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侣奇缘 第一部 人间正道是沧桑 2、窃听

天上人間A 收藏 1 3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8.html[/size][/URL] 2、偷窥 老婆和烟花女子的相同点在于使用功能上一样,不同点在于一个是明码标价的一次性用品,一个是在温柔的面纱下被刀切割一辈子,而且后遗症及其严重。——清远语录二 幸灾乐祸的邓清远等张寡妇杀气腾腾的走远后,立即行动起来,将后门关死,还加上根粗大的木棒挡住,再把房间的门、窗户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28.html


2、偷窥

老婆和烟花女子的相同点在于使用功能上一样,不同点在于一个是明码标价的一次性用品,一个是在温柔的面纱下被刀切割一辈子,而且后遗症及其严重。——清远语录二

幸灾乐祸的邓清远等张寡妇杀气腾腾的走远后,立即行动起来,将后门关死,还加上根粗大的木棒挡住,再把房间的门、窗户全部关死,然后躲到自己住的小房间内,将门反锁之后,兴趣盎然的躲在窗户后面,等着看好戏上场。

“嘿嘿!师父,你做初一我做十五,所有的逃生通道都被我堵上了,让你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看你还抢钱、看你还陷害我被人误会!”

邓清远在窗户后面满心期待的等待了约摸半个时辰之后,终于听到院子外面的街道上传来张寡妇特有的重磅跑步声音,还有她尖利高亢的吼叫:“老东西,我叫你灌黄汤!我叫你不管老娘的死活……打死你个老混蛋!”

随着几声棍棒敲击肉体的声音,破旧的木门被黄铁嘴撞开,双手抱头的他狼狈不堪的逃窜进来,额头上被敲出两个青色的大包块,衣服也满是尘土。

黄铁嘴进门之后,首先按照往常的惯例去开后门,结果发现门被堵死,惊愕之下,被张寡妇恶狠狠的敲了两下,痛的龇牙咧嘴,看的窗户后的邓清远直呼过瘾。不甘心的黄铁嘴再开房间门,发现所有的逃生通道都被堵上,一时之间手足无措,被张寡妇追的鸡飞狗跳,敲打的嗷嗷直叫,额头上增添了一个青色大包。

看着张寡妇把师父追的烟尘四起,打的龇牙咧嘴,清远在窗户后面看的眉开眼笑,兴奋莫名。

黄铁嘴被追打的是在无奈,只得用眼神向在窗户后面看戏的邓清远丢了个恶狠狠的眼神,嘴里面低声骂道:“没良心的小混蛋!把门都堵死,存心要害死你师父!看以后怎么整治你!”

邓清远被师父恶狠狠的眼神给吓出半身冷汗,不过现在是师父倒霉,至于师父以后报复,那是以后的事,反正被老家伙虐待惯了,正所谓虱子多了不咬,现在还是看热闹要紧。

张寡妇追打的累了,停下挥舞不停的木棒,单手叉腰踹气,嘴里面可不闲着:“老混蛋,你跑啊!看你跑到那里去?今天老娘不拔了你的皮不算完……看你还不争气……”

惊魂未定的黄铁嘴眼看张寡妇踹气完毕,重新挥舞着棍棒冲了过来,是在是没有地方可躲,无奈之下,只得咬牙切齿的使出最后的绝招,手在怀中一掏摸,挥手一扬,只见几点寒光闪耀,几颗物体带着风声直奔张寡妇硕大无比的豪胸而去。

正在气头上的张寡妇被这阵寒光吓了一跳,硬生生的刹住前冲的身体,憋出一头冷汗,被那些物体打个正着。吃痛不过的张寡妇干嚎一声,正要发飚,忽然像发现什么东西,连忙定睛一看,脸上的表情立即从愤怒莫名转为眉开眼笑,大嘴发出一阵欢呼,扔掉手中的木棒,蹲下将那些闪着银光的东西飞快的捡到手里面。

窗户后面看戏的邓清远也不由得对老家伙佩服不已,在这关键时刻,为了皮肉不受苦,竟然壮士断腕、壁虎掉尾,将银元宝用剩后的散碎银子丢了出去,果然止住了张寡妇漫天的杀气,扭转了极端不利的局面。

欢呼不止的张寡妇将散碎银子捡完后,在手中垫垫,发觉至少有八两之多,越发的欢喜,将刚才追打黄铁嘴的怒气完全的抛之脑后,笑的三角斜眼眯成了一条缝:“老混蛋,算你识相!竟然有这么多钱,今天放过你了,晚上开荤,老娘去切一斤五花肉回来,呵呵!哈哈!”

等张寡妇尖利的笑声消失在巷子之后,黄铁嘴这才放下心来,转头对窗户后面的邓清远阴阳怪气的道:“小混蛋,看的过瘾吧?生怕师父不死,还知道落井下石,把门窗全给关死!嘿嘿!”

