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幕! 正文 十五

sipingtai 收藏 8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0.html[/size][/URL] 十五 殷梓郴的计划如期开始了,一时间风声鹤唳,这让徐英杰和司马烁一时间还真难以适应。仅一周时间,就有数支政府军.连、排一级的小规模部队,遭到了毁灭性打击。今天是巡逻队遭到伏击,明天是补给运输队被劫杀,大后天则是兵营遭到火箭弹攻击,损失可以说是空前的。看着当前这种棘手的局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0.html


十五


殷梓郴的计划如期开始了,一时间风声鹤唳,这让徐英杰和司马烁一时间还真难以适应。仅一周时间,就有数支政府军.连、排一级的小规模部队,遭到了毁灭性打击。今天是巡逻队遭到伏击,明天是补给运输队被劫杀,大后天则是兵营遭到火箭弹攻击,损失可以说是空前的。看着当前这种棘手的局面,徐英杰和司马烁还真有些头疼。发生袭击事件第一时间,他们就前往增援,结果是每每扑空。结果是顾了东顾不了西,你向东面扑击,结果西面遭受损失。你向南面扑击结果是北面又在遭受打击,分兵解决得到的结果是实力被严重削弱。而对手却瞅准机会打击援兵,然而不分兵前往增援,确实首尾难顾。面对这种状况,暂时还真没有什么好的方法解决。


徐英杰和司马烁商量着对策,徐英杰说道:“看来还真不能看不起这些没屁眼的臭虫,多点开花四处起火,劳心受累的是我们。一个疏忽就会面临着重大损失,在这样下去可不是什么好事。”


司马烁点头说道:“关键是这些家伙学精了,根本就是有意躲避着我们,看来他们也知道柿子软的好捏,政府军软和,所以就首当其冲的遭到打击。我们硬朗,他们就尽量躲着我们。只要避开了我们的视线,怎么做还不是由着他们的性子来吗!这个殷梓郴,是真他妈的狡猾。”


徐英杰看了一会面前的地图说道:“这里和这里看着地域狭窄,空间宽度也就是几十公里。但是也不是我们这几个人可以顾得过来的。而前一阵子由于对反政府武装打击的需要,所以将兵力布置的过于分散了。有的地方单位甚至小到不足排一级了,这样一来肯定给对手了一个机会,实施各个击破。而打击这样的小部队,只需要相当的人员就可以了。看来现在得马上收缩力量,将分散的力量收拢,形成拳头,这样既可以加强防卫,又可以加大对手袭击的难度,也可以形成大规模的相互保护,只有这样才能暂时控制住目前不利的局面。”


司马烁看着地图想了想说到:“也只好如此了,对手不可能大规模行动,那样一来速度慢,二来难以隐蔽接敌,三来由于其机动能力所限,一旦被发现很难逃脱。不过这样一来,就等于在无形当中放弃了大片的土地,这正给那些急于火中取栗的家伙们,一个跳出来的机会,一旦形成各方势力错综复杂的局面。我想那些YDNXY的官员该表示不满了,弄不好国内的那些家伙还会找咱俩算账。”


徐英杰无奈的摇摇头说道:“这也是权宜之计,不会用太长的时间的。现在关键是还没有摸到对手的脉,要是摸到了,那么也就是对手完蛋的时候。”


司马烁笑着说道:“现别管其它的,先管好眼前吧。土地丢了可以再夺回来,装备丢了可以补充,要是人丢光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本尼艾迪逊看到目前的局面,兴奋地手舞足蹈。他一边向上级报功,一边不停地催促加大打击力度,以便继续扩大战果。当看到对手被迫放弃很多地盘收缩病例的时候,他更加坚信胜利就在眼前了。


看到本尼艾迪逊如此的做作,殷梓郴反感的几乎要呕吐。这只不过是一点小胜,至于如此兴高采烈吗。其实此时的约翰斯米尔克也有同感,只是碍于上下级关系不好直接说罢了。殷梓郴知道,就目前对手的收缩行动。看似丢了不少地盘,但是实际上反而是自己这方面的行动变得越来越苦难起来,小规模袭击很难得逞,大规模袭击却是目标大,行动迟缓,很难达到突袭的突然性。而对手却变得可以左右兼顾,一旦遭到袭击,首先各单位自身自我防范能力相比零散时,耐打击程度要高很多。再有相邻单位由于超强的机动性,可以迅速向被袭击单位靠拢,而四周其他单位也可以迅速向袭击者四周运动,只要是一个不小心,就可能陷入重围。这种以不变应万变的策略,一时还真是不好破解。这点那个本尼艾迪逊,根本就不会在意的。这些政客就是这样,只要是能往脸上贴金,就算将其他人全卖了也是在所不惜的。现在必须想一个万全之策,既要不使目前的这种大好局面丧失,又得再有建树。


