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特种慰安所 正文二(野火烧不尽) 第一百九十四章:恶计受害第一人

王大三 收藏 2 6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


等到戴笠从广西返回重庆看到孙有为有关景德勾结八路军联合作战的情报,欣喜欲狂,现在,他终于有了逮捕许轶初的充足的理由了。

但是他并没下令公开逮捕她,那样造成的影响太坏,很多上层知情人都知道他对许轶初心怀不轨。所以戴笠密令沈一鹏寻找机会秘密把许轶初拘押起来,解往重庆。没多久他又修改了一下,说是抓到许轶初后押往万县即可。

万县临长江的山上有个政治犯集中营,戴笠自己也有座秘密别墅在那里。


由于戴笠下的是密令,所以此刻的许轶初并不知道这些,她已经带着和自己特别班合并改为加强排的队伍来到了三合东北端的王家村,也就是当年刘忠、郭玉兰突围的地方,这里靠着彝山,虽说生活条件恶劣,但是地势对打游击很有利。当时刘忠也想在这里再开辟一块根据地的,但那时候的特委书记马进才极力反对,怕分散了兵力没有答应。

许轶初就把指挥所安在了王家村里。


本来,王家村由于当时帮助了八路军鬼子是不会饶过的,但是后来想想老百姓遇见当兵的也不敢不帮啊,因此也就不再追究了,撤出去的老百姓都渐渐的转了回来,王二皮还是继续做了他的保长,并且周围零散村的人还并进来三十多户,王家村一下成了个大村。

更为凑巧的是驻守这个村子的据点炮楼的那个伪军排正是邱浩在保安团当连长时的那个排。


许轶初通知贺倩给曹胜元打了招呼,曹胜元特地派邱浩秘密的来到王家村迎接安置了许轶初和她的队伍。

“许处长,你们在王家村安身迟早鬼子的要知道的,万一对这里进行围剿,那你们处境可能就困难了。”

“没关系。”

许轶初道:“我们尽量去其他方向打击小鬼子,万一他们发现了这里,那我们就退进了彝山,鬼子没有十足的兵力是不敢深入的。”


“那就好,这里可以对景德形成夹击之势,进三合也方便,四十里路外就是三合北门。但是丑话和你许处长说在前面,我原先手下的这个排只能帮助你们,不会和你们一起作战,鬼子一来还可能配合鬼子打你们,届时你可别有怨言啊。”

邱浩行伍的出身,但也不失一定用兵上的精明。


邱浩自己本身是个迷恋贺倩的人,因此他这人对许轶初威胁不大。

保长王二皮更是知道许轶初的大名,很愿意帮助国军抗日,加上又有保安团支持,自己这此就不必象当时帮助刘忠那样偷偷摸摸的帮忙了,对于许轶初他们自是照顾有加。

他还派出了向导带领许轶初进到彝山里寻找到了合适的后备宿营地,并且派出了村民帮着在那里搭建了不少棚屋。

许轶初见这里基础较好,就开始征集粮食和药品源源不断的运进山里,以防被围剿后自己和队伍的需要。


许轶初是个细致的人,她要稳固了这里的形势后再出击执行六战区的任务。

她用孙连仲给她配置的电台联系上了贺中国,知道景德守备团现在在贡瓦的情况还不错。贺中国告诉许轶初,他们还狠狠打击了一下尾随追击他们的山本中队,抓了两个俘虏,才知道山本中队是专为暗杀贺中国以及抓捕许轶初而来的。

许轶初又用电台的便利联系了延安的老胡同志,老胡告诉她,自己将很快从延安返回,直接回南方局,在那里指挥我党的武装力量打击日本侵略者。


老胡同志指示许轶初,按孙连仲的作战方案进行作战,务必注意安全。万一失利,千万不要回四关山了,可直接上小锅山然后转去延安工作。

这是组织上的未雨绸缪,由于经常性的与独立旅的联系,虽还没有证据,但组织上也估计到军统的嗅觉已经开始指向许轶初了。


但是最危险的并不是许轶初这里,而是思茅那个实验小组要借着第六旅团占领景德局面较好的形势,不顾国际舆论的谴责,把先前滞留在思茅的实验小组派到三合来,对杜玫进行罪恶的受孕实验。

