他从二十多岁就住在唐家,曾经娶过妻子,但是没有生育,妻子也在很多年前病亡。

陈伯没有离开,是因为唐家就是他的家,离开了这里,他没有可以去的地方。天没有黑,唐天就把陈伯叫到身边说:“陈哥,你收拾一下东西,带小若走。”

“我们一起走吧!日本人恨你入骨,厦门沦陷了,日本人在外面烧杀抢掠,无恶不作。”陈伯看了一眼唐天,依依难舍,多少年了,两人如亲兄弟一样,情深义重。

“我不能走,也不会走,这里是我的祖国,我的家,我们世代都居住在这里,永远要住在这里!”唐天坚定地说。

“如果日本人来了怎么办?”陈伯忧心忡忡地问。

“我就是要等小日本来。”唐天咬着牙,须眉倒竖。这个时候唐天的女儿唐小若从闺房里出来问:“爹,我和陈伯到哪里去?你和妈呢?”

唐小若明眸皓齿,苗条纤细,美丽如花。她不仅仅会读书识字,还跟父亲学过几招功夫。唐天在四十岁才有这个女儿,视若掌上明珠一般,百般疼爱。

一看到女儿,唐天就变得慈祥温和起来:“小若,你和陈伯到漳州乡下去住一段时间,我和妈在这里等你哥哥,等到你哥哥之后,我和你妈就来漳州找你们……”

“听说日本人进城了,我们是要躲日本人吗?”唐小若眨着明亮的大眼睛懂事地问。

“这里是我们的祖国,是我们的家,我们为什么要躲日本人?我们迟早要把日本人赶出中国去,今天是陈伯要到漳州的乡下老家走一趟,顺便带你去玩玩……”唐天疼爱地看了女儿一眼,平静地说。

“好的。”唐小若点点头。

唐小若去了母亲的房间,看见母亲坐在床沿上偷偷地哭泣,一见她进来,慌忙转过身去,把眼泪擦干净了,回头对女儿一笑说:“东西收拾好没有,先和陈伯走,我和你父亲隔一段时间再来……”

“妈,女儿舍不得离开你。”唐小若扑入母亲的怀抱,撒娇地说。

“孩子,你长大了,要听话,快点走吧!”母亲轻轻地拍着女儿的肩膀说。

外面,唐天长长地叹息了一声:“陈哥,孩子就跟你了。”

乘着夜色,陈伯和唐小若出了唐家后门……

唐家院子里一片静寂。唐天坐在院子里,茶几上是一壶烈酒,他已经喝了大半。夫人陈氏在一边默不出声,眼中的泪水摇摇欲滴。

“你不要伤心了,汉儿是一条好汉,我以有这样的儿子为荣。”唐天端起一大杯酒,一饮而尽,“国难当头,匹夫有责,好男儿不挺身而出,那么我们的国家就只能任人宰割,天下的百姓,就永远没有好日子过!只能做亡国奴……”

厦门守军战败,伤亡惨重,壮丁义勇队全部英勇牺牲,这些事早就传到了唐天的耳中。陈氏虽然不理解丈夫为何对自己的儿子这么狠心,但是,她知道自己的丈夫是一个真正的男人,一个值得托付终身的好男人。

“我们的孩子……”陈氏一想起儿子就流泪。

“不许哭!”唐天威严地看了她一眼,厉声止住她。

“孩子是我生的,我心里难受。”陈氏痛苦地说。

“他也是我儿子,而且是我唐家惟一的传人,他是为了这个国家而死,死得伟大,死得值得,我们的国家,有多少他这样的好男儿都已经流血死去,他们不死,怎么可能把强盗赶出家门……”唐天激动地说。

外面忽然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一大群日本人和中国汉奸闯了进来,走在最前面的就是日本海军陆战队的龟田大队长,他的一只耳朵被割掉,现在包着绷带。旁边是日本黑龙会的平田一郎。这个平田一郎潜伏在厦门的时候,已经拉拢了很多中国的地痞流氓,这些忘恩负义的家伙没有廉耻,帮着日本人对付中国人。

其中一个油头粉脑的家伙叫刘三,跟着平田一郎最久,会说些日本话,早已经忘记了自己的祖宗,现在给日本人当翻译。

“日本鬼子,唐爷等你们很久了。老婆子,把我的刀拿出来!”唐天顿时豪气干云。身后陈氏把他的一把刀双手捧了出来,唐天抓起刀,陈氏深深地看了一眼丈夫,回到屋里,把门关上……

龟田身后的日本鬼子哗啦啦地举起枪。龟田把手一伸,后面的鬼子把枪都放了下去,龟田对刘三说了几句。刘三蹿前几步,把额头上的头发甩了甩,大拇指对着龟田一挑,阴阳怪气地说:“老家伙,皇军说了,你的儿子,参加壮丁义勇队,杀了皇军,现在已经死啦死啦的!皇军说了,你们也该死啦死啦的,统统死啦死啦的……”

“哪个地方钻出来的杂种?”唐天轻蔑地斜了一眼刘三,手一动,酒壶对准刘三就砸了过去,不偏不倚,正中他的嘴巴,顿时把他的门牙敲碎了几颗,刘三发出一声怪叫,捂着嘴,鲜血淋漓,躲到日本人的后面去了。

“老头,我的告诉你,你儿子,杀了皇军,已经死啦死啦的!”龟田阴沉着脸,“如果你的刀谱的交出来,皇军朋友大大的,否则,死啦死啦的!”