约翰斯米尔克曾经与殷梓郴对目前的局面,进行了一次深入的探讨。对于殷梓郴所说,也深感赞同。但是就那些政客而言,是根本听不进去的。好在本尼艾迪逊人在一线,对自己还算是尊重。不然的话,指不定会弄出什么呢?现在的约翰斯米尔克的头脑在不停地快速运转着,思考着下一步该如何打算。约翰斯米尔克知道,没有动作肯定不行,那样就算国内的那些政客那关都无法通过。不动也会给对手一个机会,一个弥合不利局面的机会。其实约翰斯米尔克和殷梓郴的想法一样,就是想尽一切办法,制定一个万全的方案,以保证能够将行动继续下去。


而此时徐英杰和司马烁也在商量着,如何才能借目前的这种态势,设置一个圈套。好结束这种拉锯的局面,只要是打掉了殷梓郴,那么所有的事情也就算完成一半了。但是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的,凡事都是有利有弊。这边明明看着利大于弊的事情,但是随时可能发展成为弊大于利。


司马烁翻看着情报汇总,边看边说:“现在虽然暂时遏制了偷袭的发生,但是这样的收缩不是长久之计。现在那些YDNXY国政府官员对此已经颇有微词了,并且已经开始背地里给我们上眼药了。虽说现在国内还没有说什么,但是再这样下去,我们必将受到国内某些人的责难。”


埋头看着资料的徐英杰头也不抬的说道:“那没办法,事情就是这样。我们现在面对的不是一般对手,而是与我们有着一拼的殷梓郴。在没有找到可以对付他的计策之前,收缩兵力是最好也是最稳妥的办法。难道我们不想早点解决?难道我们想在这荒山野岭的蛮荒之地泅着,竟是些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家伙。”


司马烁摇摇头苦笑着说道:“妈的!这就是咱们的悲哀,早知道这样就不掺和这些破事了。干点事情,总是不让你顺心。不过我还是觉得,咱们应该快点。再熬下去,恐怕老婆孩子长啥样都忘了。”


徐英杰笑着说:“现在还真不是想哪事的时候,事情得一步步的做,办法得一个个的想。对了!老坏蛋那边现在有闲人了吗?咱们这里人员上实在是太难受了,怎么都不够调派的。”


司马烁笑着说:“你就指着他吧,我昨天问了,你知道她说什么?”


徐英杰抬头问道:“什么?”


司马烁说:“他说,他现在还算闲人,问咱们要不要。其它的,叫咱们就不要想了。就算有,也是半年以后了。”


徐英杰笑着问道:“怎么?姚新民还带着人在和YD国的特种兵部队,藏猫猫呢?”


司马烁笑着说:“可不是吗?不过那小子也不顺利。现在也是很艰难的,关键是YD国的那些分裂武装实在不敢让人恭维。全都是些自以为是的废物,你想指挥一群不听号令的废物容易吗?”


徐英杰皱着眉头问道:“怎么搞的?我记得当初训练这些家伙的时候,不是都还算听话吗?怎么弄成这样了?”


司马烁摇头说:“这就是这些家伙的劣根性造成的,这些家伙一回到他们自己的地盘,马上就以主人的身份自居了。而到了那里咱们反而变成外人了,你想不吃几回亏,这些家伙能听你的吗。他们和那些OLB地区的分裂实力不一样,那些人是相对精明的家伙,而YD国的这些分裂武装,从根上说,就是些劣等人种,上不得台面的,要不然怎么会长期被欺压呢。”


这时徐英杰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问道:“对了!我记得当初咱们不是训练了一些YDNXY国的持不同政见人员吗?我记得有两三百人呢吧?因为YDNXY国这些年还算老实,所以一直没有放出来,现在这些人在那里?”


司马烁回答说:“现在那里我还真不知道,不过我想应该还在咱们的秘密训练营地吧。你没事问这些家伙干什么?该不是你想拿他们凑数吧?”


