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社会是个大致上由富人,中产,穷人三个阶层所组成的社会,其中中产阶层站了绝对的大多数,然后是富人阶层和穷人阶层。一些社会学专家根据各种调查报告所提供的数据,认为这三大阶层的比例大致上是:穷人占10%,富人占20%,中产占70%。


在过去的20年中,我与各种各样的美国人交往,交了不少朋友,其中有教员,政客,记者,工人,农民,商人,销售员,工程师,办公室文员,餐馆服务生,等等等等,他们当中绝大部分属于中产阶层,也就是美国主流社会的构成成分。


那么一个普通的属于中产阶层的美国人的月收入是多少呢?他们的日常花销是如何支配的呢?他们的实际生活又是怎样的呢?美国社会中比较统一的看法是,中产阶层的月收入应是在两千与一万美元之间,有国内的朋友可能会问,那两千与一万的差距还是很大的啊,怎么同属于中产阶层呢?所以会提出这样的问提是因为这些朋友没有美国生活的亲身体验,在美国每个月赚两千,或是赚一万,都可以买房子,都可以买车子,都可以下馆子,都可以去旅游,以及去体验各种各样自己喜爱的活动,只是房子的大小不同,车子的牌子不同,下馆子和去旅游的次数不同,以及所喜爱的活动中的开支不同而已,也就是说,有了两千元以上的收入,在美国生活中的基本开支就可以应付了,赚的多些,花销的时候多少大方一些就是了,我常常看到一个亚洲人每个月赚两三千,却住不错的房子,开不错的车子,是因为亚洲人生活中比较节俭,也很少出去旅游,而一些赚八九千月薪的美国人,却没有钱买房,只能租房,开的车子也很破旧,则是因为他们及时行乐的个性所致,花钱大手大脚,致使每个月入不敷出,反是欠着一屁股债务。


去年我和一个白种美国人合租一栋房子,在一年多的朝夕相处中,我们成为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可以说他的情况就是一个相当典型的例子。他叫比尔(Bill),是个工程师,时薪二十五元,月薪五千两百元,加上在两天的周末中常常会有两三个小时的加班,据他说,每个月他大约可以赚到近六千美元,他当然是可以拒绝去加班的,在法律上,老板没有权利要求员工在每天工作八小时之外,或是每周工作四十小时之外的时间里,必须员工加班,要员工自愿才行,比尔说他十分需要钱,在周末加班,公司按规定要付百分之二百的薪水,所以他才会牺牲周末的半天时间,跑去公司赚点外快。记得有一次,他星期六跑去公司加班回来后,正在修理他那辆旅行车,公司经理忽然打电话来,问他一个紧急的事情,我见他在电话上说了大概也就是十分钟的时间,放下话筒后,他十分恼怒,皱着眉头,不停的嘟囔着;简直太不像话了!简直太不像话了!怎么能占用我的时间呢!第二天他下班回来后,晚上我们聊天时,他告诉我;今天一上班,老板就周末打电话打搅到他的事情向他道歉,还给他算了一个小时的加班,也就是两个小时的时薪。末了,他很得意的说;哼,要是公司不给我一个交代,我是可以到法庭上去告他们的。


我觉得比尔是个蛮可怜的人,他所以会搬到我这里来住,是因为老婆看上了另外的男人,就和他离婚了,并要求他搬出去,可他一时没有找到合适的地方,就和前妻协商还暂住在那里,他说他每天晚上听到他前妻和前妻的男友在屋男欢女爱的声音,实在太痛苦了,所以尽管经济上非常困难,他还是决心搬出来住了。我问他;你还爱她吗?他犹豫了片刻,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只是不停的说;她实在是太漂亮了,她实在是太漂亮了。我简直被他的话晕倒了,他今年四十九岁,他的前妻四十八岁,我见过的啊,半老徐娘一个,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还大呢,虽然个子倒是高高瘦瘦的,穿着也挺性感,乳房露着一半,但皮肤又黑又皱,反正我看着一点儿也不漂亮。


虽然比尔一个月可以赚到近六千美元,但我知道他真的是非常困难,要不然他也不会为了省钱(我每个月只收他五百美元的房租),来和我合住了,两个人住一起毕竟也有不方便的时候。我认为他的经济困难实在都是因为他不知道节约,不量力而行,乱花钱造成的,我知道许许多多的美国人也都与他有着相似的问题,虽然收入并不算少,但日子过得却非常窘迫。


比尔最大的问题是他有五辆车和一个游艇需要照顾:一辆房车,是每天上班时开的,一辆大型越野车,是周末去玩的时候开的,它担负着拖挂小型越野运动车,雪橇车,还有游艇的任务,一辆客厅睡房厨房卫生间一应俱全的移动房屋车,是有长假时,出去旅游时开的,再有就是一辆小型越野运动车和一个二十四英尺长的小型游艇,所有这些东西都是贷款买的,除了那个小型越野车之外,其他的都还没有付清贷款,银行的帐单月月如期到来,还要加上每辆车的保险费,每年的注册费,每两年一次的废气检查费,还没有算开动起来后的汽油费,我想光是这些车和的开支就够他头痛了,我曾好心对他说,为什么要买这么多车呢,让自己经济上这么困难,何不卖掉一两辆。不料这让他大不高兴,他说这是他的爱好,这是他的生活,这是他的私事,不是我的,或是任何他人的事情。我赶紧收嘴,再没有问过了,因为老美对于他人干涉自己的私事,或是自己的权利的事情,从来都是极为敏感的,他可以说,但你不要去问,或是帮他出主意,免得被误会了,好心没好报。


