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天理人心才能走上和谐正道

懒猫1181 收藏 1 125

——部分右翼人士纪念毛主席及采访马宾的标志性意义

张宏良

在波澜壮阔的人民信仰大潮的影响下,在风起云涌的人民运动的推动下,中国大地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民族崛起前的热身运动——毛泽东思想复兴运动。“毛泽东热”不仅已热遍中国底层民众,不仅热风已吹入中南海,甚至毛泽东热已吹入了作为反毛大本营的改革教核心重地,最近一些著名右翼人士和著名右翼机构纷纷举办活动纪念毛泽东、撰写歌颂毛泽东的文章、正面探讨WG意义,以及著名新闻媒体正面采访左翼人士等,都反映了多年来如磐统治的改革教在毛泽东的问题上,已经开始土崩瓦解。

如原中央农村政策研究室主任杜润生,带头与116位部长将军一起签名书写60米长卷,纪念毛泽东诞辰116周年。该长卷选择116位部长将军,是代表毛泽东诞辰116周年;选择60米长是代表共和国60周年;选择1.226米宽是代表12月26日毛泽东诞辰。特别需要指出的是,到目前为止签名的这些部长将军,并非是多年来一直捍卫毛泽东的那些著名的左翼部长将军,而是与杜润生先生一样,差不多都是来自于改革教内部。杜润生先生作为中国改革教长老,是反毛阵营中赫赫有名的核心主将,其行走江湖的所有弟子也无一不是妖魔化毛泽东的一流打手,现在由此人带头发起纪念毛泽东的签名活动,其政治意义不可小觑,它意味着中国有可能重新找回能够实现社会和谐的天理人心。与杜润生先生纪念毛泽东同样意味深长的另一件事,就是著名改革教理论家、刚刚卸任的中央党校副校长李君如,采用陈伯达笔法,写出了陈伯达在延安时期就想写而一直没有写出的文章《民族英雄毛泽东》,如果只看作者不看内容,估计百分之百的读者会认为是出版社误把邓小平错印成了毛泽东,因为李君如先生的改革理论几乎无不是以妖魔化毛泽东时代为基础的。还有,直到国庆前夕还在发表文章妖魔化毛泽东时代饿死了数千万人、斗死了数百万人的那位著名的“欧元局长”所在的中央编译局,最近在人民网(人民日报主办)、新华网(新华社主办)、求是网(求是杂志社主办)上公开发表署名文章探讨毛泽东发动WG的积极意义。诸如此类的现象还有很多。所有这些迹象,都反映了失去多年的天理人心,正在重新回归社会。如果有人把国庆游行增加毛泽东思想方阵、重庆唱红打黑等高层回归行为,仍然看作是某种政治需要的话,那么,右翼阵营特别是改革教的许多著名人物向毛泽东的回归,就不能不说是一种天理人心的回归。

为什么说右翼人士纪念毛泽东是天理人心的回归呢?道理很简单,因为它意味着中国社会将有可能再次形成统一的天道公理。有了这个统一的天道公理做尺度,社会公众才能够衡量和评价各种政治力量的历史作用,才有可能约束各个政治集团的活动方式和活动范围,社会政治斗争才会具有积极意义。政治斗争的基础将不再是否认天道公理,而是各种政治力量纷纷宣称自己代表天道公理,如同抗战时期那样,共产党、国民党汪精卫三方都坚持自己是在救国救亡,而没有任何一方公开反对救国救亡,因为救国救亡就是当时最大的天道公理,所以连已经投靠日本人的汪精卫都声称是在“曲线救国”。当时正是因为有这样一个统一的天道公理,才能形成把全民族团结起来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最终战胜日本帝国主义。目前,中国再次走到了成为肥大国家还是成为强大国家的十字路口:一方面,中国具备了崛起为强大国家的内外部条件;另一方面,中国又面临着沦落为肥大国家的历史危险,生产的绝大部分财富被洋人拿走了,剩下来的一部分又大多被官人占有了,结果是经济高速增长而人民却什么都没有,造成如此荒谬状况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只讲GDP不讲天道公理。不解决这个问题,就不能实现社会和谐,没有社会和谐,就没有统一的民族意志,没有统一的民族意志,就不能实现民族崛起。这就是除买办汉奸之外中国社会各个阶层逐渐向毛泽东回归的意义,这就是中国社会回归天理人心的意义。