“想要我的刀谱,容易,老爷现在就教你们!”唐天哈哈大笑,面无惧色。他把刀横在面前,威风凛凛。

“这个老家伙很厉害的。”刘三小心翼翼地从日本人后面探出头来,满脸鲜血,心有余悸。

一个日本兵从后面踢了他的屁股一脚,刘三栽倒在地,来了个饿狗啃地。

“我再说一遍,交出刀谱,朋友大大的,否则,死啦死啦的。”龟田恶狠狠地说。

“我答应你,可是我的刀不答应。”唐天横眉竖目。

“老家伙,不知道好歹……”龟田恼羞成怒。

“虽然我的人老,但是我的刀不老,一样可以砍日本鬼子的头,来吧!”唐天一声大吼,地动山摇。他把刀慢慢地举过头顶,须发俱张,威风凛凛。

龟田一挥手,身后一个日本兵拔出长长的武士刀,跳了出来,双手紧握,嗷嗷怪叫,抢了上来。

“小日本,今天教你怎么用刀!”唐天双脚如铁柱生根,纹丝不动,动的是身子,一侧,就让过日本鬼子当头劈下的刀,然后刀一挂,挂住鬼子的刀,一声吼,武士刀就被挂飞了出去。

双手空空的鬼子大吃一惊,脸色惨白,想扭身逃跑,唐天的刀反转了回来,连肩带背,砍去一半,日本兵顿时倒了下去。

哇呀呀!又有两个日本浪人抢了出来,这两人是黑龙会的,比普通的士兵刀法要好,想仗着人多取胜。

唐天大发神威,精神抖擞,一把刀如泼风一样,左劈右砍,上挑下撩。两个日本浪人蹦来跳去,占不了半点便宜,而且几招一过,两人渐渐招架不住了,唐天看到一个破绽,一声怒吼,一刀把一个鬼子的双手斩断。另一个鬼子大吃一惊,手上慢了,被唐天拦腰一刀,砍倒在地。唐天双手抱刀,须眉倒竖,厉声吼道:“小日本,你们一起上,老爷我要大开杀戒……”

“砰砰!”一个日本士兵慌乱中开了枪。

“砰砰砰!”一排日本兵对准唐天开了枪。

唐天身中数枪,他的身体一阵摇晃,退了几步,靠在一堵墙上,怒目圆睁,双手依然把刀握住,举过头顶。

日本人不敢靠近。

“老家伙死了没有?老家伙该死了吧!”刘三战战兢兢,面色如土。

一个黑龙会的日本浪人壮着胆子过去,只见唐天一动不动,知道唐天已经死了,就踢了唐天一脚,唐天伟岸的身躯如山一样倒下了。这个日本浪人躲闪不及,被唐天倒下的身体压住,雪亮的刀锋正压在日本浪人的脖子上,一颗人头滚落下来。

日本人尽皆骇然。良久,几个鬼子踢开房门,陈氏已经悬梁自尽了……


陈伯与小若乘着夜色,进了一条无人的小巷,忽然从前面的高墙上跳下几个黑衣人挡住了去路,两人大吃一惊,想回头的时候,身后也多了几个幽灵一样的日本浪人。

“不要放走了唐家的人。”原来这些日本浪人都是黑龙会的,平田一郎要对付唐天,也料到唐家的人会走,所以,早已经在这里等他们。

“孩子,不要害怕,等一下我挡住日本人,你先走。”陈伯从腰上拔出了一把短刀,一手牵着小若,往前面就冲。

小若不害怕,来不及害怕,她随身也有一把匕首,前面的日本浪人呀的一声怪叫,几个人的武士刀都刺在陈伯的身上。陈伯没有躲闪,他的短刀也插在一个日本浪人的脖子上,然后,他的人倒下的时候抱住一个日本浪人的腿,一边大叫:“快跑!”

他只是一个平凡的老人,他拼的是勇气、决心和鲜血。

那个日本浪人踢了几脚,也踢不开陈伯的双手,一挥刀,喀嚓,陈伯的双手被砍断,日本浪人才抽出腿来。

小若冲不出去,一个柔弱的小女孩,怎么可能冲出去。

“花姑娘,我们大大的喜欢。”几个日本浪人淫邪地笑,一边围了上来。小若明白会发生什么,痛苦地喊了一声:“爹,娘,女儿先去了。”回转匕首,在自己的脖子上一划,顿时香消玉殒……

几个日本浪人兽性大发,用刀将小若和陈叔的尸身糟蹋了一番,方才离去。

天上的明月躲进了一片黑云背后,大地一片黑暗。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