峥嵘岁月 第十二回 珠连壁合品酩识挚友 饮马长江宏业驻佳宾 第十二回(4)意外之喜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


第十二回(4)意外之喜


音讯隔绝了近二十年的战友今日重在军营相聚,悲喜交加的场面是可以想见的。大家抱在一起,笑了又哭,哭了又笑,酒水和泪水都融到了一起。酒酣耳热之后,战友们都敞开了心扉,一个个直言铮铮:“你到哪里去做生意不成,偏偏要跑到日本鬼子的海岛上去!日本鬼子祸害了我们那么多年,难道你都忘记了?为什么不回国来发展?”龙永泰的脸上红潮涨起,强为自己辩解道:“我这不是回来了吗!我已经在青岛投资办了个酒厂,这不是给你们送酒来了吗!”

又有战友当面诘问:“日本鬼子祸害了我们国家那么多年,杀人放火,无恶不作,到现在连个错都不肯认,一旦军国主义势力抬头,我们与日本鬼子必然还有一场大战,到时候你站在那一边?”

“那还用问!我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当然要和战友们站在一起。真要有那一天,我听你们的令就是了!”龙永泰慷慨激昂地表示着。

对于他随身带来的自诩为“龙太太”的梁玉红,虽貌美如花,举止风流,可战友们却看不上眼。引得昔日的战友们议论纷纷。有战友直面相询:“你随身带着这么个彩旦,你把我们的战友(降玉风)给搞到哪里去了?”龙永泰只好红着脸笑笑,王顾左右而言它,没有勇气直面相对。

看到战友们激情澎湃、意气风发的样子,龙永泰心中像是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咸一起涌上心头:

相当年在军营里,他曾是战友中公认的领头雁,谁不钦敬!他是曾立志要在这军营里干一辈子,要做一辈子军人的;但是造化弄人,使他不得已而走出国门弃武经商去了!

他也曾与又是战友又是妻子的降玉凤山盟海誓要厮守终生的,而自己却频频走马换“妻”,成了战友们眼中的“陈世美”!

现在,虽然他是以一个腰缠万贯的外商身份回到战友的队伍中来,他不但没有感到有丝毫的荣耀,反而堆积出许多无名的惆怅!(其实,以人生的常理而言,他还是颇有几分值得骄傲的资本的,只是他自己觉得不足称道而已!)

不知从何年何月开始,战友的感情纯度竟然排到了老乡、同学和朋友之前,这大概也是环境使然!龙永泰身不动、膀不摇地在广州住了不到一个星期,在众多身居要职的战友的斡旋之下,他的“庆丰”牌枣酒就落实了代理商,并签定了长期代理销售合同。当然,战友们也没有少喝他送来的酒——不过,这是他心中最为得意的事情!

此次广州之行,龙永涛还获得了一个意外之喜:当他去拜望他的义父、他的老首长,原军区司令部管理局局长时,竟意外地发现他的这位老首长比他的日语讲的还要纯正。这使他感到格外震惊!

原来,他的这位老首长竟然是他所就读的东京帝国大学的前辈师长!只是和他相处期间不曾讲过日语而已!他欣喜无限地陪着自己的老首长讲了一天的日语,让老头子过足了日语瘾!临别之时还获赠一块纪念毛主席百年诞辰的手表,一块由卫星送到太空又返回地球的金壳手表!

正当龙永泰在广州的故地重游功德圆满,意欲起驾返回青岛的时候,日本的报喜电话一个一个打了过来。先是侯艳霞,继而又有松尾先生和吉田接连打来电话致贺:这次发往日本的“防水麻袋”在日本同行业质量评比中争得了第一名!全部OK!松尾先生在电话里再三叮嘱:为尽快打开日本的销售市场,要他在两个星期之内再发两万条“防水麻袋”样品过去,以应客户之需;并说这两万条“防水麻袋”样品是按原计划继续分送到日本各地分销商手中的样品。

——这个突如其来的具有爆炸性质的好消息让毫无思想准备的龙永泰一下子“土地爷接城隍——慌了神”。他赶忙打电话和远在武汉的柳云涛联系,并决定立即改道北行,偕同梁玉红直飞华中名城——武汉!