把毛泽东思想看作是天道公理,是历史的选择,是人民的选择。历史和人民之所以做出这种选择,是由毛泽东思想的自身性质决定的。毛泽东思想的两个根本点,就是为人民服务和造反有理。这是当今世界解决精英集团和人民大众之间矛盾的唯一政治钥匙:用为人民服务来约束精英集团的工作方向,用造反有理来保证人民大众的基本权利。平时精英集团按照为人民服务的原则进行工作,人民大众则用为人民服务这把尺子,来衡量和约束精英集团的工作;如果精英集团违背了人民利益,人民大众就根据造反有理的原则起来推翻精英统治。当今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是官民矛盾,能够从官民两个方面同时入手解决问题的,在古今中外所有政治文化中,只有毛泽东的为人民服务和造反有理,官员要为人民服务,百姓则是造反有理。如果说,“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千头万绪,归根到底,就是一句话——造反有理!”那么,毛泽东思想的内容博大精深,概括起来,则是两句话——为人民服务和造反有理。在造反有理的基础上又加上了一句为人民服务。如果说马克思主义的造反有理是解救穷人的理论,那么毛泽东思想的为人民服务和造反有理,则是既解救穷人也解救富人的理论,造反有理在物质上解救穷人,为人民服务在灵魂上解救富人。所以世界历史上唯独只有毛泽东,才能够把封建皇帝改造成为社会主义新人,把双手沾满人民鲜血的国民党战犯改造成为有社会主义觉悟的劳动者,把早已灭绝人性的日本战犯改造成为和平使者。而除此之外世界历史上任何革命对叛国皇帝和战犯的处理,几乎无一例外地都是镇压和枪决。正是因为毛泽东并非只是简单地领导穷人推翻富人,领导民众推翻官僚,而是把双方同时变成人,把被压迫的穷人由牲口变成人,把被异化的富人由魔鬼变成人。所以信佛的群众才把毛泽东看成是佛,信神的群众才把毛泽东看成是神,全体中国人民则用一句话来表达,就是“他是人民大救星”,历史也同样用一句话来表达,就是“人民领袖毛泽东”。从历史选择毛泽东的那一天起,就一直定位是人民领袖毛泽东,而不仅仅是阶级领袖毛泽东,人民领袖这一根本特点,决定了毛泽东思想就是当今社会最大的天理,是民族意志统一的思想基础,是中华民族崛起的精神力量,更是目前建设和谐社会的思想核心。

中国人讲天理讲了数千年,只是在有了毛泽东思想以后,天理才有了明白易懂、清晰确凿的具体内容,从国家到个人,从官员到民众,从富人到穷人,政治生活中才有了健康先进的伦理标准,中华民族潜隐数千年的历史伟力才被突然激发出来,中华民族才焕发出了空前的朝气和活力,才步入了民族崛起和文化复兴的历史轨道。如果认识不到这一点,悖逆毛泽东思想这个最大的天理,悖逆为人民服务和造反有理的天理,就必然会遭受到各种灾难甚至亡国灭种灾难的天谴。悖逆天理必遭天谴,这是不可抗拒的历史规律。对此中国人民有着正反两个方面极其深刻的经验教训。当初为了否定毛泽东思想,掀起了所谓真理标准大讨论,提出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而实践经验的唯一方法就是胜败得失,于是便形成了胜家即真理、赢家即真理的荒谬状况,不管白猫黑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把社会推入了否定天理人伦的极端实用主义时期。意识形态领域的唯一任务,就是妖魔化作为天道公理的毛泽东思想,如同薄熙来的父亲薄一波所说的那样:“我总算看明白了,他所做的一切只为一个目的,就是专门和毛主席对着干。凡是毛主席生前所肯定的,他统统都要否定;凡是毛主席生前所否定的,他统统都要肯定。”毛主席讲要为人民服务,他就偏偏要搞为官员服务;毛主席讲中国妇女解放了,不爱红装爱武装,他就偏偏要把数百万中国妇女变成妓女;毛主席讲做人要做“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他就偏偏要人们做“一个明白人”,做一个贪婪的人,做一个坑蒙拐骗的人,做一个有害于人民的人。和毛主席对着干的结果,就是政府不守天道,官员不讲天理,富人没有天良,学者没有天律,整个社会没有了任何文明底线。官员没有任何底线地欺压百姓,富人没有任何底线地掠夺穷人,学者没有任何底线地胡说八道,西方列强没有任何底线地攫取中国财富,周边国家没有任何底线地抢占中国资源。中国成为世界历史上唯一的经济高速增长几十年,而人民却买不起房子看不起病的一个国家,成为世界历史上唯一的百分之七十以上的产品、百分之九十以上的财富,是用来满足其他国家人民消费的一个国家。特别荒谬的是,中国知识界的主流精英,几乎百分之百地为西方国家攫取中国绝大部分财富在叫好,而把呼吁财富要用于本国人民生活的人视为异端。这是古往今来任何一个国家都不曾有过的现象。包括晚清时期割地赔款,当时的知识精英也认为是国家的损失,而没有像现在这样认为是了不起的辉煌成就。可见,一个丧失了天道公理的社会,必然是一个内外都站不起来的社会,对内人民站不起来,对外国家站不起来。包括经济发展在内的所有发展,都会丧失积极意义。所以,当今中国最重要的头等任务,就是恢复天道公理的地位,向天理人心回归。一个社会必须要有天理,没有天理的社会不是人类社会,而只能是兽类社会。

