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侣奇缘 第一部 人间正道是沧桑 3、姚家

天上人間A 收藏 2 1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8.html


3、姚家

钱是可爱的,比钱还可爱的是更多的钱。——清远语录三

忐忑不安的邓清远和浑浑噩噩的黄铁嘴一起,好不容易才等到太阳下山,师徒两人稍微收拾了下行头,开始向姚家出发,准备去赴约。

“师父,这次生意我老觉得心惊肉跳,不如咱们逃了吧?”邓清远畏畏缩缩的对黄铁嘴道:“反正咱们流落江湖惯了,去那里都一样。”

“怕什么?”黄铁嘴不以为意的道:“自古道,富贵险中求,越危险的地方机会越多,钱越多,不用怕,小心行事。”

“哦!”邓清远有气无力的回答道。

黄铁嘴见清远还是一副送死的样子,拍了下他的脑袋:“姚家除妖的事,我多少也听到些风声,你想想,姚家这么大的身家权势,要除妖,什么样的高手请不到,用得着请我们这些江湖神棍?咱们的主业是算卦,和收妖扯不上边。”

邓清远眼睛一亮:“师父,你是说请我们收妖是假,走走过场才是真?”

“孺子可教!”黄铁嘴满意的点点头:“据说这次被妖所困的是姚家三公子,这姚家的事复杂的很,大公子姚书泉是偏房所出,三公子姚书逸是正房所生,为这继承家主地位的事,明争暗斗厉害的很……”

“我明白了!”邓清远恍然大悟:“怪不得来请我们的是大公子的心腹仆人,这是存心要让姚书逸嗝屁玩完!看来这次是有惊无险,师父你都不早说,害我担惊受怕一整天,太万恶了你!”

“操!”黄铁嘴用桃木剑在清远头上狠狠的敲了一记:“不是提醒过你吗?叫你这小混蛋午饭的时候不要吃,腾空肚皮好去姚家吃香的喝辣的,你还闷吃傻吞,连面汤都喝了三碗,根本猪头一个!”

“我光顾着害怕了!”清远郁闷的道:“这次亏了!好不容易遇到个大主顾,吃一顿至少管三天才划算……”

放下心来的邓清远感觉脚步都轻快了三分,从畏畏缩缩躲在黄铁嘴后面到大刀阔斧的走到前面,很快就赶到了姚家的后门。两人到了之后,两个身材魁梧、满脸凶戾的家丁守在那里,看了师徒两人出示的请柬之后,再将两人仔细打量一阵,才面无表情的打开后门,放两人进去。

“你们怎么才来?”一个中年仆人满脸的不高兴:“其他人都到齐了,快些跟我来!”

邓清远连忙赶上两步,施展马屁大法:“这位官人满脸福相、器宇轩昂,主富贵福禄到手,贵不可言!如果小人没猜错,官人定是管事之人……”

“呵呵,你这小师父,嘴巴还挺会说!”中年仆人被拍的满心欢喜:“鄙人在姚家为后院管事,那是什么官人,借你吉言,还勉勉强强过的去。”

“原来是管事先生!失敬失敬!”邓清远立即表现出十足的佩服和钦佩表情:“那先生肯定深受姚老爷器重,不知可有什么教导小人的?”

“这个……”仆人边走边为难道:“姚家家规甚严,不能乱说。”

“你就别为难管事先生了,这么机密的事,岂能让一般的人知道。”黄铁嘴非常配合的敲边鼓。

见黄铁嘴说自己是一般的人,中年仆人立即不服气起来:“老爷最是器重于我,岂是一般人?这院子里面的事没有我不知道的。”

“哦?真的假的?”师徒两人故意做出一副不相信的表情。

“那是自然!”中年仆人昂然道:“这次请人收妖是大少爷一手操办的,请了六个法师回来,其中有两个法力高强的,就是清凉寺的悟性禅师和西梁观的张天师!其他三个和你们差不多,都是走江湖的……”

“那你肯定不知道妖怪的事!”邓清远连忙接着道。

“我是少数知道内情的人!”中年仆人低声神秘兮兮的道:“这妖怪厉害的很,听说和三少爷关系密切……”

刚说到这里,中年仆人突然想到了什么,吓的脸色发白,恶狠狠的看了邓清远师徒两人一眼,明白自己被这师徒两人个圈了,于是不再开口,只管在前面带路。

见中年仆人突然聪明起来,邓清远明白套不出什么东西了,于是低声问黄铁嘴道:“师父,那个什么狗屁悟性禅师和张天师真的法力高强吗?”

