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奋斗在秦末 正文 第十章我与吕泽的较量

江南一竖子 收藏 0 4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1.html[/size][/URL] 一位美婢引导我进了一间装饰简朴但不失高雅的房间,左侧窗边是一个书格,上面放着几只古鼎和一些在二十一世纪绝对可以算得上无价之宝的宝物.我正坏想着是不是趁现在与吕公关系不错和他要几件宝贝等以后有可能穿越回去的话卖他个高价,然后像林语堂所说的“人生三大享受”一样住美国房子,娶日本太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1.html


一位美婢引导我进了一间装饰简朴但不失高雅的房间,左侧窗边是一个书格,上面放着几只古鼎和一些在二十一世纪绝对可以算得上无价之宝的宝物.我正坏想着是不是趁现在与吕公关系不错和他要几件宝贝等以后有可能穿越回去的话卖他个高价,然后像林语堂所说的“人生三大享受”一样住美国房子,娶日本太太、雇中国厨子,那该是多么美妙的事啊. 我左摸摸右碰碰,想象着以后攻入关中时是像萧何一样直趋秦国高官府中搬取丞相御史们的律令图书收藏起来以备后来使用还是像众将一样打开秦国府库搬取金帛财物呢?

史记中说:沛公刘邦成为汉王后,以萧何为丞相。项羽与诸侯烧咸阳后离去。如果不是当初萧何与刘邦入关时预先收藏了秦国律令图书,刘邦与项羽争雄时才会知道天下关塞有哪些,某某城池中有哪些百姓,人民渴望秦法的哪些改变,都是因为萧何的功劳。


到时怎么办好呢?如果抢珍宝或许可以让刘邦以为我是一个贪图富贵想要做富家翁的人,或许可以保住一条小命.但如果不立下像萧何那样的大功,或如陈平一样会用计,我恐怕很难既在这个时代立下一番宏伟功业又不能功成身退.千万不能名成身裂,像商鞅一样被五牛分尸,像劝说汉景帝削藩的晁错一样衣朝服腰斩于市,那样也忒惨了。


我抱着一本有我五指宽的古书就着火光靠在窗前看着,不知不觉睡了过去,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

我刚起床,便有一位婢女走了进来,手中端着一只铁制脸盆,边沿放着一块长条毛巾。我忙穿好衣服,坐在旁边,伸出手来取过毛巾想要洗脸。她忙止住我,道:公子,还是让我来吧。

我羞得脸红起来,只得将毛巾递给她。

小姐,我不习惯别人服侍我。

小姐?我怎么敢称小姐呢?只有我们老爷的两个女儿才可以称小姐呢。我只是一个奴婢,这些本来就是我应该做的,公子不必推辞。

我顺利得将手伸进脸盆,她握着我的手用毛巾轻轻得擦着我的头,缓缓得温柔得像我的母亲。我看着她的脸,感觉她像极了我在二十一世纪的女朋友,不禁举起手用手指拨开她额前的头发。

她羞得退后一步,脸盆掉在地上,水溅了我一身。我正怕她大喊非礼,要知道这可是二十一世纪的女性经常做的事。

她吓得忙跪了下来,公子,请不要和老爷少爷说。

我忙起身扶起她,看着她流着泪的脸情不自禁得搂住她,她并不挣扎,反而用手抱住我的腰似乎很享受我的拥抱。

抱了大约有五分钟,我松开她,用手指擦去她眼角的泪水。

公子,您的肩膀很宽,很温暖。对了,对不起,您身上还湿着呢,我去给公子找件大公子的衣服换上。

我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几乎被浸湿了,感觉像是被吓得尿湿的一样。我挠挠耳朵,傻笑着看着她。

她拾起脸盆,恭敬得退了出去。我坐了下来,脱下外衣,只穿着里面一件白色内衣。

少时,她手中捧着一件衣服走了进来,她侍候我穿好,实话说来了这么长时间还是不太习惯穿这样的衣服。虽然看了很多影视剧很是向往穿着这样的古装纵横江湖,但这繁琐的穿着过程还是让我很是郁闷。

公子,我刚才去找大少爷讨衣服时他说请江南先生换好衣服以后马上去见他。

吕公子可有说是何事?

没有,只说请马上过去。

好的,我现在就去。我忙起身,走到门口忽然想起什么,姑娘你叫什么?

奴家惶恐,怎么敢劳动公子问我贱名,我自三岁被卖到吕家,是大小姐为我取名为惜月。

好的,我记住了。对了,雪曼姑娘去哪里了?

雪曼姐啊,她被老爷派去单父(山东单县人)老家看望那里的亲戚们了,过几日便回呢。




江南先生,这里是丰邑附近的栖山,山上有珍奇异兽,可惜无人可遇.传说只有真命天子方能遇到,刘大哥曾吹牛说他遇到一只异兽,大家引为笑谈啊。



吕兄,听说始皇曾经来过沛县造了一座厌气台,此地在哪?