在此或许会有人说,我们不向毛泽东思想回归,向别的理论回归行不行?以后行不行我们不知道,但至少就目前来说肯定不行,因为我们还找不到第二个能够形成民族统一意志,能够反映人民意愿和要求,能够焕发出人民蓬勃朝气、引导社会向上发展的思想理论。如同西方国家所拥有的天道公理的化身只有耶稣一样,目前我们所拥有的,也只有毛泽东思想。这就是图谋解体中国的那些国内外反华势力竭力妖魔化毛泽东的原因。因为他们也同样知道,毛泽东是唯一的,是不可替代的,只要打掉了毛泽东,中国就会成为一个丧失统一意志、丧失向上精神、丧失天理人伦的国家,就会成为一个官人、洋人和富人为所欲为的国家。所以,目前中国只能向毛泽东思想回归,这是当今中国最大的天理人心,此外绝无民族崛起的第二条道路。好在历史选择了向毛泽东思想回归,人民选择了向毛泽东思想回归,继共和国开国元勋后代纪念毛主席,共和国开国将军后代纪念毛主席之后,现在的共和国部长将军、曾经反毛非毛的右翼人士,也开始纪念毛主席,开始站到人民立场上接受人民的信仰,这意味着毛泽东将由阶级领袖重新恢复为人民领袖。30年来由于上层社会精英集团疯狂的反毛非毛,把中国社会在政治上和精神上撕裂为彼此对立的两个极端——整体上反毛非毛的上层社会和整体上拥护毛泽东的底层劳动人民。在政治上经济上文化上被剥夺的一无所有的底层劳动人民,无力对抗媒体铺天盖地、声势滔滔的反毛浪潮,只能含着热泪默默地把毛主席放在心里,由此,毛泽东便一度只成为底层劳动人民纪念和拥护的领袖,成为劳动阶级纪念和拥护的阶级领袖。现在,随着整个社会向毛泽东的回归,毛泽东将再次成为包括各个阶层在内的全中国人民的人民领袖,中国人民将再次在毛泽东的旗帜下团结起来,重新凝聚成为一个强大的统一整体,崛起于21世纪的世界东方。

