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是我国的第十个记者节,本应是记者们高兴的日子,然而从昨晚的齐鲁“一日零一夜”中,却看到了记者采访被打的画面:当有记者接到内蒙古武川县居民反映“当地电压不稳,用电器经常损坏”的举报后,便去供电公司摸一个老虎屁股问个究竟,但公司经理张某不但拒绝采访,而且还大发虎威,饿虎扑食般把记者仆倒在地,接着就是几拳黑虎掏心,对记者一顿猛打,大厅里的拐仗、雨伞、椅子等,都成了他打记者的武器,龙腾虎跃,展转腾挪,一会儿功夫就把记者打伤。同时这个经理的嘴里也不闲着,还一口一个爷的吼着,看那架势更比老爷还老爷。


看着电视画面,就不由地联想起近日网络上爆炒的《成德林——一条披着记者“羊皮”的狼》的公函。公函长达15页,内容是描述《中国妇女报》湖南记者站工作人员成德林有违法违纪行为,其中有“疯狗”、“瘟神”等字眼;还借宣传部副部长贺新初之口骂成德林“狗日的”等。


笔者本人虽然不是“正牌”记者,但也曾有过类似遭遇。2003年7月13日,笔者的一篇文字,被人民日报以“人民观察:小城镇建设须规范——山东阳信县小城镇建设用地问题的调查与思考”为题刊发在第5版头条位置,还没等看到报纸,就引起了市县官员的“重视”,又是训话,又是为笔者召开专题会议等,被指责为“添乱”,弄得笔者那几天真是狼狈不堪。


众所周知,记者们的采访报道源于公民的言论自由,只要法律没有禁止的就是合法的。党中央到国务院也一直都在强调应该让老百姓有知情权、监督权,要以人为本,要做人民的公仆等。但很多官员表面上一套,骨子里却是另一套,根本不把老百姓放在眼里,“为人民服务”的口号只是他们装点门面的花瓶,用以忽悠那些“愚昧”的“人民”。他们只允许别人为他脸上贴金,绝不允许别人“揭短”。于是,官员们就忘了“知无不言”“言者无罪”、“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良训;于是,官员和记者之间就有了矛盾,就十分憎恨那些爱给他们找茬的记者。在某种情绪突然激愤的情况下,就忘了伪装的面孔,真实的心态一下子喷薄而出,雷人的话语、恶劣的言行也就“情不自禁”了。


但事实上,记者们都有自己的权利和义务,他们到有关部门采访或向有关部门投诉,理应受到法律保护。况且,中国历史上的言官自古就有“风闻奏事”的传统,仅“奏事”而言根本不需要什么证据。难道到了号称自由和进步的当代,记者检举“丑行”,就非要完全掌握证据不可吗?!如果老百姓把证据找好了再举报,那还要庞大的纪检、监察、公安部门干啥呢?!


依法治国,落实宪法,应该体现在新闻法制更加健全,新闻道德准则更有可操作性,新闻职业组织的职能更加正常化上,这几个环节共同构筑了一条维护记者权益的链条。如果法律的尊严真正得到了捍卫,记者的合法采访权才会得到保障,公民的知情权才能得到更好维护。


值得提及的是,就在这个记者节之前,新闻出版总署表示,“各级人民政府应为持记者证进行采访的新闻工作者提供便利和必要保障”,或能唤起全社会从制度上和法律上继续保障记者权益,继续重申记者对公共权利、公共利益的深度捍卫和介入的权利吧。总之,无论是相对于石门县委宣传部还是武川县供电公司,记者都是弱者,只有当弱者的权利像所有人一样可以得到保护时,人民才会建立对政府的信任;当弱者的权利不再需要通过这样那样非正常方式也能得到保护的时候,社会才会进步,国家才有希望。


山东省阳信县国土资源局 邱海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