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立波拒上春晚的理由“很上海”(

在香港凤凰台主办的“2009中华小姐环球大赛决赛晚会”上,首次看到周立波,是他与进入前12名的佳丽“斗嘴”,才知道他是上海知名的笑星。与全国顶级笑星赵本山不一样,他不以土见长,不示拙取胜,而是滑稽中秀智慧,简单中藏哲理,对佳丽看似刁钻古怪,却尽显怜香惜玉,在快速问答环节考验选手的应变能力。他给前六名佳丽的提问很温柔,什么是生活?生下来好好活着。什么是成功?成功即失败的总合。什么是美丽?美丽有固定的和精神的。什么是长寿?保持呼吸不要断气。什么是好丈夫?一个骗你一辈子的男人。什么是幸福?你觉得幸福就是幸福。问题耳熟能详,答案看其简洁,实则意味深长。最搞笑的是,在普通男人中并不算矮的周立波,自称为了能与高挑的佳丽们取得“平视”的高度,自备一个垫脚的小木凳,一个大男人,在佳丽面前,凳上凳下,手舞足蹈,增添不少戏份。


当时我就想,这样一个喜剧人物,为何没上央视春晚?春晚如果有他,恐怕不会让北方小品这多年孤独求败,孤高和寡,能够避免小品风格在“土、俗、粗”方面严重同质。黄宏、郭达,包括冯恐,很多作品无不是想比本山更土、更俗、更粗。而周立波的表演应该是都市风格,富有文化品味,总之,他可以在喜剧小品方面高举“雅”的大旗,实证上海人确实有别于“乡下人”。


今天看到消息,虎年春晚总导金越带导演组赴上海力邀周立波上春晚,连续商谈4个小时,却被周立波婉拒。在千军万马争上春晚的背景下,地方明星不领央视的情的确让人刮目相看。其主要理由,一是他舍不得在春节期间丢下上海观众;二是自己的档期已满,你央视来晚了;第三个理由“很上海”,早在以前的采访中,周立波认为,海派滑稽戏没有必要上春晚,虽然滑稽戏仅占中国戏剧市场1%,但他对本土文化有坚持和自信。他说,要上春晚的都是不自信的,所以需要得到他人的认可。实际上是说,我周立波不需要春晚认可。


这一文化娱乐圈的插曲,似乎缩写了上海人的一种居高临下舍我其谁的形象,怎么说的,全中国人在上海人面前都是乡下人,当然包括北京人在内。这多年,除了个别大腕因过结拒上春晚,还没有哪个地方的娱乐领袖拒绝央视春晚的“招安”。前两年,汉派小品有幸被春晚垂青,上镜了一个《招聘》,令湖北武汉人自豪了好一阵子。还自作多情地当起南派小品的代表。次年,只要让上,让其改头换面都行,结果第二年的“钩鱼”砸窝,显了原形。更多人还在为“超女”等娱乐人物上不了春晚抱屈呢。


上春晚意味着某人某品在全国一夜成名的难得机遇,而近两年红遍上海滩的“海派清口相声”演员周立波却似“不食人间烟火”,面对春晚伸出的橄榄枝说“不”。为什么?因为“阿拉上海艺人。”过去说上海人很排外,这次让我们领略了上海人是怎样诚恳地“抗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