是不是我们对于社会向毛泽东回归的意义有些过于乐观、过于夸张?不是,我们对此没有丝毫夸张。社会历史发展的规律,往往是起点决定终点,立场决定方向,只要把社会纳入一个特点轨道,它就只能沿着固定的路线向前奔跑。正反两个方面的发展都是如此。国企改革的悲剧就是典型,最初官僚拿了比工人更多的奖金,便想进一步占有全部利润,于是就有了利润承包;通过利润承包占有了全部利润后,又想进一步连同带来利润的资本也一并占有,于是又有了私有化产权改革;通过私有化产权改革占有了整个企业后,要想变现资产或者降低成本,便只能把工人赶出工厂大门;为了防止和镇压工人反抗,便又增加了保安、武警,设立了一系列镇压工人的法律,等等。整个过程环环相扣,完全是一个客观自然进程,其中每一步都属于社会经济发展的“必然趋势”和“客观要求”,并非是某些人坏心恶意的结果。殖民经济循环圈也是这样形成的:最初是把社会生产目的,由原来满足人民生活需要变为单纯追求利润;单纯追求利润造成城市下岗和农村没有投入,致使中国城乡百姓贫困、收入低下买不起商品,于是商品只能出口欧美等发达国家;欧美发达国家把中国商品价格压得很低,出口企业无法维持再生产,于是中国政府便对出口企业进行财政补贴;中国财政要增加对出口企业的补贴,就要同时增加国内的税收;结果就是欧美发达国家中,家家都享有中国财政的补贴,而中国老百姓则是家家向中国财政缴纳税收。中国老百姓不仅要为西方国家白白生产商品,还要为西方国家消费这些商品支付补贴。这整个过程同样是社会经济发展的“客观进程”和“必然规律”,表面看上去没有丝毫人为参与的痕迹,但这整个过程却是按照“起点决定终点”的逻辑预先设计好的。虽然中国是在“摸着石头过河,走一步看一步”,但是中国摸到的石头却是由“起点决定终点”的历史逻辑预先摆好的,所以中国摸来摸去最后才把自己摸成了“中美国”,落入了殖民经济循环圈的历史陷阱。不过,虽然当初中国背离毛泽东的改革起点,落入了殖民经济循环圈的历史陷阱;现在,只要重新回归毛泽东的历史起点,同样会使中国走出殖民经济循环圈的历史陷阱。社会只要确立了毛泽东思想的主导地位,就必然会形成社会主义固定的历史轨道,人民的福利、政治的清明、社会的和谐、国家的强大、民族的崛起等所有这些问题,就都会水到渠成地得到解决。就像薄熙来在重庆的唱红打黑一样,唱红决定了必然要打黑,不打黑,红就唱不下去,要唱下去,就一定要打黑;无论是主动打黑还是被迫打黑,反正从唱红那一天起,就决定了今天的打黑,这是事物发展的客观逻辑决定的。只要中国人能够再次聚集到毛泽东的旗帜下,无论是什么人,无论采取什么形式,出于什么考虑和从什么角度出发,都不会改变毛泽东思想发生作用的固有方向,包括腐败和殖民经济在内的所有问题,都会在随后一系列红色链锁反映中得到彻底解决,推动中华民族顺利进入世纪性崛起的历史轨道。

与右翼人士纪念和歌颂毛泽东相联系的另外一件事情,就是一家著名新闻刊物采访马宾老人。马宾老人是当今中国旗帜最鲜明、立场最坚定、政治最清醒的左翼共产党人,是具有特殊地位、特殊作用和有着特殊贡献的马克思主义政治家。还是一位生活极其简朴、真正达到无私无畏境界的让人尊敬的老人。家中最醒目的家具就是四条木棍加一张木板制成的简陋长条木桌,由于桌面已经斑驳起屑,只能盖上一条白色被单充当桌布,与每年仅独立董事车马费就超过二百万的同级干部高尚全相比,马宾老人的确达到了返璞归真的至高境界,展现了左翼共产党人的高风亮节。或许有人会认为马宾老人“没本事”挣钱,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单凭马宾老人和几代领导人之间的个人关系,如果马宾老人想挣钱,莫说是高尚全那二百多万车马费,就是搞到厉以宁家族那十几个亿也不成问题。可是马宾老人没有利用这些关系去挣钱,而是全部用在了关心党和国家的前途命运上。呼吁重新认识WG,就是唯独马宾老人敢做也是唯独马宾老人能做的工作。那家著名新闻刊物采访马宾老人的意义就在于此。这是1996年最后2家左派刊物被关闭后,新闻媒体第一次公开采访和报道左派政治家。它意味着如果能够就此打开一条政治走廊,给左派、给人民留出一条政治对话的活路,形成一个非暴力交流的政治平台,中国有可能会继欧美之后,也走上非暴力转型的政治斗争道路。