柳云涛自打去青岛送“防水麻袋”样品回到武汉之后,一直在操持着秘鲁进口鱼粉的营销业务。因为进口秘鲁鱼粉的信用证早就已经开了出去,春节之前鱼粉就要到港;面对即将到港的上万吨鱼粉,不把预售工作做好,到时候临死抱佛脚是不行的,弄不好就会搞乱了阵脚!所以一回到武汉,柳云涛立即采取行动:

一方面责成郑玉萍、靳连峰二人加强同全国各地营销代表的沟通与联系,及时掌握和分析市场动向;又亲自给全国各地业内朋友打电话、发传真,联系签定预售协议。一天到晚忙的团团转。

对于柳云涛来讲,他现在已经由一个国营外贸公司的老总转变成为民营企业的老板,“铁饭碗”已经被打碎了,“泥饭碗”才刚刚又端起来,生意做不好马上就会没有饭吃,对此他是丝毫不敢掉以轻心的!

接到龙永泰自广州打来的电话,柳云涛甚为高兴,他当即打电话和梁金鹏联系。一听龙永泰马上就要安排过来,梁金鹏迫不及待地催促说:“那您就尽快赶过来吧!我们这儿还有好多事情想请您帮忙给拿主意呢!”

柳云涛笑道:“我这儿还有一大摊子工作占着手,怎么着也得等把工作交代交代才能过去呀!明天一早过去吧,您看好不好?”

梁金鹏又恳切地要求道:“那您就抓紧交代吧!我下午就派车去武汉接您。等您过来后,我们得提前在一起讨论讨论兴办合资企业的事情啊!不然的话,等龙会长一到,我们就没有机会在一起见面讨论了。”

事急从权,柳云涛痛痛快快地答应了下来。

当天上午,柳云涛匆匆忙忙地把公司的业务开展情况向杜民生和葛忠做了个简单的交代,傍晚时分便乘梁金鹏派来的专车赶到了蒲城。

柳云涛这次去到蒲城和前两次大不一样。这次前去蒲城,是在第一单生意已经顺利做成,又带着新的加工定单而来的;更何况在眼下梁氏家族搞合资企业还要仰仗他的大力帮忙。因此上受到了梁氏家族最高礼遇的欢迎。到得蒲城之后,梁金鹏特意安排家宴在为其接风。

梁金亭、梁国民、梁国军、梁国臣、聂士发、陈玉海等家庭主要成员悉数到场。

晚宴上的气氛非常热烈。梁金鹏及其家人光过年的话就不知说了有几箩筐。这使得下岗已久、倍遭冷落,早已“门前冷落车马稀”的柳云涛重又找回了久违的感觉。到了这一时刻,他才真真正正真切地领悟到:一个人如果有了大用场,他在那些想求得他的帮助的人们心中该是多么值钱呀!——这种感觉是人在大权在握一帆风顺的情况之下很难体味到的!

席间,大家把兴办合资企业的事情作为了议论的主要话题。柳云涛借着酒兴大发了一番宏论。他道:“我自打一九七八年就开始接触外向型经济工作,自打一九八八年起在地方政府经济管理部门主持外向型经济管理工作,先后在这个工作领域打拼了二十多年。就我从事外向型经济管理工作的实际经验来讲,即使够不上专家的标准,至少也可以算的上是个行家里手了。依我来看,在兴办合资企业的工作中存在很多认识上的误区。

比如说引进生产设备。我们有些人一提起引进设备就头疼,这是毫无道理的。我们国家是个发展中国家,科学技术相对落后,我们要迅速提高自己的生产技术水平,要迅速加快经济建设的步伐,就必须引进国外的先进技术和先进设备。这是因为引进远比自己创新来的更为便捷、更节省、更富有成效。所以国家才大力提倡引进国外的先进技术和先进设备。”

紧接着他又举例说:“你们大家可以把眼光放得更开阔一些:领导中国汽车新潮流的桑塔那,风靡全球的海尔电器,哪一个不是靠引进国外先进的技术设备发展起来的。抛开远的不说,你们武汉的神龙富康轿车,不也是通过兴办合资企业引进法国的先进技术设备发展起来的吗?

