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与蛇 黑龙分队 又想家了!

我爱肥猪 收藏 23 37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86.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27920.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86.html


容班长也在旁边把眼睛都哭红了,不停的安慰卧铺窗口边的骨烈,几个乘客也过来了,都是几个一起上车的老乡,多少也见过点亲人送军人上车的场景。也纷纷的安慰着骨烈。

“小牙几,你就莫哭了,来吃点水果。带这么多坛子菜回部队呀。”一个年级差不多50岁的老人给骨烈递来了一个桔子。家乡的桔子皮薄肉甜,出远门的人基本都喜欢带点在车上吃。

“恩,谢谢老伯了!”骨烈也停止了哭泣。“我这里还有很多,也吃不完,尝尝我的也好。”说完就拿起几个苹果和桔子递了过去,容班长在旁边接了过来,放在了小茶几上,这些都是清洗过的,是村长亲自交到骨烈手上的,让他能在火车上解渴。

“当了几年兵了?看你的衣服好像时间还不是很长,自我介绍一下,我姓刘,这次去GD进点货,在家乡做了点小生意。”刘老板伸出来自己的手。“老家是县城哪个地方的?我弟弟现在还在部队当兵,是个团级干部了。”看见当兵的他也有点亲切感,好像看见了自己的弟弟一样。

“就快第三年兵了,我家乡是栗山乡湖塘村的。”骨烈也伸出手来和刘老板握了一下,家乡人的感觉就是让骨烈感到亲切。

“那是个好地方呀,你们村在县里都挂的上号了,你们村有个五金厂,很有名气,厂里生产的东西都很畅销。”怎么都想不到对面的小兵居然就是老板。“我也和你们村的村长有过几次交道。”

“哦,那是我三伯,刚刚还送我上车呢,您没看到?”没想到这个老板还和自己的村长是熟人。

“人太多了,有点挤,没注意看。”刘老板不好意思的说道。“你们村这次发生了大事了,你应该知道吧?还死了两个人,全县都闹的沸沸扬扬了,这次抓了不少人,不过做的好,这些烂仔们是该收拾一下了,平时在县里就横行霸道,没想到还去你们村开枪打人。简直就的胆大包天了!”

“恩,知道一点。”骨烈没想到事情传的这么快,只是听说过事情的老乡们再次围了上来,想听听骨烈说。

“听说还是两个当兵的打死的,一枪一个。太痛快了!”一个老乡接着说道。

这下可为难了骨烈了,向容班长投去了求助的眼光,他也不想把事闹的满世界都知道。“我知道呀,两个武警开的枪,打的真准。”容班长连忙说道。“我当时就在旁边。”

“啊!我们县的武警有这么厉害呀!”老乡们都开始惊叹了起来。

“恩,只见那些人想开枪,武警拿着带小镜子的枪啪啪两枪就倒在地上了。”骨烈继续补充道。“好险,差点打到了武警兵。”

“这就好,我们县武警枪好又打的准,看那帮烂仔还跳的起来?”刘老板也笑着说道。“你这里这么多个坛子摆在地上,等下列车员来了要说你的。要不我们分开放到卧铺上,挤一下就好了。”旁边的人都纷纷附和,出门靠朋友,能帮就帮,何况是自己老乡,就更应该帮了。

“又没挡着过路,我放我自己床边他敢说。”容班长第一个就不同意了,放床上的话老乡也不好睡觉。这么简单的一件事相信列车员也不敢来为难两个军人。

“没关系的,如果列车员来说了就放床上。生了水没有?不然怕到GZ就坏了。(坛子边缘有个槽,用来放水,不然菜和空气接触久了就会变坏).”刘老板关心的说道,部队的生活苦他也知道,能吃到家乡菜那可是比的上“龙肉”了!