国内外极端右翼势力总是妖魔化人民的暴力革命,总是把所有反映人民利益和要求的声音诬陷为是煽动暴力,把所有人民的不满和反抗都妖魔化为是掀起暴力,以此为极端右翼势力镇压人民提供借口。在他们看来,人民就像吸毒者喜欢鸦片一样地喜欢暴力。其实,古往今来特别是在中国,暴力革命从来都是人民的最后选择,而不是最优选择,更不是主动选择,无一例外都是在人民被逼上死路逼上绝路之后的被迫选择。只要社会还有哪怕是一丝一毫政治对话的渠道,只要社会还有哪怕是一丝一毫非暴力交流的机会,只要人民的声音还有哪怕是一丝一毫发出的地方,只要人民还能够看到哪怕是一丝一毫改善的希望,人民都绝不会选择暴力革命。如同高压锅只要还有哪怕是一丝一毫放气的地方,都绝不会发生爆炸一样。二战之后欧美之所以至今没有发生暴力革命,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数百年来工人阶级的暴力反抗和暴力革命,形成了与统治阶级之间的暴力均衡,特别是苏联东欧社会主义革命胜利后对剥削阶级的镇压和专政,更是让西方统治阶级产生了历史恐惧感,迫使西方统治阶级接受了非暴力交流的政治对话渠道,从而暂时改变了西方历史上“武装的革命反对武装的反革命”的历史状况,西方人民有了政治对话的渠道,在现有的暴力均衡没有被打破之前,自然愿意通过非暴力方式捍卫自身利益,因而才有了战后数十年的和平发展。

而当今中国则与战后西方国家完全相反,极端右翼势力对反革命暴力和精英专制的迷恋达到了近乎变态的极端程度,在中国这样一个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中竟然没有一家左派媒体(网络除外),不给人民以任何表达政治诉求的机会,这可以说是数百年来世界历史上都绝无仅有的专制现象,世界历史上从来没有其他任何一个国家曾把左派媒体消灭得如此干干净净,唯独只有当今中国。一定有人会说,这是一党专制的结果,可是仔细一想就会发现并非如此,此事与一党专制并没有直接关系。道理很简单,一党专制应该是对所有反对派实行专制,而不可能仅仅是对左派实行专制。当今中国右派媒体覆盖全国,反毛反共反华反人民的喧嚣熏天赫地,如果是一党专制,这些右派媒体应该连同左派媒体一起被专制掉,而不可能只是单方面专制掉了左派媒体。可见,中国没有一家左派媒体,不是一党专制的结果,而是右派对左派专制的结果,是精英集团对人民大众专制的结果。并且专制的手段就是暴力,只有暴力手段才能把左派媒体消灭得干干净净,并且把左派媒体消灭得干干净净,本身就是残酷暴力。只有在右派专制的条件下,才会形成其他所有政治派别都有自己的传统媒体、唯独左派没有自己传统媒体的现象;才会形成对历史上所有事情都可以翻案,唯独对左派不能翻案的现象。并且为了极端侮辱人民、侮辱左派,专门让为南京大屠杀翻案的汉奸来写《有人要为四人帮翻案》,得意忘形到了极端疯狂的变态地步。30年来,几乎无时无刻不在肆意侮辱、咒骂、贬损和妖魔化人民革命,特别是在把人民群众剥夺干净,最后只剩下信仰不能剥夺的情况下,肆无忌惮地践踏、蹂躏和侮辱人民信仰,拼命向人民领袖毛泽东身上泼脏水,把人民群众逼上了再也没有任何希望的绝路和死路。