厌气台?仁兄莫不是听夷人传说的吧,我家对沛县也算熟悉,何时有过什么厌气台?这厌气台乃是做什么用的?这附近倒是有一座高台,不过是一座高点的土丘而已,没什么特别的。

没什么没什么,我支支吾吾着.看来传说果然不能信啊.可恶的历史传说整这么美妙,再一次欺负了我的感情,可恶可恶.


传说李斯夜观天象,丰地有王气,秦皇命工匠在城中心建造高台几十丈,下埋丹砂宝剑,并推倒到南城门,在城墙四角挖大坑,谓之“削足挖心断头”来破丰县城王气。台子下有宝剑赤砂等物,并在城墙角内各挖一坑,以绝天子之气.此台名为厌气台,又称秦台.

宋朝诗人梁颢还专门为此创作了一首诗《厌气台》

天生王气何能厌,嬴氏空劳筑此台。

今日我来台上看,残春寂寞野花开。

看来所谓厌气台不是后人的杜撰就是后人造出来的所谓遗址了。




江南兄,这里有十支箭,我们二人各取五支,你往北我往南,如能射到的猎物最多便拔头筹,如何?

我接过他递过来的箭,几乎晕倒,这是什么箭,用松枝造成的,还是弯弯曲曲的松枝,这个地方的造箭水平也忒差了,难怪被秦人打得落花流水.我将五支箭丢在地上,道:吕兄,我们过几日再比,我要改进这箭,我要用技术赢你.我们同用一样的箭,如果我用新造出的箭与你较技,即使胜了也是胜之不武.

既如此,我们五日后再战,如需伐木我可率家人协助.

伐木做什么?

造箭啊?

我靠,您老人家想提前造反是咋地,砍倒一棵树能造多少支箭了?我肚中诅咒着,看来这个年代的人果真生产水平低下啊。




不需如此,你我二人便可.

那好,我马上回去取锯来.

我抽出腰间铁剑,挥手劈倒身旁一棵小松树,树的断口上流出不少树汁,像极了牛奶。

此剑倒是十分犀利,不知出自哪位铁匠之手?

铁匠?此乃出自干将莫邪之手。我顺口胡绉。

干将莫邪双剑莫非便是此等形状?他伸手拿过我手中铁剑,以手指弹之,铁剑发出 的声响。

此剑可否劈石断金?

说着,他便要将铁剑挥向身边的一块形状奇特的大石。

不要不要,我忙大叫道这只是一把普通的铁剑,与人征战时较胜倒可,但劈石断金定会毁了此剑。我靠,你以为我的剑是金刚石做的,拿它劈金断石我可怜的铁剑啊。想象着这把铁剑碎成千段像我家被破小孩打破的窗户玻璃一样我激动得大叫起来。

我抢过铁剑,道:吕兄,咱们还是快点造箭要紧,不然天便要黑了。

吕泽抽出腰间铁剑,这一把剑做工上比不上我的剑,但看来他经常使用以致于相当锋利,看来割个鸡宰只羊不成问题。

我骄傲得看着手中铁剑,在你眼中这是一把普通的铁剑,不过是干将莫邪造的一把最不成器的剑而已。但在我那个年代,这把剑如果拍卖至少也会卖出几百万的高价。他的剑只有大约不到四十厘米,而我手中的剑怎么说也有大约七十多厘米,我只需将剑高举邪劈便可以轻轻松松得劈倒一棵碗口粗的小树。

他这样的剑如果与我手中的剑硬碰硬是绝对可能当场断裂的,对于阿力的收藏水平我是很有自信的。

我砍倒三棵小树,看着他们的伤口流出牛奶一样的汁水,我浮想联翩,想象着即将来临的秦末乱世头一回看到鲜血我会不会晕倒?听说话梅可以防止见到尸体和鲜血时作呕的欲望,看来我得找找梅树了。

吕兄,此处可有梅树?

有,但味道甚是酸涩,不能入口。

在哪?

山上便有,那里有一大片梅林,但没什么人敢吃。

那么树上的梅子每年都是就这么花开花落,结果成熟直到落下腐烂是吗?

是的,可惜啊此处的梅子就是如此酸涩,要不然怎么会结了满树的果子没人吃呢?

吕兄,你快带我去,我今后想在梅林那里饮酒就梅。我在异邦生活数年,还学得一种叫做话梅的食物的做法。

话梅?这是何物?


黄梅从树上采下来洗净后,放在大缸里用盐水泡浸月余,取出晒干;晒干后再用清水漂洗,再晒干;然后用糖料泡腌,再晒干―――如此多次反复,可谓是“十蒸九晒,数月一梅”,最后成为肉厚干脆、甜酸适度的话梅。

话梅?味道如何?

待到梅子熟透,我与吕兄遍尝知道哪棵树上的梅子可以入口的话,我便做来给吕兄一家品尝。

江南先生,我看这次我恐怕要输噢。先生还没比便想到要革新造箭技术,我已先失了一着。更兼先生兼通厨艺,无一不精,实在让在下汗颜非常。

好了,吕兄,我来此地只为结交朋友,并非与谁争一时之长短。我们先把这几棵小树扛回去,这几日制作弓箭,来日我当与吕兄较艺。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