所以说,就引进技术设备本身而言,并不会由此而直接产生什么负面效应。如果说这其中会产生什么负面效应的话,这个责任也不应该由来华投资的外商来负。

我们大家要知道:古今中外,天下一理,商人就是商人,天底下哪儿有不贪图赚钱的商人呢?外商来我们中国内地搞投资合作,不是上帝派到我们这儿来传道布施的天使;他们就是要到我们这里来赚钱的!

人家的设备不好,你可以不要;人家的设备作价高,你也可以不要。买卖不成仁义在,此天地间之正理!人家又没有把刀架在你的脖子上非要让你去买他们的设备不可。你不能因为自己买东西看走了眼,反而倒打一耙,说是人家卖主在使坏!我们不能一打败仗就埋怨说:‘不是我们无能,是共军太狡猾!’那也太不给自己长志气了!”

说到这里,柳云涛狠狠吸了两口烟,用揶揄的口吻说道:“就我所知,真正在搞合资企业引进设备的过程中因为看走了眼而上当受骗的,这种情况当不在多数。有相当一部分简直就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我们的各级地方党委和政府,为了引进外资,发展地方经济,塑造自己的光辉形象,建立丰功伟绩,天天向下级下任务、压指标,今天要求完成引资金额多少,明天要求完成引资金额多少,把下级、下下级党委和政府的要员都给逼疯了!

有些当政者明明知道外商投资的含金量过低,引进设备作价过高,甚至有时都出了负数,但是还是违心地睁一眼闭一眼地点头认可。好在过去大都是国有企业,又是长官意志畅行,不管是‘割肉’也好、还是‘放血’也好,只要引进外资的数字攀升上去了,政绩和形象也就两全了。说不定机遇赶的好,还能连升三级!在浮夸可以得宠,求实反而受责的情况之下,有几个志士仁人可以忍受得住冷落和寂寞呢?”

接着,他又提高声调说道:“可是大家不要忘了,‘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不把住病从口入这一关,迟早是要出问题的。久而久之,等到早期种下的‘病根’发作了,负面效应也就应时而生了!你们大家说说,假如我们之中有人做了这种蠢事,并造成了严重的后果,产生了负面效应,我们还有什么理由去埋怨是因为外商在使坏,是兴办合资企业引进设备的罪过呢!安徒生的童话问世将近有一百年了,我们当代的许多共产党人仍然对他老先生设计的‘皇帝的新衣服’情有独钟,百穿不厌!这又能去埋怨谁呢?”

柳云涛又兴致勃勃地说道:“引进设备上当受骗而导致严重的负面效应,其实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那就是现在老百姓所深恶痛绝的社会腐败。你们看电视连续剧《绝对权利》中的女市长赵芬芳,引进国外设备一次回扣就拿了五十万美金。这还不都得羊毛出在羊身上啊。没有这种高额回扣做诱因,我们‘党国’的要员们怎么会那么容易上当受骗呢?

当然,赵芬芳这个贪官形象仅是一个艺术作品中的典型,可这样的贪官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也并不少见。我们梁州市前任市委书记,不就是因为兴建高速公路吃了外商的高额回扣,事发后被判除了无期徒刑吗!

如果你们中有人经常坚持看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就会对我们梁州市这位倒霉的市委书记有些印象的。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是由于我们的官员腐败而让不法外商钻了空子,并不是这些外商的骗术有多么高明。你自己伸长了洗净的脖子去等着人家来宰,那些视金钱胜过爹娘的蝇营狗苟之辈又何惜手下一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