就拿马宾老人呼吁重新认识WG一事来说。20世纪六十年代中国WG之风遍及全球,特别在一些西方发达国家爆发十分猛烈,美国黑人运动火烧了数十个城市,法国五月风暴大学生构筑街垒工事架起了机关枪,意大利大学生把国家总理拉出来一枪给毙了,比中国红卫兵的批斗会厉害多了。可是WG结束至今,所有这些国家的知识精英或者右翼势力,都没有控诉本国的所谓“暴行”和“浩劫”,唯独中国知识精英和右派在持续30多年的控诉和妖魔化WG。这就形成了一个问题,为什么西方国家的知识精英和右翼势力从不控诉和妖魔化本国的WG,而只是控诉和妖魔化中国的WG?这个问题反映了中西方知识精英和右翼势力的不同历史特点。一方面,西方国家的知识精英,在整体上并没有丧失社会良心和社会大脑的功能,在情感上和思想上并没有极端蔑视人民和仇恨人民革命,所以所有西方国家的精英群体都没有控诉和妖魔化本国人民革命;另一方面,即使极少数蔑视人民和仇恨革命的右翼势力,由于不想把人民再次逼上暴力革命的道路,相比之下,也就默认了WG这种较为温和的方式,所以也没有控诉和妖魔化本国WG。另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西方国家无论是无论知识精英还是右翼势力,都具有强烈的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者思想,大家都很清楚,自我倭化和妖魔化本国文化和本国历史,无疑如同美女自称荡妇那样会主动招来外部攻击,导致各种外来敌对势力的联合宰杀,把国家放到被随意宰杀的国际砧板上。所以,共同的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使欧美等西方国家的知识精英和右翼势力,从来不控诉和妖魔化本国革命。所以,尽管意大利红卫兵把国家总理拉出去枪毙了,意大利的知识精英并没有对他们加以诅咒和妖魔化;而中国红卫兵只是批斗了一下国家主席,就被中国知识精英诅咒和妖魔化30多年,并且直到今天仍然在拼命诅咒。在WG问题上,中国精英集团与欧美精英集团截然相反的态度,完全是由中国知识精英蔑视人民、仇恨人民革命的历史秉性决定的;完全是由中国极端右翼势力一贯卖国的历史秉性决定的。与人民为敌与国家为敌的历史秉性,决定了他们在WG问题上的共同立场,所以才会形成持续30多年对WG的控诉和妖魔化。可见,马宾老人对待WG问题的态度,恰恰是西方国家知识精英普遍的态度,马宾老人的呼吁,更是在几十年前西方国家知识精英就已经做到了。这样做的最大优点,就是可以堵死国内外敌对势力推翻共产党、颠覆共和国、解体中华民族的历史突破口。西方知识精英拒绝妖魔化本国WG的聪明之处就在这里,马宾老人呼吁的意义也在这里。那些子孙已在国外、心底阴暗、老奸巨滑的右派老流氓总是欺骗人们说,只有承认十年WG是文明浩劫,中华民族才能崛起于世界。这就无疑是如同在说,一个妇女只有承认做过十天妓女,才能成为节妇烈女一样荒唐。国内外极端右翼势力十分清楚,只要留着十年WG作为突破口,在意识形态上把中国踩在脚下就易如反掌。就如同一个妇女只要承认做过十天妓女,仇人就可以永远骂她是婊子一样。马宾老人懂得这个道理,反对马宾的那些人更懂得这个道理。只是让人感到十分遗憾的是,最应该懂得这个道理的那些人却不懂得这个道理,马宾老人所做的一切,就是想要最应该懂得这个道理的那些人懂得这个道理。

中国知识精英妖魔化WG还有一个不可告人的原因,就是为彼此之间你死我活的窝里斗推卸责任。中国知识精英天生就喜欢窝里斗,封建王朝被推翻后通过军阀混战彼此之间往死里斗;国民党统治后又在国民党内部彼此之间往死里斗;新中国成立后共产党把知识分子全部包了下来,他们彼此之间仍然往死里斗,特别是乘WG之机彼此往死里斗;改革后知识精英形成了一统江湖,彼此之间还是照样往死里斗,只是往死里斗的手段由过去的政治手段变成了现在的名利手段,但是就彼此之间往死里斗的残酷性来说,却超过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当今中国文化四杰之一的孔庆东就发现,凡是从WG走过来的知识精英,大都能够活到八九十岁乃至超过百岁,而从改革走过来的知识分子大都活到四五十岁或者五六十岁就玩完了,来自官方的统计也证明,改革以来知识分子的平均寿命在直线下降。为什么在知识精英主导的社会里,知识分子寿命反倒直线下降?就是互相往死里整的结果。知识精英为了掩饰彼此之间往死里整的不良秉性,便把全部责任都推到了WG头上,用咒骂WG的方式来掩饰自身的罪恶和肮脏,如同流氓用咒骂受害妇女淫荡的方式来掩盖自己的流氓罪行一样。至于控诉WG和妖魔化毛泽东的浪潮在传统媒体上能够持续30多年,期间不仅没有丝毫减弱反倒一浪高过一浪,除了美国中央情报局和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收买了大批文化汉奸之外,其中一个客观原因,就是社会伦理发展规律决定的。社会伦理发展规律的特点表现为:人民善良的秉性决定了胜利后对作恶者的控诉,会随着时间流失不断减弱,直至彻底忘却和最终原谅当初的作恶者;而作恶者对人民革命的控诉和仇恨则相反,不仅不会随着时间流失而减弱,反而会随着时间延长而不断增长。这是因为罪恶本身就是仇恨的发动机,特别是作恶者仇恨的发动机,会使作恶者对受害者的仇恨远远超过受害者,这就是受害者有可能会原谅害人者,而害人者永远不可能原谅受害者的原因。

