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女匪红玉传 正文 第六章 救弱女 义结金兰(3)

赵家明 收藏 23 1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8.html


第第六章 救弱女 义结金兰(3)

九龙山的这伙人就是要冒借治安队名义混入夏朝兴家,自己答应与否,与众治安队员性命攸关,夏朝兴也不是什么好人,还是治安队员性命要紧,高队长想到此,就说:“夏狗无恶不作,也该让他长点记性,大小姐行侠仗义,我的弟兄们理当协助。”

“高队长通台(‘通台’为本地土语,意为‘通情达理’),事后少不了你好处!”穿山甲还是要给他些甜头。

喜宴定在农历十八,十七晚上是“花夜”。婚事“花夜”和“丧事”大夜有雷同之处,都是本地习俗,有钱人家大多要办“九大碗”,有的还要放焰火、请戏班唱戏,一般人家就炒几个小菜招待客人则可,但燃放鞭炮是少不了的。

夏朝兴是认识治安队高队长的,治安队员他就弄不清楚,也没必要,野猪等几个九龙山弟兄就随高队长顺利进入了夏家大院,穿山甲等暂且留在治安队。

大院里早已张灯结彩,宾客盈门,川剧《宝莲灯》唱罢又是《天仙配》,甚是热闹。十五的月亮十六圆,十七之夜还是不错,皓月当空,花好月圆,明日就要抱得美人归,夏朝兴心里甜甜蜜蜜的。

夏家家丁站在大门外,九龙山弟兄冒充治安队也同在,天一黑,红玉带着几个弟兄,趁着幽幽夜色,络绎宾客,得以鱼目混珠,进得大院来。

红玉留意着院子的布局和来往宾客,和一般的地主老财的院子没有多大别,只是有中央炮楼显得与众不同,一挺歪把子机枪,居高临下,指着大门口,有一夫挡关,万夫莫进出的气势。歪把子机枪是日本鬼子常用武器,没想到夏朝兴居然用的竟然有这种家伙。

红玉半天也没见到夏朝兴踪影,九龙山弟兄今天不为劫财,为的是要找夏朝兴寻仇,既然见不到人,那就等到明天再动手也不迟,红玉带着弟兄们悄然离去。

十八日,夏家大院鼓乐喧天,夏朝兴披红戴绿,笑容可掬,吃过早饭不久,众人族拥着新娘子来到。

川西平原,自古土肥地沃,山青水秀,孕育美女如云,那新娘子黄姑娘也是美若天仙,云鬟高耸,蛾眉明眸,但眼里却泪光点点,似有万般苦衷;红装素裹,纤纤细步,显得娇喘微微,身不由已,而夏朝兴喜笑颜开,满脸皱纹,很像一头老水牛,偏偏婚宴请的戏班今天唱的川剧又是《牛郎织女》,真是不伦不类。

“一拜天地!”媒人一声呐喊,婚礼开始,夏狗面带微笑,微微屈身欲拜,黄姓新娘早已泪流满面,久久还是木然而立。夏朝兴本来是强聚民女,还是假装正儿八经找了个媒婆。

“二拜高堂!”媒婆话音未落,野猪就伸手朝怀里掏去,早有人注意到了野猪的一举一动,待他刚刚掏出枪来,两个壮实家丁抢前一步,就将野猪按在地上,夏朝兴果然不是吃素的,是一条凶狗,早有防备,怪不得九龙山头领周黑子就被夏朝兴家丁击毙。

两个家丁拿出绳索,就要捆绑,突然只听得“啪啪”两声枪响,那两个还蹲在地上按住野猪的家丁就“嗷哟”叫了起来,松开了手。骚动的场面慢慢平静下来。

谁开的枪呢,原来正是化了装的红玉,红玉惯用的就是两连发。

野猪还没有这样被人羞辱过,捡起枪,站起来,老羞成怒,对准二个家丁又是两枪。

人群燥动起来。

红玉开枪打倒家丁后,立即就用枪抵住夏朝兴:“各位,结婚本来是大喜之事,可喜可贺,但夏狗鱼肉百姓,怨声载道,强聚弱女,并非你情我愿,我九龙山弟兄今天行侠仗义,替天行道,各位不要助纣为虐,我红玉也不会与大家为难!”