再有就是他有一个十二岁的孩子,虽然他和前妻离婚时协商好了,他把房子给了前妻,就不需要每个月付孩子的赡养费了,但他有每个周末去探视孩子,和孩子共处一天的权利,我常常见他既为周末就可以见到孩子了而兴奋不已,又为带孩子出去玩所需的开支而发愁。有一次他愁眉苦脸,可怜兮兮的对我说;你能不能借我六十块钱呢,明天我就要去接迈克了(他的孩子的名字)我想带他去太浩湖(Lake Tahoe)玩,可我身上只有六十块钱了,这点钱是绝对不够的。我说我也是穷人,但我还是可以借给你。他不停的谢了我好多遍,最后向我保证下次发工资时一定会还给我。其实说起来,这个孩子还不是他亲生的,比尔告诉我,他前妻小时候被汽车撞过,身体内受了伤,造成无法生育,他们的这个孩子是花了好几万的手续费,好不容易才领养到的,孩子的父亲是个杀人犯,关在牢里恐怕一辈子也出不来了,孩子的母亲只有十九岁,这个孩子是她的第三个孩子,她已经有两个女儿了,实在无力在抚养这个老三了,所以才送去了政府的领养机构。我问比尔,这些迈克都知道吗?比尔说,我们两年前就把一切都告诉孩子了,并告诉孩子说,如果他想见他的生母,他们可以带他去,就在洛杉矶,但孩子不想见,这件事情还是由孩子自己决定吧。上面的这些话,算是题外话了,既然提到了,就顺便说出来,因为比尔真的是很爱他的儿子,他总是对我说,他的前妻已经彻底伤透了他的心,不再见面也就罢了,但他一个星期没有看见他儿子,就会在精神上受不了,他说他最大的享受,就是和儿子在一起,然后父子两人到各地去游玩。


比尔像绝大多数的美国人一样,天性乐观,虽然他的经济状况相当窘迫,但他平时还是很乐观,他常常指着他的车和船对我说,这辆车我明年几月份就可以付清贷款了,那辆车我后年几月份就可以付清了,那时我的日子就好过多了,只是需要一些时间而已哦。美国人的乐观精神很有意思,但他们的浪费精神就一点也不好玩了。就那比尔来说吧,本来他在经济上就很不好了,却还是浪费依然。比如,他每天一下班回来后,头一件事情就是把屋里屋外的所有电灯都统统打开,我说外面天还很亮,客厅里一晚上都没有人在那里,为什么要开灯呢,多浪费啊。可他有他的道理;到处都是亮的,心里才舒服。他喜欢看F1赛车的电视转播,每个周末只有两个小时的传播,每个月却要付一百二十块的费用,他虽然这么困难,却也还是照看不误,依他的话说;这就是生活,否则活着的意义在哪里呢。他还是照样周末带儿子出去玩,门票,食物,汽油都是不小的开支,他还是照样长假时驾驶着他的移动房屋和儿子一起去加拿大,或是去中西部长途旅行,到他还没有去过的地方游玩,等等等等的消费,花起来一点也不心软,难怪他每个月还有着两张早已被刷爆了的信用卡的帐单要付。


最后要说的是国内的许多人不了解美国社会,只看到老美每个月赚钱不少,却不知道其实他们说每个月赚多少钱,但实际上他们是拿不到那个钱数的,许多来了美国的中国人,到这里生活过一阵子之后,才体会到“美国万万税”的厉害,每个人报多少税,是根据你的收入和个人或家庭情况而定的,税法经常会有变动,联邦政府的税,州政府的税和地方政府的税,是分开计算的,一般来说,赚的越多,自然要报的税也就越多,中产阶层下限的收入人群通常只有百分之十几的税率,而上限的收入人群则要报百分之二十几的税率,还与家庭人口,屋主与租客,等等许许多多方面的情况息息相关,美国税法之复杂,计算的方法和省税的窍门,是一般民众很难全面了解的,所以很多人都是找专门负责报税的会计师来帮忙报税的。美国的税法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建立在对民众信任的基础之上,是随便报税人根据自己的情况进行报税,报多少税是由自己决定的,最后政府会根据报税人报上来的情况,参照税法,实行多退少补的政策,报多了,政府会把多交的钱寄还报税人,报少了,政府会寄帐单来要求补税。税务部门会根据电脑随意抽查的方式,对百分之一二的补税人所报的资料进行核查,如果发现报税人有意撒谎,提供了不实的个人情况,则会加以处罚,严重的还会坐牢。我估摸着依照比尔的情况,他每个月赚近六千美元,扣除掉政府的税,还有每个月要交的他和他儿子的医疗保险费用,牙齿保险费用,以及公司为员工买的储蓄基金费用,以及其他我不知道的费用,实际上他能拿到四千就很不错了。


说来比尔每个月赚钱也不算少,但三扣两扣,真正拿到手的钱早已大打折扣了,加之他花销如此之大,又那么浪费,他能不穷吗。为什么金融危机会起源于美国这个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除了华尔街那些贪婪的金融行家们的兴风作浪之外,像比尔这样一般的美国民众,今天花明天钱的随意消费和浪费,也应是原因之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