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击手 正文 第一章 1

大沿帽 收藏 19 184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9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91.html[/size][/URL] 第一章 晋南黄河北岸中条山山区附近,日军五十匹马队浩荡奔来,一匹马上五花大绑着一个身穿西装的中国男人,此人正是那个能交代有价值情报的汉奸陆鸣。陆鸣曾是军统资深特务,后被日军俘虏,降敌。陆鸣身旁是指挥马队前进的日军大佐。 马蹄腾起黄沙尘土一片。黄沙尘土中,一支经过伪装枯枝般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91.html


第一章

晋南黄河北岸中条山山区附近,日军五十匹马队浩荡奔来,一匹马上五花大绑着一个身穿西装的中国男人,此人正是那个能交代有价值情报的汉奸陆鸣。陆鸣曾是军统资深特务,后被日军俘虏,降敌。陆鸣身旁是指挥马队前进的日军大佐。

马蹄腾起黄沙尘土一片。黄沙尘土中,一支经过伪装枯枝般的狙击步枪枪管慢慢抬起,瞄准镜后是那双凌厉的眼睛,不再有四年前的玩世不恭,不再稚气,多了愤怒和仇恨。

这个一身伪装服的职业军人,相貌改变并不大,唯有眼神显得超出年龄的成熟,那张脸显然很久没有笑过,肌肉略显僵硬。

国仇家恨,彻底改变了龙绍钦,他像一头潜伏的狼,恶狠狠地盯着眼前的猎物。他枪上的瞄准镜慢慢移动,镜内是日军大佐紧握在手的那把指挥刀。龙绍钦调整标尺,测量距离,抓起一把尘土,轻抬,再松手,紧盯着北风吹过。尘土飞扬,龙绍钦盯着风中飘浮的尘土。

跟着来的士兵眼巴巴看着龙绍钦,又互相看看,莫名其妙,觉得这位年轻长官实在有点装神弄鬼。

龙绍钦伏身,扣动扳机。扣动扳机的瞬间,他定定地看着瞄准镜中大佐的头部,身体一动不动,眼神冷漠如冰。子弹呼啸而去,准确击中大佐头部。大佐应声栽下马背。大佐倒下的瞬间,龙绍钦迅速滚开。他转移阵地,同时拉枪栓退子弹壳,子弹上膛,立刻卧到,再举枪,一枪击中陆鸣旁边另一名日军士兵。

龙绍钦整个动作连贯流畅,在他的带动下,士兵们士气大振。随着龙绍钦枪声再响,手下一齐开枪。

日军队形大乱,陆鸣的马跑向另外一个方向,龙绍钦拎起枪起身就追。龙绍钦身手矫捷,枪法如神,如入无人之地。

这边机枪手子弹打光,吼着:“子弹!”一旁年轻的装弹手回身拿机枪子弹,一抬头愣住,身后黑压压一片日本士兵端着枪逼过来,人数至少是龙绍钦带来士兵的两倍以上。

装弹手瞪大眼睛,下意识直起身。他刚想张嘴,日军机枪手一串子弹射来,年轻的士兵来不及哼一声,身体后仰,倒了下去。

埋伏的士兵们被包抄过来的日军团团围困住。

龙绍钦一枪击毙陆鸣骑着的马匹,他滚落在地。龙绍钦上前揪住陆鸣,抓起来往回跑。远远见一群日军包围了他们的埋伏地点,只听日军枪声,听不到国军还击。龙绍钦大惊,将受伤的陆鸣推到草丛中,喝道:“不想死就别动!”

龙绍钦拎枪冲进包围圈,不禁惊呆了。自己带来的士兵几乎全部阵亡,尸横满地,其中一名小兵显然受了重伤,倒在地上,身体扭曲着呻吟着。他一见龙绍钦,本能咧开嘴,似笑非笑,可怜巴巴呻吟着:“长官,救我,疼……”

身后鬼子的子弹不断袭来,龙绍钦冷着脸,避着枪林弹雨,艰难地拖着小兵前行。没走几步,小兵疼得走不动,停下来哭。

龙绍钦拽他,死活拽不动,怒吼道:“快走!”小兵伤心地哭着:“长官救我,疼死了,我不想死。”龙绍钦一手搀着小战士,一手持枪射击,终于冲到陆鸣藏身的草丛附近。他沮丧地发现陆鸣伤势严重,失血过多,处在晕厥状态。

龙绍钦一手拖一个,根本用不了枪,才走几步,就被日军发现,日军嚎叫着冲过来。小兵似乎伤势更重了,骨头全没了似的,只剩一具软塌塌的皮囊,一个劲往下垂。

龙绍钦没有时间了,他咬咬牙,放下呻吟着的小兵,语速很快地说:“你躲一下,我待会儿回来救你!”小兵愣住,他和他都知道,他不会再回来。

小兵本来涣散的目光一下攫住龙绍钦,目光如炬,燃烧着惊慌和恐惧。他支撑着站起来,死死抓住龙绍钦的手,声音嘶哑:“长官,我能走!我不疼了!别丢下我!”