“这……这全靠师父教导有方嘛!再说,师傅您被敲成释迦牟尼一般满头疙瘩的造型很帅哦,起码说明你有成佛的潜质……”垂头丧气的邓清远打开木门出来,不服气的顶嘴,对师父在城隍庙前弄的大家误会他们是玻璃的行为还耿耿于怀。

“老子的徒弟还能差了?至少落井下石、火上浇油、奸诈狡猾的功夫是一流的。估计你小子觉得,害师傅被敲一头的包很有成就感吧?”黄铁嘴毫不客气的道:“现在到吃饭至少还有两个时辰,咱们开始日常锻炼,过来!”

邓清远无奈,苦着脸蹲到师父面前,老家伙毫不客气的爬到他背上,手里面还捏着手指粗细的荆条,用力在邓清远的屁股上来了一下,抽的他浑身一哆嗦,不等师父发令,甩开双腿就往城门外狂奔出去。

邓清远老家在剑南道眉州府,因老家遭遇洪灾,之后又是爆发可怕的瘟疫。朝廷贪官横行,国库空虚,象征性的一点救济全落进了上下各级贪官的口袋,许多人在饥寒交迫中被瘟疫夺去了脆弱的生命,其中就有他全家七口人。命大的邓清远在那年才五岁,跟着一群逃难的人胡乱走了几天,饿的实在不行,倒在路边,醒来之时发现他已经被几个饿的双眼发绿的饥民给洗剥干净,放在锅边,准备给煮了。他亲眼看见那些饥民将一个连呻吟的力气都没有了的小女孩给扔进了煮沸的开水锅里面,正要轮到他的时候,老家伙不知怎么出现了,用十个干硬的面饼把他给换了下来。

等到他长大一些之后,常常就这个问题问师父,怎么会那么巧合的救了他,老家伙总是神秘兮兮的说这全是缘分。

在跟着师父走南闯北的十四年里,邓清远感觉什么真本事没学到,尽学些坑蒙拐骗、占卜算卦、画符驱鬼的东西,另外就是老家伙不知道从那里学来的办法,时常弄些奇怪的药材回来,给他又是灌又是煮又是泡,弄了十多年也不见什么明显的好处,唯一的效果就是他跑路的速度越来越快,现在背上黄铁嘴都能撵上骏马。

“师父,你老让我练跑干什么?你是不是没其他本事啊?”邓清远边跑边问。

“笨蛋!”老家伙悠闲的在邓清远的背上,用荆条敲了他一记:“混江湖什么功夫最重要?当然是保命的功夫,我教过你的啊,不会忘了吧?”

“记得记得!”邓清远怕继续挨打,连忙道:“打不赢就吐他口水,吐了口水就开跑,不过我听说这世上有剑仙呢,可以驾驭飞剑,朝游昆仑暮苍梧,那岂不是更快……”

“**!传说中的东西,你当真的啊?”黄铁嘴不客气的敲了一下:“加速!跑到青冈山顶再回来,要是比昨天慢了,晚上就煮你……”

“命苦啊!”邓清远无奈的叹息一下,双脚甩的飞快,在土路上带起一股飞扬的尘土,风驰电忽的狂奔起来。

等回来之时,张寡妇已经做好了晚饭,邓清远累的浑身发软,端起碗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很快将桌上的饭菜给弄了一半下肚子,让黄铁嘴气的直翻白眼,这小混蛋也太能吃了。

晚饭后休息片刻之后,邓清远被黄铁嘴勒令继续练习练了十多年的无用功法,这么多年了,什么效果都没有,他早不想练了,可黄铁嘴坚决不允许,只好继续。

功行三周天之后,邓清远从物我两忘的境界中醒过来,看看窗户外面,估摸已经过去了两个时辰,正准备脱衣服睡觉,猛地听到隔壁传来窸窸窣窣的动静。

“好戏又来了!”邓清远立即兴奋起来,双眼放光,再没了睡意,连忙蹑手蹑脚的靠到墙边上,将耳朵挨到一条缝隙处。自从师父和张寡妇搅上之后,隔壁时常发生一些动静。刚开始作为初哥的邓清远还不明白怎么回事,后来从一个路过的同行那里骗了一本描图本的《素女心经》之后,他就清楚了。本来也没有什么可听的,刚开始的好奇之后就不再偷听了,可后来隔壁除了动静之外,还加入了精彩纷呈的吵架,这就让他大感兴趣,欲罢不能了。

隔壁传来清晰的两个人角力擒拿的响动,连带着木板床吱吱嘎嘎的响个不休,片刻之后,穿来两个粗重的踹气呼吸声。

“老……老混蛋,你干什么?从老娘身上下来!”

