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黑的厂房里,黑色的桶装油散发出刺鼻的怪味,两台生产安全套的机器轰然作响。数名十几岁的女孩子紧张地忙碌着,她们熟练地拿出裸套,抹上油,放进机器,一打一打未经消毒的安全套便“走”下生产线。墙角里摆放着各大知名安全套企业的包装盒,女孩子们把“成品”往里一塞,“名牌”安全套就这样“诞生”了。


老板也很忙,一边打电话给“上线”供货,一边还要照顾自己开设的网店,“杜蕾斯”3元一盒,生意很不错。


这是发生在湖南邵阳市邵东县某作坊的真实一幕。4个月内,该作坊共售出300多箱(每箱360盒,每盒12只)、100多万只未经消毒、粗制滥造的仿冒名牌安全套。


若不是执法人员及时打掉这个团伙,5万多盒包装完毕的劣质安全套或许已经销往西亚某国。


两台设备,生产百万只“黑”安全套


去年12月,犯罪嫌疑人李安平接到制作仿冒名牌安全套的“活儿”,开始在家制假。他从东莞某地引进裸套,在没有消毒的情况下,一个人完成抹油、封口、装盒的工作。时间长了,一个人干得太辛苦,他又叫来自己的亲戚帮忙。


后来,“上线”的订单越来越多。今年3月,李安平索性从东莞购进两台设备,然后组织工人赶制假冒安全套,再通过各种渠道销往全国各地。


有了专门的设备,李安平作坊的“工作效率”大大提高。根据公安部门提供的资料,今年3月以来,李安平生产加工仿冒名牌安全套500件(每件360盒),共计216万只。


在李安平等人的生产过程中,作废的安全套也能废物利用——截成几段,用手一撮,裹上毛线,就变成了女孩子常用的发绳。产品同样销往全国各地。


今年7月24日,接到举报后,邵阳市公安局治安支队行动大队和药监局执法大队联合出击,捣毁了这个位于邵东县新辉社区的地下窝点。现场查获大量仿冒“杰士邦”、“杜蕾斯”、“诺丝”等品牌的安全套及其他原材料、机器辅助设施等,并抓获作坊主李安平和10名涉案工人。经初步估计,现场查获的安全套及机器辅助设备价值达50万元。


“在查封李安平作坊的时候,我感觉桶里的油好像是香油。”参与办案的谭姓警官回忆说。不过,令他印象最深的是那几名童工,“当时正赶上暑假,有几名十三四岁的女孩子干活。造假过程很简单,这些孩子一学就会”。


目前,犯罪嫌疑人李安平已被移交检察机关,但他始终不肯交代自己的“上线”。“"上线"的名字和号码都是假的,给案件破获带来了麻烦。现在,我们正在全力缉捕"上线"。”邵阳市公安局治安支队行动大队李警官说。


冒牌安全套流向尚未查明


经公安机关查明,李安平的销售渠道共有3种:“上线”、“下线”以及网店。


“李安平的"下线"有六七个人,销售量不是很大,3月以来大概卖了30箱,主要是销往广东,价钱一般为两三块钱一盒。在网上销售的数量也不是很大。”邵阳市公安局治安支队行动大队警官谭鹏说,“他主要给"上线"供货,今年3月之后,大概给"上线"提供了340箱。”


谭警官还表示,由于李安平的下家买货数量不大,无法构成刑事犯罪,只能处以行政罚款。


该案查处后,互联网上还出现《名牌安全套不安全,湖南回收二手套套!百万只假名牌安全套流入市场》的帖子。该帖子表示,“刚看完湖南邵东查封安全套造假地下工厂,头一回听说安全套是回收二手用过的,简单处理一下再包装重新卖出去。”


对此,谭鹏说:“我们在审理案件的过程中,并没有发现"回收再利用"一事。即便如此,假冒名牌安全套也给使用者带来很大危害。由于无法找到掌握销售网络的"上线",假冒安全套的流向也无法进一步查明。”


邵阳市药监局执法大队队长刘赵云表示,此类案件继续侦破的难度很大。“在制假行业内,似乎有一个潜规则,如果不说出"上线",出来之后,还可以联系上并继续造假。这给彻底打击此类行为带来了一定的困难。”


冒牌安全套依然在网上叫卖


这些假冒伪劣安全套到底会对使用者造成哪些危害?


赵云告诉记者:“按照规定,安全套必须在无菌的环境中生产,李安平的地下作坊没有这样的条件,生产出的产品肯定有细菌和病菌。一旦被人使用,危害极大。女同志使用可能会患上妇科疾病,男同志使用也同样有害。这种安全套质量不过关,韧度差,易破,使用绝对不安全。”


但是,这些仿冒名牌安全套制作得很“逼真”,“如果不拿出来仔细看,使用者很难能辨认出这是假货。再说,这些都是知名品牌,有多少人在使用的时候会逐一检查呢?”刘赵云说,“这是到目前为止我市乃至全省最大的一起伪造计生用品的案件。”


虽然邵东仿冒名牌安全套案件已经告破,但网上依然存在销售假冒安全套的现象。在搜索引擎上输入相关关键词,仍然能发现很多便宜的假冒安全套。比如此帖:“前段时间开了一间性保健店,现在转行了,剩下一些安全套便宜卖了,"杰士邦"15元一盒,"第六感"10元一盒……东西绝对没问题,要的话请打电话××××,市内免费送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