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机枪》 二十七集 民食 第27集 民食 二、独立王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6.html


占东东展开些说道:“有五千年历史积淀的民族能生存下来,最主要的是骨子里的东西。就是因为大多数中国人骨子里有那种‘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的无畏血性,那种‘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的吃苦耐劳精神,那种为民族为兄弟‘舍生取义’的侠义忘我精神……抗日班当年的龙凤虎豹和全体官兵,都具备中华民族的这些特点。而且,很多时候这些骨子里的东西是看不到摸不着的,很多国人在特定的环境中才能焕发出来。”

刘翔这时补充道:“这种骨子里的东西在抗日班还有个体现,就是‘中国人不打中国人’,这点在中国的历史上很少有人做到的。”

占东东抬手止住刘翔说道:“对于抗日班的‘中国人不打中国人’我是有一点看法的。”大家听罢一愣。

占东东笑笑说道:“抗日班这条军规没错,只是我要把这个观点向两边抻抻。向左边抻抻呢,‘中国人不打中国人’可以演绎为‘人类不打人类’。细想想都是地球上的同类掐来掐去的多没劲儿。而向右边抻抻呢,我觉得一概不打也有点绝对化了。如果那时我们遇到一个汉奸正在领鬼子来这天府洞里抓抗日班的伤兵,打死这个汉奸,就能保护几十个伤兵的生命、鬼子就找不到天府,这时你们说打不打这个汉奸?”

*************************************************************


如何让人活得更精神更“跃进”,占彪们做了很多努力。先是农场里办起了知识学堂,小宝把右派们的专长都发挥出来,让这些右派们为全体人员设计了很多讲座,从自然科学到社会科学,从历史到文学,从工业到农业,等于开设了一个不是大学的大学。天天晚上的讲座排得满满的,每个人都有机会上台当把教员,每个人也都在这里得到了进修,占彪等人更是堂堂不拉地学习。

然后在农场的“人事管理”上,成义做了很多改进。现在农场里的人数已近千人,包括双河小学的学生320人,抗日班官兵217人,抗日班官兵的妻子和父母87人,劳改人数219人,占彪当地的徒弟38人,解放军警卫52人。成义不但把抗日班官兵分布到各个负责岗位上,还对解放军警卫排动了“手术”。

解放军警卫原来是一个排35人,后来小峰把志愿军高机团的“反革命”和隋涛、三德的“右派”加进去17人,担任各班班长和各值班小队队长,正文当了副排长,还成立了个完全是抗日班士兵组成的新班,警卫排成了一个加强排。后来小峰让车书记把那个排长提升为连长调到别处,正文就顺理成章地当了双河劳改农场警卫部队的最高指挥官。

对劳改犯的成分占彪和成义控制很严,坚决拒收刑事犯,什么强奸犯、盗窃犯、杀人犯一个不要。在犯人数量上也尽可能的控制。县里要送来一批劳改犯小峰以省里的任务量大而婉拒,省里要加送人犯时小峰又以县里犯人多而减少了很多。不然这次本想送来三百名劳改犯的。占彪说我们做不了救世主,主要还是保护我们的重机枪抗日班。

这次来的120名右派让小宝欣喜万分,他们都是货真价实的优秀的知识分子啊,各个学科各个行业的人都有,而且大都是技术权威。除了开办知识学堂外,正好补充了双河小学的各科教师。右派里优秀的师资将双河小学乃至中学都承担起来了。

对双河农场老少两代的管理也做得很到位,小蝶把抗日班人员的父母分成两部分,一部分和儿子在一起体验天伦之乐,一部分安排在疗养院里,有病治病。把老人们照顾得无微不至,让他们有在家的感觉,还组织他们锻炼身体,跳大秧歌。

对孩子们的教育是小宝抓的头等大事。双河小学的管理非常严格又很宽松。除了正常学习外,小宝还安排大些的孩子们学习一些技能,如驾驶,木匠,瓦匠,理发,厨师,修车,缝纫,裁剪等技能,在综合素养方面学习了音乐、书法、武术,唯一让小宝遗憾的就是没有教孩子们画画的老师,她常说要是若克在就好了。有个重庆大学教中文的右派老师知道小宝的心思,告诉小宝说:“我们大学的美术系寇主任要是能来就好了,我们到这里来以前他被关在重庆一家纸箱厂劳改呢。”

小宝一听大喜,马上找占彪和成义商量。为了孩子们的教育,占彪从来是有求必应,敢担风险。好在重庆离这里不远,他让小峰以这里的案犯供出寇主任是同案犯需要深入调查为由,到那个纸箱厂就把寇主任连档案和审讯材料都提了出来押送回来。别说,这招儿还挺顺利的。没想到占彪受此启发,看到报纸上公布的一些知名人士被判刑,便随即派小峰们出去提来。没想到小宝的无意之举又促成了抗日班来了个抢救右派行动,保护了一批大右派。

抢救右派行动是小峰场长亲自上阵,因为他在前不久召开的全国劳改农场干部大会上认识了不少各地的劳改场长。成义和正文随行,正文把警卫排的清一水抗日班弟兄的新班带了出来,全副武装开着三辆卡车。

事先统计好了名单,这批名单有根据抗日班弟兄在他们原来的劳改所认识的,有新来的右派们提供的,有在报刊上收集的,其中还有贺市长和车书记提供的他们的六名新四军战友。酷暑中小峰和成义们拜访了附近省市的十多个劳改农场和相关公安部门,成义有时还灵机一动,向当地劳改部门要来名单从中指认,挑选一批保护价值大的右派。

一个多月后,双河劳改农场又多了一批反革命和右派。其中有原国民党起义将领2名中将和6名少将,还有8名记者,17名作家,3名大学校长,22名大学教授,16名高级工程师,8名农业专家,18名医生,9名演员,11名解放军师团职军官,还有成义临场发挥选择的5名烹饪大师和3名服装师总共128名。 这回小峰们有经验了,不但把人带回来了,还把他们的档案也要了过来。这样劳改人数达到了347人,真可谓精英荟萃。

对于劳改犯占彪不问他们犯的什么错,也不主动听他们的诉冤,他只明确一点,打过鬼子的,没害过人的就行了。他要做到尊重他们,让他们生活好,给他们足够的空间自由,包括看报,通信自由和来访自由。有次一名右派突然跑了,正当有人怀疑占彪的宽容平等是否正确时,那右派三天后又回来了,原来是母亲临危为母办丧去了。从此占彪又定了一条,有遇父母去世等特殊情况还可以请假奔丧。其实这里的劳改犯们都清楚,现在全国没有一块可以让他们做人的地方,只有双河农场,只有这群重机枪手还拿他们当人。想赶他们走他们都不可能走的。

从定罪后就来到双河劳改农场的劳改犯们以为全国的劳改部门都是这样优待,待其它地方解救过来的犯人们一到,才知这里是劳改犯的天堂。担任警卫的解放军战士也没去过别的劳改农场,也以为全国都是这样看管犯人,他们从解放军的优待俘虏政策上理解觉得党和政府就该这样做。劳改犯们来到这里无不感动有加,一些右派还继续研究起科研项目、著书立说,当然对农场的建设他们发挥了更大的作用。一些口无遮拦的右派喜称:双河劳改农场是中国专政体制中的一个独立王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