小兵双手冰凉,像鸡爪子似的死死扣住龙绍钦的手。眼看日军就要过来,龙绍钦心一狠,甩掉小兵的手,小兵摔倒。龙绍钦转身要走,小兵拼命抱住龙绍钦的腿,做最后的挣扎。

“我不想死,长官!我要回家,我要见我娘,长官我求你,我求求你。”

龙绍钦什么也没想,也不敢想,再拖延下去,等待他的将是死亡。他搀起陆鸣,转身就跑。小兵脸朝下,贴着泥土,刚才他还那么有劲,现在却像被截成两段的蚯蚓。他半睁眼睛,却什么也看不见,意识模糊,嘴巴却不停嚅动着:“长官,让我回家,我不疼了,我要见我娘……娘……”

龙绍钦搀着陆鸣,藏身到一个隐蔽山沟里,迅速俯身于干草枯枝中,几名日军从外面跑过。龙绍钦紧贴沟底,听脚步声远去,慢慢将枪伸出。透过瞄准镜,他看到小兵被日军包围住,两把刺刀将他挑翻过身。小兵软绵绵的,完全失去抵抗能力,腰间的手榴弹根本无力举起,也喊不出话。他面朝龙绍钦方向,满脸泥巴,张着嘴,嘴唇不停嚅动着,没有声音,即使有,龙绍钦也听不见。他生命最后一刻想说的话,龙绍钦知道。

几名日军狞笑着,将小兵团团围住,数把刺刀一起举起,亮晃晃的闪着寒光。小兵茫然的眼睛看着龙绍钦方向,眼睛里是残存求生的意识。

刺刀落下之前,龙绍钦手指扣动扳机,子弹呼啸而过,击中小兵腰间的手榴弹。手榴弹爆炸的时候,龙绍钦觉得炸的是自己的脑子、身体,他觉得自己四分五裂,再也不完整了。

龙绍钦拽起陆鸣,背到身上,疯狂地跑着。身后子弹擦耳而过。龙绍钦觉得自己越跑越慢,终于双脚一软,一个踉跄摔倒。倒下的一瞬,他突然能理解小兵的贪恋,原来倒下去是那么舒服,那么甜美。

倒下去的陆鸣头碰石头,发出可怕的咔嚓声。

龙绍钦一惊,他知道那可怕的声音是从脖子深处传出来的。龙绍钦感到一阵绝望,他跪在地上,搀起陆鸣,陆鸣一动不动。龙绍钦绝望地用双手拍打陆鸣的脸。他的手是那么无力,就是这双手,刚刚舍弃了一条可怜的小生命,硬是把一个活人推向鬼门关。现在绝不可能将一个死人救活。除了扣动扳机,他的一双手毫无用处。

龙绍钦疯了一般猛晃陆鸣,仍无动静。他瘫倒在地,失魂落魄。


林子另一边,八路军太岳军分区独立团侦察连长洪大春率一个班左右战士撤退,大春绷着脸一句话不说,手下七嘴八舌。

略显剽悍的老兵李大刀道:“全被打光了……”二勇插嘴:“中央军就是不经打!”大刀碰一下二勇,两人看大春脸色,都不敢说话了。

只听一阵脚步声,大春挥一下手,战士们立刻拉开阵形,埋伏起来。随着急促脚步声,一身血染国军军服的龙绍钦持枪奔出,他实在是太累了,那么累,他居然还在跑。

大春一见是国军,起身打招呼:“段旅的吧?前边什么情况?”

