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告诉你我是有后台的,而且很硬。


咱的大号兕大王,也有人叫我青牛精。咱跟一般的妖精可不一样,因为咱的身份特殊:咱是官裔。


太上老君是我的主人。我在前几年间来到下界占山为王,凭着有官方的关系,很快在当地站稳了脚跟,麾下已有一帮马仔。咱的能耐可大得很,上通天庭,下联黑道,明里做的是生意,暗地里也兼黑吃。最拿手的是钓鱼。


说唐僧师徒打我山前经过的时候,那个手长嘴短的猪八戒果然依计中了我的圈套,偷穿了几件我作为鱼饵的高级针织背心,连他师父一并被我拿贼拿赃。我没顺你东西你怎么能顺我的东西?除了正当索赔衣物之外,我断指明志我本来没打算要吃唐僧肉的,正好叫咱赶上了,那只能算是咱的造化,属于典型的“临时性嘴馋,即时性吃肉”的性质,法律上对咱只能轻判,更何况咱还上头有人。


唐僧的大徒弟孙悟空化斋回来不见了师父,心焦火燎地打上山头同我叫阵。我知道他本是五百年前大闹天宫的齐天大圣,和他比斗我还真有点儿腿软怵头撮牙花子。但我一想我是有后台的,于是我又硬了。我怕他干什么呀真是的!我叫小的们抬来我丈二长的点钢枪,扛起钢枪去和鬼子去战斗


孙悟空态度极其嚣张质问我说:“你吃我师父是不是也该跟我打声招呼?”

我牛眼一翻也极其嚣张地说:“我吃屎是不是也要通知你?我吃的屎香不香是不是也要提前告诉你一声?”


孙悟空说:“我把你个不知死的业畜!你竟敢说我师父是屎!”说罢举起棒子朝我面颊迎头劈来,我不慌不忙挺枪迎战,棒往枪来,枪来棒挡,全然不乱了章法。这一仗,直杀得山舞银蛇原驰蜡象,引无数小妖摔折了腰,小的们一字排开擂鼓助阵,而威猛潇洒的我更是和着鼓点越战越勇,斗经三十余合,丝毫不落孙猴的下风。不,是更强!关键时刻我抽冷子抛出我的看家宝贝金刚琢,只见一个白森森的圈子,划破长空,雷光闪耀,霎时,他的如意金箍棒就被我的琢子成功缴获了。这猴头被我弄得赤手空拳,翻筋斗逃了性命。


我旗开得胜收兵回洞,只听见那猢狲仍在半空大喊大叫:“孙子(zei)!别小看了你孙爷爷!俺老孙可有通天的本事!我现在就上天去查你这妖精的来路,叫上头来人收拾你!”


我望着他猥琐的背影优雅地一笑:“那你还得赶紧去!我告诉你我是有后台的,而且很硬。就算我把你师父吃了,我在天上也一天的牢都不用做,查你也是白查,你爱信不信。”


对于他师父被我羁押和金箍棒被我缴获的事情,玉帝的看法先是“表示震惊”,继而是“绳之以法”,最后表示“限期破案”,孙悟空说:“老官儿你先别着急,这祸害人间的妖怪,说不定就是从你这天宫跑下去的。”


玉帝答他:“胡说八道!我们天宫怎么会出这种事情?你说妖精勾结天宫,你这是明目张胆地攻击天庭的HEXIE社会政策,我可以告你诽谤!”


孙悟空说:“那你敢让我查查吗?”玉帝说:“我们乐意接受群众监督。不嫌麻烦的话你可以去查,不过要由我们的人来执行。我估计到最后你也是白费心机。”


玉帝随后降旨四大天师,当即开始了排查工作。具体查了哪些衙门,我手脚并用帮他算了算。查的有:先查了四天门门上神王官吏,次查了三微垣垣中大小群真,又查了雷霆官将陶、张、辛、邓、苟、毕、庞、刘,最后才查了三十三天,天天自在。


四大天师问:“还查吗?”孙悟空说:“再查查!”又查了二十八星宿:东七宿:角、亢、氐、房、心、尾、箕;西七宿:斗、牛、女、虚、危、室、壁;南七宿;北七宿,宿宿安宁。又查了太阳、太阴、水、火、木、土、金七政,罗睺、计都、炁、孛四余。满天星斗,并无思凡下界。


领检人员回奏玉帝道:“启禀圣上,我们一共对二百多个机关进行了专项排查,该查的我们都查了;不该查的,我们可没敢碰。”


玉帝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你看说了不关我事吧。我们天庭纪律严明,没有你说的这种绑架人质和威胁当地老百姓的行为。”


“这样吧,你这泼猴既来了一趟,也不能让你太瞧不起我。就随便派几个天兵天将去助你降妖吧。”


天兵天将暂且按下不表,还是先说这一大溜的例行排查,单单把谁给漏了?宗教领袖太上老君呐!您说这要是一开始就严格排查到老君的头上,把老君的坐骑我思凡下界的事情抖落出来,又何必费得十万天兵的一番辛苦呢?不过话又说回来,真要是一早知道了这事儿牵扯到了太上老君,那就是太岁头上动土,还说是什么下界降妖,一个卒子他们也不敢动。


