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数国民党去台高官的凄惨晚年 汤恩伯客死他乡

jianghuisioc 收藏 7 2214

汤恩伯客死他乡



汤恩伯是“台儿庄大捷”的名将。但是,在到达台湾之前,他就背上了“卖师求荣”的骂名。1948年台湾发生“二·二八”事件,当时台湾省行政长官陈仪被调任浙江省主席。陈仪见国民党败局已定,策动当时任京沪杭警备司令的汤恩伯起义。汤恩伯在关键时候出卖了对自己有知遇之恩的陈仪。1949年,陈仪被秘密绑架到台湾。囚禁于基隆。后蒋介石把“二·二八”的罪责全加到他的头上将其枪毙。


汤恩伯到达台湾后,由于他并非黄埔系统出身的将领,不容于当时掌控台湾的黄埔“土木工程系”。汤恩伯的所有职务都没有了。只剩下一个“总统府战略顾问”的虚衔。再加上“卖师求荣”让他羞于见昔日同僚,汤恩伯因此精神忧郁,情绪低落,原有的严重胃病复发。医生诊断为胃溃疡和十二指肠癌,建议他去美国治疗,但汤恩伯无法负担去美国治疗的所需巨额费用,只好去日本担任台湾驻日本军事代表。在日本,汤恩伯做了三次手术。在1954年6月24日的最后一次手术中,因医疗事故死在了手术台上。终年54岁。


有人分析,汤恩伯是抗日名将,杀过不少日本人。日本医生中可能有亲属死于侵华战场。记恨于汤,趁机报复。据目击者说:汤恩伯死前痛苦不堪,虽然上了麻药,似乎无效,他在手术台上痛得哀嚎不已,拼死挣扎,医生用力按住,直至力竭而亡。


胡宗南:屡战屡败,屡受宠爱


胡宗南,字寿山,浙江孝丰(今安吉县)人。国民党陆军上将。


随着蒋介石在全国各地战场的败退,胡宗南的西北战场也遭到惨败。被迫撤至秦岭、汉水一带,企图阻止解放军南下四川。在蒋介石飞赴重庆之时,他又借“保护总裁”的名义,迅速将部队南撤,放弃了这一防线。当解放军逼近重庆时,又让老蒋失望,解放军还没有到来,胡宗南就不战而退,带着一帮人坐飞机逃到了海南。胡宗南不放一枪一弹,弃职逃生,蒋介石非常恼怒,命令胡宗南必须尽快飞返四川,守住西昌。胡宗南不得不飞到西昌。蒋介石便派蒋经国前来慰问,并派人用飞机运来40架次的弹药。其实蒋介石心里很清楚,叫得很厉害,那只能是哄哄不知内情的人而已。包围圈里的国军,再怎么抵抗,也逃脱不了灭亡的命运。胡宗南毕竟是自己的爱将,没有必要将胡宗南丢在西昌作无谓的牺牲。于是派一架飞机将胡宗南由西昌接到了海口。第二天,解放军向西昌发起总攻击。胡宗南在大陆最后一仗以彻底失败告终。西昌的丢失,标志着蒋氏政权在大陆最后一块地盘丧失。


国民党的许多人对胡宗南败逃台北十分不满,他们认为胡宗南是丧失西北,又丢掉西南的罪魁祸首,要追究他的责任。1950年5月,“监察委员”,提出了对胡宗南的弹劾案。同时,还把弹劾文在台湾与香港的报纸上发表。文发后,舆论大哗。


然而胡宗南毕竟是老蒋黄埔军校的得意门生,蒋介石虽余怒未消,但内心终存怜意,最后这场风波由于蒋介石的态度暧昧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


胡宗南以败军之将,虽终于逃过了这场风波,但蒋介石对他往日的那种宠爱与重用,却是一去不复返了。


胡宗南在台湾过起了闲居生活。1951年3月蒋介石派胡宗南到东南海岛大陈岛一带,组建“江浙反共救国军”,指挥国军从大陆撤退下来的散兵游勇、残兵败将。


堂堂当年军政公署长官,统率几十万人马,威风了得。如今落得到荒凉小岛,屈就游击队总指挥。许多人以为胡宗南不会受命。谁知胡宗南并不在乎,欣然领命,他对人说:“身为党国将领,一切听从安排,哪有讨价还价的道理。”


这话传到蒋介石耳里,蒋介石称赞说:“寿山还是当年的寿山。”


1953年解放军强行登陆大陈岛成功。胡宗南败退下来之后,一直在家赋闲读书。1955年胡宗南又被蒋介石派去澎湖去任防守司令。胡宗南在大陆时就是上将,来台好几年,没有给他一官半职,而在60高龄,以上将军衔远赴澎湖任一个小小“防守司令官”,老蒋确实有些顾虑。谁知胡宗南欣然领命。


在蒋介石手下的几个大将里,胡宗南是最忠于蒋的,蒋指向哪儿,他就打到哪儿,从不讨价还价。蒋介石十分欣赏胡宗南的这一点。也正因为此,来台前尽管胡宗南丢了西北和西南,蒋介石并没有太多地责备他。


1959年10月,胡宗南从澎湖离职回到台北,重任“总统府战略顾问”。明眼人一看都知道,这些都是挂名的闲职。自此以后,胡宗南深居简出,落落寡欢。


1962年胡宗南因高血压、糖尿病住院。蒋介石亲临医院探视。老蒋的到来,使得胡宗南感激涕零,过去一些不愉快的事情,也就烟消云散了。3月13日5点30分,胡宗南的心脏停止跳动。


