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那时的醉脸春融 正文 三十四 酒醒帘幕低垂

江狼财俊 收藏 3 1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3.html[/size][/URL] 春节过后,秋城和玉梅一起上我家玩儿。 秋城拎了一大袋东西,进来就说:“这是玉梅从她父母家拿回来的,我用不了这么多,带些过来给你。” 我打开袋子,里面尽是维C果汁粉、笋丝,枸杞、香菇之类乱七八糟的东西,其中最显眼的是有两筒碧螺春茶,秋城知道我爱喝茶。 我忙不迭地推辞道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3.html


也不知什么时候,我才彻底地醒过来。

之所以用了“彻底”这个词,原因是,之前也曾经醒过了几回,隐约感觉到有人来回走动、谈话,而且,我因为口渴,还叫了水,马上有人把水递来……

可是,说不清是什么原因,我的脑袋沉沉的,睡意浓冽而深邃,眼睛像粘了胶,难以张开,我甚至不知道为我倒水的人是谁。

喝了水后,继续倒头睡下。

断断续续灌进耳朵里的说话声音里,有熊灿,还有几个吱吱喳喳的小女生的声音。

现在终于清醒过来了,屋子里静悄悄的。

窗户上的帘幕低低垂下,整个窗户被封得严严实实的,可是,依旧可以感觉到窗外的阳光昫暖地在照。

屋子很小,大概就十几平米,布置也很简陋,一张单人床,一张带抽屉的老式写字台,一个布制的简易小衣柜……咦?衣柜的下面怎么有东西有晃动?

哦,是一个屁股,穿着蓝色牛仔裤,挺得很翘,屁股的主人弯着腰,不知在找什么,屁股很圆润,很饱满,我敢保证,那绝对不是熊灿的屁股。

我正在狐疑间,那人的腰站直了,回过头来,竟然是一张面目姣好的女孩子的脸,笑靥浮动,眼波轻流,依稀有些熟悉。

我瞠目呆住了,在梦里,在梦里见过你?这个笑容怎么这样熟悉?迫切间,我想不起她是哪位。

“你……醒来了?”是她先开口。

“醒了……我睡了多久了?”我望着她疑惑地问。

“嗯,现在是下午两点多了,你一定饿坏了吧?”她关切地问。

她这一问,我才感到肚子空空的,很饿。于是,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她观察着我的脸色,也跟着笑了笑,说:“那你赶紧回来洗洗吧,刚才我们去吃午饭时,给你打了鱼粥,还保着温呢。”

“哦,那谢谢你们啦。”说话间,我发现自己的上身竟是赤裸着睡在被窝里的,赶紧问:“熊灿呢?他到哪儿去了呀?”

“熊大哥啊,今天上午他的女朋友来了,吃了饭后,就一起出去了,说有什么事等着要办……呵呵,本来他说要等你醒来后一起去吃饭的,谁知,谁知你睡得这么死?”说着,她掩着嘴吃吃地笑,笑声娇媚,当然,她的笑容更动人,眉毛弯弯,梨涡深深。

“哦,熊灿的女朋友来了,他有女朋友了吗?那我睡在他的房间,岂不是鹊巢鸠占,妨碍到他们了?”

“你不知道熊大哥有女朋友的了吗?嗯,熊大哥了不起,交了一个读大学的女朋友,呃,对了,听熊大哥说你也是大学生哈?真羡慕你们呀。”

她在说话的时候,已经手脚麻利地拿来了碗筷,把写字台上放的保温盒取下,旋开盖,往碗里倒鱼粥了,顿时,满屋飘起了粥香味。

“瞧你说的,大学生很了不起吗?现在,只要到农贸市场逛一圈,随手一抓,十个人中有八九个是大学生,大学生,早贬值啦。”

“你太夸张啦,大学生,是有文化的人,像你,张口一大堆什么贬值啦,什么鹊啦鸠啦,说的什么我都听不明白,学问高深……怎么?你还赖在床上不起来呀?”她看见我还没起床,突然从对大学生敬仰的语气里变了声音惊叫起来。

“唔,嗯,这个……我现在身上没穿衣服,你先出房间回避一下,等我穿好衣服再进来,好吗?”我忸怩着说。

她看着我,不说话,突然噗哧地大笑起来,笑声咯咯咯咯地,似乎要掀翻了房顶。

我莫名其妙,不知所以。

她笑了好一会儿,总算停了下来,揉着肚子,说:“哎呀,不行了我,快要笑岔气了……”看着我,又笑了起来,掐着腰,花枝乱颤。

“我……很好笑吗?”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拜托你,别笑了,我现在真的很饿了。”

“不是吧你?我真的有这么好笑吗?”

