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鹰 卷二 孤鹰翱翔 第二十二章 人不可貌相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34.html


第二十二章 人不可貌相


[现在是凌晨5:47分,各位应该还在睡梦里吧,默默的祝各位继续好梦,同时不得不提醒你们一下,应该起床尿尿了!!!]

“我们在EO分部的矿区蹲守了三天,并且成功的跟住了他们的车队,但很遗憾,在穿越一个小镇的时候我们遭受到了攻击,塞纳那个老头带着他的部队包围了我们,感谢上帝!我和我的兄弟没有出现伤亡,但却因此消耗了大量的弹药和时间,最主要的是,我们跟丢了车队!”俞伟已经挺直了身躯,脸上的笑意也消失不见,变得格外的严肃。

凯纳摇了摇头道:“我很抱歉,事情总是会出乎人们的意料之外,塞纳是我最忠实的伙伴,发生这种事情,总是让人沮丧。”

停顿了一下,凯纳显得很诚恳的说道:“我想我应该为此事负责,提供一些弹药和补给是我的一点点心意。”

俞伟摇了摇头,“弹药和食物是次要的,我希望您能为我们提供一点情报。”俞伟站了起来,目光坚定的看着凯纳说道:“凯纳先生,您应该知道叛徒的存在,足以带给旁人难以想象的痛苦,整整六年的时间,军团为此花费了难以想象的精力,如果因为这些意外的情况而影响到此次的计划,我和我的兄弟实在无法向上面交待。”

凯纳沉默了起来,一直拿在手里的酒杯这时已被他放在了桌子了,双手交叉放在双腿上,凯纳皱着眉头说道:“你们的心情,我完全可以理解,事实上,我们如今也在为叛徒的事情而烦恼,不过,马塞卢的情况如今并不太理想,毕竟民主大会党如今依旧是执政党,政府军虽然拿我们没有太大的办法,但借助于EO雇佣兵团的帮助,富德姆[注:莱索托执政党民主大会党领袖]如今依旧在兵力上占据着绝对的优势。”

停顿了一下,凯纳抬起头来看着俞伟说道:“我需要时间,需要发动我如今能够调动的所有力量来找寻你们所需要寻找的目标。”

俞伟无奈的摇了摇头,“这确实是一件让人无奈的事情!只是不知道需要多久?”

“先生们,这个我可不敢有绝对的把握,要知道,我的伙伴们可能会为此而付出生命的代价。不过,你们完全可以放心,友善的巴苏陀人民将会为你们提供一切便利和帮助,如果各位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在城外给你们安排一处落脚的地方,至于你们先前损失的弹药,我将尽一切的可能来弥补,当然,前提是你们需要提供一下弹药的型号。”

“看来也只好如此了!”俞伟说完不由摇了摇头,虽然得到了凯纳的承诺,但眼下的情况实在让他有点无奈。迟疑了一下,俞伟像是想到了什么,接着说道:“先前,在我们攻击一处别墅的时候曾碰到过老塞纳,从他的嘴里得知布鲁斯保护的人好像是你们所要解决的目标?”

凯纳闻声顿时提高了声音说道:“你是说泰马斯?这个混蛋,原本是我们巴苏陀兰大会党的四名领袖之一,但因为他的贪婪,他与富德姆一同背叛了巴苏陀人民,也让巴苏陀兰大会党一举失去了执政的地位,所有的巴苏陀人民都以这个叛徒为耻,若不是有EO的分队护卫着,我们早就将他大卸八块。”

“我想,凯纳先生既然如此重视此人,我很乐意替你解决,在解决迈克-布鲁斯的时候,我不介意多开一枪,以此来感谢您的慷慨帮助。”

凯纳显得兴奋了起来,刚刚带着愤怒的脸上顿时喜笑颜开,“无所不能的神灵会为巴苏陀人民的朋友带来好运,战无不胜的鳄鱼神将会为你们带来无穷无尽的力量,希望我们在未来的时间里能够合作愉快,现在,太快要亮了,我想先生们是否需要去休息一下,同时,我也需要安排人手来调查你们的目标。”

俞伟点了点头,拿起桌上的酒杯对着凯纳示意了一下,“您为我们做的一切,地狱火的所有人都将铭记在心!”

凯纳重新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爽朗的作风与先前的文雅形成了明显的对比,然后他冲着身后挥了挥手,“带着这些来自远方的朋友去墨托姆,由当地的游击队负责供给,从此刻起,墨托姆划为重要守护区,各地区的游击队随时注意支援协防。”

“很抱歉,直到现在我甚至不知道如何称呼格下,这是我的失误,由此对于你的不敬,深表谦意。”凯纳这个时候甚至是恭了恭身,真诚的态度可见一般。

“叫我飞鹰,翱翔于九天的神鹰岂不就是鸽子的天敌?另外,枪械弹药的补给,我现在就在纸上列出,希望凯纳先生尽快为我们提供帮助,要知道对于我们雇佣兵来说,枪和子弹便是第二条生命,弹药不足,这足够让人心惊胆颤。”俞伟一边说着,一边开始列着清单,那双显得粗旷的手拿起笔来尽然如此的温柔,以致于在纸上列出的一系列数据柔和精致的让人赞叹。

凯纳点了点头,指了指墙壁上悬挂的钟表说道:“很遗憾,我不能留各位在这里放松一下,事实上附近充斥着国家护卫队的眼线,情况远比看到的要复杂。”

俞伟一行人算是达到了此行的目的,再无其他的牵挂,便告辞离开,而走在前面带路的,则依旧是那个带领他们前来马塞卢的向导,刚刚在房间里面,这个平淡的老头一声未吭,这种压抑的感觉显然把他憋坏了,一离开那栋楼,他便开始滔滔不绝的说了起来。

