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车上的一次美丽邂逅,20岁的龙岩籍大学生林华(化名)遇见女老乡小芳(化名),并认定小芳就是自己的“梦中情人”。奈何,“梦中情人”已名花有主,他却沉迷在一厢情愿的畸形爱情里不能自拔。



欲罢不能的他萌发报复的念头。2007年10月1日,他将手里的铁锤砸向小芳的头部,自己服下了剧毒药品“殉情”。幸运的是,小芳头部受轻伤活了下来,经过抢救他也侥幸留住了生命。昨日,福州铁路运输检察院以故意杀人罪对林华批准逮捕。



列车邂逅 认定她就是“梦中情人”



2006年9月8日上午,一趟由龙岩开往北京的“海西号”列车上,20岁的林华准备去武汉一所重点大学报到,而坐在林华对面的小芳恰好也是龙岩人,准备去南昌某大学报到。



“我当时就觉得她就是我这辈子要找的终身伴侣。”事后,林华向警方交代案情时说。因为都是考上大学的学生,又是龙岩老乡,没有过多久,林华便和小芳聊开了。小芳长得漂亮,又温柔可人,林华慢慢喜欢上了她。临别时,双方互相留下了联系方式。



两人分别到学校报到后,开始在网上聊起了QQ,林华经常会在网上等着小芳上线,两人聊的内容很多,从学习到生活,而且还互相留了手机号码和宿舍电话号码。



千里追寻 “梦中情人”名花有主



2007年3月20日左右,林华突然出现在了小芳所在的学校门口。“当时我不好拒绝他,只好同意让他住在学校。”小芳事后向警方回忆说。



林华向小芳诉说,自己在武汉学校里觉得压力很大,想出来散散心,所以想到了来南昌找她。这一切发生得很突然,小芳来不及细想,随后就带着林华在南昌畅游了一番。几天后,林华高兴地回到武汉去了。



在林华眼里,小芳的举动似乎已经默认了两人的关系。2007年7月6日,暑期到来,林华再次约好和小芳一起回龙岩。在龙岩市区,小芳和林华都找到了一份暑期工作。在这期间,林华开始发一些语言比较嗳昧的信息给小芳,甚至还说“我很想你”。但是,小芳回给林华的信息却说:“我已经有男朋友了,我不喜欢你这样说。”



原来,小芳在龙岩读高二的时候就已经和同班的一名叫王龙(化名)的男同学谈恋爱,王龙已经在泉州读书。暑假期间,王龙没有回龙岩而是选择到厦门打工。



横刀夺爱 痴情大学生以死相逼



小芳的短信并没有让林华停止一厢情愿的想法。2007年8月中旬,林华突然跑到厦门找到了小芳的男朋友王龙,两人在一起聊了两个多小时,最后不欢而散。之后,林华给王龙发了一条短信:“小芳与我生命同行”。



是林华的举动触怒了小芳,得知林华私下去找王龙后,小芳不再接林华的电话并刻意疏远他。但是,小芳的生活没有因此而平静,陆续接到林华的短信,不止一次说不想活了。



2007年9月,一直没有等到小芳回复的林华开始在小芳学校内网网站个人留言版上发表留言:“我要发起进攻了,我要精神上给你(小芳)报复。”9月20日,林华终于打通了小芳的电话,并且在电话里说:“我要去南昌了,如果见不到你的话,你就会变成一具尸体!”电话中,林华威胁要小芳男朋友王龙死。小芳感觉到事态严重,把这一番对话录了音。



报复情敌 失败后转而锤杀女孩



2007年国庆节前夕,林华突然出现在泉州小芳男朋友王龙所在学校附近。“他原本是想对王龙下手,但是一直没有机会。”据铁路警方审讯,林华当时已经在王龙所在的学校附近租了房子,还买了铁锤等作案工具,但王龙一直没有单独出现过,林华没有得手。