孙悟空,关于你串通玉帝擅自查我的行为我很高兴地见到,你这明摆着是浪费人力资源嘛。我说你这泼猢狲,一天到晚查查查,你知道什么呀你就查?老君是精神领袖,玉帝是国家领袖,这在“三清四御”的说法里是早就分了工的;那玉皇大帝敢查太上老君?屁规矩不懂还瞎闹腾,撒泡尿照照洗洗睡吧。


凌霄宝殿之上,三十三重天之外,兜率宫的招牌是“免检”,离恨天的标识是“禁区”。你叫玉帝去查太上老君?嘿嘿,他不敢查,也不能查。


就算是他西天佛祖,也要给我主人几分面子。你不是贼拉能得瑟吗?那你跑到如来老儿那里问来的结果如何?他不是已经明告诉你说:“那怪物我虽知之,但不可与你说。”


嘿嘿,他不想说,也不能说。连如来都不敢揭我的老底,那你还有什么可嚣张的啊?你能奈我何呀?


我告诉你我是有后台的,而且很硬。


全然一帮不知好歹的东西。我正躺在床上想好事儿,忽然听见警笛长鸣,枪声大作,外面已经乱做一团。我急出洞门往外瞧,嚯!那阵势,大批天兵联合出动,长枪短的全对着我呢。托塔李天王站在队伍当中高喊:“犯罪份子!你已经被包围了!赶快放下武器,争取宽大处理!”


爱吹牛逼的李天王,他也就是干干这个,要不就是把塔往下一拽,没见他哪回跟妖怪徒手搏斗过,论打仗他可真不如他儿子。在讨论谁先出战的问题上,他儿子哪吒一边手提钢枪冲在队伍的最前列,一边止不住地听他回头跟后面人抱怨:“谁他妈的推我.......”孙悟空混在天将里面给他壮胆:“三太子你放心吧!万一有什么不对,我们这边几十把家伙就上去了!”


他那厢几十把家伙往下一扔,我这边就用琢子缴获了好几十种先进武器。包括那个火德星君,就是那个长得像火龙果的家伙;还有水德星君,就是长得贼像海象的那厮,杀人放火的道具都被我用琢子套了来了,还跟老子玩的什么水火无情......这次我让你们全尿裤子。


这一仗可卯打了两天一夜,孙猴是铁了心的要跟老子打疲劳战呀。他又从西天请来十八罗汉,想拿几粒金丹砂唬我。老子让你们吓大的?我抛起琢子照单全收。又是长枪又是短的还有什么破丹砂的,收的老子手都软了,我正想朝天高骂他们“有完没完?!”,忽然听见两个獐头鼠脑的罗汉低头跟孙猴耳语了一句:“秘密任务,临来前儿如来跟我们哥俩交待了,要是金丹砂一旦再失手,就让你去离恨天兜率宫找太上老君去查问妖精的来历,可一举而擒之。”


孙悟空一听火冒三丈:“我日他先人娘希匹!如来老爷子赚我!他既知道当时就应该跟俺老孙直说,省得你们这一趟远涉!”


两个罗汉一个劲儿地跟他客气:“那没关系,人有的是;反正也是上班时间,不耽误的!”


说罢孙猴一个跟头翻到三十三重天之上,直奔兜率宫找我主子太上老君去也。跟老君详述了之前到天宫调查我的来历之经过,老君愕然:“没人通知我今天有检查呀?”继而转为怒斥:“你懂不懂规矩,现在不管卫生检查,还是安全检查(八卦炉失火是重点,有先例),都得事先通知的呀?”


“我们兜了个大圈子,兵马钱粮费上无数,你还问我懂不懂规矩......”我估计猴子当时哭的心都有。


老君看他也着实可怜:“也罢!也罢!既是我家走丢了牛儿,我就辛苦一趟替你把它收伏了来吧。”


不一会儿功夫老君驾祥云来到山前,这厢雷公、水德、火德、李天王父子忙不迭地进前参拜,老君挥手对众人道:“不多说了!孙悟空去诱他出来,我好收他。”


孙悟空急纵身与我跳个满怀,劈脸打了我一耳刮子,然后没命似的扭头就跑。我在后面抡枪追赶他道:“你竟敢摸我的脸.....”


老君将金刚琢穿了我的鼻子当鼻环,解下裤带,系于琢上,牵在手中,轻喝一声:“牛儿,走了,跟我回家吃饭。”


然后跨在我老青的背上,表情相当得瑟,驾彩云高升离恨天去了。独撇下众神落寞的背影,大家傻呆呆地站在那里,看我头也不回的走掉,心里像火烧。愣了半晌,才在李天王的指挥之下群情激昂地打入洞中,取回各自的兵器,把我的百十来个马仔打死解气完了(liao)。


轰轰烈烈地我走了,正如我牛逼烘烘地来。我甩一甩鼻环,不带走一坨鼻涕。管他孙悟空也好,众天官儿也好,老子就是不甩你。即使回家吃饭也是依然。



本文内容于 2009-11-9 22:22:01 被berlain2008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