这个征兆来自特种所。

平田静二亲自坐着轮椅带人突然为杜玫换了居住的房间,把她从一般的监舍送到了一间宽敞舒适的房间里。

这里的地板,高级软和的大床,自带冷热水的卫生间,隔着落地玻璃窗能欣赏到阿玛湖秀丽的湖光山色。


杜玫住进这里后,就很少能和谭莉、张蕾见面了。只是两三天在她自己的强烈要求下才能在监视的情况下和她们在花园里会上一面。

但是谭莉和张蕾还是不敢把曹胜元告知的真相自己预测的就要发生的事情告诉杜玫,她们觉得那是太残忍的事了,还不如不说为好,心里期待着事情能发生转机。

杜玫告诉她们,这几天每天都有医生来为她做身体检查,每顿的伙食都是山珍海味、猴头燕窝,她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她并没往即将被侮辱的上面去想,因为这里除了自己和谭莉、张蕾外,其他的女战俘都遭受过了凌辱,从来也没那个这样被事先优待过。因此,她想到可能是敌人在软化自己,想招降自己,所以这这么做的。

虽说为她体检的都是女医生,但是杜玫还是表示了不满,她对常来看她的平田提出了抗议,抗议无休止的身体检查。

正好医院的体检报告也出来了,平田见上面写的是:身体无任何缺陷,智力正常,提取的卵子相关物证明生殖系统健康正常,他便让医生停止了检查,让服务员好好照料杜玫,并不许她再与其他女战俘接触了。


报告很快送到了军部并被转到了思茅。

军部命令实验小组尽快启程,乘坐装甲车前往三合进行现实实验。

为了保密,实验小组出发后四小时思茅才电话通知了三合的三岛正夫。

而曹胜元接到三岛的命令去头风迎接实验小组的时候实验小组已经抵达了头风。这时候即便再通知任何人都已经没了意义。不过曹胜元还是让李柱子预先告诉了谭莉一声,并给“天天来”茶楼的阿叔报了个信,看来阻止实验小组显然已经是来不及了。曹胜元这么做也算是尽到最后之力了。


等到阿叔派人把这一消息通知到小锅山的时候,已经是两天以后了,实验小组已经进驻到了三合特种慰安所的划处的一块实验区域,这一区域正是以杜玫的居所为中心的,任何人都不得轻易靠近。

休息了一天的陆军本部参谋部的高级作战参谋广田光,好好的在阿玛湖上游览一番,他对这里的一切都很满意,尤其是昨天见到了自己的“受孕对象”杜玫后更为满意。经过三位医学专家的检查论证后,觉得明天开始就是双方进行性行为健康受孕的最佳开始期,所以把广田光凌辱杜玫的时间定在了明天晚上。


为了不使杜玫过分的惊慌而影响受孕的质量,医学专家希望特种所这里能派人先和杜玫谈谈,让她有点心理准备。

平田静二知道自己出面谈只能被杜玫大骂一顿,于是找来了曹胜元,让他出面。

曹胜远当然不会干这中吃力不讨好的事了,他推说自己的有名的大汉奸,自己出面会被杜玫骂的更凶,效果更差,再说自己正受三岛的命令,在三合附近寻找许轶初的下落那,忙得很。

不过他向平田建议,最好这种事还是由杜玫的朋友出面说的好,也许朋友还能劝劝杜玫那。


平田说:“三太郎的意思的让谭莉去劝说?”

“平田老师,劝就不敢说了,至少可以去说说吧,这种事你让人怎么劝那?”

曹胜元耸了耸肩膀说道。

“那也好,那就拜托三太郎去和谭莉小姐沟通沟通,让她今天就在杜玫小姐的房间里过夜,这样好些。”

“这个我倒可以试试看,但平田君别抱太大的希望,即使是谭莉去说也只是给杜小姐一个心理准备就是了。”

曹胜元不想自己被牵扯进着件迟早要被世人唾弃的事里去。


谭莉心情非常的沉重,但是她也只能去陪陪杜玫了。

杜玫是个非常自爱自重的女子,虽说从被俘后就预感到自己会被敌人性侵害,有一定的心理准备,但听到鬼子要拿自己做人种实验,无论无何也是不能接受的。


谭莉和她谈了大半夜,杜玫反到更坚决了自己以死抗争的信念。

到快天亮时,她见谭莉已经坚持不住睡着了,便光着脚走到台灯的插头前,悄悄拔下插头,拽断了电线用牙齿咬掉了电线外的胶皮,露出铜线,然后把插头插进插座里。

她透过落地窗的玻璃看了看外面的夜空流出了眼泪,她想自己的父母亲人了,也想着小锅山的战友们。

“周政委,玉兰指导员,谭莉,别了!多消灭几个日本强盗为我报仇吧!”


