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烽火 第十八章 镇守边城展奇计 偷营劫寨奋短兵 第十八章(3)兵临城下

bjunqing2008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URL] 第十八章(3)兵临城下 韩德平也劝解道:“事已至此,过去的事情也就只能让它过去了,咱们就放开眼光向前看吧,说到底这也不是什么个人恩怨,说误会也罢,说斗气也罢,不是由景委员长来给咱们主持公道了吗?别一个个苦丧着脸不说话!” 高歧山见韩德平也发了话,便道:“组织上都已经决定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


韩德平也劝解道:“事已至此,过去的事情也就只能让它过去了,咱们就放开眼光向前看吧,说到底这也不是什么个人恩怨,说误会也罢,说斗气也罢,不是由景委员长来给咱们主持公道了吗?别一个个苦丧着脸不说话!”

高歧山见韩德平也发了话,便道:“组织上都已经决定了,我们还有什么话好讲,服从就是了。不过,我还是要说两句,大家都是打鬼子的生死兄弟,有什么话不好商量,非得要这样动刀动枪的不可,太让弟兄们寒心了。有这一次就够了,希望吕司令能够汲取这一次的教训,别再这样胡闹了!”

吕景文就坡下驴地应道:“是,是,孙老弟说得对,我记住就是了!”

孙兴国感慨道:“昨天晚上还是多亏了老庄极力给维护着,总算没有出现大的差错,不然的话,要是真得拼起命来,死伤个七个八个的不在话下。你说咱留着这条命是用来打鬼子的,自己个闹窝里反是为得什么呀,这不是犯病吗!”

韩德平又劝解道:“好了,好了!肚子里头不痛快,发发冒扬也就过了,回去还得负责给弟兄们好好做做思想工作,做好战前动员,不能让弟兄们背着个思想包袱上战场呀!”

许耀亭又向邢玉林催促道:“景委员长在等你讲讲个人意见,你不能够就这么闷着头,‘许庶进曹营——一言不发’呀!”

邢玉林满脸涨红地说道:“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我让人绑也绑了,捆也捆了,你们领导上还怎么让我有脸在这金沙镇混哪?别的个人要求我也没有,既然组织上允许有个人的选择,我还是去盐山主力部队去干算了,省得在这里受人的窝囊气。”

曹金海这一次虽然是虚惊一场,由于他小子的运气好,既没有让“火”给烤着,也没有让“烟”给熏着,本来心里就没有多大气儿。一见到孙兴国、高歧山和邢玉林都表了态,便道:“我也没有其他个人意见了,只要还是跟着许县长和韩大队长干,我留下就是了,组织上怎么安排都没有问题的。”

景元甫见到形势已经明朗,便快刀斩乱麻地总结道:“既然大家都已经把心里话说出来了,就不要再有什么挂碍了。我看这样吧,就按照咱们商量过的意见办,除去个别不愿留的战士随着邢连长跟我去盐山,绝大部分战士都要做通思想工作留下来。”

“另外!”景元甫又道,“小曹就不要随着县大队过去参加合编了,县政府这边怎么着也得留点部队做保卫工作,他手下的警卫排就给许县长直接使用支配好了。大家看这样安排好不好?”

吕景文见到事情已成定局,大遂自己的心愿,便表态道:“这样最好,这样最好!许县长这里总是要有些部队警卫才好,如果再需要有部队使用的话,就直接找韩副司令调剂好了,我没有意见!”欣喜之余,他把称呼都改了。

许耀亭见景元甫的提议已经充分兼顾到县政府的需要,也大表赞同。他这样一表态就等于全票通过,其他人的意见就不重要了。

景元甫见状,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向韩德平吩咐道:“就这样吧,战士们的思想工作就全交给你了,你就带着他们哥几个去一个个的‘拜神’去吧!让你们给折腾地我就像是得了一场大病,我也该赶回去参加军事会议的了!”


下午,疲惫不堪的景元甫抓紧时间休息了一会儿。待吃过晚饭以后,便带着邢玉林等十几个不愿意留下的战士一同回了盐山大本营。

在路上,心事重重的邢玉林向他报告了对邹同义、吕景文等人发动这次闹剧的看法。景元甫语重心长地叮嘱他道:“我知道了,你心里明白就好,再不要跟其他人去乱讲了!”

过了约有半个月的时间,各种渠道送来的军事情报接踵而至,日伪军大举扫荡的军事行动已经开始了。这一次,天津、济南、沧州等地的日伪军出动了三万多人,来势汹汹,对冀鲁边区抗日根据地采取了拉网式的清剿,从南、北、西三个方面形成了分进合击之势。

仅仅由北路扫荡过来的日伪军有一万多人,在伍代雄介的率领之下,很快就逼近了金沙镇,抗日军民的反扫荡战斗也由此拉开了序幕。


为了迟滞日伪军的进犯,打乱敌人的扫荡计划,新海县抗日救国军在韩德平的直接指挥下,采取以攻为守的反击策略先敌出动,派出了多支精干的小分队沿途进行袭扰阻击,取得了不小的战果。

但是,在一马平川的大平原上,日伪军人马众多,火力又猛,又有骑兵和机械化部队相互配合,其势难以遏止,到第三天的下午就兵临城下,把金沙镇给围了个水泄不通。随即就发动了猛烈的进攻。