徐英杰笑着说:“我还就是这个想法,但是不是直接跟着咱们出门打仗,而是另有妙用。”


司马烁也突然醒悟过来笑着说到:“看来,你是想利用他们做药引子了。不错的主意,不过这样能保证安全吗?别又是些白眼狼,到时候反而与咱们作对。”


徐英杰笑着说:“不怕!稍微做点手脚,让这些家伙心存顾忌,谅他们也没有这个胆量去做对咱们不利的事情。再说了,如果这些家伙还在训练营,那就是第三个年头了。就算是一块石头也会被悟化了,你当咱们的那些专职洗脑的教员们是吃素的呢?”


司马烁乐了说道:“成!就这么办,我马上给家里发电问问,要是还在,马上实施这个计划,不过还得再细化一下,看看怎么办才更加稳妥。”


徐英杰笑着说:“行!那赶紧问,要是还在,咱们赶紧商量一下具体实施方案。”


却说宋怀仁接到了司马烁的询问电报之后,马上就明白了其中的含义。他马上回复说,那些家伙现在还在训练营地。并且还在进行着训练,这需要徐英杰和司马烁俩人回来一个,具体的看一下,看看是否可用。


看到宋怀仁的回电,徐英杰笑着说:“咱俩就别耽搁了,先商量一下具体方案,细化后,你马上回去,争取在一个月之内开始行动,我感觉这事应该问题不大。”


司马烁乐呵呵的说道:“这下有盼头了,不过这事要做的保密,尽量不露痕迹,不然根本无法骗过殷梓郴。”说完俩人开始商量着具体的行动方案,第二天司马烁乘空军的飞机返回了国内。。。。。。


殷梓郴和约翰斯米尔克发现,这两天对手又一次开始逐步的在收缩兵力,动作虽说不是很快,但是表现的还是显得乱糟糟的,并且主动放弃了很多重要的地方。对于对手的这个动作,让殷梓郴感觉到茫然。他知道,对手第一次收缩兵力是为了应付自己的那种袭击。而这次收缩又是为了什么呢?就现在的这种状况,自己的袭击已经被遏制住了。


殷梓郴和约翰斯米尔克对这种情况,感觉茫然。但是本尼艾迪逊却是感到兴奋,在它看来,这是前一阵子,自己这方面工作成绩斐然的变现。要说本尼艾迪逊倒不是没有头脑,他对这一事态也有着细致的看法。本尼艾迪逊认为,这应该是对手的后勤供给不畅造成的。理由是,YDNXY是个千岛之国,而这回对手收缩的都是一些岛屿上的兵力。而这些岛屿上驻扎的政府军,供给确实遭到了打击。供给线路的不畅和缺乏保护,从而造成了驻扎在那些岛屿上的政府军,给养发生了困难,这迫使这些军队只得向方便寄养输送的陆地转移。


其实殷梓郴和约翰斯米尔克,大体同意本尼艾迪逊的看法。特别是约翰斯米尔克,因为他知道,现在偷袭落单的小股政府军已经成为了过去。自从他们收缩兵力之后,这种袭击一次都没有成功过,但是对于他们后勤供给输送线路的骚扰,却是一天没有间断过。数万人的物资给养,不是一个小数目,光是食品一项,每天最少也在十多万公斤。大军未动粮草先行,运输线一旦被骚扰,那么后勤供给马上就变的不稳定起来。甚至会造成断绝,而那些个岛屿正是困难所在。再看那些军队收缩后所到的位置,也能说明这一点。


殷梓郴对于本尼艾迪逊的说法,总体上还是赞同的。但是他的经验和直觉告诉自己,这事情应该不会过于简单。但是有没有其他的解释,殷梓郴却一时半会找不出答案。


由于政府军兵力的收缩,造成了大面积的权利真空地带。这样一来这些真空地带的各式组织,犹如雨后春笋,快速的冒了出来,开始填补着因政府军的撤离造成的空白。这种局面,瞬间即成了燎原之势。面对这种态势,有人欢喜有人愁。欢喜的是本尼艾迪逊一类的人,对他们而言,这是大好的形势。这将直接影响到自己对手的占领,也直接影响到自己对手的总体行动。现在的本尼艾迪逊,兴奋地每天在大呼小叫。而愁的则是YDNXY国政府,他们知道这对自己不是一个好消息。一旦某些地区失去控制,那么就意味着将会逐渐失去整个国家。这让那些政府官员着急上火,他们不停地与Z国政府接触,要求中国政府予以解决。要求那些驻扎在战区的Z国军队,去弥补因为YDNXY政府军做兵力收缩后造成的空白。