“吹的!”黄铁嘴不以为然道:“还不是和我们一样,装腔作势忽悠人才是真的,其它基本全假。”

这姚家的宅子占地极大,从后门到西侧院距离足足有三里之多,三人走了小半个时辰才到,让黄铁嘴师徒两人咂舌叹息不止,他们两人长期是都过的温饱不足的生活,那里见过如此奢华庞大的宅子,不由得对富豪权势人家的鄙夷和仇视加深了些。

到西侧院子之时,先到的三个和他们一样的神棍已经到了不短的时间,桌子上面现在是杯盘狼藉,酒菜早被那些早到的饿鬼们给弄了个精光。

跟着师父城隍庙何道士一起来的狗蛋见邓清远师徒也来了,连忙迎了上来:“清远哥,你也来了!我听管事先生说你要来,所以特地给你留了一块鸡脚,快拿去吃!”

狗蛋说罢,掀开衣角,从后背的裤带上取下插在上面的鸡脚,向邓清远递了过来,递到半途,极端舍不得的拿到嘴边舔了一下,这才继续给邓清远递过来。

邓清远定睛一看,那鸡脚脏兮兮不说,这狗蛋居然还插在后被裤带上,岂不是挨着屁股?再联想到狗蛋被他师父给弄了,顿时喉咙一酸,差点就吐了出来。连忙远远的躲开道:“狗……狗蛋,哥哥不喜欢鸡脚,要不你先留着,等着晚上宵夜吃?”

“嗯,到时候咱们一人一半。”狗蛋点点头,复又将鸡脚插回后背裤带,看的邓清远差点再次吐出来,本来计算着来姚家海吃一顿管三天的,现在弄来半点食欲都没有,觉得亏的更厉害了。

黄铁嘴却是一贯给张纸就画个脸的人,大大咧咧的在桌子边坐下,对站在边上的姚家仆人呵斥道:“还楞着干什么?看到道爷来了,还不快重新整治酒席?饿着道爷,除不了妖,你担当的起吗?”

仆人虽然在姚家地位低下,可到底是大户人家混的,虽然大家本质上地位一样低下,但却自视较高,看不起这些流落江湖的末流神棍,听了黄铁嘴的话,虽然转身去弄酒菜,可嘴巴却嘀咕:“穷鬼,八辈子没吃过酒肉的……吃吧,吃吧,等下好做个饱死鬼,便宜妖怪多吃两斤人肉……”

狗蛋听了仆人的话,吓的脸色发白:“妖怪会不会喜欢吃肉夹馍啊?刚才我吃了好多馍,现在一肚子的馍馍……早知道少吃两个的……”

邓清远狗蛋弄的极端吃不下东西,只好暗暗盘算等下怎么捉妖怪,以前他可从没真的见过妖怪,跟师父去驱鬼捉妖全是骗人的把戏。一般都是师父拿着桃木剑在那里装模作样,他躲在暗处扔砂子丢树叶,怪叫呻吟骗人,现在真要遇上妖怪,还不知怎么办才好呢,最关键的是保住小命,当缩头乌龟,而且最重要的是随时做好开路逃命的准备,情况不对马上开溜,坚决不上一线。

比他们早到的三对神棍师徒已经酒足饭饱,处于同行是冤家的心理,都摆出一副莫测高深的样子,对邓清远师徒两人爱理不理。师徒两人也是一副老子才是真材实料,你们全是外行的样子,互相敌视,时不时的还用眼神互相诋毁下,全然没有同仇敌忾、精诚合作除妖的样子。看的周围的姚家仆人直翻白眼,暗暗叹息,大少爷在那里找来这么一群活宝神棍。

狗蛋的师父何道士有城隍庙这个固定财产,自然在心理上要比其他三个走江湖摆摊的神棍要优越些,见气氛不好,徒惹姚家人笑话,遂摆出一副主人的样子道:“各位道友,大家能到姚老爷家为姚老爷排忧解难、共同发财,是缘分,这个花花轿子人人抬,不若大家抛弃门户,互相合作如何?搞定此事,姚老爷一高兴,大家都有功劳,打赏那可就……”

三个老神棍都是混成人精的人物,那里听不出何老道话里面的意思,立即明白过来,纷纷抱拳吹捧起来:“黄大仙久仰!沈天师久违……”

“原来何道爷法力如此高深?真是佩服佩服……”

