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


第十三回(1)真假太太


龙永泰一连说了几个“不过”之后一时语塞,他见大家都在关切地支愣着耳朵听着,便缓了缓口气说道:“梁老兄提的这个问题太突然,得容我思量思量。来,咱们先喝酒!”

日本是个现代法制国家,株式会社实行的是董事会议会制。面对这种跨国投资的大事情,慢说龙永泰仅仅是个相当于国内公司总经理位置的会长,就是作为企业法人代表的社长,也不能兴会所致,凭一己之见而独断专行。对于这一点龙永泰是再清楚不过的。男子汉大丈夫,说出的话就如同泼出去的水,是无法收回的。所以他不便轻率表态。更何况,梁金鹏只是说了个合作意向,并没有一个具体的操作实施方案,这其中深浅难测,他只好把心里要说的话暂时闷在自己的肚子里。

梁金鹏是个老江湖,见此情景心中早已明白了八九分。于是他又满脸佛笑地补充说道:“关于计划兴办合资企业的事情,我们已经拟定出一个初步的操作实施方案,等到下午有了时间,您可以先看一看。这件事情不是件小事情,也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说得清楚的。等您看完了我们拟定的操作实施方案,我们再在一起详细讨论,您说好不好。龙会长?”

没等梁金鹏说完,龙永泰的心中早已有了主意。他嘿嘿地点头一笑,顺口应道:“好,好!这件事情先容我想一想吧!兴办合资企业是个好事情,不过,这件事情得通过我们社长提请董事会讨论以后才可以决定。等下午有时间我先打电话和我们社长沟通一下。”他的话刚一落地,看着在座各位的脸上殷切期待的神情有所变化,怕大家看轻了自己的实力地位和决策能力,又笑嘻嘻地补充说道:“这件事情也不难办,社长就是我老婆。只要我看着行,在董事会上获得通过就不会有多大问题!”

在开始,在座的梁氏家族成员听着龙永泰的话中没有说出个子午卯酉来,一时间心中都凉了半截。心中都暗暗在想:“这鼓若是一下子敲不到点子上,以后可就没有什么大戏可唱了。”待等他亮出后话,每个人的脸上才又重新焕发出欣喜的神采。

不过,当听到他在日本有老婆,而且这个老婆竟然还是个社长时,大家的心头均是一阵愕然。人人心中都在画着问号:“龙会长的老婆既然在日本,那么眼前这个年轻貌美的‘太太’又是-------?”思念及此,大家的心中都是一片雪亮,齐刷刷的目光就象聚光灯一样,都不由自主地向坐在龙永泰身边的梁玉红的脸上扫射过来。

在众人灼灼目光的鄙视下,梁玉红自是心知肚明。不过,在她漂亮的脸蛋上却看不到一丝泛现的羞怯红潮,倒是在她的眉宇间隐隐透射出一股怒气。

她板着面孔,嘴里什么也没讲,却在心里狠狠地骂道;“真是一群土老冒,少见多怪!”她心中在不住地骂着,却将头回过来狠狠地向龙永泰剜了一眼。而龙永泰则视若无睹,依然言笑自若。场面上的这些风云变幻都是瞬息之间的景观,稍纵即逝,席面之上随即活跃如常,就象是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似的,过渡的令人叫绝。

梁金鹏是个老夫子,对这种风花雪月的事情难入法眼,他心中暗道;“此类妄自尊贵,自抬自爱,婊子不是婊子,姨太太不是姨太太的陈白露式的人物,可能大都如此。不知他们的父母做何感想?”

接风盛宴散过,众人步出餐厅大楼以后,梁金鹏随手从聂士发手中接过一卷打印好的文稿,然后向龙永泰的手中一塞,笑道;“这是我们搞的个合作方案,我们一家都是搞银行的,对搞合资企业都不太在行,只是提了些粗线的建议,您先抽时间看一看吧。您在国外见多识广,我们想多听听您的意见。”

龙永泰热情地挽留大家到客房去喝茶,梁金鹏眨巴着眼睛向他诡秘地一笑,说道;“您还是先和‘弟妹’休息一会儿吧,这千里迢迢的你们肯定跑累了!”说着,便招呼着一行人乘车出了宾馆大门。把梁金亭、聂士发、梁国臣等人送到各自的工作单位上班之后,又拉着柳云涛回公司去了。

在路上,梁金鹏向柳云涛调侃说:“看不透您这个老乡艳福还不浅那!”

