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坦克兵 游击战 第五十七章 麻山之战(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45.html


这一次,鬼子可谓是来势汹汹,大有一举歼灭李斌的独立旅的架势。

黑龙江的八月下旬,已经是秋高气爽,秋风送来阵阵凉意,然而,这里很快就会被灼热的战火熏烤得炎热不堪。

根据侦察兵的汇报,日军这次携带大量重武器。然而,李斌却不以为然的说:“我们在南沟布置防线,这样可以保护麻山镇和麻山火车站避免遭受炮击。不要看日军重炮多,可是他们的炮弹并不多!等他们轰完麻山阵地,估计已经没有炮弹可以轰击麻山镇和麻山火车站!”

确实如此,日本缺乏资源,就连子弹都要节约使用,更不用说昂贵的炮弹。这次虽然说日军携带了一百一十六门大小火炮,可是炮弹并不多,每门150重炮能够分配到四十发炮弹就已经很不错了,就算是120重炮,也只有五十发左右的炮弹。

李斌是很清楚的,通过他所学习到的诺门坎战例中知道,关东军的炮弹储备并不多,日本人大量的钢铁都被用于制造军舰,能够留给陆军的很有限。就算是炮弹,日本人也是优先提供给海军。

也就是因为抓住了日本人的弱点,李斌采取多层防御体系,去消耗日本人的重炮炮弹。一旦那些令人恐怖的重型火炮炮弹耗尽,剩余的75毫米炮,就将成为居高临下射击的高射炮甚至是高射机枪的靶子!

而李斌这边,弹药还是比较充足的,打下鸡宁外围几座城镇和煤矿,他获得大量枪支弹药。当然,宝贵的重炮炮弹和高射炮弹不多,那些还是要节约使用。

一九三二年八月二十二日早晨八时,日军向麻山的李斌独立旅发起猛烈的进攻。

亲自担任指挥的冈村宁次拔出指挥刀向前一挥:“攻击开始!”

首先发威的是150重炮和120重炮,日军炮兵忙忙碌碌,把炮弹装填到炮膛内。

重型火炮吐出一道道橘黄色猩红色的火舌,呼啸的火舌离开炮口,带着刺耳的尖啸声向南沟方向狠狠砸去。

“咻-咻”炮弹落在阵地上,随着一声接一声“轰轰”巨响,炸开无数翻腾的烈焰,大树在爆炸声发出悲戚的“吱呀”声中轰然倒塌,土疙瘩和碎石块纷纷扬扬飞上空中再落在地面上,打得地上一阵“沙沙”作响。

随后,迫击炮和山炮,野炮,步兵炮一齐射出无数弹雨,呼啸怪叫的炮弹落下,把地面炸出一道道黑红相间的烟柱。

整个大地都剧烈的颤抖起来,躲在防炮洞中的战士们听着外面不绝于耳的爆炸声,都在焦急不安的等待着。

有的防炮洞不幸被重炮炮弹直接命中,一霎间整个地洞就被翻到地面上来,躲在洞内的十多名战士血肉当场就融入到泥土之中,残破的枪支零件撒得满地都是。

李斌的火力部署是前轻后重,而且精锐部队都布置在后线,被放置在前沿阵地的多半都是一些经验不是很丰富的战士。

空气中弥漫着呛人的硝烟味,熊熊烈火舔舐着残缺不全的树木,灼热的气浪所到之处,把空气熏烤得令人感到窒息。

空气中传来一阵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六架日军轰炸机掠过阵地上空,就像母鸡下蛋一样向地面投下成片成片黑色的炸弹。

对于那些鬼子轰炸机的空袭,李斌并没有急着下令防空火力开火射击,而是让躲藏在两座山头反斜面工事内的高射炮和高射机枪要冷静地耐心等待。

经过八分钟的猛烈炮击之后,日军重炮渐渐停止射击。

空中的日军飞机投完炸弹,降低高度在低空盘旋,随时准备引导炮兵对暴露的地面目标进行轰击。

各种75毫米的山炮,野炮和步兵炮压低炮口,准备在步兵冲击的时候,对步兵进行有力的火力支援,对暴露的火力点进行精确点射。

随后,冈村宁次放下望远镜之后,他拔出指挥刀向前一指:“杀嘎嘎!”

成群结队的伪满正规军挺着上好刺刀的步枪,向义勇军的阵地上猛扑过来。日军士兵端着上好刺刀的三八枪,跟在伪军后面发起冲击。抬着九二式重机枪的日军机枪手向前奔跑,抵达预定的阵位后放下机枪。

伪军机枪手也纷纷跟上,把马克沁重机枪和捷克式轻机枪架起来,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义勇军阵地。

日伪军分散开,以散兵线向李斌独立旅的方向发起攻击,轻重机枪担任火力压制,掷弹兵掩护步兵冲击。

就在日军的炮兵停止轰击之后,李斌走出地下坑道,走进指挥所内。他拿起望远镜,看到了黑压压的一片来袭之敌。

放下望远镜之后,李斌一声令下:“所有作战单位准备迎战!高射炮和高射机枪准备,对空中的日军飞机进行攻击!”