徐英杰和司马烁乐呵呵的看着事态的发展,看着那些犹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的新兴的武装势力。这些武装势力,刚开始只是在抢占地盘,相互间几乎没有什么冲突。可是当这类组织增多,地盘相对变少时,相互间的利益冲突便不可避免了。先是小打小闹,到后来变得一发不可收拾了。为了扩大自己的生存空间,小的武装被大的吞并,弱的被强的吞并。接着就是强强之间的较量,有的是两方面在打。还有的,是几个方面在互相倾轧,更有的是多家联合打击一家,但是这一家还没有被打掉,几家就开始自己打起来了。从而使得原本趋于平衡的局面,瞬间遭到破坏。YDNXY人的劣根性此时充分的暴露了出来,他们现在心中有的只有是杀戮了。


司马烁笑呵呵的对徐英杰说:“看来这些土人确实劣等,还没有怎么样呢,就开始自己和自己打的一塌糊涂了。咱们是不是该加把火了。”


徐英杰不置可否的说道:“现在加火还早了点,再让他们之间再掐上一段日子。现在咱们对面的那些家伙,还没有掺和进来呢。没有他们在里面掺和多没劲,再说了,没有他们掺和也不合乎逻辑呀。”


司马烁笑着点点头说:“也是,没有这些家伙在里面,确实没意思。不过这回这些家伙怎么这么沉得住气,这不是他们的性格呀。特别是那个本尼艾迪逊,要是平常我估计他都会蹦起来了。”


徐英杰笑着说:“事情来得太过突然,让他们很难适应。你得给他们点时间,不然掺和起来也是一团糟。你当这些家伙全都是白痴吗?”


司马烁笑着说:“要是我说,他们和白痴区别不大。也就是殷梓郴还算有点脑子,还能看出点事来。”


其实此时的本尼艾迪逊心里比谁都着急,因为原本看似好的局面,却被目前的各势力之间的倾轧高得一团糟。原来还想看看,也好分辨一下看看那些是敌,那些是友,那些可以争取,那些需要就地消灭,那个势力可以为自己所用,那些是不可以为自己所用的。可是他发现,满不是那么回事。各个势力之间一旦冲突起来,马上他们之间就形同水火,互不相容。现在就是自己这方支持的某些武装都卷入到了其中,难以自拔。这样一来形势急转直下,使自己面临着大的损失。这是本尼艾迪逊不愿意看到的,也是不能看到的。被逼无奈,本尼艾迪逊,找来约翰斯米尔克和殷梓郴向他们询问计策,他问:“两位对于目前的这种局面怎么看,有什么解决的办法么?”


约翰斯米尔克说:“不好说,这种局面对于我们来说起码不算有利。要是这样长期打下去,会无形的将我们与对手隔开。那样的话,会直接影响到我们的行动的。至于解决之道其实并不复杂,只需要支持一方打击另一方就是了。关键是我们怎么去选择该支持谁,又该打击谁。”


本尼艾迪逊摇摇头说:“这不是白说吗?到现在为止,这些武装势力到底倾向于那方,还没有弄清楚呢。你说咱们能支持,能谁反对谁?”


约翰斯米尔克嘲弄的一笑说:“这就是情报部门的问题了,到现在了,还没有弄清所以然,我还真不知道他们是干什么吃的。”


本尼艾迪逊尴尬的说:“咱们的情报人员有进去的,但是很少有出来的。所以情报缺失,并不是不正常。”


约翰斯米尔克不屑的撇了一下嘴说道:“有去无回?不会吧?是不是去了还很难说呢?”


本尼艾迪逊没有再做解释,而是转向殷梓郴问道:“殷梓郴先生!您有什么好的解决方法吗?”