柳云涛笑道:“现在不是时兴傍大款么,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龙永泰是个喝啤酒千杯不醉的人,两个多小时的车轮大战不但没有让他醉酒,反而让他精神倍长。回到客房以后他简单的漱洗了一下,觉得一点倦意也没有,和梁玉红鬼混了一阵之后,便一个人溜到客厅里的沙发上看起了梁金鹏送给他的材料。

梁老先生送的这个材料包括的内容很全面。其中不仅有合作的具体投资方案,还有厂区占地面积的平面图,有厂区建筑物占地面积及建筑面积的清单,有整厂麻纺设备清单,有供电、供水等公用设施的清单。另外,还附有当地会计事务所对企业现有资产的评估报告,有镇政府破产企业清产领导小组与金鹏麻纺有限公司签署的《托管协议》。可以说是包罗万象,应有尽有。

龙永泰斜倚在沙发上翻着看着,突然觉得眼前一亮,一挺身便在沙发上坐了起来。这其中有两项内容引起了他的特别关注:

一个内容是这个麻纺厂自一九八四年创办以来累计固定资产投资高达三千六百万元,而进入破产程序后现价评估只评定了八百七十万元;更为令人吃惊的是,按《托管协议》的约定,如果梁氏家族收购这个麻纺厂,约定总价最高不得突破一百三十万元,这简直就如同“高丽棒子白送铜”一般,几乎等于是白给!

其二是梁氏家族设计的投资方案很灵活,外方投资最少可占有25%的股本,最高可占有51%的股本,在这个区间可自由选择。对于这些情况龙永泰是非常清楚的。因为在此以前,他在青岛搞合资酒厂的时候就已了解到了,国家对合资企业中外商投资的最低起限是有明确的规定的,而对外商投资的上限则设有相当大的自由度空间。这其中特别令他大受鼓舞的是,如果是搞合资企业,梁氏家族在低价收购麻纺厂这个破产企业后,可在等价转购的基础上,允许日本投资方控股!

看完以上两项内容以后,龙永泰自忖道;“他妈的,仅仅这五十五亩地的地价就得值多少钱哪?就更不用说这地面上还有两万多平方米的厂房建筑,还有两百多台(套)麻纺机械设备了。”

他心里一边想着一边算,越想越算越觉得是个便宜事。他又往深远处一想,心中喜道:“他妈的,要是现在花个仨瓜俩枣的钱把这个企业给盘下来,不光是轻轻松松地捡了个‘洋落’,使出口产品的加工基地有了着落;而且还可以通过享受国家给予的优惠政策降低出口产品成本。这不他妈的‘剜到篮子里都是财(菜)’儿了吗!”他心里一激动,一拍大腿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龙永泰轻轻地在客厅里踱着步,然后慢慢地把寝室的门掩紧,拨通手机就和远在日本的候艳霞通上了电话。当他把兴办合资企业的情况讲清以后,候艳霞非常感奋,欢声应道:“这可是个天上掉陷饼的事,你就在那里看着办吧,反正也用不了几个钱。等会儿我和各位董事先打电话知会一下,明后天给你个准信!”

龙永泰一向把柳云涛视做自己的靠山。这一来是柳云涛阅历深广,见识不凡;二来又是自己的亲戚,足以信赖。所以在这个决策的节骨眼上,更想多听听柳云涛的意见。于是在和候艳霞通过电话以后,又拨通了柳云涛的手机,请他马上赶到宾馆客房来议事。

柳云涛接电话时正在公司和梁金鹏等人聊天,接到龙永泰的电话后立即回复说;“你得稍等一会儿,我现在还在公司里,现在公司里也没有车,我还得乘公共汽车去。你就等着吧,我现在马上就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