龙绍钦眼神空洞,面无表情,一声不吭,根本看不见身边这些人。他强撑着自己大踏步走着,与大春擦肩而过。大春回头一把揪住龙绍钦,碰着了他那杆从不离身的狙击步枪。

龙绍钦身心俱疲,可是长期训练的职业本能使他超强敏感,几乎在大春碰触龙绍钦同时,他的枪刷地顺在手上,子弹上膛,枪口对准大春。几个动作瞬间完成,大春还没来得及反应,脑袋已经被龙绍钦步枪顶住。

大春手下动作也相当迅速,几个人哗啦一声散开来,将龙绍钦团团围住,十来支枪通通对准龙绍钦,一起吼着:“干什么你!放下枪!”

龙绍钦枪仍是抵着大春头部,僵在那里,面无表情。大春看出龙绍钦情绪失常,气不得恼不得,对手下喝道:“都放下枪!”

战士们不放枪,大刀喝道:“小白脸先放下!”

龙绍钦一动不动。大春暴喝一声:“放下!”战士们端着枪退下,人人眼中怒火中烧。大春不动,故作一脸轻松,笑道:“你段旅哪部分的,我没见过你啊?”

龙绍钦将枪慢慢收回,缓缓偏过头,看大春一眼,仍是麻木冰冷的眼神,但眼神深处透着丧心病狂,大春不由一愣。龙绍钦掉头离去。

大刀等端起枪要追,大春疲惫地说:“算了。”二勇气急败坏地说:“连长,这小子都屙你头上啦!”大春像没听见一样,脑子走着神。一旁大刀哼一声:“连长能让这狗日的小白脸欺负了?连长是可怜他,你没看他那操性?丧家犬一样,肯定是个雏儿,没见过流血。”

旁边一个士兵手指脑袋:“这地方受刺激了,傻掉了。”二勇等几个士兵附和着:“就是,疯狗一条!逮谁咬谁!不识好歹!”

大春却像没听见大家说话一样,仍然看着龙绍钦离开的方向,痴呆呆的。


小特务张桅跌跌撞撞跑进会议厅,脸色苍白,神情紧张。段旅长似乎已经料到结果,面色难看。张桅一板一眼地报告着:“报告旅长,参谋长,我们的人……被鬼子打了反伏击,全体阵亡。”

段旅长一言不发。文轩大惊:“陆鸣呢?”

“也死了。”

段旅长闷了一会儿,终于开口:“龙绍钦怎么样?”张桅摇了摇头。文轩喃喃自语:“怎么会……”张桅走近一步说:“我们已经抓了三名汉奸嫌疑,正在审问。”

文轩猛地转过脸,表情冷酷。段旅长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要说什么,只是叹了口气。段旅长不吭声,他在琢磨他的部下,那个有着狼眼神的少年,不会那么轻易就倒下。


龙绍钦不知自己走了多久,也不知走到哪里,一切凭本能,两条腿把他拖到哪儿,就到哪儿。他们说他像狼也好,狗也好,就是不像人。他觉得自己不像人,身边的人也不像人了。

他有多久没和人交谈过了?他有多久没想过这个问题?

龙绍钦突然瞎了,他眼睛越睁越大,却什么也看不见,迎面来人他没意识到,和对方撞个满怀。两人都愣生生站住,瞪着彼此。

龙绍钦一身血迹斑斑的军装,没有帽子,手里攥着那支狙击枪,表情呆滞。文轩见是龙绍钦,疑惧道:“你还活着?”龙绍钦看着文轩那张脸,没有反应,茫然地迈步要走。

文轩挡住,厉声问:“陆鸣呢?”

“死了。”

“其他人呢?”文轩声音歇斯底里,他在迁怒他,怀疑他。要是被他认定为汉奸,他格杀勿论。龙绍钦死气沉沉地回答:“全部战死。”

文轩紧盯着龙绍钦,声音突然平静下来:“可你活着?”龙绍钦一愣,迎着文轩的目光,他想回答却回答不了。

段旅长闻讯赶来,关心地问:“受伤了,严重吗?”龙绍钦仍是要死不活地答:“没有。”文轩背对着段旅长说:“旅长,我要跟这个人谈话。”

段旅长绕到文轩面前,提醒说:“参谋长,你还有事情要处理。”话音未落,果然远处有人喊:“参谋长,电话。”文轩离开后,段旅长面对龙绍钦,声音尽量放缓:“你写个报告,把情况讲清楚。”

龙绍钦一动不动。他这种精神状态段旅长太熟悉了,他的兵回来以后大部分都是这种死样子,他也总是这样安慰他们,他自认是个体恤士兵的好长官。令他诧异的是,龙绍钦态度坚定地请求退役。一个与日本人有着血海深仇的神枪手,在关键时刻,居然要求退役,他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