殷梓郴及其反感这个本尼艾迪逊,对于这个家伙的所作所为,更是不齿,不过如果自己想东山再起的话,还得与之合作,所以殷梓郴冷冷的说道:“其实我要说的,刚才约翰斯米尔克都说了,这也是我的想法。既然本尼艾迪逊先生问起来了,我就索性补充两句。首先要说的就是各个武装组织的情况基本情况,根据我了解的情况看,自从咱们的对手收缩兵力后,那些产生出来的空白地区,一共产生了将近一百多支武装势力。小的有几十人,中型的有个几百人,大的有上千人。这些武装的装备也是千差万别的,有的装备情况稍微好一点,有的武装的装备则是很差,甚至还有大部分成员手里还拿着冷兵器。”


殷梓郴说到这里稍微停顿了一下,转身为自己倒了一杯茶,抿了一口然后接着说:“但是这些武装虽说良莠不齐,但是其存在的目的,无非都是为了自身的利益,这中间大多数为自生自灭的形式存在的。经过这一段的自然淘汰和筛选,现在剩下来的,都是有一定规模的武装,也是最为强悍的几支。据我了解,现在因该是五到六支。他们既不为政府服务,也不为我们服务。他们需要的只是那点可怜的利益,现在看来无论是那支武装力量,都有为我们所利用的可能。同时,也有被我们的对手利用的可能。这就要看我们怎么办了,也要看我们拿出的东西丰厚了。不过就我知道,我们的对手现在也在积极的筹措这方面的事宜。所以我们需要的是马上下手,否则将会错失这个良机的。”


本尼艾迪逊和约翰斯米尔克,目瞪口呆的听着殷梓郴的一番话。他们不知道,殷梓郴到底是如何知道的这些。也不知道殷梓郴,是什么时候搞到的这些信息。并且对目前的这些武装有着这么深可惜只得了解,本尼艾迪逊有些糊涂了,他表情愕然,且疑惑的问道:“殷梓郴先生!恕我不恭,您是什么时候得到的这些信息呢?又是通过什么样的方式得到的这些信息呢?”约翰斯米尔克也表示赞同的看着殷梓郴,等着他的回答。


殷梓郴面无表情冷冷的说道:“本尼艾迪逊先生!很多时候不是靠耍嘴皮子就能解决问题的,很多时候也不能凭主观意识来左右局面的。什么东西都有个因果关系,有因就有果,这是一个必然的规律。情报部门的无能和效率低下,并不影响我的消息来源。要是指着情报机构的情报的话,我和我的手下多数都已经作古了。至于我的情报来源,请恕我无可奉告。你可以不信,这是你的自由,你们不是最讲究自由的吗。”


殷梓郴的一番不冷不热的辞令,让本尼艾迪逊感到尴尬。本尼艾迪逊知道,前一阵子自己与殷梓郴的摩擦,殷梓郴并没有忘记,现在不是争执的时候,现在需要的是殷梓郴的帮助。殷梓郴肯定知道,如何与那些武装联系。但是殷梓郴要想与这些武装达成某种默契,没有自己的支持是万万不行的,那样无异于是一张空头支票,根本不起作用。本尼艾迪逊到底不是一般的人,他很快就平息了心中的不满,并且表情谦逊的对殷梓郴说:“殷梓郴先生!我怎么能不相信您呢?只是现在局势复杂,万事需要小心罢了。咱们还是得从长计议,前一阵子我确实急躁了,有得罪的地方,还请殷梓郴先生原谅。”


约翰斯米尔克听到本尼艾迪逊如是说,感觉一阵恶心向自己袭来。他想,本尼艾迪逊确实不要脸,前后行为举止判若两人。他妈的!早干嘛去了?虽说这样想,但是不能这样说,现在需要的是精诚团结,所以他马上和稀泥到:“其实大家都是为了同一个目标,有些意见分歧是正常的。我想谁也不会这样小气,这样不顾大局的。殷梓郴先生,您觉得,我们下一步该如何做呢?”


其实殷梓郴此番话的目的就是,将这些势力纳到自己的帐下,使得自己的实力得到扩充。而自己前期瞒着本尼艾迪逊和约翰斯米尔克,所做的一切也正是这个目的。这样既可以名正言顺的出手网罗那些武装,也可以不动声色的壮大自己,还可以得到本尼艾迪逊的认可。因为殷梓郴需要的是本尼艾迪逊的财力,这些没有本尼艾迪逊的支持只能是空谈。经过一番深思熟虑的思考,又经过这一番绝对打动本尼艾迪逊的言谈,现在事情算是成功了一半了。既然已经到了收口的时候,就没有必要再追究什么了,不然会适得其反的。所以殷梓郴和缓了一下口气说道:“很简单,就是联合一切可以联合的力量,利用一切可以为我所用的势力,已达到掐断对手命脉的目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