从中国和西方国家右翼精英对WG截然不同的历史态度可以看出,中国极端右翼势力完全堵塞了各个阶级、各个阶层以及各个社会集团之间政治对话的所有渠道,特别是彻底堵死了精英集团与人民大众之间、右翼势力和左翼力量之间非暴力交流的渠道。极端右翼势力率领主流社会对马宾老人不同政治主张的疯狂歪曲、污蔑和围剿,实际上是在向人民大众宣战,是在把人民大众逼上最后的造反道路。本来,WG是涉及到各个政治集团根本利益的重大历史问题,完全可以在公开讨论的基础上,通过政治对话形成非暴力交流渠道,由此而走上政治和解的和谐道路。精英集团剥削和压迫老百姓数千年,老百姓不过造反三五年,怎么就成了千古第一历史浩劫,甚至连讨论都不允许讨论!可是极端右翼势力就是不允许讨论。为什么不允许讨论?现在大家看得越来越清楚了,就是妖魔化WG已成为国内外极端右翼势力反毛反共反华的政治工具,已成为他们政治上欺压人民、经济上掠夺人民、把一代又一代妇女变成妓女的政治工具,已成为他们出卖民族利益、解体中华民族的政治工具。只要能够牢牢地把WG踩在脚下,就不愁没有妖魔化中华民族的历史切入口,就不愁没有干预中华民族的历史切入口,就不愁没有解体中华民族的历史切入口。只要能够把妖魔化WG坚持下去,毛泽东就是历史罪人,中国共产党人就是历史罪人,中华民族就是劣等民族,13亿中国人民就是劣等人种,中国就会被钉死在世界人权被告席上。正是因为看到了这一点,马宾老人作为一个赤胆忠心、铁骨铮铮的共产党人,作为一个不想亡国灭种而渴望民族崛起的堂堂中国人,才会奋力疾呼。WG已不仅仅只是国内两个阶级、两条道路之间政治斗争的焦点,同时也成为爱国主义和卖国主义之间,中华民族与西方帝国主义之间政治斗争的焦点。WG问题不解决,不仅中国共产党永远都不能理直气壮地抬起头来,不仅中国人民永远都不能理直气壮地抬起头来,不仅中民族崛起会变成虚无缥缈的海市蜃楼,甚至最终会把中国共产党毁在WG问题上,会把中华民族毁在WG问题上,会把13亿中国人民毁在WG问题上。

WG已成为西方列强和买办汉奸宰杀中华民族最为锋利的一把尖刀。

如果继续不正视不讨论不接受马宾老人的建议,WG问题必将会成为中国共产党和中华民族饮恨千古的“风波亭”。

而解决WG问题的方法很简单,就是自由和民主,把问题交给人民大众来讨论来选择,让人民大众来决定怎么对待和怎么处理WG问题。30年来右派天天用自由民主去欺骗人民,打着自由民主的旗号干尽了坏事,现在是到了把自由民主付诸实施的时候了,利用现有网络媒体对WG来一次全民公决,让全国人民也来做一个《若干历史问题决议》,看一看到底什么才是中国人民的民心民意。并且不仅仅是对WG来一次全民公决,包括对那些出卖国家和民族利益的极端右翼势力,也要来一个全民公决,看一看全国人民要求对他们怎么处置。对WG这类历史问题进行全民公决的最大好处,就是不会冲击和改变现实政治统治,如同企业股票价格如何变化,都不会改变企业实际生产过程一样,而只是能够表现出民心民意发展的方向,引导社会按照民众的要求和利益向前发展。这是虚拟经济时代所能够提供的虚拟民主政治模式,这种虚拟民主政治模式,既能够真正反映民意要求,又不会造成社会动荡,是网络时代新型的民主政治发展模式。右派总是诬陷和妖魔化左派反对全国投票的民主,那么,目前就在WG问题上来一次真正的全民公决,看一看人民对WG是怎么说!并且要不折不扣地按照人民说的坚决去做!