外面很冷,从空调恒温的房间出来后,冰冷的空气便缠绕住了他们的身体,街道两旁虽然有路灯,但夜晚的黑沉依旧笼罩着每个人,这让他们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裹紧了身上的衣服。拉风的吉普在黎明即将到来之前再次声嘶力竭的轰鸣了起来,在冰冷空气的吹拂之下,车技高超的司机林雨已带着他们迅速朝城外开去。

向导这次没有被砸晕,感受着劲风吹面,他兴奋的喊道:“实在难以置信,你们的实力尽然强大到如此的地步,难怪连塞纳先生的游击队都没有占到丝毫的便宜,嘿,大个子,刚刚被你击倒的可是门罗,那可是莱索托赫赫有名的大力士门罗!”

黄猛其实也是个健谈的家伙,只不过长期处于危险的环境中,压抑了他的这项长处,这个时候算是碰到了对手了,便大笑着说道:“大力士门罗?哈哈,不过就是头力气大却没有脑子的大黑熊而已,嘿老头,战场上,光光力气大可没有用!”指了指脑袋道:“关键是这个,脑袋灵活才行。”

向导摇了摇头,“门罗可是凯纳先生手下赫赫有名的战将,曾经一个人背着凯纳先生从几十名雇佣兵的包围中杀了出来,都说门罗受到了鳄鱼神的庇护,让他拥有了无与伦比的神力!”

黄猛大笑,拍着向导的肩膀大声笑道:“那个大笨熊也算是得到了鳄鱼神的庇护,那我岂不就是鳄鱼神附体?”

听他这么一说,向导好像想到了什么,顿时挣扎着就要向黄猛磕头,他的动作顿时吓了黄猛一跳,要知道,这个时候可是在飞驰的吉普上,稍有不稳那可是会被甩下车去的,赶忙的扶着向导坐好,黄猛大口大口的喘气说道:“老头,你是不是想再被砸晕一次?你能不能安份一点?”

向导这个时候不敢跟黄猛扯了,恭敬说道:“是伟大的神派你们前来帮助我们苦难的巴苏陀人民,是无所不能的神赋予了你们难以想象的力量,在以后的日子里,所有巴苏陀的人民都将围绕在你们的左右,跟随着神灵的指示而战斗!我们将用自己的血肉和身躯捍卫民族的荣誉。”

黄猛张大了嘴巴,吃惊的看着这个不停说话的家伙,一旁的许成功用手指捅了捅他,似乎想看看猛哥是不是真的成了神派来的使者,而前面的俞伟则回头看了他一眼,似笑非笑的看他如何解决面前的事情。

黄猛哪里知道,并不是所有人都像中国军人那般是无神论者,相反,世界上的大多数人其实都是信奉着神灵的存在,你可以看到欧洲球员在上场比赛之前在胸前划十字、亲吻土地虔诚的模样,你可以看到***徒在吃饭前后感谢神灵赐予食物的祷告,你可以看到犹太教徒每天三次的祈祷和在星期一、星期四、安息日及节日和至圣日(HighHolyDays)去会堂的敬拜,他们的虔诚足以说明神灵在他们心中的份量。

对于崇拜鳄鱼神的巴苏陀人民来说,具有常人难及力量的勇士都是受过鳄鱼神祝福的,那些百战不死,战无不克的勇士则是鳄鱼神的使者,当亲眼看到黄猛轻松击败莱索托赫赫有名的门罗之后,向导足以相信黄猛先前的话。

这让黄猛惟有苦笑不断。

而凯纳在俞伟等人走后便再次陷入了沉思之中,原本温暖的房间,这个时候尽然让人感觉到一股股的寒意,凯纳挥了挥手,原本在房间四角守卫的人全部撤了出去,只剩下坐在沙发上的三个人。

这个时候他身侧的三名壮汉已不像先前那般的自在和轻松,咬紧的牙关和愤怒的眼神足以说明他们此刻的仇恨,门罗是他们同生共死的兄弟,这个时候受了重创,当然让他们难以平静。

“先生,就这样放他们走了?”说话是维兰,他是这六个人之中的老大,在俞伟等人离开之后,他已经按奈不住心头的怒火。

凯纳一改往常高贵友善的表情,瞪了一眼维兰骂道:“蠢货!你难道还想向他们动手吗?”

“他们只有四个人,就算再能打又怎么样?我们这里可是有一百多人的护卫队!完全可以将他们围杀!”维兰声音粗旷,这个时候就像是一头受伤的野兽一般愤怒高吼。

凯纳冷笑道:“没看到那个矮个子手里的C4?50克的C4便能覆盖30米的范围,他手里的那个炸药包,最起码也有300克,再加上捆绑的破片雷,你认为‘轰’的一声巨响之后,我们还能剩下几个人?”如果俞伟等人在这里的话,肯定会为凯纳的话语大吃一惊,这个貌不惊人,看起来人畜无害的老头尽然对于枪械炸药方面如此熟悉,其眼光之准似乎还在这些护卫之上。

而更让人吃惊的还在后面,凯纳继续说道:“这是地狱火军团的精锐,杀了他们简单,但谁来收尾?千万不要小看这些雇佣兵,一个EO分部已经让我们损兵折将,如果惹上了地狱火,说不定连根都要让他们拔起,动动你们的脑子,用敌人去消灭另外的敌人才是最高明的做法,派个人,三天以后将他们的位置告诉EO分部的人,我想雷-阿姆索托肯定会很感兴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