“狗日的瓜婆娘,装什么清纯,未必你还不懂!”黄铁嘴踹着粗气沉声道。

“老娘就是狗日的,被你这老狗日,”张寡妇抓紧机会回骂道:“老娘不高兴,不便宜你,滚远点……”

“下午你说过今天晚上开荤的,你想赖账?”

“晚饭你吃的不就是五花肉么?”张寡妇反驳,突然明白过来,立即火气冒了三丈高,老混蛋这是说她身上长的也是五花肉呢!立即将声音提高了几度:“就你这样没本事的渣滓男人,连买块肥猪肉切个洞玩的资格都没有!给老娘滚……”

“**!”邓清远听的激动不已,暗暗佩服师父的言语手段,伤人于无形,在这紧要关头发出如此一招,实在够张寡妇受的,高手风范啊。

张寡妇盛怒之下,狠狠的推黄铁嘴,不过这时候黄铁嘴不知道那里来的手段,任凭张寡妇怎么用力都掀不下身,累的气喘吁吁,片刻之后道:“……滚蛋,屁本事没有,就知道在老娘身上耍横!真不知道当初就怎么被你这混蛋给骗了……早知道老娘就跟了北街教书的杨学究,好过和你这老混蛋受穷被人瞧不起……”

黄铁嘴被数落的难受,忍不住还嘴道:“还跟杨学究呢,也不看看你什么长相?从头看到脚,不脱裤子都不能确定你是女的!三角斜眼、满身横肉、血盆大口、声粗如牛,晚上出门连鬼都怕你,白天出门人家还以为遇到鬼,一对母猪奶从胸口耷拉到肚脐眼下面,还能当裤带用……”

“老混蛋!”张寡妇见黄铁嘴把自己数落的如此不堪,怒气腾的就冒了起来:“当初死皮赖脸的缠老娘,现在知道数落人了!有本事你去找个二八小娘子啊?你这样的垃圾男人,小时候被同伴欺,学本事的时候被同门骂,走江湖被同行踩,活着还有什么用?纯粹就是造粪的废物……护城河又没有盖子,你怎么不去跳啊?人活到你这份上,不知羞耻为何物,脸皮比城墙拐角还厚……”

张寡妇狂风暴雨的劈头盖脸骂了起来,累了休息片刻之后接着道:“……人家那些有本事的男人,高楼大院、锦衣玉食、奴仆成群,出门前呼后拥,行有车轿住有美室!你有本事,你也去弄个豪宅深院、奴仆成群,从天亮弄到天黑老娘都奉陪……你看看人家那些女人过的什么日子,老娘和你过的什么日子?没发财之前不要碰老娘……”

“**!”黄铁嘴被张寡妇点中死穴,说到心头上,恼羞成怒之下,绝地反击起来:“老子有那本事还和你这烂婆娘磨蹭什么?也不撒泡尿看看你自己长相?你以为你长个东西就了不得不得了啊?你长的是那话儿呢,不知道的还以为你长的是神仙的百宝如意袋呢!不但能靠着那东西弄到银子、院子,还能弄出奴婢车轿来!赶明儿你干脆靠你那东西弄出十万开国世宗皇上的无敌轻骑兵出来,把那些骚扰边境的胡人全赶到沙漠里面去……”

“**!师父,我太佩服你了!”偷听的邓清远差点没喷出两股鼻血出来,这样的绝骂都能弄出来,绝对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简直是夫妻吵架无敌杀手锏!师父能在局面极端不利的情况下发出如此精彩绝伦的一招,立即将局面完全的扭转,实在是灵犀挂角,神来之笔!偷听别人吵架居然偷听到喷鼻血的境界,邓清远也佩服自己不已,估计也算极为难得了。

张寡妇显然被黄铁嘴的这神来之笔给骂懵了,半天回不过神来,手足无措之下,被黄铁嘴乘虚而入,再反抗已经没有多打意义,无奈之下,只好喃喃骂道:“……老混蛋,王八蛋、茶叶蛋……又穷又骚、又骚又穷……不能给你白占了便宜,明天不给老娘弄个金戒子回来,老娘和你没完没了……”

听到这里,邓清远明白正戏已经结束,接下来的就是少儿不宜的了,也没什么好继续偷听的,于是再蹑手蹑脚的回到自己的床上,对师父和张寡妇之间精彩纷呈的吵架佩服万分。师父从当初没有还嘴之力到现在游刃有余,功夫见长,应该快到炉火纯青的境界了,看来女人确实是男人的磨刀石,想快速的成为成熟男人,那就找个凶悍的老婆。

不过最让邓清远佩服师父的在于,师父坚忍不拔的毅力!经过如此艰苦卓绝的过程下来,师父还能有如此饱满的精神继续下面的过程,简直是不屈不挠、英勇顽强。看来师父到底是师父,自己远不能及,不承认都不行。