国民党一级上将胡宗南,就这样走完了他66年的人生旅程。



陈果夫:蒋家天下陈家党


陈果夫,浙江吴兴人。国民党中央常务委员兼组织部长、监察院副院长,是国民党CC系的首领之一。


国民党二中全会以后,陈果夫因清理党务、打击迫害共产党有功,蒋介石把国民党组织大权全交给了他。陈果夫拿着蒋介石的尚方宝剑,对国民党组织部内部机构进行了大刀阔斧的精简,并借机把陈立夫拉进组织部,这样一来,陈氏兄弟轻而易举地把持了国民党组织人事大权,在国民党内形成了名副其实的“蒋家天下陈家党”。在长期斗争中,共同的利益,把陈氏兄弟与蒋介石紧紧地联系在一起。


1949年冬,蒋介石仓皇逃离大陆。对国民党的败亡进行了反思。反思的结果是:失败不是被共产党打倒的,而是我们“自己打倒了自己”。“自己打倒自己”的主要原因:是国民党的散漫和腐败,要想在台湾站住脚,一定要整治国民党。蒋介石苦思冥想,通盘考虑了整治方案。最后他决定,对国民党进行彻底改造。改造国民党,首先就拿以陈果夫、陈立夫为首的CC系开刀。


陈果夫、陈立夫对蒋介石的挽留还抱有一线希望,想不到,不久以后,蒋介石就下令免去了陈果夫中央财务委员会主任等一切职务,成为无职无权的光杆一人。


陈立夫见大势已去,决意要去美国,很多人听说都来相劝,特别是一些CC份子,陈立夫非常感激,也很难过。离台决心,这时也产生了动摇。就在这个时候,蒋介石派人送来了5万美金,说是给资助路费。拿着这5万元钱,陈立夫明白了,老蒋是要他赶快走人。


据说,临离开台湾前,陈立夫去向蒋介石辞行。刚好蒋介石有事外出,只有蒋夫人在家。两人聊了一会儿,宋美龄起身从书架上取出一本书说:“你在政治上负过那么大的责任,现在一下子冷落下来,会感到很难适应,这里有本《圣经》,你带到美国去念念,也许会在心灵上得到一些慰藉。”


不听这话则罢,一听此话,陈立夫叹了一口气,指着墙上挂着的蒋介石画像,非常动感情地说:“夫人,那活着的上帝都不信任我,我还希望得到耶稣的信任吗?”


陈立夫走后,陈果夫病倒,病情进一步恶化,家庭经济也发生了危机。在国民党官僚中,陈果夫算是比较清廉的。除了薪水外,他没有什么额外收入。


蒋介石得到消息后,批给陈果夫5000美元作为医疗费。另外,又特批了一笔费用,作为陈果夫日常的生活补助。


蒋介石与陈果夫毕竟是多年的交情,老蒋觉得,在政治上逼陈果夫交出权力,生活上还是应该给予照顾。


有了这笔钱,陈果夫才摆脱了经济危机


1951年1月陈果夫因肺结核病发去世。终年60岁。



孙立人:半生征战终为囚


孙立人,字仲伦,安徽舒城人。二级陆军上将。


孙立人清华大学毕业后,被保送赴美学习军事,归国后,在宋子文控制下的“税务警察总团”任职,后升任师长,在北伐时功绩显著,被誉为“东方的隆美尔”,升任新一军军长。


孙立人自美学成归来时,就备尝嫉妒倾轧之苦。国民党将领中,有留日派、黄埔派和保定派,惟他留学英美,形单影只,到处受歧视。何去何从,对于孙立人来说,还是个未知数。


因为孙立人留学美国的背景,颇为美国人所看重。蒋介石败逃台湾后,为了争取美国援助,也为拉拢军队中的非黄埔系将领,就重新启用了孙立人。1950年,蒋介石委任孙立人为国民党去台后的第一位“陆军总司令”。第二年,又晋升为陆军二级上将。如此快的晋升速度,就是在蒋介石的黄埔嫡系中也很少有过。


美国军界对孙立人颇感兴趣,蒋就提升孙,想利用他与美国套近乎,这本是两好合一好的事情。可是美国对孙立人太宠信了,美国政府的所作所为,引起了蒋介石的不快与警觉。当时,美军顾问团团长蔡斯,负责对台湾的军援执行。他仗手中的权力,在台湾颐指气使,为所欲为,这些虽为蒋介石所不满,但也无可奈何。


而孙立人却不识时务,与蔡斯打得火热。因为蔡斯是国民党的“衣食父母”,蒋经国不敢得罪,就把气撒在孙立人身上,伺机报复。而且不识时务的孙立人公然在大庭广众之下,批评台湾社会“黑暗”,这是蒋介石之忌。


此外,在公开场合孙立人在私下谈及大陆丢失的原因,对蒋介石也颇有微辞,认为这是蒋氏“政府私人化”的恶果。他主张国民党应面对现实,建设好台湾,放弃不切实际的“反攻”幻想。


这些反对蒋介石的统治和所谓反攻大陆计划的话语,很快就传到蒋氏父子的耳朵里。


蒋氏父子便准备找借口,换掉孙立人。


1954年9月,孙立人部下郭廷亮在部队联络尉级军官100多人,利用陆军中许多下级军官对蒋介石的不满情绪,预备于适当时候对蒋介石发动“兵谏”。郭廷亮官阶仅为少校,要联络他人有许多不便,他便借重孙立人的名望和他的关系,为自己的活动提供掩护和方便。结果事发被捕,孙立人对此事虽懵然不知,但也受株连,过起了软禁生活。


孙立人这一软禁就是33年。


1988年孙立人90大寿时,台湾当局才恢复了他的自由、名誉与清白。


直到这时,台湾当局还没有勇气公开、彻底为孙立人平反。


1989年11月19日孙立人在自己家中寿终正寝,终年91岁。


孙立人一直在等待当局为他澄清事件真相,对软禁他33年有个公道的说法,然而他失望了。

1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