“生好了的,火车开的比较稳,应该不会洒出来,要洒也只洒一点点,应该不会坏!”骨烈已经对这个老板很有好感了。老乡们出门还是比较齐心的,团结就是力量,不然他们县里多少人外出做小生意,听说还都做的很好,都是老乡间相互帮忙。

“这是我的名片,下次回来探家了到我家来玩。”刘老板客气的递了张名片。“你部队离GZ远不远?不然我有时间也去你那里玩玩。”

“远着呢,我在山里守仓库,是个后勤兵。”骨烈接过名片马上就说道,部队的驻地是机密,他可没权利告诉刘老板。

“那不是终日困在大山里?你们也太苦了点。”刘老板同情的说道。

“有点苦,不过明年我就退伍了,呵呵!”骨烈看着刘老板,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自己的父亲如果没牺牲的话年纪应该也和他差不多。

看着卖盒饭的过来了,骨烈和容班长马上就买了两个,还真有点饿了,这次村长还给他带了点炒好了的家乡小菜,骨烈摆在茶几上,一大袋子,不吃完还真会馊了。“老乡们都来吃点,我们两个吃不完,都是村里人送的,一点乡里特产,大家别客气。”骨烈对着几个正在吃盒饭的老乡们喊道。

大家也不客气,拿着盒饭都围了过来,边吃边赞着菜好吃,骨烈心里笑了,自己三婶的手艺在村里都出了名的,不好就怪了!

“一群乡巴佬,都让开一点。”吃饭的老乡们挡住了车的通道了,后面6个油头粉面的家伙口里说着那阴阳怪气的家乡话,一听口音就是市区里来的,这躺车的始发站在市里。顺手把站在最后面的老乡推了一把,把刘老板的头都压到了菜上面了。

又有不知道死活的人来惹了,容班长连话都没有说,一只手就把带头的那个提了起来,眼睛狠狠的盯着他,勒的小青年喘不过气起来了,脸上憋的通红。

“快放我了,你个穷当兵的。”脸已经憋的变成猪肝色了的他努力的挤不了几个字,后面的人都被吓到了,一只手提的起一个人,那一拳下去会变成什么样?

“放了你,可以,道歉。”容班长真的怕把他给勒死了,笑嘻嘻的放了下来,但手还是抓住了他的衣领。

“快放手,不然不客气了,你知道我是谁?”小青年虽然怕这个当兵的,但为了面子还是指着容班长的大手。

“我管你是谁,今天不道歉你就别象走。”容班长恶狠狠的对着小青年说道,眼睛里射出来的光看的小青年心里直发寒。

“你快放手,别看你是当兵的,他亲叔叔就在GZ军区当官,还是个师长。”后面的人马上就补充了一句,虽然有点怕这个兵,但觉得自己还有点后台,让容班长识趣的放了小青年。

“听见没有,快放手。”小青年的声音大了许多。

“放了他算了,没伤到人,擦擦就可以了。”刘老板一听人家的叔叔是师长,也不想容班长回去受处分,闹大了对他没什么好处。

“师长?军长的侄子来了今天也要道歉。”容班长还是坚持着,军区直属的特种大队一个师长还是管不了的,这个他心里很清楚。骨烈站在后面没有说话,还没有动手呢,只要他们敢动骨烈也会冲上去打断几条狗腿,狗眼看人低,这么嚣张!

“快放开我。”小青年急了,衣服都快被这个当兵的抓破了,不停的挣扎着,腿也不老实的踢着容班长,不过他不敢用大力,这个兵关是眼睛都让他觉得有点胆寒。

“我只是叫你道歉,你的狗腿还想踢的话,信不信我把它打断了?”容班长再次的把他提了起来,这次的声音喊的特大。整个车厢都听的到。

“当兵的打人了,当兵的打人了!”后面的几个都在大喊。

容班长把小青年直接的甩在后面的几个年轻人身上,地上倒了一片。“记得下次别太狂了!”容班长拍拍手,眼睛瞪的大大的,转身就又回到座位边,吓的那六个人让车厢后面猛跑。

老乡们都感觉心要跳到嗓子眼了,这当兵的力气也太大了一点,已经把脸用纸擦干净了的刘老板说道。:“现在的小青年也太嚣张了,要是碰到个硬点子,今天肯定有架打了。”

“你脾气小了很多了!”骨烈轻声的对着容班长的耳朵说道。

“不想跟他们一般见识!如果老乡受伤的话,看我不打断他们的狗腿!”容班长笑着小声的说道。“吃的好好的饭被他们搅合乱了,可惜这些菜了。”