“快停吧,我的胃开始在消化它自己了。”

“……”

在我连接发问了好几次后,她才歇了笑,一本正经的说:“你很害怕被人看到你的身体的吗?”

“不是害怕,而是,我是男的,你是女的。”

“可是,昨夜在夜总会很多人看到你的身体了,怎么办啊?”

“啊?!你是……”我看着她,突然雷住了。我这人有个习惯,就是遇上陌生人时,不喜欢像查户口一样直接问人家的姓名、籍贯什么的,所以,醒来后,已经和这个女孩子聊了好一会了,可也是只觉得她有些面熟,想不起她是谁,现在……眼前的这个清纯可爱的女孩子竟然就是昨夜的脱身舞娘!真令人难以置信!我结结巴地问:“你是,你是……”

“我是,我是,我是什么?我有名字的,我叫小丽。”

“小丽,小丽……”我喃喃地说,脑子里走马灯一样闪现了昨夜那迷离的灯光,劲爆的气氛,蛇一样的腰伎,高耸的乳房……很乱,问她:“是艺名吗?”

“是我的大名,我姓张。”看着我茫然的样子,她垂下了眼皮,说:“昨夜,我当着这么多人脱了你的衣服,你一定生气了吧?”

我心里说,脱我的衣服有什么关系了?可是,你这么好好的女孩子,在大庭广众之下,为什么要脱衣服啊?可是没有说出来,只是看着她。

她说:“你一定生气了,后来,我走的时候,看到你哭了。”

“……”我张了张嘴,却依然说不出话来。

“好吧,我先出去,你起来穿衣吧,先吃点粥填肚子,回头我带你去下馆子,就当是我陪罪了。”说话间,她低头出去了,轻轻地带上了门。

我穿好衣服后,先开了门,朝门外大叫了一声:“小丽,回来吧,我好了。”

然后一头钻入小卫生间拉大小便、简单的梳洗。

等再出来时,小丽已经坐在写字台前了,而另外,还有两男两女一字排开,坐在熊灿的床沿上了。

其中一个男的,不用说,就是熊灿了,另一个男的……

我们互相见了对方,不由得一阵欢呼,一齐跳了起来,紧紧拥抱在一起。

他竟然是张秋城!

“你怎么会在这儿?”我惊奇地问。

“嗯,你还认得她吗?”秋城没有直接回答我,而是指着坐在他身边的一个女人问我。

“她,就是李青呀,李青,还记得吗?”看我疑惑的样子,秋城提示说。

“……哦!”原来她就是李青,那次在寒假,只匆匆见过一面,我实在认不出来。

秋城告诉我,他跟随着李青跑过了好多个城市,现在决定回到这边发展了,准备和一个公司签约做歌手。

“可是,你怎么会出现在这儿呢?”我问。

“李青就是美吉利的老板呀。”秋城笑着说。

原来如此。

送我回学校时,秋城跟我说,他和李清准备登记结婚了。他们是真心相爱的。

“祝福我们吧。”他说。

“你也要祝福我。”我说。

“好,我祝福你。”他笑着回答:“可是,你现在在喜欢哪一个女孩子?”

于是,我跟他讲了岳嫣的故事,对此,秋城表现出了莫大的兴趣,拍拍我的肩膀,说:“这个女孩子值得你用心去追求,不过……”他欲言又止。

“不过什么?”我疑惑地问。

秋城有些神秘地说:“今天小丽要我跟你转告,她喜欢你哦?”

“什么?小丽喜欢我?”想着小丽波涛汹涌的乳房和性感的腰肢,我怦然一跳。

“她是跟我这样说的,话我算送到了,由你自己把握咯。”

“真是难以置信!小丽有跟你说,她喜欢我些什么吗?”

“这个没有说,好了,我先回去了,有空我会来看你的,包括,也看看你说的岳嫣。”秋城笑嘻嘻地走了。

我的脑子里乱极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