“等下那妖怪必定听了刘天师的名头就落荒而逃……”

三个老道吹捧的无耻露骨,连自认修炼到脸皮堪比城墙的邓清远都有些听不下去,看来这无耻厚脸皮只有更厚,没有最厚。

在几个神棍们极端无耻的互相吹捧约半个时辰之后,先前带邓清远师徒两人进来的中年仆人再次出现在小厅,带领众神棍前去后院门口,准备行事除妖。

等到后院门口之后,众神棍们发现姚家老大姚书泉和姚老爷子已经等在那里,院子门口摆了一个香案,那个张天师和悟性和尚已经做好准备,全副武装、如临大敌的样子,见四个神棍带着徒弟共八人前来,只不过鄙夷的瘪了下嘴,对四个垃圾神棍正眼都不看一眼,浑然忘了其实他们两个也差不多。

邓清远留了心思,仔细观察着现场的情况,发现除悟性和尚张天师外,站在姚书泉背后阴影里面的一个人显得莫测高深,按他行走江湖练就的眼力看来,此人可能才是现场本事最高的人。姚书泉脸上虽然一副伤痛的样子,眼睛里面却是喜悦和庆幸以及幸灾乐祸,浑身上下堆满肥肉的姚老爷却铁青着脸,看不出心里面的真是想法。

“看来估计没错!今天晚上这姚书泉确实想置他兄弟于死地,应该是有惊无险,表演下得了!说到装腔作势,这可是小爷师徒两人的拿手好戏。”邓清远暗暗下了个结论。

见人到齐,肥猪也似的姚老爷点点头,姚书泉开口道:“各位,既然大家都到齐,那就开始吧……”

“等等……”一个尖利的女子声音响起,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前院方向跑过来一个富态的中年妇女,满脸的焦急和不安。

姚书泉见状,脸色有些异样,眼神中射出一丝阴冷和不满,对紧跟着中年妇女过来的两个丫头厉声道:“不是吩咐过你们,后院危险,不能让太太过来的吗?看来你们两个贱婢是活腻了……”

两个丫头吓的脸色苍白,腿脚一软,差点就栽倒在地,中年妇女抢先道:“不关她们的事!这姚家还没有我不能来的地方,轮不到你教训我的人!”

说罢,转头对肥猪也似的姚老爷道:“老爷……呜呜…呜呜…你千万要保住书逸啊……我跟你几十年,就这么个儿啊!我听说这次找回来的法师大部分是街上随便拉的……”

“大妈,你可别听人乱嚼舌根啊!”姚书泉连忙分辨道:“我对书逸兄弟情深意重,千方百计多次寻高强法师解救他……此心天日可鉴!要被我知道谁胡言乱语,非把他千刀万剐了不可!”

姚书逸说罢,满眼凶光的向周围姚家仆人扫视了一圈,所有的仆人全吓的胆战心惊、脸色惨白、冷汗淋漓,这姚家老少可不是什么善茬,心狠手辣。

中年妇女知道由于姚书逸被妖精给抓住,连姚老爷都不抱多大希望,自己的地位可比不得从前,现在是姚书泉只手遮天,只好哭叫着抱住姚老爷的肥腿:“老爷,你我夫妻恩爱几十年……我可是你明媒正娶的原配夫人……你不看在我的份上,也要看在我娘家的份上,救救书逸吧……“

姚老爷到底还是舍不得姚书逸,毕竟这儿子本事不小,还是正房所出,于是咬牙道:“夫人不必担心,我何尝舍得书逸?你们几个法师听好了,使出浑身手段,务必要救出三少爷!来人!”

随着姚老爷的呼喝,几个人从前院方向走了过来,其中几个穿着衙门捕快的服饰,两个穿着姚家仆人服装的人端着两个盘子走在前面。

随着肥猪姚老爷的一挥手,仆人将盘子上面的红丝绸掀开,顿时一阵金光闪耀,每个盘子里面都放着六个沉甸甸黄灿灿的金元宝!看的几个神棍眼神发直、口水飞流直下三千尺!

“你们几个法师听好了,只要今天救出我儿,这些元宝就是你们的赏金!倘若救不出来,哼哼——”

几个捕快服饰的人一抖手中的铁链,发出哗啦哗啦的声响,一个满脸横肉的铺头粗声道:“在下襄阳府捕头雷富,人称雷阎王!落到我手里的,想死都要看爷心情好不好!只要姚老爷吩咐,保管让你们后悔为什么让你妈把你生下来!”