杜玫双手同时猛的抓住了带电的裸铜线,强大的电流打的她大叫了一声,便失去了知觉。

那时候,西南的确使用的发电电压都是110伏特的,并且三合这个小发电厂机器超负荷运转很不正常,电压极端不稳定,结果电流只是击昏了杜玫,而未能带走她的生命。


谭莉被叫声惊醒,见杜玫已经昏死在了地板上,手上还紧紧抓住那两根铜线。她连忙去开灯,但是由于短路保险丝爆了,电灯亮不了。

门外的守卫听见房间里有异常响动,也推门跑了进来并吹响了警笛。

曹胜元,李柱子都被喊了过来,不久,平田静二也被副官用轮椅推了过来。

见此情景,曹胜元连忙喊人把杜玫先送到了医务室去,再电话通知县医院来医生进行急救。


不过,那三个实验小组的日本医学专家也懂急救,给杜玫打了强心剂,并为她做了身体局部按摩,杜玫很快就有了呼吸。

平田关切的问杜玫有无生命危险。

医学专家道:“没任何危险了,电流不强,电压也不稳定保住了她的命,一两个小时后她就会完全苏醒过来。”

“这就好,但今天原订今天下午的实验要推迟了吧?”

“哦,没有必要。”

医学专家铃木重山说:“她只是受了点电击,身体内部外部都不会有大问题,实验照常进行。现在可以把这个花姑娘送回到她的卧室了,平田君、三太郎君,现在这个姑娘由我们接管了,请你们做好封闭实验区的一切工作,等我们实验告一段落了再解除封闭。”


对此平田和曹胜元都不敢表示反对。


等杜玫清醒过来后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还没死,并且正躺在自己的那张大床上,不过手脚都被绳子绑住并拉在床的四个床脚上。她想张嘴喊,但是嘴也被绳子勒住喊不出来,只能“呜呜”的发着低沉的呻吟声。

房间里只有一名穿白大褂的医生模样的鬼子在值守。

见杜玫醒来,那鬼子医生走到了床前,解开杜玫上衣的两颗纽扣,把脏手伸进了她的白衬衣里,一下便抓到了杜玫胸前凸起部…..。

杜玫急的要疯了,浑身拼死扭动着想躲避,但根本不起什么作用。耻辱,愤怒,不屈一起涌上了杜玫的心头,但是在野兽面前这一切都不会起任何效果,因为这是两个世界的人做着无法交融的事情。


鬼子医生玩了杜玫一会,便把手从她的衣服里抽了出来,他明白占有眼前这个漂亮姑娘的人不是他,而是陆军部的年轻的参谋广田光。

看来实验组长铃木要把时间提前到上午了,杜玫的羞辱感还没结束,他就带着广田光走了杜玫的房间。

“广田君,一切都被你准备好了,现在你可以尽情的和这位美丽的姑娘一起享受清晨的阳光了。祝你愉快!”

他拉着刚才那个鬼子医生一起出了杜玫的卧室。


卧室里只剩下强壮的广田光和床上毫无反抗能力的杜玫了。

杜玫脸色苍白如纸,精神几乎要崩溃了,她看见广田光站在自己的床前已经脱光了上衣,并且解下了裤子上的皮带……。


一直到接近正午的时刻,广田才满足和疲惫的神情走出了杜玫的卧室,回他自己的房间休息去了。


铃木重山带着两个助手以及“三合娱乐大世界”的老鸨松下里子和一个女服务员进了杜玫的房间。

床上的杜玫如同死人一般,两只眼睛看着天花,眼角的泪水缓缓的流着。

里子让服务员赶紧打来热水给杜梅擦洗了一番,然后给她换上了崭新的衣服,放她重新躺好。


铃木观察了一下说:“挺好,里子小姐,这里就交给你照顾了,一旦她还要自杀,就喊人继续采取强制措施。另外你一定要劝她进餐,麻烦你告诉杜小姐一定要进餐,否则就给她吊葡萄糖维持营养。”

里子建议为避免刺激杜玫,最好先让她静下休息两天,铃木觉得有道理,便答应了。

出房间的时候他对两个助手道:“中国的女人贞节观比我们日本女人强一百倍。可惜在我们日本找不出比中国女人优秀的人来,否则也不必如此冒天下之大不韪硬要利用中国女人的优秀遗传基因的。”

“哈依,哈依,铃木博士言之有理。”

助手们附和着。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