“没事,我们都吃饱了!”老乡们齐声说道,今天不是这个当兵的,后面会发生什么事还真不好说了。

“容班长,你说说为什么我们是不是流年不利呀?怎么老是会碰到这些麻烦事。”骨烈摇着头说。

“这是什么话,要是我们没有当兵的话,说不定就不会管,一想起我们在部队拼命的训练,吃了那么多苦,心里不平衡哦,看见这些不平的事就想管。”容班长感慨的说道。“又不是我们故意欺负他们,是他们不长眼罢了。”

“也对,我心里也有这种想法,这次回去肯定会被我们中队长整惨了!”骨烈担心的说道。

“怕什么,我们又没错,受罚也是我们两个人,有我陪你你就不会那么寂寞了哦!”容班长根本没把处罚的事放在眼里,都在部队练习惯了。

“张叔好像和我说过他已经把那件事打电话向部队解释清楚了,应该处罚也不会太重吧!”骨烈心里没底,明天就可以看到洪魔鬼了,一想起他那张死脸,骨烈还是有点后怕。

“该来的会来,想多了没有用,我想也不会把我们两个往监狱里扔吧!反正一切听指挥就行了。”容班长笑道。

“同志,麻烦你出示下你的证件。”来了两个乘警。“刚才有人说被打了,只是例行查看一下。”

看着还算比较客气的乘警,容班长话都没说也示意骨烈把证件拿了出来。“我可没打他,周围的人都可以作证。”容班长边说边把证件递了过去。

“没事了,没事了,谢谢你的配合。”乘警拉着同伴就走了,脸色都变的那么难看,上次的事情在G铁公安处都通报了,容班长的大名也登在了通报上,今天又碰到这两个“大侠”,给他们两个胆子也不敢找他们麻烦。对方没有受伤,一看也就是个浪荡公子,他们才不想管。

“今天的乘警变了个大样了哦!以前他们可没这么客气。”刘老板在中铺对着下面的骨烈说道。

“本来就该这样,素质高了对我们乘客也好点。”容班长笑着说道。“都是欺软怕硬的主,我才不想和他们闹。”

“对我们老百姓就不同了哦!不过看见他们变了很多,心里也舒服点。”刘老板也笑了起来。

骨烈现在越来越想家了,脑袋里都是自己熟悉的影子,沉默了很久,他感觉自己好像有点离不开乡亲们了,但为了实现爷爷的愿望,他还是必须坚持自己的理想:为了国家,为了民族,也为了自己牺牲的父母和去世的爷爷,消灭一切敢来侵犯祖国的敌人!在大义面前,骨烈还是能坚持自己的理想,爷爷多年的教导他不敢忘记!爷爷直到死才告诉自己父母已经牺牲了,目的也是为了让他变的更坚强,不断的锤炼着自己,不能让爷爷失望,自己要象王爷爷说的一样,象一把尖刀,狠狠的插进敌人的胸膛。两年的军旅生活也让他明白了很多事情,要把自己变的更强。

一晚上都没睡好,一直在和容班长小声的聊着天,明天也要和他分开了,可能见面的机会也很少了,骨烈恨不的把肚子里的话都倒了出来,尽情的和容班长聊着,军队里的时间就是过的快,很多趣事,很多回忆,很多感慨!

谈了一夜的故事,容班长已经越来越了解这个上等兵了,他应该是算做是当了十几年的老兵了,为这个从七岁就开始接受军事训练的战友感到吃惊,也佩服骨烈那种情操,现在是二百万的钱,他居然说不要就不要,换做他,他自认为自己做不到,以骨烈的素质不足以让自己一个中尉来保护他,应该是牵涉到什么秘密,但他也不想去问,问了也是白问,这个兵简直就是自己入伍八年来看见的最变态的“怪物”。

随着火车徐徐的开进了站台,大家都知道已经到了目的地:GZ,已经在这里等候多时的洪斌眼睛到处在找骨烈的踪影。

带的东西太多了,骨烈和容班长都一次帮不完,老乡们都在帮他们搬着,看着远处熟悉的身影和那台熟悉的车,骨烈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

………..今天真的抱歉,老婆去省里了,店里的事要**心,只能发一章了,晚上有时间我一定补上………。

6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