家丁被冒充的“治安队员”九龙山弟兄用枪逼着,也不敢轻举妄动。

人群恢复了平静。

夏朝兴灰溜溜的,被红玉、野猪用枪抵着往门外走去,他扫了一眼治安队长:“我真是瞎了眼,没想到你们是一伙!”夏朝兴真是瞎了狗眼,恰恰百密而一疏。

治安队长欲言又止。

黄姑娘也跟着红玉向外走去,红玉说:“黄姑娘,有我红玉在,没有人敢把你怎样,出门后,我派人送你回家去!” 黄姑娘眼含泪水,盯着红玉不语,仍然默默地跟着。

“哒哒哒”这时候,炮楼上的机枪突然响了起来,子弹打在通往大门口的路上,堵住了众人的去路。红玉拿过夜猫子的步枪,“砰”的一声就将那打机枪的家丁打了下来,夜猫子“噔噔”就往楼上冲去,不想机枪又响了起来,夜猫子膀子上中了两枪,原来炮楼上还有一个家丁,九龙山弟兄举枪齐发,将家丁打了下来,野猪就叫他的一个手下上去扛下这挺机枪。

夏朝兴的老婆孩子全都吓得瑟瑟发抖,呜呜哭泣,眼睁睁看着夏朝兴被拽着出门,毫无办法。

野猪等押着夏朝兴往门外走,黄姑娘已走在野猪旁边,见红玉走在最后,又折了回来,跟在红玉后面,红玉就说:“难道你想嫁给夏狗?”

红玉说完,心里又在捣鼓:黄姑娘本来为夏朝兴所逼,只见她蛾眉紧锁泪涟涟,当然不愿意,我这话问得不合适,真是废话。

夏朝兴眼珠子滑碌滑碌的转,巴不得黄姑娘一个肯定的回答。

黄姑娘朝夏朝兴看去,恰好看见门外不远处一个人正举枪瞄准红玉,黄姑娘一把将红玉推开,子弹擦肩而过,好险!红玉猛抬头,一眼就看到枪手,红玉本来就握着枪,眼疾手快,抬手“啪啪”就是两枪,将其击倒,大声喊道:“谁敢再打黑枪,就如此下场!”九龙山众弟兄也把枪栓拉得“哗哗”作响。

这时穿山甲等离开镇治安队也已赶到,他走上前去,狠狠扇了夏朝兴两记耳光:“老牛一条,也想吃嫩花!”穿山甲说罢,就要举枪,不想黄姑娘却赶忙拦住:“这位大哥,求你放过他吧!”

穿山甲仔细一看,真是又一个美娇娘,和红玉在一起,就是天造的一对,地就的一双,大小姐如花中牡丹,这姑娘是雨里海棠,不由一惊:“你是哪个?”

红玉说:“这就是夏狗要逼聚的新娘子!”

穿山甲对黄姑娘说:“我们好心救你,跟着我们干啥?快回家去,要我放过夏狗,除非你跟着我走,做我的新娘子!”话是这么说,实际上穿山甲就是巴不得黄姑娘跟着,这个姑娘真是美,差点成了夏狗的老婆,要是有了她,何必再抢夏朝兴其他老婆了。

没有想到黄姑娘很干脆:“好!一言为定,走就走!”

黄姑娘的话出乎意料,穿山甲本是随口而出,话已出口,泼水难收,就说:“夏狗杀我大哥,与我不共戴天,横行霸道,强抢弱女,就算放过他也要让他长点记性!”说完,拔出匕首,抓住夏朝兴。


夏朝兴性命如何,待续(4)。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