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之城 魔窟风云 第一百六十三章 启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62.html


1945年12月25日,圣诞节。

齐楚雄今天起的特别早,不到五点钟就站到一面镜子前,开始穿上施特莱纳派人送来的军装。他的动作很缓慢,一双医治过无数病人的手细细的系上一粒粒纽扣,那对总是发出善良光芒的眼睛不时审视着镜子里的自己,渐渐的,一套墨黑色的党卫军少校军服包裹住医生挺直的身躯,也为他脸上蒙上一层哀伤的迷雾。

“啊……”路德维希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揉着惺忪的睡眼坐起身,莫名其妙的看着站在一面镜子前的齐楚雄,但是他刚一看到齐楚雄那身打扮,顿时吓了一大跳!

“我的天哪!”路德维希此刻睡意全无,他蹭蹭几下穿好衣服,飞快的来到齐楚雄面前兴奋的喊道:“真不可思议!你穿上这套军装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齐楚雄苦笑着摇了摇头,他望着镜子里的自己,一身象征着死亡的黑色军装,擦得锃亮的黑色长筒皮靴,还有军帽上那白森森的骷髅帽徽,曾经憎恨的一切如今却成为了自己的标志。

“仁慈的上帝啊,”他在胸前画了一个十字,心中默默祈祷,“虽然我穿上了魔鬼的外衣,但是请相信我的内心依旧纯洁,为了人世间的爱和正义,我愿意牺牲自己的一切,如果您听到我虔诚的祷告,就请以您无所不在的神力保佑我完成心中的梦想吧。”

“咚咚。”有人敲响了他们的房门。

“谁啊?”路德维希下意识的问道。

“是我。”施特莱纳浑厚的声音响起在门外。

“我这就为您开门。”路德维希急忙走到门前,拧开把手,把施特莱纳迎进房间。

“你的动作倒挺快的嘛。”施特莱纳看着一身戎装的齐楚雄,嘴边挂着满意的笑容,“我本来打算早点起床,亲自帮助你穿上军装的,谁知道你居然跑到了我前面。”

“让您失望了,将军,”齐楚雄掩饰住心中的酸楚,摆出一副开心的笑容,“您知道的,我从来没有接受过军事训练,所以我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一直紧张的睡不着觉……”

“穿上军装你就要承担起一份责任!”施特莱纳收起笑容,严肃的说:“党卫军的最高准则是消灭敌人和视死如归,我们的使命是捍卫国家社会主义,我们也是一群为理想而活着的人,今后你要多看一些元首的著作,这会加深你对国家社会主义的理解,更好的融入我们的生活。”

“是,将军!我会记住您的叮嘱。”齐楚雄随即右臂一抬,对施特莱纳行了一个标准的纳粹礼,“嗨!希特勒!”

“齐!”施特莱纳惊讶的睁大了眼睛,“你敬礼的动作非常标准,难道是刻意训练过吗?”

“是这样的,”路德维希抢着答道:“自从我们回到雅利安城之后,齐不仅让我教他如何行礼,还主动阅读《我的奋斗》,您是没有看到他那副认真的样子,就连我这个日耳曼人都自愧不如。”

施特莱纳凝神无语,良久之后,他重重的拍了拍齐楚雄的肩头,深蓝色的眼眸中浮起一道激动的目光。

齐楚雄站得笔直,尽量让自己的心情保持平静,这些日子以来,他不但一直主动了解纳粹的日常礼仪,而且还仔细阅读了大量相关的著作。这倒不是说他的心里已经开始接纳纳粹的思想,而是因为他很清楚,要想击败纳粹德国卷土重来的野心,他就必须先了解自己的敌人,然后再找出他们的弱点并且加以利用。

一顿简单的早餐后,施特莱纳带着齐楚雄走出了艾德斯瓦尔宫,广场上的鸽子们仿佛是预感到某件重要的事情即将发生,纷纷展翅飞到洞穴的顶部,围绕着“地心之光”不停盘旋,久久不愿落地。

“齐,你瞧,”施特莱纳笑着用手指向头顶,“这些鸟儿正在用自己的方式庆祝你的新生活。”

“它们在欢庆即将到来的自由。”齐楚雄若有所思的说。

“还有未来伟大的胜利!”施特莱纳走下宫殿前的台阶,弗莱舍尔早已在广场上恭候多时,他毕恭毕敬的打开一辆梅赛德斯轿车的车门,让施特莱纳和齐楚雄坐了进去。

“出发!”随着施特莱纳一声令下,一列长长的车队驶出了“地狱里的天堂”,开始前往充满黑暗与死亡的集中营。

“我来了!”齐楚雄望着车窗外永恒的黑暗,心中回忆起一张张无助而又痛苦的面孔,“我来拯救你们了!”