第二天大早,邓清远按照往常习惯,起床之后迅速的到城隍庙前抢地盘,刚走到庙门外,几个早起的人看到他来了,都在一边对他指指点点、窃窃私语,还带着古怪的笑容。邓清远那里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看来昨天的事真的是跳黄河都洗不清了,闹了个大红脸,是在难堪不过,索性不摆卦摊了,转身回去,等黄铁嘴起床之后,跟在他后面,去茶馆混。

茶馆里面那可是下九流人物混迹的地方,都是吹破牛皮不犯法的人,刚到的时候,就听到两个老头在那里玄吹,说祖上在昆仑去混过,还见了传说中的西王母瑶池等等。

百无聊赖的邓清远跟着黄铁嘴喝了几口劣茶,正无聊的心慌,见茶馆门口进来两个衣着华丽的人,有识货的人立即低声叫了出来,这两人是姚家老大姚书泉的贴身心腹仆人。茶馆里面的都是混社会最底层的人物,即便是大户人家的仆人,也不是他们能仰视的,所以喧嚣的茶馆猛的安静下来,都惊异的看着这不应该出现的人。

两个仆人用极端鄙夷和傲气的眼光扫了茶馆一圈,傲然道:“刚才谁说祖上会仙法的啊?正好我们老爷需要几个除妖的。”

刚才吹牛吹的吐沫横飞的两个老头连忙闭上嘴巴,吹牛无所谓,真要去除妖可就要命了。

“他妈的,到底有没有会驱鬼除妖的?”一个仆人很不耐烦的吼起来:“刚才不是吹的那么厉害吗?再不说话,把你们都拉去衙门打板子!”

“回爷的话,这黄铁嘴师徒两人乃是走江湖玩道法的!”一个老头见势不妙,连忙将邓清远师徒给卖了。

一个仆人盎然走到顺着老头手指的方向,昂然走到黄铁嘴面前,将他从头看到脚,之后点点头:“嗯,有些像!有没有真本事不要紧,只要像个会道法的就行。”

“像就行?”邓清远惊讶的张大了嘴巴,这算什么事?

仆人不管满头雾水的黄铁嘴师徒两人,从袖子里面掏出一张请柬丢到桌子上:“这是请柬,晚上日落之时,准时到姚家后门,到时候会有人接你们。”

说罢,两个仆人转身离开茶馆,到门口之时,身材魁梧的仆人突然转头道:“你们可别不识抬举,敢不来的话,哼哼!大少爷一张纸条就能把你们送去安西充军……”

等仆人走远后,邓清远拿起精美的请柬,上面只是简单的写了姚家有邀,看了半天看不出什么名堂,于是低声问道:“师父,这姚家什么来头?连两个下人都这么牛。”

“姚家乃是襄阳道第一的富豪之家!”边上消息灵通的好事者连忙解释:“和襄阳节度使乃是通家之好,还有个亲属在京城任户部高官,商号遍布剑南道和襄阳道,一般刺史、县令不敢轻易招惹,还要反过来巴结姚家,实在是显赫无双!”

“这么厉害?”邓清远吃了一惊:“那我们岂不是要发财了?帮姚家驱鬼捉妖,报酬应该不少吧?”

周围的人听了邓清远的话,全露出不以为然的神情,看着师徒两人的眼神都有些奇怪,让清远觉得有些毛骨悚然,越发的疑惑起来。连忙拉住刚才说话的那个消息灵通人士,那知道这些人全都突然对吹牛没兴趣了,都专心的研究茶桌和茶杯起来,不管问谁,都是摇头,一问三不知。心细如发的邓清远立即看出其中的古怪,这些人明明知道,可全都不敢说,难道姚家是龙潭虎穴还是妖魔洞窟?

无心喝茶的邓清远连忙拉住师父出了茶馆,回到张寡妇的院子,赶紧问道:“师父,这里面有古怪,你知道为什么吗?”

黄铁嘴摇摇头:“不知道,不过往常听说姚家一贯心狠手辣,稍不如意就下毒手,而且听说姚家三个儿子明争暗斗很厉害。”

“姚家争斗和我们有什么关系?”邓清远苦思不得其解,于是不再管了,转移话题道:“师父,那你真的会驱鬼捉妖吗?”

“操!这么多年你还不知道?当然是装模作样、装腔作势骗人咯。”

“不会吧?”邓清远差点一头栽倒:“看来这次玩完了……要真遇上妖怪,怕连骨头都捡不回来两根……”

“放心,真要让妖怪把你给吃了,师父会给你超度的,还免费呢!”黄铁嘴见邓清远郁闷至极的样子,连忙安慰道。

“老子都死了,不免费行吗?”邓清远气的白眼直翻,跳了起来:“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师父……晚上除妖的时候,你先上,我在后掩护你……”

“小混蛋没良心,当然是你先上我掩护你……谁叫我是师父你是徒弟呢!”

“操……”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