在伍代雄介的指挥下,日军先用炮火对着金沙镇设在土围子上的前沿阵地进行了猛烈的轰击,又驱使着大队的伪军连番发起了多次的大规模冲锋。

邹同义和韩德平、吕景文、许耀亭等人分守四门,各各登上城头亲临前线指挥,指挥着战士们顽强阻击,打退了敌人的多次进攻,给日伪军以大量杀伤,没有让敌人越过雷池一步。

当飒飒的秋风吹落了西天残红的晚霞,深沉的夜幕降临在弥漫于战火硝烟之中的古堡金沙镇时。在连续挫败了日伪军的多次疯狂进攻以后,喧嚣了一天的枪炮声终于停歇了下来。

天上流云穿梭似地飞动着,清凉的月光和星光不时地透过云层的缝隙撒落下来;在深沉的夜幕下,飒飒地秋风抚摩着满目疮痍的古镇,给劫后余生的人们增添了无限的惆怅。人们是不希望有战争的,可强盗已经打到了家门口上来,就只能与强盗刀枪相向了,又岂能任由强盗屠戮宰割!


日暮时分,韩德平见日伪军的进攻已经停了下来,没有立即重新组织进攻的迹象,便通知邹同义、吕景文、许耀亭等人都赶回了县政府的指挥部里。

大家一集合见面,韩德平就急迫地说道:“你们都见了,鬼子汉奸这一回来得人马不少,看眼下的架势是非得要跟咱们分个高低输赢不可,咱们一起合计合计这往下的仗怎么打吧?”

邹同义骂道:“他奶奶的,这下还真让景大哥给说着了,我看在周围进攻咱们的人马少说也有个万儿八千的,这小鬼子的炮火又猛,弟兄们都快让炮火给炸晕了,再这样打下去还真是不好对付。”

吕景文庆幸道:“还好,要不是咱们提前做好了准备,挖了那么多隐身的猫儿洞,光是这铺天盖地的炮弹一排排打过来,咱们的伤亡就少不了,不要说再打阻击了,就是他妈的逃跑都来不及。”

许耀亭忧虑道:“这个形势和吕司令先前预想得差不多,现在咱们虽然把敌人的进攻暂时给打退了,可弹药也消耗了不少,要是再让敌人给围上几天,再打上几天消耗战,弟兄们的手里可就要没抓没挠了。得想个退敌的好办法!”

邹同义又道:“我指挥着打了这半天,也多少看出了点门道来,鬼子总是赶着二鬼子汉奸在前面冲,他们一个个都像是养汉老婆一样躲在后面擎现成的,咱们打了这一下午恐怕也没有打死几个真鬼子。”

“在我看来,这些二鬼子汉奸也是被逼的,他们虽然穿上了身黄皮来跟着混饭吃,真正愿意给鬼子卖命的没有几个!”邹同义接着掰扯道,“要是先把鬼子的部队给打乱了,那些二鬼子汉奸也就放了羊了!”

韩德平听他这样分析开来,不禁赞道:“邹司令好眼力,这一眼算是让您给瞧准了!”

吕景文鼓动道:“擒贼先擒王,打蛇打七寸,咱们瞅准了以后,就专拿小鬼子开刀,这仗不就好打了?”

许耀亭道:“我也注意到了这种情况,伪军不光是进攻冲在前面,就是夜间宿营也在中间给夹着,咱们要想直接拿鬼子开刀的话,不能从城里向外摸,就得从地道里绕出去,从外面向里打!”

韩德平笑道:“我想来想去也是这个主意,咱们就按照原先商量过的,组织大刀队趁夜给他来一下子,先煞煞小鬼子的气焰再说。不过,要组织人打扫好战场,浑水摸鱼地去抢他点枪支弹药回来,也好给咱自己打打补丁呀!”

吕景文撺掇道:“前敌指挥权都已经交给你了,你就看着办吧,我们哥几个也听从你的指挥就是了。”

韩德平肃然道:“那好,你们就把庄青山、易树林、汤敬渊交给我好了,我带他们出去劫营,邹司令和吕司令你们老哥俩做好准备给我们打接应,许县长负责组织贾主任他们坚守好四个寨门,防止敌人趁乱上来偷袭。”

许耀亭道:“你是咱们这里的主心骨,你出去怎么成呢?要去还是我去的好,近战厮杀我也不比你差的。”邹同义和吕景文二人一听,也争着要带队出城去偷劫鬼子的营寨。

韩德平劝阻道:“我不是说你们不顶用,咱们总得有个分工呀!再者说,在过来打仗的时候我随着咱们的部队摸过几次鬼子的营寨,总是比你们多有些夜战经验,大家就不要争了!”


临近午夜时分,严装饱食的大刀队战士在县政府大院里聚集了起来。在韩德平的指挥下,四百多个彪形大汉分列两行,一个个身背寒光闪闪的大砍刀,腰束着鼓鼓的镖囊,斜挎着木把手榴弹;还有三五十个战士腰插德国造的二十响驳壳枪;全副武装,威风凛凛,亚赛是降妖伏魔的天兵天将下凡尘。

韩德平站在整装待发的队伍前面,用坚定犀利的目光将排列整齐的战士们自头至尾扫视了一遍,亮开洪亮的大嗓门高声喝喊道:“弟兄们,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四百多个喉咙同时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吼声。韩德平把手一招,大叫道:“出发!”随着他的一声令下,四百多个全副武装的战士在他的带领下鱼贯而行,顺着通往镇外的地道悄悄地向西面的日军阵地摸了下去。



——兵临城下战云飞,夜袭大刀当扬威!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