战士们纷纷从防炮洞中跑出,穿过交通沟,向各自的防御阵位奔去。

此时,空中的六架日军轰炸机发现走出坑道的中国士兵,这些轰炸机立即凶神恶煞般向地面猛扑而来。

“哒哒哒”带着刺耳尖啸声的飞机射出一道道火舌,如同一条火鞭一样抽打在地面。子弹发出怪叫声从空中射入战壕内,打得战壕边缘飞沙走石,罪恶的子弹把那些正跑向阵位的战士接二连三撂倒在血泊中。

“打!给我狠狠打!”暂时担任防空营营长的刘汉山猛地一拳狠狠砸在桌子上。

“咚咚咚”高射炮的怒吼声响起,地面射出一道道火舌,复仇的炮弹向空中的敌机飞去,在蓝天上炸开一团团黑色的烟云,从云朵中飞迸出不计其数锋利的弹片,如同箭簇一般向那些日军轰炸机的方向猛扑而去。

与此同时,高射机枪也发出怒吼声,八道猩红色的火镰射入空中,编织成一张密集的火网拦在日军轰炸机前方。

华山和龙王庙山头射出无数火舌,复仇的子弹炮弹飞上天空,弹痕划破碧蓝的天空,交织成一幅美丽的图案。

突然,一架正在俯冲扫射的日军轰炸机猛然一震,机身上冒出滚滚浓烟,飞机发出怪叫声翻着跟头向地面栽落。

不久,飞机坠毁在地面,炸成一团巨大的火球。

紧接着,又是一架正在俯冲扫射的八八式轰炸机被高射机枪子弹击中,机身蒙皮被撕开几个破洞,受伤的轰炸机拖着滚滚黑烟,向哈尔滨方向狼狈逃窜。

发现地面的高射炮和高射机枪射击,那些肆虐的日军飞机连忙拉起,试图躲避从地面射上来的子弹和炮弹。

然而,一架九一式战斗机却来不及拉上高空,就被从后面射上的一串高射炮弹击中。

“轰”炮弹在飞机后面炸开,暴雨般射出的碎片把这架战斗机打得千疮百孔,飞机马上燃起熊熊烈火,发出悲鸣声一头栽向地面。

成功打退了敌机的防空兵马上就把高射炮和高射机枪拉回到掩体中躲藏,当战士们刚刚把这些宝贵的防空武器拉回去的时候,日军的150重炮炮弹和120重炮炮弹就带着刺耳的呼啸声飞上山头。

炮弹落在地面炸开翻飞的烈焰,整个山头都在剧烈颤抖着。然而,躲在反斜面工事内的防空兵却毫发无损。

日伪军已经开始向阵地发起冲击,李斌从望远镜中看到这一切,他大吼一声:“打!”

命令通过电话线传到各级基层指挥员那里,所有的连排长一齐发出怒吼声:“打!”

首先开火的是狙击手,一排清脆的枪声响起,子弹呼啸而出,数名日伪军机枪手和掷弹兵头顶喷出刺眼的血箭,相继栽倒在地上。

步枪兵从壕沟内射出步枪,一排子弹旋风一样飞去,把冲在前头的一批伪满军士兵撂倒在阵地跟前。

那些日军神枪手纷纷趴下射击,鬼子的枪法相当精准,不少露头射击的战士被罪恶的子弹击中,倒在战壕中。

可是,鬼子神枪手很快就遭到打击。李斌的神枪手和狙击手冷静地射出一颗颗子弹,打飞那些鬼子神枪手的钢盔,掀开他们的天灵盖,把他们的脑袋打成烂西瓜。

自然,仅仅凭借步枪,是无法阻止大规模冲击的敌人的。很快,冲在最前头的伪军就已经抵达距离第一道壕沟不足三十米之处。

突然,壕沟内飞出铺天盖地的手榴弹,向伪军人群中狠狠砸来。

这些手榴弹都是加了简易的石头“外衣”,落在人群中炸开一团团火球,不计其数的钢铁碎片和小石头四处横飞,剧烈的爆炸声,成片成片的伪军发出惨叫声倒在地上。

投完一排手榴弹之后,第一道壕沟内的战士迅速后撤,通过交通沟,向第二道壕沟跑去。与此同时,数挺精心隐藏的机枪火力点推开石块,黑洞洞的枪口露出来,对准那些正乱叫着冲向阵地的伪军。

很快,伪军就已经冲到第一道壕沟前,到了这里,他们才发现这是一条很宽很深的壕沟,只要跳下去,那么就将无法向对手射击。

就在那些伪军士兵在犹豫要不要跳下去的时候,李斌的机枪手们就已经开始发言,暗藏的单兵地堡中,十多挺歪把子轻机枪和六挺捷克式机枪一起发出怒吼声,暴雨一般的子弹呼啸着飞向伪军人群,把那些徘徊在壕沟边上的伪军士兵打得纷纷倒在地上。

没有被打死的伪军这时才发现,这条壕沟前面就几乎没有任何障碍物,就连一根草都被拔出,一块小石头都被搬走。此时,在第一道壕沟前的伪军只能是白白挨打,于是他们不假思索的接二连三跳进壕沟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