没有“干掉”王龙,林华心里非常气愤,便萌生了“教训”小芳的想法。经过事先踩点,林华猜测到小芳有可能在当天上午到泉州。2007年10月1日早上6时许,他先坐火车到安溪站,然后在中途上了汉口至泉州的列车。在该车的14号车厢90号座位上,他意外地发现了“梦中情人”小芳。



林华坐在距离小芳不远的地方,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半个小时后,他把事先准备好的铁锤从背包内放到自己的长袖里面,但是因为人太多,林华犹豫很久没有动手。



“我想王龙一定会来接她,我不想王龙得到她,我忍受不了他们在一起。”事后,林华向警方这样交代当时的心情。列车缓缓驶进泉州火车站,小芳从列车上走下站台,此时失去控制的林华冲向前,亮出铁锤朝着小芳的头部敲了下去。



“啊!”小芳本能地叫出了声,但是铁锤并没有停下来,一下、两下、三下、......小芳头部开始流血,有人在大叫:“快住手!快住手!”。



林华扔掉铁锤,从包里掏出一瓶已经事先调制好的“氯化钡”溶液,一边跑着一边往嘴里灌。随后,他拿出手机给王龙发了一条短信:“哈哈,你就别在苦苦等待小芳了,我曾说过‘我的生命与小芳同行’。”



小芳和林华两人随后被送往泉州东南医院,小芳头部受伤,被鉴定为轻伤。林华经过三天抢救也脱离了危险。



警方审讯 行凶前写下多封遗书



林华被铁路警方抓获后,在他的包里面搜到了写给他家里人的多份“遗书”和“声明”。有写给家里姐妹的,写给朋友同学的,还有写给小芳的,并且还将自己所有邮箱、相册以及银行卡等账号和密码留了下来。



“我很早就知道,我会发起毁灭性打击,直到我到了目的地,才有人知道我去了哪里……出于反侦察需要,一上交通工具,就切断了当前手机联系......”林华在自己的书信里隐晦地表明自己的去向。



更让警方和检察人员感到不可思议的是林华写给小芳的一封绝笔信:“……当你收到来信时,或许已经得知我已经畏罪自杀,而且把他给带走了。人都死了,不能复活,做过的事,已经留下印迹,无论是谁,你都不要责备,没有责备的意义!”



除此之外,林华还特别写一份声明,表示自己“具备为个人行为承担一切法律责任的权利”,而且“本人个人为行为对他人造成伤害时,仅能从本人生前合法财产中获得赔偿,本人家属无代替本人为受害者或者家属进行赔偿的权利与义务。”



心理学专家



嫌犯可能患抑郁症



在泉州铁路民警审讯期间,林华向警方透露称,他在认识小芳之前,其实已经在死和不死之间反反复复思考很多次了。“家里经济条件不好,父母因为我活得太苦了。我不拖累他们,还有就是觉得我活得比较累,压力很大……”



据警方介绍,林华是家中唯一的大学生,姐姐妹妹都在家待业,林华考能大学很不容易。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从他的心理来看,林华可能早期就已经有抑郁症状了,而发展到要找人陪伴一起死,是症状加剧的结果。”福建省心理协会理事,福州东方心理研究所所长毛朝灼分析说,可能在此之前,林华周围的环境和特殊经历造成了他的心理问题。而在列车上遇到女老乡可能给他带来新希望,不过当知道女老乡已经有男友了,希望再次破灭。这种人一旦“钻牛角尖”,就有可能走极端。



毛所长指出,在如今都市的快节奏工作生活方式当中,也有不少人患有抑郁等方面的精神问题被忽略。他认为可通过四个方面来预防和排解,一是通过寻找自己的支持人群系统,通过发泄、倾诉等方式来排解这种问题。二是避免产生压力,对待同样的事情学会从不同角度去看待,不要去“钻牛角尖”。三、自己要养成良好的习惯,培养平时豁达的性格习惯。四、可以通过寻找专业心理咨询机构,来解决心理及精神方面的问题。文本报记者 杨永通讯员 廖育玲 文/图



本文内容于 2009-11-9 1:47:40 被闪烁的红星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