一个和谐社会,必须是各种政治力量都能够存在的社会,必须是人民能够发出声音的社会,绝不能成为仅仅是官派和右派“躲猫猫”的社会。一会儿官派指责右派“全盘西化”,一会儿右派指责官派“专制独裁”,无论游戏怎么玩,都和老百姓没有任何关系。由于右派幕后的操纵者是洋人,结果就把中国所谓民主和专制之间的斗争,变成了洋人和官人之间的利益之争;洋人手里的武器是“民主”,官人手里的武器是“稳定”;洋人手里的“民主”绝不包括人民大众,官人手里的“稳定”也不包括人民生活;洋人的“民主”是要民主地掠夺中国百姓,而不满意官人单方面占有太多,官人的“稳定”则是要稳住自家统治,而不满意洋人不负责任地隔岸观火;而世代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中国民众,则被视为是与此无关的纯粹看客。如果老百姓也想要分享一点儿洋人倡导的民主,则会被右派怒斥为是“WG大民主”,右派一直把民众参与的大民主称为是法西斯,把精英集团内部的小民主称为是真民主;同样,如果老百姓想得到一点儿官派倡导的生活稳定,则又会被斥之为是“阻挠改革”。官派和右派之间彼此对立的政治斗争,并没有像西方国家多党制之间的政党斗争那样,双方都设法讨好拉拢老百姓,在客观上给老百姓提供一个表达利益诉求的机会,而是官派和右派都在折腾老百姓,官派在经济上剥夺老百姓,右派在政治上打击老百姓。双方在否定WG、否定人民革命方面不仅高度一致,并且右派对官派最大的不满,就是指责官派对左派打击不狠,对人民镇压不利,公开要求逮捕和镇压左派,不断把要求镇压的左派名单送交有关部门。在官派和右派的双重夹击下,人民的声音根本表达不出来,不仅人民的声音表达不出来,甚至除了官派和右派之外的所有声音都表达不出来。建设和谐社会的全部希望,只剩下最后一个选择,就是由党内健康力量和左翼力量相结合,联合社会各种政治力量,在毛泽东思想的旗帜下,形成新的爱国统一战线,清除由政治上的腐败势力、经济上的买办势力、文化上的汉奸势力组成的极端右翼势力,建立党群一体化的新型政治体制,恢复党的阶级性质和政治基础,团结全国各族人民,顺利跨入实现中华民族崛起的新的伟大历史时期。

目前,以马宾老人为代表的党内健康力量,以纪念毛泽东的共和国元勋后代和将军后代合唱团为代表的红色道义力量,以签名纪念毛泽东的116位部长将军为代表的社会正统力量,以左翼为代表的社会民众力量,以及国家主义、民族主义、部分自由主义等各种政治力量,都在不约而同地向着毛泽东的旗帜下自发聚集,正在逐渐形成中华民族内部再次团结统一的历史基础。而所有这些政治力量最终能否形成一股强大统一的民族力量,关键取决于中南海能否一声炮响;如果有这一声炮响,中华民族内部各种政治力量将会再次团结起来,以最小的代价实现社会转型和民族崛起;如果没有这一声炮响,中国社会转型和民族崛起将会付出巨大代价。目前中国各种政治力量并非是自觉地在向一起汇聚,而是右翼势力对意识形态领域的全面控制和公开投靠西方的卖国立场,越来越激发起各种政治力量的爱国情怀,由于没有公开表达爱国情怀的媒体渠道,便纷纷借助毛泽东来间接表达各自的爱国情怀,从而在客观上形成了各种政治力量向毛泽东旗帜自发汇聚的历史趋势。如果这种自发汇聚的状况不能在统一领导下形成统一力量,会在很短时间内四散消失,中华民族将会失去崛起前最后一次热身机会,势必要在崛起过程中付出巨大代价。

目前中国社会的各种矛盾已达到极端,马宾老人等共产党人的奋力呼吁,共和国元勋后代的红色呼唤,中国左翼的社会主义呼声,毛泽东热的红色浪潮,已成为中国社会高压锅的最后一个排气阀门,如果这最后一个排气阀门也被堵死,等待中国的将只能是绝大多数中国人都不愿意看到的结果——通古斯大爆炸。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