几个神棍一听,顿时从看到金元宝的激动和亢奋中被兜头浇了一瓢凉水,全身都冷的发抖起来,这利诱虽然动心,可威胁更吓人啊!

“不会吧?这也叫有惊无险?我看是九死一生还差不多!”邓清远被吓的小腿肚子直抽筋,先前的乐观和兴奋早消失的无影无踪,偷偷看了下黄铁嘴,这家伙竟然不动声色,其他几个神棍都吓的颤动加抽筋。要么是师父真有什么本事,要么就是装腔作势的本事到炉火纯青的境界,但邓清远认为后者的可能性大得多,大到根本就是,要不怎么可能十几年自己都没发觉师父有什么真本事?

“老爷……”中年妇女扫视了几个神棍一眼:“你看这些人,面有菜色,瘦骨嶙峋的,法力高强的人怎么可能混到三餐不继、衣不蔽体?不如今天算了,再请高人……”

“**!这女人的眼睛还真他妈毒,这都能看出来?”邓清远对中年妇女的洞察力深感佩服。

“大妈,能弄到今天这么大阵势可不容易!”姚书泉连忙道:“这有道高人一般都是放荡不羁、不修边幅的,不如试下?”

“我知道你的心思!”中年妇女恶狠狠的盯了姚书泉一眼,转头对姚老爷哀求道:“老爷,以前请的那些法师,全给妖怪弄的昏迷不醒丢了出来,这几个还不如以前的呢——”

肥猪也似的姚老爷混了一辈子,坑人害人的事还做的少了?不过他也有他的想法,这关系到女人不能知道的秘密,于是咬牙道:“别说了,我自有分寸!书泉,送你大妈回房,不吩咐都不准过来!今天还是尽人事吧,倘若有什么不测……那也是书逸的命数该如此,他们几个法师救不出书逸就给他陪葬!”

听到肥猪姚老爷吐出的狠话,几个神棍顿时吓的屁滚尿流,胆小的姚天师干脆一头栽倒在地,邓清远也吓的够呛,立即起了跑路的心思,正准备甩开双腿飞奔逃窜,被黄铁嘴拉住衣角扯了一下,连忙小心观察,发现在百步之外,隐隐约约有刀剑寒光闪耀,还有强弓硬弩拉开时弓弦的响声。

“师……师父,怎么办?”邓清远手足无措的低声问道。

“稍安勿躁,不变应万变!”黄铁嘴低声吩咐。

等姚老爷退开之后,同样脸色苍白的悟性和尚和张天师转头看向了几个他们认为的垃圾神棍,如今大家在一条船上,想不同心协力都不行。

“几位道友,你们看如何下手啊?”张天师不屑的问道。

“那妖怪是何来历?有什么手段?修为如何?”表面看起来还比较镇定的黄铁嘴问道。

悟性和尚和张天师无奈的摇摇头,示意他们也不知道,姚家肯定也不会说,几个神棍这下更绝望了,当初到姚家喝酒吃肉的兴奋劲全跑到了九霄云外,全余下害怕,酒劲也全化为冷汗冒了一身。

“不如……不如我们先派个人进去刺探下妖怪的具体情况?”黄大仙提议道。

“阿米陀佛!道兄所言即是,不知那位道兄愿意打头阵?”悟性和尚赞同道。

几个神棍一听,顿时焉了,这说的好听是打头阵,说白了就是当炮灰,去试探妖怪的能耐。于是四个神棍全都转身,要么仰头看天,研究天气如何,要么非常专心的研究身边的花草,非常的投入忘我,仿佛全都和此事无关。

邓清远早就谙熟此道,此刻正在专心的研究自己的手指,当出头鸟的事可不是他干的,连孔夫子都说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嘛!

正当邓清远认为自己研究的非常深入,不会出现意外的时刻,猛然感觉小腿肚子处被人给狠狠的踹了一脚,冷不防之下,踉跄着冲了两步,这才站住身形。

被偷袭的邓清远火冒三丈,扭头高骂道:“那个王八蛋……”

“好!自古英雄出少年!”站在数丈外的肥猪姚老爷赞叹道:“来人,赏这位小师傅一块金元宝!”

“不是这样的——”邓清远连忙分辨:“我是被人推出来的……”

“嗯?!”姚老爷的脸色立即沉了下来:“雷捕头!”

“在呢!”雷富一抖手中的铁链:“小的们,你们练习活拔人皮的材料有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