不过,虽然齐楚雄已经迈出了发动起义的第一步,但是黑暗魔鬼历来就与光明天使势不两立,这条亘古未变的哲理如今正体现在一辆行驶在雅利安城内的黑色梅赛德斯轿车内。

“亚历山大,最近这段时间齐楚雄在城里都干了些什么?您都清楚吗?”霍夫曼看似双目微闭,嘴中的提问却一点也不含糊。

坐在他身边的罗蒙急忙回答道:“总理阁下,自从接到您的电话后,我就一直安排人手暗中监视他,据我手下人报告,这些日子里,他一直和路德维希中尉呆在一起,两个人每天都在雅利安城里游览到很晚才返回陆军医院,他就像一个没有见过世面的乡下人一样,对雅利安城里的一切都充满好奇……”

“您的发现只有这么多吗?”霍夫曼打断了罗蒙的话。

罗蒙迟疑地说:“对不起,总理阁下,我们暂时还没有发现他有什么异常的举动……”

“道歉就意味着失职!”霍夫曼猛地睁开眼睛,“请您牢记我的这句话!”

“是……是……”罗蒙惶恐不安的点着头。

“我真后悔!为什么不早点阻止统帅阁下做出如此愚蠢的举动!”霍夫曼狠狠地攥紧双拳,仿佛是要向某个敌人发出致命的一击。

“总理阁下,您指的是齐楚雄加入武装党卫队这件事情吧。”罗蒙小心的问道。

“唉,”霍夫曼少有的叹了一口气,“我刚听说此事时,并没有把它放在心上,因为我以为齐楚雄不会同意统帅阁下的建议,可谁知道事情的发展完全出乎我的意料,这个狡猾的中国人居然做出了令人无法理解的举动,他不但同意加入党卫队,并且还要求当着集中营囚犯的面举行宣誓效忠仪式,这样一来,统帅阁下必然会很兴奋,而我也无法阻止此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的阴谋得逞!”

罗蒙犹豫片刻后,道:“总理阁下,您有没有想过,也许齐楚雄真的已经放弃了和我们对抗到底的念头……”

“您认为这可能吗?”霍夫曼阴沉着脸说,“一个被我们迫害到家破人亡的男人,他怎么可能完全放下心中的仇恨呢?”

“表面上听起来是有些奇怪,但是我认为,此事也并非完全没有可能。”

“说说您的理由吧。”霍夫曼扭头望向车窗外。

“总理阁下,请您想一想,统帅阁下对齐楚雄的关怀可谓是无微不至,他不但从来没有把齐楚雄当成是一个卑贱的囚犯,而且还给了齐楚雄常人所无法享受的待遇,更重要的是,统帅阁下不顾个人安危救了齐楚雄的命,单凭这些事情来看,我认为齐楚雄不可能一点不动心。”

“这个理由是挺诱人的,但是还不足以说服我。”霍夫曼忧心忡忡的望向车窗外,两条眉毛之间的距离也越来越近。

“想必您是在担心齐楚雄是想借机取得我们的信任,然后去从事一项非常隐秘的计划对吧。”罗蒙试探道。

“您说说看,”霍夫曼的眼皮微微一跳,“有这种可能吗?”

“这种可能当然存在,”罗蒙说,“但是目前为止,我还没有发现他有任何图谋不轨的迹象。”

“嗯!”霍夫曼听出罗蒙话里有话,他霍地一下扭过脸,急忙问道:“看来您对此事已经有了应对的措施,告诉我,您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总理阁下,我认为对付齐楚雄不能心急,”罗蒙做了一个暂停的手势,“他目前很受统帅阁下的赏识,如果我们一味猜疑、打压他,那么统帅阁下一定会对此心怀不满,甚至很有可能做出令我们更加无法预料的事情。”

“您说的没错,”霍夫曼点头道:“统帅阁下一直希望把齐楚雄拉拢到自己身边,并把这件事情看成是我们收拢人心的重要一步,他固执的认为自己可以做到这一点,对那些反对的意见总是置若罔闻,就连我都无法改变他的决定……”

“所以我们必须暂时忍耐,”罗蒙阴阴一笑,“等到齐楚雄加入党卫军之后,我就会安排人手在暗中监视他的一举一动,如果他是真的决定加入我们的队伍,那一切都好说,如果他是想趁机做出点出格的事情来,哼!”

“亲爱的亚历山大,”霍夫曼嘴边终于又露出了惯有的微笑,“我就知道您不会让我失望。”

“请您放心吧,”罗蒙得意的说,“我绝不会让这个中国人逃出我的手掌心,除非他是真的决心投向我们!”

“谁想摧毁这座城市,” 霍夫曼再度将目光投向车窗外飞驰而过的景象,“我就把谁送进地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